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金瓶梅
  • 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普静师幻度孝哥儿
  • 第九十九回-刘二醉骂王六儿张胜窃听张敬济
  • 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 第九十七回-假弟妹暗续鸾胶真夫妇明谐花烛
  • 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旧家池馆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 第九十五回-玳安儿窃玉成婚吴典恩负心被辱
  • 第九十四回-大酒楼刘二撒泼洒家店雪娥为娼
  • 第九十三回-王杏庵义恤贫儿金道士娈淫少弟
  • 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 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李衙内怒打玉簪儿
  • 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雪娥受辱守备府
  • 第八十九回-清明节寡妇上新坟永福寺夫人逢故主
  • 第八十八回-陈敬济感旧祭金莲庞大姐埋尸托张胜
  • 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武都头杀嫂祭兄
  • 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金莲解渴王潮儿
  • 第八十五回-吴月娘识破奸情春梅姐不垂别泪
  • 第八十四回-吴月娘大闹碧霞宫曾静师化缘雪涧洞
  • 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春梅寄柬谐佳会
  • 第八十二回-陈敬济弄一得双潘金莲热心冷面
  • 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汤来保欺主背恩
  • 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李娇儿盗财归丽院
  • 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失偶生儿
  • 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如意儿茎露独尝
  • 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贲四嫂带水战情郎
  • 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画童哭躲温葵轩
  • 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为护短金莲泼醋
  • 第七十四回-潘金莲香腮偎玉
  • 第七十三回-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 第七十二回-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 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
  • 第七十回-老太监引酌朝房
  • 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 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 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 第六十六回-翟管家寄书致赙
  • 第六十五回-愿同穴一时丧礼盛
  • 第六十四回-玉箫跪受三章约
  • 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 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 第六十一回-西门庆乘醉烧阴户
  • 第六十回-李瓶儿病缠死孽
  • 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 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 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 第五十六回-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 第五十五回-西门庆两番庆寿旦
  • 第五十四回-应伯爵隔花戏金钏
  • 第五十三回-潘金莲惊散幽欢
  • 第五十二回-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 第五十一回-打猫儿金莲品玉
  • 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 第四十九回-请巡按屈体求荣
  • 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 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 第四十六回-元夜游行遇雪雨
  • 第四十五回-应伯爵劝当铜锣
  • 第四十四回-避马房侍女偷金
  • 第四十三回-争宠爱金莲惹气
  • 第四十二回-逞豪华门前放烟火
  • 第四十一回-两孩儿联姻共笑嬉
  • 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 第三十九回-寄法名官哥穿道服
  • 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 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 第三十六回-翟管家寄书寻女子
  • 第三十五回-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
  • 第三十四回-献芳樽内室乞恩 受私贿后庭说事
  • 第三十三回-陈敬济失钥罚唱 韩道国纵妇争锋
  • 第三十二回-李桂姐趋炎认女 潘金莲怀妒惊儿
  • 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
  • 第三十回-西门庆生子加官
  • 第二十九回-潘金莲兰汤邀午战
  • 第二十八回-西门庆糊涂打铁棍
  • 第二十七回-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 第二十六回-宋蕙莲含羞自缢
  • 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来 旺儿醉中谤仙
  • 第二十四回-不因一点风流趣,安得韩生醉后醒
  • 第二十三回-心中难自泄,暗里深深谢
  • 第二十二回-向灯前见他,一似梦中来到
  • 第二十一回-拜天诉尽衷肠事,无限徘徊独自惺
  • 第二十回-勾引嫩枝咿哑,讨归路
  • 第一十九回-既厚不为薄,想君时见思
  • 第十八回-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 第十七回-独有梦中魂,犹言意如故
  • 第十六回-村子不知春寂寂,千金此夕故踟蹰
  • 第十五回-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
  • 第十四回-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
  • 第十三回-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
  • 第十二回-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
  • 第十一回-潘金莲在家恃宠生骄,颠寒作热
  • 第十回-芙蓉却是花时候
  • 第九回-细数从前意,时时屈指尖
  • 第八回-红曙卷窗纱,睡起半拖罗袂
  • 第七回-利市花常头上带,喜筵饼锭袖中撑
  • 第六回-忘海誓山盟天共久
  • 第五回-捉奸情郓哥定计饮鸩药武大遭殃
  • 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闹茶坊郓哥义愤
  • 第三回-定挨光王婆受贿设圈套浪子私挑
  • 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 一回-武二郎冷遇亲哥嫂-金瓶梅1
  • 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

    互联网 0

    诗曰:

    猛虎冯其威,往往遭急缚。

    雷吼徒暴哮,枝撑已在脚。

    忽看皮寝处,无复晴闪烁。

    人有甚于斯,尽以劝元恶。

    话说李衙内打了玉簪儿一顿,即时叫陶妈妈来领出,卖了八两银子,另买了个十八岁使女,名唤满堂儿上灶,不在话下。

    却表陈敬济,自从西门大姐来家,交还了许多床帐妆奁,箱笼家伙,三日一场嚷,五日一场闹,问他娘张氏要本钱做买卖。他母舅张团练,来问他母亲借了五十两银子,复谋管事。被他吃醉了,往张舅门上骂嚷。他张舅受气不过,另问别处借了银子,干成管事,还把银子交还交来。他母亲张氏,着了一场重气,染病在身,日逐卧床不起,终日服药,请医调治。吃他逆殴不过,只得兑出三百两银子与他,叫陈定在家门首,打开两间房子开布铺,做买卖。敬济便逐日结交朋友陆三郎、杨大郎狐朋狗党,在铺中弹琵琶,抹骨牌,打双陆,吃半夜酒,看看把本钱弄下去了。陈定对张氏说他每日饮酒花费。张氏听信陈定言语,便不肯托他。敬济反说陈定染布去,克落了钱,把陈定两口儿撵出来外边居住,却搭了杨大郎做伙计。这杨大郎名唤杨光彦,绰号为铁指甲,专一粜风卖雨,架谎凿空。他许人话,如捉影捕风,骗人财,似探囊取物。这敬济问娘又要出二百两银子来添上,共凑了五百两银子,信着他往临清贩布去。

    这杨大郎到家收拾行李,跟着敬济从家中起身,前往临清马头上寻缺货去。到了临清,这临清闸上是个热闹繁华大马头去处,商贾往来之所,车辆辐凑之地,有三十二条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楼。这敬济终是年小后生,被这杨大郎领着游娼楼,登酒店,货物到贩得不多。因走在一娼楼,见了一个粉头,名唤冯金宝,生的风流俏丽,色艺双全。问青春多少,鸨子说:"姐儿是老身亲生之女,止是他一人挣钱养活。今年青春才交二九一十八岁。"敬济一见,心目荡然,与了鸨子五两银子房金,一连和他歇了几夜。杨大郎见他爱这粉头,留连不舍,在旁花言说念,就要娶他家去。鸨子开口要银一百二十两,讲到一百两上,兑了银子,娶了来家。一路上用轿抬着,杨大郎和敬济都骑马,押着货物车走,一路扬鞭走马,那样欢喜。正是:

    多情燕子楼,马道空回首。

    载得武陵春,陪作鸾凰友。

    张氏见敬济货到贩得不多,把本钱到娶了一个唱的来家,又着了口重气,呜呼哀哉,断气身亡。这敬济不免买棺装殓,念经做七,停放了一七光景,发送出门,祖茔合葬。他母舅张团练看他娘面上,亦不和他一般见识。这敬济坟上覆墓回来,把他娘正房三间,中间供养灵位,那两间收拾与冯金宝住,大姐到住着耳房。又替冯金宝买了丫头重喜儿伏侍。门前杨大郎开着铺子,家里大酒大肉买与唱的吃。每日只和唱的睡,把大姐丢着不去揪采。

    一日,打听孟玉楼嫁了李知县儿子李衙内,带过许多东西去。三年任满,李知县升在浙江严州府做了通判,领凭起身,打水路赴任去了。这陈敬济因想起昔日在花园中拾了孟玉楼那根簪子,就要把这根簪子做个证儿,赶上严州去。只说玉楼先与他有了奸,与了他这根簪子,不合又带了许多东西,嫁了李衙内,都是昔日杨戬寄放金银箱笼,应没官之物。"那李通判一个文官,多大汤水!听见这个利害口声,不怕不叫他儿子双手把老婆奉与我。我那时娶将来家,与冯金宝做一对儿,落得好受用。"正是:计就月中擒月兔,谋成日里捉金乌。敬济不来到好,此一来,正是:失晓人家逢五道,溟泠饿鬼撞钟馗。有诗为证:

    赶到严州访玉人,人心难忖似石沉。

    侯门一旦深似海,从此萧郎落陷坑。

    一日,陈敬济打点他娘箱中,寻出一千两金银,留下一百两与冯金宝家中盘缠,把陈定复叫进来看家,并门前铺子发卖零碎布匹。他与杨大郎又带了家人陈安,押着九百两银子,从八月中秋起身,前往湖州贩了半船丝绵绸绢,来到清江浦马头上,湾泊住了船只,投在个店主人陈二店内。交陈二杀鸡取酒,与杨大郎共饮。饮酒中间,和杨大郎说:"伙计,你暂且看守船上货物,在二郎店内略住数日。等我和陈安拿些人事礼物,往浙江严州府,看看家姐嫁在府中。多不上五日,少只三日就来。"杨大郎道:"哥去只顾去。兄弟情愿店中等候。哥到日,一同起身。"

    这陈敬济千不合万不合和陈安身边带了些银两、人事礼物,有日取路径到严州府。进入城内,投在寺中安下。打听李通判到任一个月,家小船只才到三日。这陈敬济不敢怠慢,买了四盘礼物,四匹纻丝尺头,陈安押着。他便拣选衣帽齐整,眉目光鲜,径到府衙前,与门吏作揖道:"烦报一声,说我是通判老爹衙内新娶娘子的亲,孟二舅来探望。"这门吏听了,不敢怠慢,随即禀报进去。衙内正在书房中看书,听见是妇人兄弟,令左右先把礼物抬进来,一面忙整衣冠,道:"有请。"把陈敬济请入府衙厅上叙礼,分宾主坐下,说道:"前日做亲之时,怎的不会二舅?"敬济道:"在下因在川广贩货,一年方回。不知家姐嫁与府上,有失亲近。今日敬备薄礼,来看看家姐。"李衙内道:"一向不知,失礼,恕罪,恕罪。"须臾,茶汤已罢,衙内令左右:"把礼贴并礼物取进去,对你娘说,二舅来了。"孟玉楼正在房中坐的,只听小门子进来,报说:"孟二舅来了。"玉楼道:"再有那个舅舅,莫不是我二哥孟锐来家了,千山万水来看我?"只见伴当拿进礼物和贴儿来,上面写着:"眷生孟锐",就知是他兄弟,一面道:"有请。"令兰香收拾后堂干净。
    1 2 3 4 5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