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翰林内庭见驾

互联网 0
词曰:
二亩沙田临水,三间茅屋宜山。夫耕妇种四时安,不少布衣菜饭。
但得五风四雨,不愁春老花残。山青水绿耐人看,多少村居风范。
话说云太师招安了雁都统,将两下人马合为一处,命王老虎、熊飞龙二人捎了本章、书信,带了十几个兵丁,将张实打上囚车,连夜起身,往京都去了。
且按下太师这边的言词。再表王老虎和熊飞龙领了太师的令,即回营拣选十个兵丁大汉,押解囚车,收拾了行车马匹、腰刀弓箭,二人换了软甲,上了马,离了边关,晓行夜宿,往东北京进发。行程正是九月天气,风清气爽,十分好行。一路上但见山青水绿,草软沙平,江边枫叶初红,野地黄花正艳,征马骄嘶,行人爽快。正是:紫塞风高征马快,青楼凉动玉人愁。
话说二人在路,解着囚车一路行来。晓行夜住,渡水登山,冲州过府,也非一日。那一天到了京都地界,离城二十里,地名余家堡。那一带都是山岗村埠,树密林深,七弯八折的路径。二人到此,已是薄暮天气。二人转过山湾,只见前面树林里隐隐有一队人马之声。王老虎纵马,上高埠处一看,原来是一簇人马在那里打猎。当头一位少年公子,头戴着紫金冠、金抹额,身穿大红团龙绣花箭衣,左右带着弓箭撒袋,约有二十多岁年纪了。左边马上也坐着一个少年,头戴玉色方扎巾、金抹额,身穿玉色箭衣,也带了弓箭。右边马上也坐着一人,约有四十以外的年纪,头戴玄色方巾,身穿玄色直摆,也带了弓箭。三个人带了有百十名家将,在那里打猎。
你道是谁?原来是刁虎和云文、包成在此作兴。王老虎不知就里,随同熊飞龙,解着囚车,往前直走。不防包成眼快,看见两骑马、十几个人,解着一部囚车,囚车上一面黄旗,上写"军机钦犯"四个字。包成疑心,指与刁虎。刁虎一见,喝声:"解囚车的,住着!"连喝几声,王老虎大怒道:"是甚么人叫我住着?大呼小叫的,老爷们偏不住!"往前就走。刁虎大怒,叫家将:"与我抓来!"正是:不知家已破,犹使昔时威。
那些得宠的家将,听得一声呼唤,一气下来了七八个,拦住马头,喝道:"好大胆的军官! 我们二爷喊你说话,是抬举你,你为何这样放肆!"说罢就来揪扯。王老虎大怒,睁圆怪眼,倒竖双须,大声喝道:"俺们在边关,上朝廷办军机大事,违误了时刻当不得。你家二爷是谁?敢来拦我的去路么!"打开了家将就走。正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那包成见王老虎口音硬,便走下来道:"二公有所不知,我们二爷就是当朝国舅太平侯刁千岁的二公子,现兼管军机大事,凡有边报,总要到侯店挂号,故尔我家二爷问你,你是那里来的?"王老虎道:"原来如此。俺们是西羌关云太师那里解钦犯、送本章来的。"
那刁虎听得是云太师那里来的,忙问道:"云太师同雁翎打了几仗了?想是兵败了,来求救的么?"王老虎笑道:"太师兵去,只见了一阵,俺们雁老将军部下一千战将、十万强兵都降顺了。俺们是来献功的!"刁虎吃了一惊,道:"这老头儿转如此利害?但不知这囚车内是何人?"王老虎道:"是个狠人。"刁虎道:"难道将雁翎拿来了?"王老虎笑道:"是雁翎重外孙子!"刁虎惊道:"姓甚名谁?怎样个狠法?"王老虎笑道:"姓张名实。交了两代兵,被人捉了两回,连耳朵都杀掉了,你道狠也不狠?"说罢,掀起囚车帘子道:"刁二爷,你看看狠人的样子。"那刁虎只认不是真话,走近前一看,原来却是先锋张实,垢面蓬头,割去双耳,锁在车里。刁虎惊道:"这是我们的先行张实,为何如此?"王老虎笑道:"多亏你家千岁荐的英雄,只怕你们见了皇上,还有升赏呢!"这一席话,讥诮得刁虎满面羞出,闷闷不语,一场没趣。后人有诗道:
诗曰:
乱将肖小领兵权,公报私仇欲害贤。
信是"英雄"多勇健,虽残双耳命犹全。
话说王老虎耻笑了刁虎一场,吩咐兵丁,起身就走。那刁虎又惊又恼,又耻又羞,要来问张实的消息时,王老虎笑道:"刁二爷,今日晚了,得罪你,明日再同你细细谈谈罢。"扬然而去。正是:一场扫兴真无趣,纵有威权没处施。
那刁虎恨恨在心,吩咐家将收了围场,即忙回庄报与刁国舅知道,设计谋为去了。不表。
1 2
相关热词搜索:王老虎 张实 文正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