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斩棚驸马受重挫 金銮殿皇上遭痛斥

作者:网友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0 评论:
群臣闻听有人高喊“刀下留人”,循声一看,从南边过来了一队人马。在队前,走着一匹高头大马,鞍鞒上端坐着一人。此人:
年过花甲,黑红脸膛。头戴三扇王帽,身穿黑色蟒袍。袍上绣蟒翻身,龙探爪;袍边绣海水江牙,灵芝仙草。腰系玉带,镶嵌珠宝。红中衣,虎头靴,打王金鞭挂在鞍鞒。
众位大人一见,立即转忧为喜:“苍天有眼,杨少帅有救啦!”
有的问:“来者是谁呀?”是汝南王郑印。此人非同一般,他上殿不参君,下殿不辞臣,三宫六院任出入,皇帝头上管三分。为人耿直憨厚,保国赤胆忠心。总爱打抱不平,最恨朝中佞臣。
有的又问了: “郑印是从哪儿来的呀?”诸位有所不知,他奉旨到边庭巡视,今天还朝交旨来了。
汝南王郑印来到宫门,一看设了刑场,顿时一惊:“啊?要杀人哪?杀谁呀?他身犯何罪呀?待我速速问个明白。”想到这儿,随即喊了声“刀下留人”,急下雕鞍,走进了刑场。
王鹏丞相一见郑印到来,慌忙迎上前去,说道:“郑大人,你可回来啦!”
郑印急问:“王大人,皇上要斩何人?”
“杨宗保。”
“杨宗保?他身犯何罪?”
王丞相把前情详细说了一遍,郑印立即火冒三丈:“什么?杨宗保擅入公主寝室?杨宗保逼奸?杨宗保杀人?纯为胡言!王大人,你可曾保本?”
“老夫不信此事,出班保本,圣上不准。”
“众位大人可曾保本?”
“众位大人一齐保本,圣上依然不准。郑大人,杨家乃忠良之家,宗保乃忠良之将,倘若杨少帅一死,西夏进犯,由谁挂帅出征?再说,佘太君不在朝中,日后见了佘太君,你我以何言答对呀?”
群臣也一起来到郑印的近前,恳求说:“郑大人,杨少帅冤枉啊!郑大人,速想办法,搭救杨少帅吧!”
郑印一见众位大人都为杨宗保鸣冤,毅然说道:“好,好,好!老夫上殿保本!”
郑印说罢,从鞍鞒上取下打王金鞭,迈步要走,王丞相急忙拦住,说:“郑大人,两声追魂炮已经响过,第三声炮响,人头可要落地啦!此刻上殿保本,来不及啦!”
郑印一听,心想:“是啊,人头一落地,就是保下本来,又有何用呢?这......”随即问道,“王大人,谁是监斩官呢?”
“驸马周恒威。”
“老夫先去找他。”
“找他?”
“对,先找驸马求个情,迟放第三声追魂炮,那不就行了吗?”
“唉!驸马是不会准情的!”
“嗳!这,王大人就不必担心啦,老夫自有办法让他准情!众位大人,你们在此稍等一时,好好看护宗保!”
说罢,郑印手提打王金鞭,大步流星地来到监斩棚的棚口,对守门的兵丁说:“快快报知驸马,郑印求见!”
守门的兵丁一见是郑印,不敢怠慢,躬身答道:“是,王爷!”
周恒威在棚内坐着,刚要吩咐左右前去传命点炮,忽见兵丁进来,跪地报道:“启禀驸马爷,郑大人求见!”
周恒威闻报猛然一愣:“嗯,他何时还朝?这姓郑的、姓杨的、姓高的和姓呼延的,是辅佐赵氏江山的四大忠良之家。他们素日往来亲密,犹如一家。此时前来,定是与那杨宗保求情,不能相见!可——如何拒绝呢?这——嗯,这么办吧。”周恒威想罢,抬头对守门的兵丁说,“快去对郑大人言讲,公主被人杀害,我心中万分悲痛,不便相见!”
守门的兵丁站起身来,刚要出棚去禀,不料,郑印大步走了进来。
周恒威一见郑印,急忙起身,强赔笑脸,抱拳说道:“郑大人驾到,卑职不知,未曾出迎,实乃不礼,万望海涵!快快请坐!”
郑印边坐边说:“周驸马不必过谦,你我同坐。”
“郑大人,你巡视边庭,何日还朝?”
“今日还朝。”
“郑大人一路辛苦,不在府中歇息,到此有何指教?”
“嗳!忠勤圣上,何谈辛苦?老夫到此,不敢指教,只因一事不明,热来询问。”
“郑大人询问何事?”
“今日,老夫还朝,行至此处,听说要斩杨宗保,却不知他身犯何罪?”
“郑大人,一言难尽哪!杨宗保擅入公主寝室,逼奸不允,居然一剑将公主杀死,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他身为大宋的武将,圣上对他恩重如山,他竟做出如此下流、残忍之事,这与禽兽何异?郑大人,圣上视公主似掌上明珠,而今,她被杨宗保杀害,国法难容,岂能不斩?”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