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踏雪访爱月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互联网 0
词曰:
望江南
梅其雪,岁暮斗新妆。月底素华同弄色,风前轻片半含香,不比柳花狂。
双雀影,堪比雪衣娘。六出光中曾结伴,百花头上解寻芳,争似两鸳鸯
话说温秀才求见西门庆不得,自知惭愧,随移家小,搬过旧家去了。西门庆收拾书院,做了客坐,不在话下。
一日,尚举人来拜辞,上京会试,问西门庆借皮箱毡衫。西门庆陪坐待茶,因说起乔大户、云理守:"两位舍亲,一受义官,一受祖职,见任管事,欲求两篇轴文奉贺。不知老翁可有相知否?借重一言,学生具币礼相求。"尚举人笑道:"老翁何用礼,学生敝同窗聂两湖,见在武库肄业,与小儿为师,本领杂作极富。学生就与他说,老翁差盛使持轴来就是了。"西门庆连忙致谢。茶毕起身。西门庆随即封了两方手帕、五钱白金,差琴童送轴子并毡衫、皮箱,到尚举人处放下。那消两日,写成轴文差人送来。西门庆挂在壁上,但见金字辉粕,文不加点,心中大喜。只见应伯爵来问:"乔大户与云二哥的事,几时举行?轴文做了不曾?温老先儿怎的连日不见?"西门庆道:"又题什么温老先儿,通是个狗类之人!"如此这般,告诉一遍。伯爵道:"哥,我说此人言过其实,虚浮之甚,早时你有后眼,不然,教他调坏了咱家小儿每了。"又问他:"二公贺轴,何人写了?"西门庆道:"昨日尚小塘来拜我,说他朋友聂两湖善于词藻,央求聂两湖作了。文章已写了来,你瞧!"于是引伯爵到厅上观看,喝采不已,又说道:"人情都全了,哥,你早送与人家,好预备。"西门庆道:"明日好日期,早差人送去。"
正说着,忽报:"夏老爹儿来拜辞,说初六日起身去。小的回爹不在家。他说教对何老爹那里说声,差人那边看守去。"西门太看见贴儿上写着"寅家晚生夏承恩顿首拜,谢辞"。西门庆道:"连尚举人搭他家,就是两分程仪香绢。"分付琴童:"连忙买了,教你姐夫封了,写贴子送去。"正在书房中留伯爵吃饭,忽见平安儿慌慌张张拿进三个贴儿来报:"参议汪老爹、兵备雷老爹、郎中安老爹来拜。"西门庆看贴儿:"汪伯彦、雷启元、安忱拜。"连忙穿衣系带。伯爵道:"哥,你有事,我去罢。"西门庆道:"我明日会你哩。"一面整衣出迎。三官员皆相让而入。进入大厅,叙礼,道及向日叨扰之事。少顷茶罢,坐话间,安郎中便道:"雷东谷、汪少华并学生,又来干渎:有浙江本府赵大尹,新升大理寺正,学生三人借尊府奉请,已发柬,定初九日。主家共五席。戏子学生那里叫来。未知肯允诺否?"西门庆道:"老先生分付,学生扫门拱候。"安郎中令吏取分资三两递上,西门庆令左右收了,相送出门。雷东谷向西门庆道:"前日钱云野书到,说那孙文相乃是贵伙计,学生已并他除开了,曾来相告不曾?"西门庆道:"正是,多承老先生费心,容当叩拜。"雷兵备道:"你我相爱间,何为多数。"言毕,相揖上轿而去。原来潘金莲自从当家管理银钱,另定了一把新等子。每日小厮买进菜蔬来,拿到跟前与他瞧过,方数钱与他。他又不数,只教春梅数钱,提等子。小厮被春鸿骂的狗血淋头,行动就说落,教西门庆打。以此众小厮互相抱怨,都说在三娘手儿里使钱好。
却说次日,西门庆衙门中散了,对何千户说:"夏龙溪家小已是起身去了,长官可曾委人那里看守门户去?"何千户道:"正是,昨日那边着人来说,学生已令小价去了。"西门庆道:"今日同长官那边看看去。"于是出衙门,并马到了夏家宅内。家小已是去尽了,伴当在门首伺候。两位官府下马,进到厅上。西门庆引着何千户前后观看了,又到前边花亭上,见一片空地,无甚花草。西门庆道:"长官到明日还收拾个耍子所在,栽些花柳,把这座亭子修理修理。"何千户道:"这个已定。学生开春从新修整修整,盖三间卷棚,早晚请长官来消闲散闷。"看了一回,分付家人收拾打扫,关闭门户。不日写书往东京老公公话,赶年里搬取家眷。西门庆作别回家。何千户还归衙门去了。到次日才搬行李来住,不在言表。
西门庆刚到家下马,见何九买了一匹尺头、四样下饭、一坛酒来谢。又是刘内相差人送了一食盒蜡烛,二十张桌围,八十股官香,一盒沉速料香,一坛自造内酒,一口鲜猪。西门庆进门,刘公公家人就磕头,说道:"家公多多上履,这些微礼,与老爹赏人。"西门庆道:"前日空过老公公,怎又送这厚礼来?"便令左右:"快收了,请管家等等儿。"少顷,画童儿拿出一钟茶来,打发吃了。西门庆封了五钱银子赏钱,拿回贴,打发去了。一面请何九进去。西门庆见何九,一把手扯在厅上来。何九连忙倒身磕下头去,道:"多蒙老爹天心,超生小人兄弟,感恩不浅。"请西门庆受礼,西门庆不肯受磕头,拉起来,说道:"老九,你我旧人,快休如此。"就让他坐。何九说道:"小人微末之人,岂敢僭坐。"只说立在旁边。西门庆也站着,陪吃了一盏茶,说道:"老九,你如何又费心送礼来?我断然不受,若有甚么人欺负你,只顾来说,我替你出气。倘县中派你甚差事,我拿贴儿与你李老爹说。"何九道:"蒙老爹恩典,小人知道。小人如今也老了,差事已告与小人何钦顶替了。"西门庆道:"也罢,也罢,你清闲些好。"又说道:"既你不肯,我把这酒礼收了,那尺头你还拿去,我也不留你坐了。"那何九千恩万谢,拜辞去了。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西门庆 读书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