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痛哭庞统 张翼德义释严颜

互联网 0
却说法正与那人相见,各抚掌而笑。庞统问之。正曰:"此公乃广汉人,姓彭,名羕,字永言,蜀中豪杰也。因直言触忤刘璋,被璋髡钳为徒隶,因此短发。"统乃以宾礼待之,问羕从何而来。羕曰:"吾特来救汝数万人性命,见刘将军方可说。"法正忙报玄德。玄德亲自谒见,请问其故。羕曰:"将军有多少军马在前寨?"玄德实告:"有魏延、黄忠在彼。"羕曰:"为将之道,岂可不知地理乎?前寨紧靠涪江,若决动江水,前后以兵塞之,一人无可逃也。"玄德大悟。彭羕曰:"罡星在西方,太白临于此地,当有不吉之事,切宜慎之。"玄德即拜彭羕为幕宾,使人密报魏延、黄忠,教朝暮用心巡警,以防决水。黄忠、魏延商议:二人各轮一日,如遇敌军到来,互相通报。却说泠苞见当夜风雨大作,引了五千军,径循江边而进,安排决江。只听得后面喊声乱起,泠苞知有准备,急急回军。前面魏延引军赶来,川兵自相践踏。泠苞正奔走间,撞着魏延。交马不数合,被魏延活捉去了。比及吴兰、雷铜来接应时,又被黄忠一军杀退。魏延解泠苞到涪关。玄德责之曰:"吾以仁义相待,放汝回去,何敢背我!今次难饶!"将泠苞推出斩之,重赏魏延。玄德设宴管待彭羕,忽报荆州诸葛亮军师特遣马良奉书至此。玄德召入问之。马良礼毕曰:"荆州平安,不劳主公忧念。"遂呈上军师书信。玄德拆书观之,略曰:"亮夜算太乙数,今年岁次癸巳,罡星在西方;又观乾象,太白临于雒城之分:主将帅身上多凶少吉。切宜谨慎。"玄德看了书,便教马良先回。玄德曰:"吾将回荆州,去论此事。"庞统暗思:"孔明怕我取了西川,成了功,故意将此书相阻耳。"乃对玄德曰:"统亦算太乙数,已知罡星在西,应主公合得西川,别不主凶事。统亦占天文,见太白临于雒城,先斩蜀将泠苞,已应凶兆矣。主公不可疑心,可急进兵。"
玄德见庞统再三催促,乃引军前进。黄忠同魏延接入寨去。庞统问法正曰:"前至雒城,有多少路?"法正画地作图。玄德取张松所遗图本对之,并无差错。法正言:"山北有条大路,正取雒城东门;山南有条小路,却取雒城西门:两条路皆可进兵。"庞统谓玄德曰:"统令魏延为先锋,取南小路而进;主公令黄忠作先锋,从山北大路而进:并到雒城取齐。"玄德曰:"吾自幼熟于弓马,多行小路。军师可从大路去取东门,吾取西门。"庞统曰:"大路必有军邀拦,主公引兵当之。统取小路。"玄德曰:"军师不可。吾夜梦一神人,手执铁棒击吾右臂,觉来犹自臂疼。此行莫非不佳。"庞统曰:"壮士临阵,不死带伤,理之自然也。何故以梦寐之事疑心乎?"玄德曰:"吾所疑者,孔明之书也。军师还守涪关,如何?"庞统大笑曰:"主公被孔明所惑矣:彼不欲令统独成大功,故作此言以疑主公之心。心疑则致梦,何凶之有?统肝脑涂地,方称本心。主公再勿多言,来早准行。"
当日传下号令,军士五更造饭,平明上马。黄忠、魏延领军先行。玄德再与庞统约会,忽坐下马眼生前失,把庞统掀将下来。玄德跳下马,自来笼住那马。玄德曰:"军师何故乘此劣马?"庞统曰:"此马乘久,不曾如此。"玄德曰:"临阵眼生,误人性命。吾所骑白马,性极驯熟,军师可骑,万无一失。劣马吾自乘之。"遂与庞统更换所骑之马。庞统谢曰:"深感主公厚恩,虽万死亦不能报也。"遂各上马取路而进。玄德见庞统去了,心中甚觉不快,怏怏而行。
却说雒城中吴懿、刘璝听知折了泠苞,遂与众商议。张任曰:"城东南山僻有一条小路,最为要紧,某自引一军守之。诸公紧守雒城,勿得有失。"忽报汉兵分两路前来攻城。张任急引三千军,先来抄小路埋伏。见魏延兵过,张任教尽放过去,休得惊动。后见庞统军来,张任军士遥指军中大将:"骑白马者必是刘备。"张任大喜,传令教如此如此。
却说庞统迤逦前进,抬头见两山逼窄,树木丛杂;又值夏末秋初,枝叶茂盛。庞统心下甚疑,勒住马问:"此处是何地?"数内有新降军士,指道:"此处地名落凤坡。"庞统惊曰:"吾道号凤雏,此处名落凤坡,不利于吾。"令后军疾退。只听山坡前一声炮响,箭如飞蝗,只望骑白马者射来。可怜庞统竟死于乱箭之下。时年止三十六岁。后人有诗叹曰:"古岘相连紫翠堆,士元有宅傍山隈。儿童惯识呼鸠曲,闾巷曾闻展骥才。预计三分平刻削,长驱万里独徘徊。谁知天狗流星坠,不使将军衣锦回。"先是东南有童谣云:"一凤并一龙,相将到蜀中。才到半路里,凤死落坡东。风送雨,雨随风,隆汉兴时蜀道通,蜀道通时只有龙。"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三国 张飞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