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夺得“斯韦思林杯”,中

互联网 0


1965年,贺龙曾对国家女子篮球队说:“老是在国内争名次有什么稀奇?要有雄心壮志。要打外国人。不要怕高鼻子。不要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不要老在国内打坛坛罐罐。今年9月,在保加利亚比赛,‘八一’男队就不敢打冠军,计划保住亚军。得个冠军,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我们的元帅,多么希望中国篮球队能走向世界,在世界篮坛占有一席之地呀!

众所周知,三大球中,女子排球是进步最快的。中国人都为中国女排夺得世界冠军,荣蝉“五连冠”而激动过、兴奋过,但是,有几人知道,中国女子排球的崛起与贺龙的关系呢?

不少人在回顾中国女排攀登世界高峰的历程时说,中国女排的成功,与日本教练、已故的大松博文先生有点关系。那么,我们就来说说这方面的事。

1956年,中国排球队第一次参加在巴黎举行的世界排球锦标赛,女队获第六名,男队获第九名。与足球、篮球在世界性比赛中的表现相比,应当说成绩是蛮好的了,但是,与世界一流球队相比,差距甚大,尤其是同一衣带水的邻邦,被称为“东洋魔女”的日本女子排球队相比,实在是只有招架之力。

1959年冬,日本女排应邀来华访问。中国排球界人士观看了她们的训练,这才发现,她们的“秘诀”在于以大运动量训练为特征的大松博文训练方法。贺龙早就提倡过“训练的难度应当比比赛时大两倍”,因而,大松博文的训练方法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交待国家体委主管这项工作的李达说:“有机会,可以邀请日本女排来华作较长时间的访问。”

1964年6月,大松博文率领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冠军、日本“贝冢”队应邀来华作长达二十二天的访问。

日本队来华首场比赛的前一天,贺龙来到北京体育馆,观看“回家”队的训练。一个国家副总、理、共和国元帅,亲自观看一个外国球队的训练,而且,一看就是一个下午,这在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历史中,大概也很难找到的。

贺龙被大松博文的训练场面深深地吸引住了。

在训练中,大松给队员的扣球,其力度之大,速度之快,频率之高,角度之刁,都是中国排球界闻所未闻的。日本女排队员不顾伤痛,不怕艰辛,顽强扑救,毫不松懈,直到精疲力尽,倒地不起。但是,大松并不怜悯,一边大声责骂,一边将球向队员身上猛砸过去,逼着她们挣扎着起来救球。在场观看的中国教练和运动员一个个都为之动容。他们哪里见过如此大运动量、如此凶狠的训练呢?有的人甚至说:“这哪叫训练?是整人。”

贺龙看了大松博文的训练深有触动。11月24日,他让李达将在京的排球队都集合起来,去观摩大松的训练,并组织运动员进行座谈,学习她们的长处,主要是学习大运动量训练。他又把李达、黄中、李梦华找来,对他们说:“我有个想法,如果大松博文先生同意,是否可以邀请他明年来华指导训练?请大家研究。”

讨论中,大家都同意贺龙的意见,但提出,中日两国尚未恢复邦交,邀请大松博文,没有周总理和陈毅外长的同意,是很难办的。

贺龙说:“这事由我去办。”

他亲自向周总理和陈毅陈述了体委的意见,并请周总理、陈毅先去看看大松的训练。

11月25日,周总理来到北京体育馆,观看大松博文的训练。周总理看后,亦大为所动,立即接见了大松博文。他邀请大松再次来访。周总理说:“大松先生,你这次带队来,不能久留,欢迎你以后再来中国访问。”

泱泱大国的总理、副总理亲临观摩他的训练,在大松的经历里是从未有过的。这是他的荣誉,因此,大松慨然同意,明年再度来华访问。周总理对此表示谢意。

回到休息室,周总理对陪同他的黄中、李梦华和女排教练解永伍说“日本队的训练,比打比赛时还累。练习时难度这样大,比赛时就容易了。人家训练的每一手段都有实际意义。训练超过实战需要,比赛时就能过硬。你们的训练多半浪费时间。第一不能做到教练员参加实践,第二不能为队员出难题,第三技术不过硬。如果解决了上述三点,就差不多。但是,我们不能学大松博文打骂运动员,但他那种严格精神,是和我们提出的‘三从一大’一致的。”所谓“三从一大”,即从难、从严、从实战,大运动量训练。

这时,贺龙办完紧要的公务后匆匆赶来。他听了周总理的讲话后,说:“我们以前提的‘三不怕’,我看还要加上‘两过硬’:思想、技术过硬。日本队训练的严格精神应当接受过来。”
首页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