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金瓶梅
  • 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普静师幻度孝哥儿
  • 第九十九回-刘二醉骂王六儿张胜窃听张敬济
  • 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 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真夫妇明谐花烛
  • 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 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吴典恩负心被辱
  • 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洒家店雪娥为娼
  • 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金道士娈淫少弟
  • 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 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 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雪娥受辱守备府
  • 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 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 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武都头杀嫂祭兄
  • 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金莲解渴王潮儿
  • 第八十五回-吴月娘识破奸情春梅姐不垂别泪
  • 第八十四回-吴月娘大闹碧霞宫曾静师化缘雪涧洞
  • 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春梅寄柬谐佳会
  • 第八十二回-陈敬济弄一得双潘金莲热心冷面
  • 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汤来保欺主背恩
  • 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 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失偶生儿
  • 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如意儿茎露独尝
  • 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 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画童哭躲温葵轩
  • 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为护短金莲泼醋
  • 第七十四回-潘金莲香腮偎玉
  • 第七十三回-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 第七十二回-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 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 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 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 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 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 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 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 第六十四回-玉箫跪受三章约
  • 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 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 第六十一回-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 第六十回-李瓶儿病缠死孽
  • 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 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 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 第五十六回-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 第五十五回-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 第五十四回-应伯爵隔花戏金钏
  • 第五十三回-潘金莲惊散幽欢
  • 第五十二回-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 第五十一回-打猫儿金莲品玉
  • 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 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 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 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 第四十六回-元夜游行遇雪雨
  • 第四十五回-应伯爵劝当铜锣
  • 第四十四回-避马房侍女偷金
  • 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 第四十二回-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 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 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 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 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 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 第三十六回-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 第三十五回-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 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 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 第三十二回-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
  • 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 第三十回-西门庆生子加官
  • 第二十九回-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 第二十八回-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 第二十七回-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 第二十六回-宋蕙莲含羞自缢
  • 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来 旺儿醉中谤仙
  • 第二十四回-不因一点风流趣,安得韩生醉后醒
  • 第二十三回-心中难自泄,暗里深深谢
  • 第二十二回-向灯前见他,一似梦中来到
  • 第二十一回-拜天诉尽衷肠事,无限徘徊独自惺
  • 第二十回-勾引嫩枝咿哑,讨归路
  • 第一十九回-既厚不为薄,想君时见思
  • 第十八回-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 第十七回-独有梦中魂,犹言意如故
  • 第十六回-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 第十五回-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 第十四回-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 第十三回-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
  • 第十二回-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
  • 第十一回-潘金莲在家恃宠生骄,颠寒作热
  • 第十回-芙蓉却是花时候
  • 第九回-细数从前意,时时屈指尖
  • 第八回-红曙卷窗纱,睡起半拖罗袂
  • 第七回-利市花常头上带,喜筵饼锭袖中撑
  • 第六回-忘海誓山盟天共久
  • 第五回-捉奸情郓哥定计饮鸩药武大遭殃
  • 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闹茶坊郓哥义愤
  • 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设圈套浪子私挑
  • 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 一回-武二郎冷遇亲哥嫂-金瓶梅1
  • 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画童哭躲温葵轩

    互联网 0
    诗曰:
    相劝频携金粟杯,莫将闲事系柔怀。
    年年只是人依旧,处处何曾花不开?
    歌咏且添诗酒兴,醉酣还命管弦来。
    尊前百事皆如昨,简点惟无温秀才。
    话说西门庆见月娘半日不出去,又亲自进来催促,见月娘穿衣裳,方才请任医官进明间内坐下。少顷,月娘从房内出来,望上道了万福,慌的任医官躲在旁边,屈身还礼。月娘就在对面椅上坐下。琴童安放桌儿锦茵,月娘向袖口边伸玉腕,露青葱,教任医官诊脉。良久诊完,月娘又道了个万福。抽身回房去了。房中小厮拿出茶来。吃毕茶,任医官说道:"老夫人原来禀的气血弱,尺脉来的浮涩。虽是胎气,有些荣卫失调,易生嗔怒,又动了肝火。如今头目不清,中膈有些阻滞烦闷,四肢之内,血少而气多。"月娘使出琴童来说:"娘如今只是有些头疼心胀,胳膊发麻,肚腹往下坠着疼,腰酸,吃饮食无味。"任医官道:"我已知道,说得明白了。"西门庆道:"不瞒后溪说,房下如今见怀临月身孕,因着气恼,不能运转,滞在胸膈间。望乞老先生留神加减一二,足见厚情。"任医官道:"岂劳分付,学生无不用心。此去就奉过安胎理气和中养荣蠲痛之剂来。老夫人服过,要戒气恼,就厚味也少吃。"西门庆道:"望乞老先生把他这胎气好生安一安。"任医官道:"已定安胎理气,养其荣卫,不劳分付,学生自有斟酌。"西门庆复说:"学生第三房下有些肚疼,望乞有暖宫丸药,并见赐些。"任医官道:"学生谨领,就封过来。"说毕起身,走到前厅院内,见许多教坊乐工伺候,因问:"老翁,今日府上有甚事?"西门庆道:"巡按宋公连两司官,请巡抚侯石泉老先生,在舍摆酒。"这任医官听了,越发骇然尊敬,在前门揖让上马,打了恭又打恭,比寻常不同,倍加敬重。西门庆送他回来,随即封了一两银子,两方手帕,使琴童骑马讨药去。
    李娇儿、孟玉楼众人,都在月娘房里装定果盒,搽抹银器。因说:"大娘,你头里还要不出去,怎么他看了就知道你心中的病?"月娘道:"甚么好成样的老婆,由他死便死了罢,可是他说的:'你是我婆婆?无故只是大小之分罢了。我还大他八个月哩,汉子疼我,你只好看我一眼儿罢了。'他不讨了他口里话,他怎么和我大嚷大闹?若不是你们撺掇我出去,我后十年也不出去。随他死,教他死去!常言道:'一鸡死,一鸡鸣,新来鸡儿打鸣忒好听。'我死了,把他立起来,也不乱,也不嚷,才'拔了萝卜地皮宽"。"玉楼道:"大娘,耶(口乐),耶(口乐)!那里有此话,俺每就替他赌个大誓。这六姐,不是我说他,有些不知好歹,行事要便勉强,恰似咬群出尖儿的一般,一个大有口没心的行货子。大娘你恼他,可知错恼了哩。"月娘道:"他是比你没心?他一团儿心机。他怎的会悄悄听人,行动拿话儿讥讽人。"玉楼道:"娘,你是个当家人,恶水缸儿,不恁大量些,却怎样儿的!常言一个君子待了十个小人。你手放高些,他敢过去了;你若与他一般见识起来,他敢过不去。"月娘道:"只有了汉子与他做主儿着,那大老婆且打靠后。"玉楼道:"哄那个哩?如今像大娘心里恁不好,他爹敢往那屋里去么!"月娘道:"他怎的不去?可是他说的,他屋里拿猪心绳子套,他不去?一个汉子的心,如同没笼头的马一般,他要喜欢那一个,只喜欢那个。谁敢拦他拦,他又说是浪了。"玉楼道:"罢么,大娘,你已是说过,通把气儿纳纳儿。等我教他来与娘磕头,赔个不是。趁着他大妗子在这里,你们两个笑开了罢。你不然,教他爹两个里不作难?就行走也不方便。但要往他屋里去,又怕你恼;若不去,他又不敢出来。今日前边恁摆酒,俺们都在这里定果盒,忙的了不得,他到落得在屋里躲猾儿。俺每也饶不过他。大妗子,我说的是不是?"大妗子道:"姑娘,也罢,他三娘也说的是。不争你两个话差,只顾不见面,教他姑夫也难,两下里都不好行走的。"月娘通一声也不言语。
    孟玉楼抽身往前走。月娘道:"孟三姐,不要叫他去,随他来不来罢。"玉楼道:"他不敢不来,若不来,我可拿猪毛绳子套了他来。"一直走到金莲房中,见他头也不梳,把脸黄着,坐在炕上。玉楼道:"五姐,你怎的装憨儿?把头梳起来,今日前边摆酒,后边恁忙乱,你也进去走走儿,怎的只顾使性儿起来?刚才如此这般,俺每劝了他这一回。你去到后边,把恶气儿揣在怀里,将出好气儿来,看怎的与他下个礼,赔个不是儿罢。你我既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常言:'甜言美语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你两个已是见过话,只顾使性儿到几时?人受一口气,佛受一炉香,你去与他赔个不是儿,天大事都了了。不然,你不教爹两下里也难。待要往你这边来,他又恼。"金莲道:"耶(口乐),耶(口乐)!我拿甚么比他?可是他说的,他是真材实料,正经夫妻,你我都是趁来的露水,能有多大汤水儿?比他的脚指头儿也比不的儿。"玉楼道:"你又说,我昨日不说的,一棒打三四个人。就是后婚老婆也不是趁将来的,当初也有个三媒六证,难道只恁就跟了往你家来!砍一枝,损百株,就是六姐恼了你,还有没恼你的。有势休要使尽,有话休要说尽。凡事看上顾下,留些儿防后才好。不管蜢虫、蚂蚱,一例都说着。对着他三位师父、郁大姐。人人有面,树树有皮,俺每脸上就没些血儿?他今日也觉不好意思的。只是你不去,却怎样儿的?少不的逐日唇不离腮,还有一处儿。你快些把头梳了,咱两个一答儿到后边去。"那潘金莲见他恁般说,寻思了半日,忍气吞声,镜台前拿过抿镜,只抿了头,戴上(髟狄)髻,穿上衣裳,同玉楼径到后边上房来。
    1 2 3 4 5 6 7 8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