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向民主(中)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血腥之下无民主
无疑,1789年的法国革命,对推进欧洲历史进程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但是,法国的今天,远不是一场革命就实现了的。
启蒙运动对封建制度、君主专制制度、神权和教会的毫无保留的否定和鞭笞,这样一种文化的持久传播,培育了一批激进、偏执,甚至心灵扭曲的革命家。法国革命,是他们发起并主导的,正是他们送给人类一个“人权宣言”;也正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干出些令民众恐怖的蔑视人权的勾当。
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欧洲是带着浓重的、刺鼻的血腥气进入新时代的。在法国革命中,革命家们持续进行着令人发指的大屠杀,不断做出今天看来哭笑不得的决定。
那个时代的精英们,尤其是对法国革命做出突出贡献的雅各宾派、罗伯斯庇尔等人,尽管他们天天高喊人权,“以人民的名义”开展工作,实际上,在他们的心目中,完全没有“人权”可言。他们口称民主,但容不下半点不同意见。所有的曾经政治盟友,统统成为你死我活的敌人。无论是对保王党人,还是对任何政见不一的人,从肉体上消灭,是他们他们进行革命的唯一手段。
米涅的《法国革命史》记录道:为了威慑保王党人,“于是,组织一个可怕的庞大的检察机构,进行住宅搜查;监禁革命派认为身份和言论上形迹可疑的一大批人。这些倒霉的被监禁者,主要是僧侣和贵族两个反抗阶级中那些被控在立法议会时期进行阴谋活动的人。……卡尔默监狱、阿贝义监狱、巴黎裁判所附属监狱、福尔斯监狱中的囚犯,在三天中,全部被一个公社支持领导的、约300人的行刑队杀死。这帮人肆意杀人,而神态自若。”
乔治·勒费格尔的《法国革命史》提供了更多的数据:“格里尔的统计可惜只涉及死刑判决:总数约在17000人左右。死于恐怖统治的人数世纪要高得多。……此外,监狱恶劣生活条件是凡人死亡率很高。这类死亡不可能作出确切的统计,格里尔认为总数约在三万五千至四万人之间。……关于嫌疑犯的人数,圣波尔一个县共关押1460人,估计全国约有30万,这个数字是可信的。不言而喻,生活在大革命时代的人对他们经历的恐怖永远不能忘怀,他们的怨恨也传给了他们的后代。……在被处死的名单中,85%属于第三等级,即资产者、手工业者和农民,而教士仅占6.5%,贵族占8.5%。”在两三千万人的法国,这是多么可怕的惨状!
屠杀保王党,滥杀持不同政见者,枉杀合作伙伴,人人自危,时人为了自保,目睹亲人被杀还得装出高兴的样子。极端的反人类的场面,出现在同时代的许多作家的著作中,读来让人颤栗。
创造疯狂者,必被疯狂所杀。雨果不无调侃又甚为悲伤地说:“他们判决路易十六死刑的时候,罗伯斯庇尔还有十八个月可活,丹东十五个月,韦尼奥九个月,马拉五个月和三星期,勒倍勒蒂叶-圣法若只有一天。”恐怖政治的头号主角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时,百姓“掌声持续了数分钟”。
对待宗教和宗教组织,他们也甚为极端。米涅说:“他们强迫巴黎主教和副主教们在国民公会背弃天主教,又强迫国民公会下令‘信仰理性以代替天主教’。教堂被封闭,或改为理性教堂,各城市举行庆祝活动,因而出现了不信神的种种丑恶场面。”
为了表示彻底革命、坚决告别历史,“规定了一种新的纪元,他们改变了年份的划分,改变了日和月的名称:用共和历代替基督教历,用旬代表星期;规定休息日不在星期日,而在每旬的第十天。新纪元始自共和国奠基之日,即1792年9月22日。一年分12个月,每月各30日,从9月22日起,依以下顺序排列:葡月、雾月、霜月为秋季;……”
满地流淌的鲜血教训了生者,获得“民主权力”的百姓发现民主不是个好玩艺,让那些言必称民主精英掌权,远不如有个国王的好。有国王在,只要老老实实当顺民,一般不至于掉脑袋。“共和五年芽月的选举----改选三分之一的议员,其中‘常任议员’占半数----使右派获得大胜。在90个州中,仅有一半仍忠于共和国……右派在选举中了压倒优势。”
拿破仑称帝,得到广大法国人的高度拥护。拿破仑倒台40年后,获得“普选权”的900万法国选民,高喊着“皇帝万岁”,先用选票支持重建帝国,再用选票将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波拿巴送上皇帝宝座,自此,天下太平。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