藏珠符可护 贪色檄能诛

互联网 0
刚直应看幽显驯,岂令驱鳄独称神。
龙潜罗刹尊君德,虎去昆阳避令仁。
表折狐妖摇媚尾,剑飞帝子泣残鳞。
凭将一点精忱念,鬼火休教弄碧燐。
吾儒斡主天地,何难役使鬼神?况妖不胜德,邪不胜正,乃理之常。
昔有一妇人,遭一鬼日逐缠扰,妇人拒绝他道:"前村羊氏女极美,何不往淫之。"
曰:"彼心甚正。"
妇人大怒道:"我心独不正么?"其鬼遂去不来。
此匹妇一念之坚,可以役鬼,况我衿绅之士乎?
则如唐郭元振为秀才时,夜宿野庙,有美女锁于小室悲泣。问之,道:"村人把她来祭赛乌将军,恐遭啖食,故此悲哭。"顷刻,乌将军到来。
从人道:"郭相公在里边。"元振出来相见,乘机断其臂,乃是猪蹄。天明竟搜得杀之,焚其庙。
又韩文公谪潮州刺史,州有鳄鱼,常在水边,尾有钩,能钩人去,到深水处食之。有老妪子被□,□□□□(吃。诉于文公)。韩文公作檄文驱之。
次日潭水尽干,鳄鱼□□□□。□(竟自入海。宋)孔道辅为道州知州,州有野庙,要生人祭□,□□,□(聘,若不,就)烈风雨雹,扰害地方。他将死囚缚在庙中,见有□□(蛇从)神像后来,将食其人,道辅奋笏击之,蛇逃入柱。道辅放火焚庙,烧死妖怪。
我朝林俊,按察云南,鹤□□(庆府)。见有一寺,每年要出金涂佛的脸。若不,便有风雹伤□(损)人田地。他道妖僧惑众,竟架柴要烧佛,约有风雹□(就)住。竟被他烧毁,那得风雹?不惟省每年糜费,还得□(向)来金子,助国之用。这都是以正役邪,邪不能胜正。□(却)是吾儒寻常之事。
更有我朝夏忠靖公,名原吉,字维喆,湘阴人。他未中举时,县中有个召紫仙姑的。□(他)在桃箕,会得作诗作赋,决人生死,指人休咎,却不似如今召仙人,投词时换去,因而写几句鹘突诗答应。故此其门如市。他有个友人易信,邀他去问。去时,正是人在那边你拜我求。桃丫上写诗写赋时节。夏维喆一到,桃箕寂然,一连烧了八九道符,竟没些动静,夏维喆一笑而去。
去后,桃箕复动,道:"夏公贵人,将来官至一品。"
众人道:"他来时原何不写与他。"
道:"他正人,我不可近。"这是他少年事。他来由举人做中书,历升户部主事、员外郎中,再转侍郎。永乐中,升户部尚书,相视吴浙水利。
还有一桩奇事。话说浙江有个湖州府,府有道场、浮玉二山列在南;卞山峙于北;又有升山、莫干环绕东西;王湖苕霅四处萦带。山明水秀,绝好一个胜地。城外有座《慈云寺》,楼观雄杰,金碧辉煌。寺前有一座潮音桥,似白虹挂天,苍龙出水,桥下有一个深潭;
绀色静浮日,青纹微动风。
渊渊疑百尺,只此是鲛宫。
水色微绿,深不可测。中间产一件物件。
似蟹却无脚,能开复能合。
映月成盈亏,腹中有奇物。
他官名叫做"方诸",俗名道做蚌,是个顽然无知,块然无情的物件。不知它在潭中,日里潜在水底,夜间浮出水上,采取月华。内中生有一颗真珠,其大如拳,光芒四射。不知经过几多年代,得成此宝。每当阴天,微风细雨之际,他把着一片壳浮在水面,一片壳做了风篷,趁着风势,倏忽自西至东,恰似一点渔灯飞来飞去,映得树林都有光。人只说这渔船划得快,殊不知是一粒蚌珠。渐渐气候已成,它当月夜,也就出来,却见:
隐隐光浮紫电,莹莹水漾朱霞。金蛇缭绕逐波斜,飘忽流星飞洒。疑是气冲岳底,更如灯泛渔槎。辉煌芒映野人家,堪与月明争射。
右调《西江月》
各舟看见这光起自潭中,复没于潭中,来往更捷,又贴水而来,不知何物。有的道是鬼火,有的猜做水光。仔细看来,却是个蚌,蚌壳中有一粒大珠,光都是它发出来的,烁人目光,不可逼视。彼此相传,都晓得它是颗夜明珠都有心思量它。湖州人惯的是没水,但只是一来水深得紧,没不到底;二来这蚌大得紧,一个人也拿不起,况是它口边快如刀铓,沾着它就要破皮出血,哪个敢去惹它?用网去打,总只奈何它不得,深只好看一看罢了。好事的就在那地方,造一庄亭子,叫"玩珠亭"。
常有许多名人题咏。只是它出入无时,偏有等了五、七日不见的。偶然就见的,做了个奇缘,但难得之货,令人行妨。珠中有火齐、木难、九曲、青泥各样,这赤蚌之珠,光不只照乘,真叫做明月珠,也是件奇宝。不特人爱它,物亦爱它。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