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清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溯往事慨谈身世
  • 第二回-丧二祖誓师复仇
  • 第三回-祭天坛雄主告七恨
  • 第四回-熊廷弼守辽树绩
  • 第五回-猛参政用炮击敌
  • 第六回-下朝鲜贝勒旋师
  • 第七回-为敌作伥满主入边
  • 第八回-明守将献城卖友
  • 第九回-朝鲜主称臣乞降
  • 第十回-失辎重全军败溃
  • 第十一回-清太宗宾天传幼主
  • 第十二回-失爱姬乞援外族
  • 第十三回-闯王西走合浦还珠
  • 第十四回-抗清廷丹忱报国
  • 第十五回-弃南都昏主被囚
  • 第十六回-南下鏖兵明藩覆国
  • 第十七回-立宗支粤西存残局
  • 第十八回-创新仪太后联婚
  • 第十九回-李定国竭忠扈驾
  • 第二十回-日暮途穷寄身异域
  • 第二十一回-弑故主悍师徼功
  • 第二十二回-蓄逆谋滇中生变
  • 第二十三回-驰伪檄四方响应
  • 第二十四回-两亲王因败为功
  • 第二十五回-僭帝号遘疾伏冥诛
  • 第二十六回-台湾岛战败降清室
  • 第二十七回-三部内哄祸起萧墙
  • 第二十八回-争储位冢嗣被黜
  • 第二十九回-闻寇警发兵平藏卫
  • 第三十二回-兔死狗烹功臣骄戮
  • 第三十三回-畏虎将准部乞修和
  • 第三十四回-分八路进平苗穴
  • 第三十五回-征金川两帅受严刑
  • 第三十六回-御驾南巡名园驻蹕
  • 第三十七回-灭准部余孽就歼
  • 第三十八回-游江南中宫截发
  • 第三十九回-傅经略暂平南服
  • 第四十回-平海岛一将含冤
  • 第四十一回-太和殿受禅承帝统
  • 第四十二回-误军机屡易统帅
  • 第四十三回-抚贼寨首领遭擒
  • 第四十四回-布德扬威连番下诏
  • 第四十五回-抚叛兵良将蒙冤
  • 第四十六回-两军门复仇慰英魄
  • 第四十七回-闻警回銮下诏罪己
  • 第四十八回-愚庆祥败死回疆
  • 第四十九回-征浩罕王师再出
  • 第五十回-饮鸩毒姑妇成疑案
  • 第五十一回-林制军慷慨视师
  • 第五十二回-关提督粤中殉难
  • 第五十三回-效尸谏宰相轻生
  • 第五十四回-弈统帅因间致败
  • 第五十五回-江甯城万姓被兵
  • 第五十六回-怡制军巧结台湾狱
  • 第五十七回-清文宗嗣统除奸
  • 第五十八回-钦使迭亡太平建国
  • 第五十九回-骆中丞固守长沙城
  • 第六十回-陷江南洪氏定制
  • 第六十一回-创水师衡阳发轫
  • 第六十二回-湘军屡捷水陆扬威
  • 第六十三回-那拉氏初次承恩
  • 第六十四回-罗先生临阵伤躯
  • 第六十五回-瓜镇丧师向营失陷
  • 第六十六回-智统领出奇制胜
  • 第六十七回-四国耀威津门胁约
  • 第六十八回-战皖北诸将立功
  • 第六十九回-开外衅失律丧师
  • 第七十回-闻国丧长悲国士
  • 第七十一回-罪辅臣连番下诏
  • 第七十二回-曾国荃力却援军
  • 第七十三回-战浙东包团练死艺
  • 第七十四回-僧亲王中计丧躯
  • 第七十五回-溃河防捻徒分窜
  • 第七十六回-山东圈剿悍酋成擒
  • 第七十七回-戮权阉丁抚守法
  • 第七十八回-大婚礼成坤闱正位
  • 第七十九回-因欢成病忽报弥留
  • 第八十回-吴侍御尸谏效忠
  • 第八十一回-朝日生嫌酿成交涉
  • 第八十二回-弃越疆中法修和
  • 第八十三回-移款筑园撤帘就养
  • 第八十四回-叶志超败走辽东
  • 第八十五回-失律求和马关订约
  • 第八十六回-争党见新旧暗哄
  • 第八十七回-慈禧后三次临朝
  • 第八十八回-立储君震惊匕鬯
  • 第八十九回-袒匪殃民联军入境
  • 第九十回-传谏草抗节留名
  • 第九十一回-悔罪乞和两宫返跸
  • 第九十二回-居大内闻耗哭遗臣
  • 第九十三回-争密约侍郎就道
  • 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红二难竞爽
  • 第九十五回-遘奇变醇王摄政
  • 第九十六回-二显官被谴回籍
  • 第九十七回-争铁路蜀士遭囚
  • 第九十八回-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 第九十九回-易总理重组内阁
  • 第一百回-举总统孙文就职
  • 第四十一回-太和殿受禅承帝统

    互联网 0


    于是内禅已决,礼部因内禅制度,乃是创例,清朝未曾行过,须要参酌古制,揆合时宜,定得冠冕堂皇,方餍乾隆帝的心目。巧于迎合。足足忙碌了一个月,才把内禅大典,录奏圣裁。乾隆帝见得体制尊崇,立批照行。先册立颙琰为皇太子,追封皇太子生母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位居孝贤皇后之次。候嘉庆元年元旦,举行归政典礼。和珅知事无可挽,忙到皇太子处贺喜,说了无数恭维的话。偏这皇太子不甚喜欢,只淡淡的对答数语。和珅随即辞退。马屁拍错了。皇太子传进长史官,命嗣后和珅来见,不必进报,和珅颇为惊惧。还亏乾隆帝虽拟归政,仍是大权在手,乾隆帝活一日,和珅也活一日,因此和珅早夜祝祷,但愿乾隆帝永远活着,免生意外的危险。

    话休叙烦,且说湖南贵州交界的地方,有一大山,绵亘数百里,叫作苗岭,统是苗民居住。康、雍、乾三朝,次第招徕,苗民多改土归流,与汉民往来交接,汉民亦渐渐移居苗地,嗣后喧宾夺主,不免与苗民涉讼。地方官单论财势,不讲曲直,苗民多半吃亏,心很不悦。适贵州铜仁府悍苗石柳邓,素称桀黠,倡议逐客民,复故地。苗众同声附和,遂揭竿叛清。湖南永绥苗石三保,镇筸苗吴陇登,吴半生,乾州苗吴八月,各聚众响应,四出劫掠,骚扰川、湖、贵三省边境。于是湖南提督刘君辅,驰保镇筸,湖广总督福宁,亦调集两湖诸军,援应刘君辅,云、贵总督大学士福康安,又督云、贵兵进铜仁府,四川总督和琳,复统川兵至贵州,与福康安会攻石柳邓,柳邓败走,苗寨四十余被毁,贵州苗略定。福康安遣总兵花连布,率兵二千人攻永绥,刘君辅亦自永绥转战而至,两军相会,攻破石三保,解了永绥的围。只乾州已由吴八月等陷没,各军分道进攻,多被苗民截住,只刘君辅因乾州险阻,绕出西北,得了两三回胜仗,怎奈兵单饷寡,一时未能规复。旋经福康安迭破要塞,逐走石三保,生擒吴半生,永绥镇筸的悍苗,稍稍平定,一意规复乾州。不料石三保石柳邓等,都窜依吴八月,吴八月复进据平陇,居然称起吴王来了。吴八月也要发赚。

    清廷方定期内禅,急望福康安等剿平叛苗,首封福康安贝子,和琳一等伯,加赐从征兵丁一月饷银,限期荡平。福康安亦悬赏招抚,添兵会剿,吴陇登虽已愿降,并诱擒吴八月,奈吴八月的儿子廷礼廷义,后与陇登等仇杀不休,福康安手下将士,又触冒瘴雨,病的病,死的死,弄得剿抚两穷。

    海兰察已死,福康安何能为。

    转眼间已是残冬,过了除夕,便是嘉庆元年第一日。乾隆帝御太和殿,举行内禅大典,亲授皇太子御宝。皇太子敬谨跪受,率诸王大臣先恭贺太上皇,贺毕,太上皇还宫,皇太子遂登帝位,受群臣朝贺,随颁行太上皇传位诏书,普免全国钱粮,并下大赦诏。是日的繁华热闹,不消细说。授受成礼,内外开宴,欢呼之声,遍达宫廷。越数日,奉太上皇帝命,册立嫡妃喜塔腊氏为皇后。又越数日,侍太上皇帝御宁寿宫开千叟宴。正在兴高采烈的时候,外面递进湖北督抚的奏折,内说枝江、宜都二县,白莲教徒聂杰人、刘盛鸣等,纠众滋事,请派兵迅剿等语。嘉庆帝总道是区区教匪,有什么伎俩?即饬湖北巡抚惠龄,专办剿匪事宜,谁知警报接续传来,林之华发难当阳县,姚之富发难襄阳县,齐林妻王氏发难保康县,郧阳、宜昌、施南、荆门、来凤、酉阳、竹山、邓州、新野、归州、巴东、安陆、京山、随州、孝感、汉阳、惠临、龙山数十州县,同时扰乱。教徒的声势,几遍及湖北了。

    嘉庆帝大惊,忙禀知太上皇,与太上皇商议妥当,即传旨命西安将军恒瑞,率兵趋湖北当阳县,剿林之华,都统永保,侍卫舒亮,鄂辉,剿姚之富及齐王氏,枝江教匪,专饬鄂督毕沅,及惠龄剿办。诸军奉诏并进,自正月至四月,先后奏报,杀贼数万,其实多是虚张功绩。只枝江教徒聂杰人,总算被总兵富志那擒住,余外的教徒,反越加鸱张。

    看官!你道这等教徒,为什么这般厉害呢?白莲教的起源,也不知始自何时,小子参考史策,元末有韩林儿,明季有徐鸿儒,相传是白莲教中人,后来统归剿灭,追溯源流,方是历史小说。但总没有搜除净尽。已死的灰,尚且复燃,何况是未尽死呢?

    乾隆年间,有一个安徽人,姓刘名松,他是白莲教首领,在河南鹿邑县传教,借持斋治病的名目,伪造经咒,诳骗钱财,即是黄巾贼一流人物。官吏因他妖言惑众,把他捕着,问成重罪,充发甘肃。他的徒众刘之协、宋之清等,未曾被获,仍分投川、陕、湖北一带,传播邪教,呆头呆脑的百姓,受他欺骗不少。到乾隆晚年,教徒竟多至三百万人。刘之协复捏造谣言,遣徒四播,传说劫运将至,清朝又要变作明朝,百姓若要免祸,须亟求真命天子保护。可怜这种呆百姓,闻了此言,统求刘之协指出真命天子,刘之协遂奉了鹿邑同党王姓的孩子,本名发生,冒充朱明后裔,作为真命天子。煽动流俗,择日竖旗。忽被官吏探悉,将王发生一干人犯,统同擒住,刘之协亦提拿在内,由吏役押至半途,得了刘之协重贿,将之协放走,只解到了王发生。年犹乳臭,乾隆帝格外开恩,把他充军了事,还有几个叛徒,尽行斩首。另下旨大索刘之协。河南、湖北、安徽三省的官吏,得了圣旨,遂命一班狼心狗肺的差役,骂得很是。下乡搜缉,挨户索诈,有钱的百姓,还好用钱买命,无钱的百姓,被差役指作叛徒,下狱受苦。武昌同知常丹葵,更糊涂得了不得,不怕罪人多,只怕罪人少,索性将无辜百姓,捉了数千人,罗织成罪,因此百姓大加怨愤。适值贵州、湖南、四川等处,兴师征苗,沿途不无骚扰,贩盐铸钱的愚民,又因朝旨严禁私盐私铸,穷困失业,遂仇官思乱,把“官逼民反”四字,作了话柄,趁着教民四起,一律往投;从此向入教的,原是结党成群,向未入教的,也是甘心从逆。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