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回 洪宠妃卖情庇女党 陆将军托病见亲翁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却说安静生奉召入觐,偷眼一瞧,见袁皇帝面带怒容,慌忙屈着双膝,俯伏座前。老袁掷下御用报,叫她自阅,安女士已瞧过新闻栏,心下早经明白,不待再阅报章,便磕头道:“臣妾正来请罪,日前周妃欲观新剧,由臣妾随着同去,未曾奏闻圣上,还乞恩恕!”老袁叱道:“你为何这般荒唐?须知宫府内外,防范宜严,我任你为女官长,正因你年龄较长,见识较多,不致甚么轻率,就使周姨等要你同去,你也应代为谏阻,谏阻不从,可来告我,为什么不顾名誉,竟尔妄行?你想是该不该呢?”周姨要去看戏,恐你也阻她不住。安静生被他一诘,无可答辩,只好靠着地毡,碰头不已。老袁又道:“看你也不配做女官长,你与我滚出去罢!”安静生不敢多嘴,只称谢恩,慢慢地立将起来,转身自去。侍卫等暗瞩花容,已是青一阵,白一阵,不胜变态了。如见其人。
早有人通报周姨。周姨已料定老袁,要来诘责,忙去邀了洪姨,在房待着。果然老袁发放了安静生,即刻走至周姨卧室中来。周姨起身迎接,洪姨亦起随后面,待老袁坐定,两人左右侍立,但见老袁目视周姨道:“你好你好!”周姨佯作不解,垂首无言。老袁又哼着道:“梅兰芳的戏剧,究竟如何?想你眼帘中还留着哩。”洪姨即在旁接入道:“她正为了此事,与妾商量,恐惹动主上怒意,要来请罪。妾以为陛下近日,政躬多事,区区失检,亦未必遂触天威。”说至“威”字,已闻老袁接口道:“你看得这般轻易,须知宫眷轻出,易失名誉,各报中已传作笑柄了。还说是区区失检么?”洪姨道:“今日失检,尚属不妨。”老袁问是何因?洪姨道:“陛下若已登极,妾等俱沐封为妃,那时宫禁森严,原不能自由出入呢。”还是她的理长。老袁道:“你又来强辩了。我想这事起因,总是由安静生巴结讨好,我且先把她撵出,省得你们被哄,有玷闺箴。”不能制服姬妾,却把别人出气。说至此,周姨已扑的跪下,抽着珠喉道:“妾情愿受罪,若说由安静生怂恿,未免冤枉了她。”竭力为安女士庇护,何其多情?洪姨亦随即跪下道:“妾愿为周妹乞恩,并愿为安女士乞恩,此次恕她初犯,下次若再轻出,妾亦连坐受罚。”老袁见她两人哀吁,心儿也就软了,便转嘱周姨道:“以后休要如此!我今日看洪姨面上,饶了你罢。”周姨复吁请道:“妾蒙陛下赦罪,感激万分,只安女士已撵去否?”说着,将头枕在老袁膝上,呜呜咽咽的哭将起来。好一个娇儿模样。老袁俯首一瞧,见她乌云般的灵蛇髻,光滑得很,一阵阵油香扑鼻,把胸中留着的余怒,都薰得不知去向;当下伸开两手,把两姨扶起,口中连声说着道:“算了,算了。”洪姨又道:“现在女学尚未发达,所有当选的女官,统不过粗识之无,毫无学问,自奉陛下命令,在宫中开设女校,由安女士为校长,指导有方,各女官才稍有进步,今日若把她撵出,不惟各女官没人督率,且亦没人教导,为此种种障碍,所以求陛下格外优容,惟须下一禁令,此后自女官长以下,不准私出,有犯必惩,那便足惩前毖后了。”面面圆到,善于饰辞。老袁点首,随即踱出房外,自行申禁去了。
周姨致谢洪姨,正在彼此谦逊,那安女士已跑了进来,泥首称谢。两姨将她扶住,方才起身,复谈了半小时,安始告退。是日即接奉禁令,略言:“宫中执役女官,无故不准自由外出,犯者严惩不贷,女官长一同坐罪”云云。各女官出入不便,未免怨恨安女士,但因安女士得有内援,势力雄厚,大家无法可施,也只得暗地讪谤罢了。安女士经此小挫,格外勤谨,每日传集女官,挨次分派,使有专责,夜间十二时后,必亲率各女官归寝,寝室系蟹形式筑就,东西对峙,门户相望,外面护着铁栅栏,由安女士手编号次,不得乱居。至逼近铁栅的居室,安自住着,亲司管钥,众入即锁,众出乃启,真是严肃得很。老袁偶往巡察,见她布置周密,井井有条,颇喜她因过知奋,温语嘉奖,从此安女士的权力,比从前更加巩固了。也好算只功狗。
惟安女士本有良人,曾住居前门外东茶食胡同薛家湾,姓张名景福,夫妻爱情颇深,从前禁令未下,不妨自由进出,每当暇时,免不得回去敦伦,此次申严宫禁,只好长住宫中。徐娘半老,未免有情,她竟想出一策,密请洪妃,为乃夫谋一宫中庶务司核帐员一席。洪妃替她说项,竟如所请。这叫作妻荣夫贵。嗣是夫妻聚首,日夕相见,夜阑人静好合鸳俦,真个是怨女旷夫,各得其所了。未始非老袁仁政,但可惜只及安女士,未能普遍鸿恩。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