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清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溯往事慨谈身世
  • 第二回-丧二祖誓师复仇
  • 第三回-祭天坛雄主告七恨
  • 第四回-熊廷弼守辽树绩
  • 第五回-猛参政用炮击敌
  • 第六回-下朝鲜贝勒旋师
  • 第七回-为敌作伥满主入边
  • 第八回-明守将献城卖友
  • 第九回-朝鲜主称臣乞降
  • 第十回-失辎重全军败溃
  • 第十一回-清太宗宾天传幼主
  • 第十二回-失爱姬乞援外族
  • 第十三回-闯王西走合浦还珠
  • 第十四回-抗清廷丹忱报国
  • 第十五回-弃南都昏主被囚
  • 第十六回-南下鏖兵明藩覆国
  • 第十七回-立宗支粤西存残局
  • 第十八回-创新仪太后联婚
  • 第十九回-李定国竭忠扈驾
  • 第二十回-日暮途穷寄身异域
  • 第二十一回-弑故主悍师徼功
  • 第二十二回-蓄逆谋滇中生变
  • 第二十三回-驰伪檄四方响应
  • 第二十四回-两亲王因败为功
  • 第二十五回-僭帝号遘疾伏冥诛
  • 第二十六回-台湾岛战败降清室
  • 第二十七回-三部内哄祸起萧墙
  • 第二十八回-争储位冢嗣被黜
  • 第二十九回-闻寇警发兵平藏卫
  • 第三十二回-兔死狗烹功臣骄戮
  • 第三十三回-畏虎将准部乞修和
  • 第三十四回-分八路进平苗穴
  • 第三十五回-征金川两帅受严刑
  • 第三十六回-御驾南巡名园驻蹕
  • 第三十七回-灭准部余孽就歼
  • 第三十八回-游江南中宫截发
  • 第三十九回-傅经略暂平南服
  • 第四十回-平海岛一将含冤
  • 第四十一回-太和殿受禅承帝统
  • 第四十二回-误军机屡易统帅
  • 第四十三回-抚贼寨首领遭擒
  • 第四十四回-布德扬威连番下诏
  • 第四十五回-抚叛兵良将蒙冤
  • 第四十六回-两军门复仇慰英魄
  • 第四十七回-闻警回銮下诏罪己
  • 第四十八回-愚庆祥败死回疆
  • 第四十九回-征浩罕王师再出
  • 第五十回-饮鸩毒姑妇成疑案
  • 第五十一回-林制军慷慨视师
  • 第五十二回-关提督粤中殉难
  • 第五十三回-效尸谏宰相轻生
  • 第五十四回-弈统帅因间致败
  • 第五十五回-江甯城万姓被兵
  • 第五十六回-怡制军巧结台湾狱
  • 第五十七回-清文宗嗣统除奸
  • 第五十八回-钦使迭亡太平建国
  • 第五十九回-骆中丞固守长沙城
  • 第六十回-陷江南洪氏定制
  • 第六十一回-创水师衡阳发轫
  • 第六十二回-湘军屡捷水陆扬威
  • 第六十三回-那拉氏初次承恩
  • 第六十四回-罗先生临阵伤躯
  • 第六十五回-瓜镇丧师向营失陷
  • 第六十六回-智统领出奇制胜
  • 第六十七回-四国耀威津门胁约
  • 第六十八回-战皖北诸将立功
  • 第六十九回-开外衅失律丧师
  • 第七十回-闻国丧长悲国士
  • 第七十一回-罪辅臣连番下诏
  • 第七十二回-曾国荃力却援军
  • 第七十三回-战浙东包团练死艺
  • 第七十四回-僧亲王中计丧躯
  • 第七十五回-溃河防捻徒分窜
  • 第七十六回-山东圈剿悍酋成擒
  • 第七十七回-戮权阉丁抚守法
  • 第七十八回-大婚礼成坤闱正位
  • 第七十九回-因欢成病忽报弥留
  • 第八十回-吴侍御尸谏效忠
  • 第八十一回-朝日生嫌酿成交涉
  • 第八十二回-弃越疆中法修和
  • 第八十三回-移款筑园撤帘就养
  • 第八十四回-叶志超败走辽东
  • 第八十五回-失律求和马关订约
  • 第八十六回-争党见新旧暗哄
  • 第八十七回-慈禧后三次临朝
  • 第八十八回-立储君震惊匕鬯
  • 第八十九回-袒匪殃民联军入境
  • 第九十回-传谏草抗节留名
  • 第九十一回-悔罪乞和两宫返跸
  • 第九十二回-居大内闻耗哭遗臣
  • 第九十三回-争密约侍郎就道
  • 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红二难竞爽
  • 第九十五回-遘奇变醇王摄政
  • 第九十六回-二显官被谴回籍
  • 第九十七回-争铁路蜀士遭囚
  • 第九十八回-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 第九十九回-易总理重组内阁
  • 第一百回-举总统孙文就职
  • 第九十七回-争铁路蜀士遭囚

    互联网 0

    却说清政府闻广州捷报,方在放心,安安稳稳的组织新内阁。庆王弈劻,资望最崇,作为总理,自不消说。汉大臣中,如孙家鼐、鹿传霖、张之洞等,先后逝世,只有徐世昌,历任疆圻,兼掌部务,算是一位老资格,遂令他与那尚书桐,作为内阁总理的副手。内阁以下,如外务、民政、度支、学务、吏、礼、法、陆军、农工、邮传、理藩各部,统设大臣、副大臣各一员,从前尚书、侍郎的名目,悉行改革。凡旧有的内阁军机处,亦一律撤去。又增一海军部,命贝勒载洵为大臣,并设军谘府,命贝勒载涛为管理。洵、涛统是摄政王胞弟,翩翩少年,丰姿原是俊美,可惜胸中并没有军事知识,只仗着阿兄势力,占居枢要。一对绣花枕,好看不中用。各省谘议局联合会上书,略称:“内阁应负责任,不宜任懿亲为总理,请另简大员,改行组织。”折上,留中不报。联合会再上书续请,方接复旨,据言:“用人系君主大权,议员不得干预!”顿时全国大哗。

    还有邮传部大臣盛宣怀,倡起铁路国有的议论,怂恿摄政王施行。中国的铁路,自造的只有三四条,余外多借外款建筑,甚且归外人承办。光绪晚年,各省商民,知识新开,才听得借款筑路,由外人监督,连土地权也保不住,于是创议自办,把京汉、北京至汉口。粤汉广东至汉口。两大干路,集款赎回,又由四川到汉口一线,亦由川汉商民,自行兴筑,这也是保全铁路的良策。偏偏这位盛大臣宣怀,要收归国有,难道果有绝大款项,能买回这铁路么?据盛大臣奏章,说是:“川粤铁路,百姓无钱续办,不如收为国有,借债造路。此路一成,偿了外债,还有盈余。”说话似乎中听,其实只好去骗摄政王。除摄政王外,若非与盛大臣串同舞弊,简直是骗不进的。盛大臣是常州人,他家私约几百万,也算是中国一个富翁。他的钱财,多半从做官来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好知足,还要做什么邮传部大臣?还要想什么铁路国有的计策?无如他总想不通,看不破,家中的姨太太,弄了好几十个,费用浩大,挥金如土。他的子弟们,又是浪吃浪用,不肯简省,累得这位盛老头儿,还不能回家享福。他运动了一个邮传部缺分,本是很好,可奈晚清路航邮电各局,多抵外债,进款也是有限,他从没法中想出一法,借铁路国有的名目,去贷外款几千万,一来可以敷衍目前,二来有九五回扣,可入私囊。等到外人讨还,他已早到棺材里去了。就使寿命延长,尚是未死,借主是清朝皇帝,与己无涉,中人勿赔钱,乐得眼前受用。摄政王视事未久,不甚晓得暗中弊端。庆亲王弈劻,总教有点分润,也与盛大臣一样想头,此倡彼和,居然把盛大臣原奏,批准下来。这段文字,写得淋漓尽致。

    盛大臣遂与英美德法四国,订定借款,办粤汉川汉铁路。外人正想做些投资事业,一经盛大臣与他商议,把路作押,自然谨遵台命。那时盛大臣又想出办法,把从前川粤汉的百姓已垫路本,统作七折八扣的计算,从中又好取利若干,而且不必还他现钱,只用几张钞票,暂时搪塞,便好将百姓的路本,取作国用,一举数得,真是无上妙法。谁知百姓不肯忍受,竟要反抗政府。咨政院也奏请开临时会,参议四国借款。各省谘议局,直接申请,要请政府收回铁路国有成命。盛大臣一概不理,且怂恿摄政王,下了几道上谕,说甚么不准违制,说甚么格杀勿论,百姓看了这等话头,越加气恼。川人格外愤激,开了一个保路大会,定要与政府为难。川督赵尔丰,与将军玉昆,将川中情形,联衔上奏。这时盛大臣已有二三百万回扣到手,哪里还肯罢休?巧值端方入京,运动起复,费了十万金,得着一个铁路总办的缺分。盛大臣本帮他运动,所以同他商议,要他去压制川民,就可升任川督。端方利令智昏,居然满口答应,要去送掉老命了。草整行装,立即启程。行抵武昌,闻川民闹得不可开交,商人罢市,学堂罢课,不觉暗想道:“赵尔丰如此无能,一任民人要挟,如何可作总督?”遂夤夜拟一奏折,叫文稿员缮就,翌晨出发,奏中极说:“赵督庸懦,须另简干员”,大有舍我其谁的意思。嗣得政府复电,令他入川查办,端方遂向鄂督瑞祐,借兵两队,指日入川。此时可算威风。

    川督赵尔丰,本是著名屠户,起初见城内百姓,捧着德宗景皇帝的牌位,到署中环跪哀求,心中也有些不忍,因此有暂缓收回的奏请。旋闻端方带兵入川,料是来夺饭碗,不禁焦急起来。欲利人,难利己;欲利己,难利人。两利相权,总是利己要紧。人人为此念所误。忽外面传进了一纸,自保商榷书,列名共有十九人,他正想把这十九人传讯,那十九人中,竟有五人先来请见。尔丰阅五人名片,是谘议局议长蒲殿俊、副议长罗纶、川路公司股东会长颜楷、张澜、保路会员邓孝可,不由的愤愤道:“都是这几人作俑,牵累老夫,非将他们严办不可!”遂传令坐堂。巡捕等茫无头绪,只因宪命难违,不得不唤齐卫队,立刻排班。赵屠户徐踱出来,堂皇上坐,始唤五人进见。五人到了堂上,瞧这情形,大为惊异。但见赵屠户大声道:“你五人来此何为?”邓孝可先发言道:“为路事,故来见制军,请制军始终保全。且闻端督办带兵入川,川民惶惧的了不得,亦乞制军奏阻。”赵屠户道:“你等敢逆旨么?本部堂只知遵旨而行!”愿为满奴。这句话恼动了蒲殿俊,便道:“庶政公诸舆论,这明是朝廷立宪的谕旨,制军奈何不遵?况四川铁路,是先皇帝准归商办,就是当今皇上,亦须继承先志,可容那卖国卖路的臣子,非法妄为吗?”观此可知川民捧景帝牌位之用意。说得赵屠户无言可驳,益发老羞成怒,强词夺理道:“你等欲保全路事,亦须好好商量,为什么叫商人罢市,学堂罢课?你等心犹未足,且闻要抗粮免捐,这非谋逆而何?”殿俊道:“这是川民全体意旨,并非由殿俊等主张。”赵屠户取出自保商榷书,掷示五人道:“你们自去看来!这书上明明只书十九人,你五人名又首列。哼哼!名为绅士,胆敢劫众谋逆,难道朝廷立宪,就可令你等叛逆么?”五人瞧着,尚思抗辩,赵屠户竟喝令卫弁,将五人拿下。卫弁奉令来缚五人,忽听大门外一片哗声,震动天地,望将过去,约不下千人。头上都顶着德宗景皇帝神牌,口口声声,要释放蒲罗等。惹得屠户性起,命卫队速放洋枪,这令一下,枪声四射,起初还是开放空枪,后来见百性不怕,竟放出真弹子来,把前列的伤了数名。大众越加动怒,反人人拚着性命,闯入署中。正在不可开交的时候,亏得将军玉昆,飞马前来,下了马,挨入督辕,先抚慰民人一番,然后进商赵屠户,劝他不要激变。屠户铁石心肠,还是坚执一词,玉昆不待应允,竟命将蒲罗等五人,释了缚,随身带出,又劝大众散归、大众才陆续归去。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