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寺心猿知怪 黑松林三众寻师

互联网 0
话表三藏师徒到镇海禅林寺,众僧相见,安排斋供。四众食毕,那女子也得些食力。渐渐天昏,方丈里点起灯来,众僧一则是问唐僧取经来历,二则是贪看那女子,都攒攒簇簇,排列灯下。三藏对那初见的喇嘛僧道:"院主,明日离了宝山,西去的路途如何?"那僧双膝跪下,慌得长老一把扯住道:"院主请起,我问你个路程,你为何行礼?"那僧道:"老师父明日西行,路途平正,不须费心。只是眼下有件事儿不尴魀,一进门就要说,恐怕冒犯洪威,却才斋罢,方敢大胆奉告:老师东来,路遥辛苦,都在小和尚房中安歇甚好;只是这位女菩萨,不方便,不知请他那里睡好。"三藏道:"院主,你不要生疑,说我师徒们有甚邪意。早间打黑松林过,撞见这个女子绑在树上。小徒孙悟空不肯救他,是我发菩提心,将他救了,到此随院主送他那里睡去。"那僧谢道:"既老师宽厚,请他到天王殿里,就在天王爷爷身后,安排个草铺,教他睡罢。"三藏道:"甚好,甚好。"遂此时,众小和尚引那女子往殿后睡去。长老就在方丈中,请众院主自在,遂各散去。三藏吩咐悟空:"辛苦了,早睡早起!"遂一处都睡了,不敢离侧,护着师父。渐入夜深,正是那:玉兔高升万籁宁,天街寂静断人行。银河耿耿星光灿,鼓发谯楼趱换更。
一宵晚话不题。及天明了,行者起来,教八戒沙僧收拾行囊马匹,却请师父走路。此时长老还贪睡未醒,行者近前叫声"师父。"那师父把头抬了一抬,又不曾答应得出。行者问:"师父怎么说?"长老呻吟道:"我怎么这般头悬眼胀,浑身皮骨皆疼?"八戒听说,伸手去摸摸,身上有些发热。呆子笑道:"我晓得了,这是昨晚见没钱的饭,多吃了几碗,倒沁着头睡,伤食了。"行者喝道:"胡说!等我问师父,端的何如。"三藏道:"我半夜之间,起来解手,不曾戴得帽子,想是风吹了。"行者道:"这还说得是,如今可走得路么?"三藏道:"我如今起坐不得,怎么上马?但只误了路啊!"行者道:"师父说那里话!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等与你做徒弟,就是儿子一般。又说道,养儿不用阿金溺银,只是见景生情便好。你既身子不快,说甚么误了行程,便宁耐几日何妨!"兄弟们都伏侍着师父,不觉的早尽午来昏又至,良宵才过又侵晨。
光阴迅速,早过了三日。那一日,师父欠身起来叫道:"悟空,这两日病体沉疴,不曾问得你,那个脱命的女菩萨,可曾有人送些饭与他吃?"行者笑道:"你管他怎的,且顾了自家的病着。"三藏道:"正是,正是。你且扶我起来,取出我的纸、笔、墨,寺里借个砚台来使使。"行者道:"要怎的?"长老道:"我要修一封书,并关文封在一处,你替我送上长安驾下,见太宗皇帝一面。"行者道:"这个容易,我老孙别事无能,若说送书:人间第一。你把书收拾停当与我,我一筋斗送到长安,递与唐王,再一筋斗转将回来,你的笔砚还不干哩。但只是你寄书怎的?且把书意念念我听,念了再写不迟。"长老滴泪道:"我写着:臣僧稽首三顿首,万岁山呼拜圣君;文武两班同入目,公卿四百共知闻:当年奉旨离东土,指望灵山见世尊。不料途中遭厄难,何期半路有灾迍。僧病沉疴难进步,佛门深远接天门。有经无命空劳碌,启奏当今别遣人。"行者听得此言,忍不住呵呵大笑道:
"师父,你忒不济,略有些病儿,就起这个意念。你若是病重,要死要活
八戒道:"哥啊,师父既是轻慢佛法,贬回东土,在是非海内,口舌场中,托化做人身,发愿往西天拜佛求经,遇妖精就捆,逢魔头就吊,受诸苦恼也彀了,怎么又叫他害病?"行者道:"你那里晓得,老师父不曾听佛讲法,打了一个盹,往下一失,左脚下躧了一粒米下界来,该有这三日病。"八戒惊道:"象老猪吃东西泼泼撒撒的,也不知害多少年代病是!"行者道:"兄弟,佛不与你众生为念。你又不知,人云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师父只今日一日,明日就好了。"三藏道:
"我今日比昨不同,咽喉里十分作渴。你去那里,有凉水寻些来我吃。"行者道:"好了!师父要水吃,便是好了。等我取水去。"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黑松林 猪八戒 武松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