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中国共产党历史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民国历史演义
  • 第一回 揭大纲全书开始 乘巨变故老重来
  • 第二回 黎都督复函拒使 吴军统被刺丧元
  • 第三回 奉密令冯国璋逞威 举总统孙中山就职
  • 第四回 复民权南京开幕 抗和议北伐兴师
  • 第五回 彭家珍狙击宗社党 段祺瑞倡率请愿团
  • 第六回 许优待全院集议 允退位民国造成
  • 第七回 请瓜代再开选举会 迓专使特辟正阳门
  • 第八回 变生不测蔡使遭惊 喜如所期袁公就任
  • 第九回 袁总统宣布约法 唐首辅组织阁员
  • 第十回 践夙约一方解职  借外债四国违言
  • 第十一回 商垫款熊秉三受谤 拒副署唐少川失踪
  • 第十二回 组政党笑评新总理 嗾军人胁迫众议员
  • 第十三回 统中华釐订法规 征西藏欣闻捷报
  • 第十四回 张振武赴京伏法 黎宋卿通电辨诬
  • 第十五回 孙黄并至协定政纲 陆赵递更又易总理
  • 第十六回 祝国庆全体胪欢 窃帝号外蒙抗命
  • 第十七回 示协约惊走梁如浩 议外交忙煞陆子欣
  • 第十八回 忧中忧英使索复文 病上病清后归冥箓
  • 第十九回 竞选举党人滋闹 斥时政演说招尤
  • 第二十回 宋教仁中弹捐躯 应桂馨泄谋拘案
  • 第二十一回 讯凶犯直言对簿 延律师辩讼盈庭
  • 第二十二回 案情毕现几达千言 宿将暴亡又弱一个
  • 第二十三回 开国会举行盛典 违约法擅签合同
  • 第二十四回 争借款挑是翻非 请改制弄巧成拙
  • 第二十五回 烟沈黑幕空具弹章 变起白狼构成巨祸
  • 第二十六回 暗杀党骈诛湖北 讨袁军竖帜江西
  • 第二十七回 战湖口李司令得胜 弃江宁程都督逃生
  • 第二十八回 劝退位孙袁交恶 告独立皖粤联镳
  • 第二十九回 郑汝成力守制造局 陈其美战败春申江
  • 第三十回 占督署何海鸣弄兵 让炮台钮永建退走
  • 第三十一回 逐党人各省廓清 下围城三日大掠
  • 第三十二回 尹昌衡回定打箭鑪 张镇芳怯走驻马店
  • 第三十三回 遭弹劾改任国务员 冒公民胁举大总统
  • 第三十四回 踵事增华正式受任 争权侵法越俎遣员
  • 第三十五回 拒委员触怒政府 借武力追索证书
  • 第三十六回 促就道副座入京 避要路兼督辞职
  • 第三十七回 罢国会议员回籍 行婚礼上将续姻
  • 第三十八回 让主权孙部长签约 失盛誉熊内阁下台
  • 第三十九回 逞阴谋毒死赵智庵 改约法进相徐东海
  • 第四十回 返老巢白匪毙命 守中立青岛生风
  • 第四十一回又谋世袭内府藏名 恋私财外交启衅
  • 第四十二回 廿一款恃强索诺 十九省拒约联名
  • 第四十三回 榻前会议忍辱陈词 最后通牒恃威恫吓
  • 第四十四回 忍签约丧权辱国 倡改制立会筹安
  • 第四十五回 贺振雄首劾祸国贼 罗文干立辞检察厅
  • 第四十六回 情脉脉洪姨进甘言 语詹詹徐相陈苦口
  • 第四十七回 袁公子坚请故军统 梁财神发起请愿团
  • 第四十八回 义儿北上引侣呼朋 词客南来直声抗议
  • 第四十九回 竞女权喜赶热闹场 征民意咨行组织法
  • 第五十回 逼故宫劝除帝号 传密电强胁舆情
  • 第五十一回 遇刺客险遭毒手 访名姝相见倾心
  • 第五十二回 伪交欢挟妓侑宴 假反目遣眷还乡
  • 第五十三回 五公使警告外交部 两刺客击毙镇守官
  • 第五十四回 京邸被搜宵来虎吏 津门饯别夜赠骊歌
  • 第五十五回 胁代表迭上推戴书 颁申令接收皇帝位
  • 第五十六回 贿内廷承办大典 结宫眷入长女官
  • 第五十七回 云南省宣告独立 丰泽园筹议军情
  • 第五十八回 庆纪元于夫人闹宴 仍正朔唐都督誓师
  • 第五十九回 声罪致讨檄告中原 构怨兴兵祸延邻省
  • 第六十回 泄秘谋拒绝卖国使 得密书发生炸弹案
  • 第六十一回 争疑案怒批江朝宗 督义旅公推刘显世
  • 第六十二回 侍宴乞封两姨争宠 轻装观剧万目评花
  • 第六十三回 洪宠妃卖情庇女党 陆将军托病见亲翁
  • 第六十四回 暗刺明讥冯张解体 邀功争宠川蜀鏖兵
  • 第六十五回 龙觐光孤营受困 陆荣廷正式兴师
  • 第六十六回 埋伏计连败北军 警告书促开大会
  • 第六十七回 撤除帝制洪宪销沉 怅断皇恩群姬环泣
  • 第六十八回 迫退位袁项城丧胆 闹会场颜启汉行凶
  • 第六十九回 伪独立屈映光弄巧 卖旧友蔡乃煌受刑
  • 第七十回 段合肥重组内阁 冯河间会议南京
  • 第七十一回 陈其美中计被刺 陆建章缴械逃生
  • 第七十二回 好迁怒陈妻受谴 硬索款周妈生嗔
  • 第七十三回 论父病互斗新华宫 托家事做完皇帝梦
  • 第七十四回 殉故主留遗绝命书 结同盟抵制新政府
  • 第七十五回 袁公子扶榇归故里 李司令集舰抗中央
  • 第七十六回 段芝泉重组阁员 龙济光久延战祸
  • 第七十七回 撤军院复归统一 开国会再造共和
  • 第七十八回 举副座冯华甫当选 返上海黄克强病终
  • 第七十九回 目断乡关伟人又殁 衅开府院政客交争
  • 第八十回 议宪法致生内哄 办外交惹起暗潮
  • 第八十一回 绝邦交却回德使 攻督署大闹蜀城
  • 第八十二回 托公民捣乱众议院 请改制哗聚督军团
  • 第八十三回 应电召辫帅作调人 撤国会军官甘副署
  • 第八十四回 偕老友带兵入京 叩故宫夤夜复辟
  • 第八十五回 梁鼎芬造府为说客 黎元洪假馆作寓公
  • 第八十六回 誓马厂受推总司令 战廊房击退辫子军
  • 第八十七回 张大帅狂奔外使馆 段总理重组国务员
  • 第八十八回 代总统启节入都 投照会决谋宣战
  • 第八十九回 筹军饷借资东国 遣师旅出击南湘
  • 第九十回 傅良佐弃城避敌 段祺瑞卸职出都
  • 第九十一回 会津门哗传主战声 阻蚌埠折回总统驾
  • 第九十二回  遣军队冯河间宣战 劫兵械徐树铮逞谋
  • 第九十三回 下岳州前军克敌 复长沙迭次奏功
  • 第九十四回 为虎作伥再借外债 困龙失势自乞内援
  • 第九十五回 闻俄乱筹备国防 集日员会商军约
  • 第九十六回 任大使专工取媚 订合同屡次贷金
  • 第九十七回 逞辣手擅毙陆建章 颁电文隐斥段祺瑞
  • 第九十八回 举总统徐东海当选 申别言冯河间下台
  • 第九十九回 应首选发表宣言书 借外债劝告军政府
  • 第一百回 呼奥援南北谋统一 庆战胜中外并胪欢
  • 第一百一回 集灵囿再开会议 上海滩悉毁存烟
  • 第一百二回 赞和局李督军致疾 示战电唐代表生瞋
  • 第一百三回 集巴黎欣逢盛会 争胶澳勉抗强权
  • 第一百四回  两代表沪渎续议 众学生都下争哗
  • 第一百五回 遭旁殴章宗祥受伤 逾后垣曹汝霖奔命
  • 第一百六回 春申江激动诸团体 日本国殴辱留学生
  • 第一百七回 停会议拒绝苛条 徇外情颁行禁令
  • 第一百八回 迫公愤沪商全罢市 留总统国会却咨文
  • 第一百九回 乘俄乱徐树铮筹边 拒德约陆徵祥通电
  • 第一百十回 罢参战改设机关 撤自治收回藩属
  • 第一百十一回 易总理徐靳合谋 宴代表李王异议
  • 第一百十二回 领事官袒凶调舰队 特别区归附进呈文
  • 第一百十三回 对日使迭开交涉 为鲁案公议复书
  • 第一百十四回 挑滇衅南方分裂 得俄牒北府生疑
  • 第一百十五回 张敬尧弃城褫职 吴佩孚临席摅词
  • 第一百十六回 罢小徐直皖开战衅 顾大局江浙庆和平
  • 第一百十七回 吴司令计败段芝贵 王督军诱执吴光新
  • 第一百十八回 闹京畿两路丧师 投使馆九人避祸
  • 第一百十九回 日公使保留众罪犯 靳总理会叙两亲翁
  • 第一百二十回 废旧约收回俄租界 拚余生惊逝李督军
  • 第一百二十一回 月色昏黄秀山戕命 牌声历碌抚万运筹
  • 第一百二十二回 真开心帮办扶正 假护法军府倒楣
  • 第一百二十三回 莫荣新养痈遗患 陈炯明负义忘恩
  • 第一百二十四回 疑案重重督军自戕 积金累累巡阅殃民
  • 第一百二十五回 赵炎午起兵援鄂 梁任公驰函劝吴
  • 第一百二十六回 取岳州吴赵鏖兵 演会戏陆曹争艳
  • 第一百二十七回 醋海多波大员曳尾 花魁独占小吏出头
  • 第一百二十八回 澡吏厨官仕途生色 叶虎梁燕交系弄权
  • 第一百二十九回 争鲁案外交失败 攻梁阁内哄开场
  • 第一百三十回 强调停弟兄翻脸 争权利姻娅失欢
  • 第一百三十一回 启争端兵车络绎 肆辩论函电交驰
  • 第一百三十二回 警告频施使团作对 空言无补总统为难
  • 第一百三十三回 唱凯旋终息战祸 说法统又起政潮
  • 第一百三十四回 徐东海被迫下野 黎黄陂受拥上台
  • 第一百三十五回 受拥戴黎公复职 议撤兵张氏求和
  • 第一百三十六回 瘸围公府陈逆干纪 避军舰总理蒙尘
  • 第一百三十七回 三军舰背义离黄浦 陆战队附逆陷长洲
  • 第一百三十八回 离广州乘桴论时务 到上海护法发宣言
  • 第一百三十九回 失名城杨师战败 兴大狱罗氏蒙嫌
  • 第一百四十回 朱培德羊城胜敌 许崇智福建鏖兵
  • 第一百四十一回 发宣言孙中山回粤 战北江杨希闵奏功
  • 第一百四十二回 臧致平困守厦门 孙中山讨伐东江
  • 第一百四十三回 战博罗许崇智受困 截追骑范小泉建功
  • 第一百四十四回 昧先机津浦车遭劫 急兄仇抱犊崮被围
  • 第一百四十五回 避追剿肉票受累 因外交官匪议和
  • 第一百四十六回 吴佩孚派兵入四川 熊克武驰军袭大足
  • 第一百四十七回 杨春芳降敌陷泸州 川黔军力竭失重庆
  • 第一百四十八回 朱耀华乘虚袭长沙 鲁涤平议和诛袁植
  • 第一百四十九回 救后路衡山失守 争关余外使惊惶
  • 第一百五十回 发宣言改组国民党 急北伐缓攻陈炯明
  • 第一百五十一回 下辣手车站劫印 讲价钱国会争风
  • 第一百五十二回 大打武议长争总理 小报复政客失阁席
  • 第一百五十三回 宴中兴孙美瑶授首 窜豫东老洋人伏诛
  • 第一百五十四回 养交涉遗误佛郎案 巧解释轻回战将心
  • 第一百五十五回 识巧计刘湘告大捷 设阴谋孙督出奇兵
  • 第一百五十六回 失厦门臧杨败北 进仙霞万姓哀鸣
  • 第一百五十七回 受贿托倒戈卖省 结去思辞职安民
  • 第一百五十八回 假纪律浙民遭劫 真变化卢督下台
  • 第一百五十九回 石青阳团结西南 孙中山宣言北伐
  • 第一百六十回 筹军饷恢复捐官法 结内应端赖美人兵
  • 第一百六十回 筹军饷恢复捐官法 结内应端赖美人兵

    互联网 0
    却说吴佩孚在洛阳,除练兵以外就是搜刮军饷,因他料到直、奉再战,决不能免,所以不能不未雨绸缪,先积蓄个数千数百万元,以备一有事情可作为战费。积蓄以为战费,较之积蓄以为私财者何如?所以那时的财长,除却筹措政费军费以外,还须筹一笔预备战费,委实也不易做。至于这时的内阁总理,还是孙宝琦,财政总长是王克敏,孙宝琦和王克敏,原有意见,共事少久,意见愈多,纠纷愈甚。双方借端为难,已非一日。如此政府,安望其能建设。讲到两人所以如此冲突的原因,却在孙阁成立之时,王克敏为保定派的中坚人物,高凌霨内阁刚倒的时候,王克敏立刻奔走洛阳,竭力拉拢,自以为内阁总理,无论属之何人,这财政总长一席,总逃不出自己掌握之中。俗话说的好:"一朝天子一朝臣",孙宝琦既做了总理,当然要拉拢他自己相信的人来担任这重要的财揆,才能放心,所以把王克敏维持阳历年关的功劳,完全抹杀不问,竟另外拉拢潘复、赵椿年一类人,教他们担任财政一部。幸而府方的王毓芝、李彦青两人竭力主张,非用王克敏入阁不可,孙宝琦不敢违拗,只得打消原来的主张,仍然用王克敏长财。幸臣之势力,如此可畏。
    王克敏知道了这件事,心中如何不气,真是可气。当时向人宣言:"孙阁这等胡闹,不肯用他,便是胡闹。非加以压迫不可。"一个要加以压迫。孙宝琦虽然是个没用的老官僚,对于政争,却也知道诀窍,于是想出一个抵制之法,指使吴景濂派津派。的议员,借金佛郎案,竭力向王克敏攻击。有提弹劾案的,有提查办案的,倒王的风声,真个一天紧似一天。议员们的摇旗呐喊,岂能倒幸臣所维持的财长?这时阁员中,以保派为最多,他们亦有一种团体。这等团体,可称糟团。王克敏和内务程克,交通吴毓麟,完全是保派,外交顾维钧,农商颜惠庆,虽则并非保派,却和保派也有一番渊源。他们见王克敏吃了人家的亏,不免发生兔死狐悲之念,为抵制外力之计,对于孙宝琦,当然也有一种报复行为。他们的政策,却舍议员而用本身占有多数的阁员。阁员议员,无非银圆。在阁议席上,对于孙的提案,往往竭力反对,使他不能行使他所定的政策。如此互相倾轧,焉能望其建设?这原是一种制孙死命的计划。不料吴佩孚时时令内阁筹集军饷,王克敏不能不竭力设法,他的惟一方针,只有承认金佛郎案,立刻便可得一注大款子,无奈孙宝琦正借着这个题目,在那里讨好国人,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胡乱答应。可是除此以外,又无别法。吴佩孚却不管这些,因他们筹饷不力,时时有电报指斥。王克敏和程克、吴毓麟都非常着急。
    有一天,程克忽然得了一个筹款的方法,便兴匆匆的跑到王克敏公馆里去商议进行的方法。恰好吴毓麟、颜惠庆、顾维钧和王克敏的妹子七姑太太,都在那里。程克和他们都是十分相熟的熟人,也不消客气;爽爽快快的向沙发上一横,向七姑太太笑道:"你几时到杭州去?我有一个礼拜不见你了。只道你已经回南,真个牵记得很。"七姑太太白了他一眼道:"你牵记我做什么?便把你这颗心零碎割开来,也牵记不到我呢。"吴毓麟拍手笑道:"真的,老程是一部垃圾马车,便把他的坏心磨作薤粉,也不够支配呢。"说得众人都笑起来。王克敏也禁不住嗤的一笑。不怒而笑,其人可知。七姑太太便站起来要打他,吴毓麟忙着躲过,笑着告饶。七姑太太哪里肯听,赶上去就打。吴毓麟翻身就逃,不料一脚绊在痰盂上,把个痰盂滚了三五尺远,恰好那只脚跨上去时,又踏在痰盂上,痰盂一滚,吴毓麟站不住脚,立刻扑的一交,掼在地下,引得众人都大笑起来。七姑太太也忙着回身倒在一张沙发上,掩着口,吃吃的笑个不住。吴毓麟赶着站起来时,裤子上已渍了许多水。王克敏忙着叫佣人进来收拾。吴毓麟又要了一块手巾,揩了揩手面,再把裤子上的水,也揩干了,众人取笑了一会,渐渐又说到正经话上来。
    只听颜惠庆说道:"我想:要是二五附税能够实行,每年至少可得二千四百万的收入,拿来担保发行一笔巨额的公债,岂不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惠庆此语,系承上而来,可见程克未到前,他们正在议论筹款办法,不假辞句而补出全文,此谓用笔神化,不落痕迹。王克敏皱眉道:"这事也不易办呢。在金佛郎案没有解决之前,他们如何肯开会讨论?"束手无策。顾维钧道:"非但此也,华府条约,明明规定须在该约施行后三个月内,方能召集特别关税会议,现在法国还没批准,哪里说得到实行?"王克敏道:"你是熟悉外交情形的,难道还不知道法国所以不肯批准华府条约,就为我们不肯承认金佛郎吗?他既借这个来抵制,在我们不曾承认金佛郎案以前,如何肯轻易批准?倘然不承认金佛郎案,这二五附税,岂非一万年也不能实行吗?"说着,又顿足道:"我说,这金佛郎案是非承认不可的,偏这孙老头处处为难,借着这个题目来攻击我,使我又不好承认,又不能不承认,真教我为难极了。"此时王克敏之处境,确也为难。众人还不曾回答,程克先插嘴问道:"你们可是在这里谈论筹款的方法吗?我倒想了一个计较,大家不妨讨论讨论,看使得使不得?"王克敏急问什么方法?当然是他第一个着急。程克笑道:"我说出来,你们不要笑。"众人都希奇道:"这有什么可笑?只要有款可筹,便被人笑骂,打甚么紧。"诚哉诸君之言,当今之世,只要有钱耳,他何必问。程克道:"我今天偶然翻着义赈奖励章程,第二条上说,凡捐助义赈款银一万元以上者,应报由内务部呈请特予优加奖励。我想这一条,大可附会到简任、荐任的上面去,开他一个捐官的门路,倒也是一个源源不绝的生财之道咧。"王克敏忙道:"不错,这倒正是一个绝好的方法,怎说好笑?"颜惠庆道:"这事只怕国人要反对罢。"到底还是他怕招物议。吴毓麟道:"反对倒不必怕,好在我们又不是真个说捐官,在名义上说起来,国人也没有充分的反对理由。便算有人反对,我们不理他又有什么法子。"大有孤行一意的勇气,可佩之至。顾维钧道:"国人反对不反对,事前哪里料得到,现在何妨先做做看,等国人反对得真厉害时,取消不迟。"此所谓外交家之滑头手段也。王克敏道:"这话很不错,我们不妨先进行进行,看是个怎么样子再说。至于特别关税会议,也须竭力进行才好。"顾维钧道:"这问题我已和各国公使商量过好几次,都没有结果,看来暂时决不能即行召集了,所以我想先开预备会议,预备会议有了结果,便不怕正式会议开不成功了。"七姑太太初时只怔怔的听着,这时也插口道:"这方法倒很好,你们何妨就这样办呢。"颜惠庆道:"这照会应该怎样措辞?"顾维钧想了一会道:"让我自己来起个草,大家斟酌斟酌看。"众人都说:"很好。"王克敏叫人拿过纸笔来,看顾维钧一面想,一面写,做了半天,方才完稿。众人读那原文道: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