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清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溯往事慨谈身世
  • 第二回-丧二祖誓师复仇
  • 第三回-祭天坛雄主告七恨
  • 第四回-熊廷弼守辽树绩
  • 第五回-猛参政用炮击敌
  • 第六回-下朝鲜贝勒旋师
  • 第七回-为敌作伥满主入边
  • 第八回-明守将献城卖友
  • 第九回-朝鲜主称臣乞降
  • 第十回-失辎重全军败溃
  • 第十一回-清太宗宾天传幼主
  • 第十二回-失爱姬乞援外族
  • 第十三回-闯王西走合浦还珠
  • 第十四回-抗清廷丹忱报国
  • 第十五回-弃南都昏主被囚
  • 第十六回-南下鏖兵明藩覆国
  • 第十七回-立宗支粤西存残局
  • 第十八回-创新仪太后联婚
  • 第十九回-李定国竭忠扈驾
  • 第二十回-日暮途穷寄身异域
  • 第二十一回-弑故主悍师徼功
  • 第二十二回-蓄逆谋滇中生变
  • 第二十三回-驰伪檄四方响应
  • 第二十四回-两亲王因败为功
  • 第二十五回-僭帝号遘疾伏冥诛
  • 第二十六回-台湾岛战败降清室
  • 第二十七回-三部内哄祸起萧墙
  • 第二十八回-争储位冢嗣被黜
  • 第二十九回-闻寇警发兵平藏卫
  • 第三十二回-兔死狗烹功臣骄戮
  • 第三十三回-畏虎将准部乞修和
  • 第三十四回-分八路进平苗穴
  • 第三十五回-征金川两帅受严刑
  • 第三十六回-御驾南巡名园驻蹕
  • 第三十七回-灭准部余孽就歼
  • 第三十八回-游江南中宫截发
  • 第三十九回-傅经略暂平南服
  • 第四十回-平海岛一将含冤
  • 第四十一回-太和殿受禅承帝统
  • 第四十二回-误军机屡易统帅
  • 第四十三回-抚贼寨首领遭擒
  • 第四十四回-布德扬威连番下诏
  • 第四十五回-抚叛兵良将蒙冤
  • 第四十六回-两军门复仇慰英魄
  • 第四十七回-闻警回銮下诏罪己
  • 第四十八回-愚庆祥败死回疆
  • 第四十九回-征浩罕王师再出
  • 第五十回-饮鸩毒姑妇成疑案
  • 第五十一回-林制军慷慨视师
  • 第五十二回-关提督粤中殉难
  • 第五十三回-效尸谏宰相轻生
  • 第五十四回-弈统帅因间致败
  • 第五十五回-江甯城万姓被兵
  • 第五十六回-怡制军巧结台湾狱
  • 第五十七回-清文宗嗣统除奸
  • 第五十八回-钦使迭亡太平建国
  • 第五十九回-骆中丞固守长沙城
  • 第六十回-陷江南洪氏定制
  • 第六十一回-创水师衡阳发轫
  • 第六十二回-湘军屡捷水陆扬威
  • 第六十三回-那拉氏初次承恩
  • 第六十四回-罗先生临阵伤躯
  • 第六十五回-瓜镇丧师向营失陷
  • 第六十六回-智统领出奇制胜
  • 第六十七回-四国耀威津门胁约
  • 第六十八回-战皖北诸将立功
  • 第六十九回-开外衅失律丧师
  • 第七十回-闻国丧长悲国士
  • 第七十一回-罪辅臣连番下诏
  • 第七十二回-曾国荃力却援军
  • 第七十三回-战浙东包团练死艺
  • 第七十四回-僧亲王中计丧躯
  • 第七十五回-溃河防捻徒分窜
  • 第七十六回-山东圈剿悍酋成擒
  • 第七十七回-戮权阉丁抚守法
  • 第七十八回-大婚礼成坤闱正位
  • 第七十九回-因欢成病忽报弥留
  • 第八十回-吴侍御尸谏效忠
  • 第八十一回-朝日生嫌酿成交涉
  • 第八十二回-弃越疆中法修和
  • 第八十三回-移款筑园撤帘就养
  • 第八十四回-叶志超败走辽东
  • 第八十五回-失律求和马关订约
  • 第八十六回-争党见新旧暗哄
  • 第八十七回-慈禧后三次临朝
  • 第八十八回-立储君震惊匕鬯
  • 第八十九回-袒匪殃民联军入境
  • 第九十回-传谏草抗节留名
  • 第九十一回-悔罪乞和两宫返跸
  • 第九十二回-居大内闻耗哭遗臣
  • 第九十三回-争密约侍郎就道
  • 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红二难竞爽
  • 第九十五回-遘奇变醇王摄政
  • 第九十六回-二显官被谴回籍
  • 第九十七回-争铁路蜀士遭囚
  • 第九十八回-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 第九十九回-易总理重组内阁
  • 第一百回-举总统孙文就职
  • 第二十一回-弑故主悍师徼功

    互联网 0

    却说康熙帝即位,由四位辅政大臣,尽心佐理,首拟肃清宫禁,将内官十三衙门,尽行革去。什么叫作十三衙门?即司礼监、尚方司、御用监、御马监、内官监、尚衣监、尚膳监、尚宝监、司设监、兵仗局、惜薪司、钟鼓司、织染局便是。这十三衙门中,所用的都是太监,顺治帝在日,曾立内十三衙门铁牌,严禁太监预政,只因衙门未撤,终不免鬼鬼祟祟,暗里藏奸,康熙帝即位,就裁撤十三衙门,宫廷内外,恭读上谕,已自称颂不置。清圣祖为一代令主,所以开场叙事即表明德政。到了元年三月,平西王吴三桂、定西将军爱星阿先书三桂,特标首恶。奏称:“奉命征缅,两路进兵,缅酋震惧,执伪永历帝朱由榔献军前,滇局告平。”此奏一上,特降殊旨,进封三桂为亲王,镇守如故,命爱星阿即日班师。原来桂王寄居缅甸,本已困辱万分。李定国时在景线,连上三十余疏,迎驾往彼,都被缅人阻住。定国复出军攻缅城,缅人固守不下,忽闻清兵亦来攻缅,只得引还景线。适缅酋巴哇喇达姆摩弑兄自立,欲借清朝的势力,压服缅人,遂阴使通款清兵,愿执献桂王。三桂应允,限期索献。缅酋遂发兵三千,围住桂王住所,托名诅盟,令从官出饮咒水。马吉翔先出,开了头刀,李国泰作了吉翔第二,接连是走出一个,杀死一个,共死四十二人。惟沐天波与将军魏豹,格死缅人数名,自刎而亡。马、李等死有余辜,惟沐天波似觉可惜。桂王自知不免,含泪修书,遣人投递清营,交与吴三桂,其辞非常沉痛,详录如下:

    将军新朝之勋臣,亦旧朝之重镇也。世膺爵秩,封藩外疆,烈皇帝之于将军,可谓厚矣。国家不造,闯贼肆恶,覆我京城,灭我社稷,逼我先帝,戮我人民,将军志兴楚国,饮泣秦庭,缟素誓师,提兵问罪,当日之初衷,固未泯也。奈何遂凭大国,狐假虎威,外施复仇之名,阴作新朝之佐?逆贼既诛,而南方土宇,非复先朝有矣。诸臣不忍宗社之颠覆,迎立南阳,枕席未安,干戈猝至,弘光北狩,隆武被弑,仆于此时,几不欲生,犹暇为社稷计乎?诸臣强之再三,谬承先绪,自是以来,楚地失,粤东亡,惊窜流离,不可胜数。犹赖李定国迎我贵州,接我南安,自谓与人无患,与世无争矣。而将军忘君父之大德,图开创之丰功,提师入滇,覆我巢穴,由是仆渡荒漠,聊借缅人以固我圉,山遥水长,言笑谁欢,只益悲矣。既失山河,苟全微息,亦自息矣。乃将军不避阻险,请命远来,提数十万之众,穷追逆旅,何以视天下之不广哉?岂天覆地载之中,犹不容仆一人乎?抑封王赐爵之后,犹欲歼仆以徼功乎?既毁我室,又取我子,读鸱鸮之章,能不惨然心恻乎?将军犹是世禄之裔,即不为仆怜,独不念先帝乎?即不念先帝,独不念列祖列宗乎?即不念列祖列宗,独不念己之祖若父乎?不知大清何恩何德于将军,仆又何仇何怨于将军也?将军自以为智,适成其愚,自以为厚,适成其薄,千载而下,史有传,书有载,当以将军为何如也?仆今日兵衰力弱,茕茕之命,悬于将军之手矣,如必欲仆首领,则虽粉骨碎身,所不敢辞;若其转祸为福,或以遐方寸土,仍存三恪,更非敢望,苟得与太平草木,同沾雨露于新朝,纵有亿万之众,亦当付于将军矣。惟将军命之!

    这封书信,若到别人手中,也要存点恻隐,为桂王顾恤三分,偏这忍心害理的吴三桂,毫不动心,仍檄催缅酋速献桂王。桂王方等三桂复书,忽见缅兵七、八十名,蜂拥而入,不问情由,把桂王连人带座,抬了就走。还有桂王眷属二十五人,号哭相随。桂王此时精神恍惚,由他抬着,经过了若干路程,满望是荆蔓葛藤,无情一碧。正是荆天棘地。到了缅都城外,见有大营数座,旗帜分悬,右首是平西大将军字样,左首是定西大将军字样,缅兵从平西大将军营内进去,放下桂王,出营自去。这里自有营兵接住,桂王问此处是哪里?营兵道:“是清平西大将军吴王爷大营。”桂王道:“是否平西王吴三桂。”营兵应了一个“是”字,桂王叹了数声。又见眷属多蓬头赤足,被缅兵押令入营,到桂王前,个个放声大哭。营内走出一员部将,大喝道:“王爷出来,休得胡闹!”狐假虎威。眷属被他一吓,噤住哭声。

    少顷,一位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员,带了数名护卫,缓步出来,对了桂王,一个长揖。桂王见他头戴宝石顶,身穿黄马褂,早料着是大将军模样,恰故意问是谁人?答称“清平西王吴,……”说到吴字,停住。桂王道:“你便是大明平西伯吴三桂么?”偏要提出大明二字,桂王也算辣口。三桂闻得“大明”二字,好象天雷劈顶一般,顿时毛骨俱悚,不由的双膝跪下,颤声道:“是。”天良终自难泯。桂王道:“好一个平西伯,果然能干!可惜是忘本了。但事到如今,也不必说,朕正思北去,一谒祖宗十二陵寝,你能替朕办到,朕死亦瞑目了。”三桂仍颤声道:“是。”桂王命他起来。三桂即辞归营内,对众将道:“我自从军以来,大小经过数百战,并没有什么恐惧,不意今日见这末代皇帝,偏令我跼蹐难安,真正不解,真正不解。”有何难解?随令部将护着桂王及桂王家眷,簇拥前行,自己邀同爱星阿,拔营归滇。不几日到了云南省城,将桂王拘禁别室,与爱星阿商议处置桂王的法子。爱星阿拟献俘北京,听朝廷发落。吴三桂道:“倘中途被劫,奈何?据我愚见,不如奏请就地处决为是。”爱星阿系满人,尚不欲死永历,何物三桂,悍忍至此?爱星阿不便抗议,照三桂意拜发奏折。到了四月十四日,奉了清圣祖谕旨:“前明桂王朱由榔,恩免献俘,着即传旨赐死。钦此。”誌明月日,作为明宗绝灭一大纪念。三桂立即升帐,传齐马、步各军,将桂王及眷属二十余人,都拥到篦子坡法场,令即绞决。桂王也不多说。只有桂王储嗣,年只十二龄,大骂三桂道:“三桂黠贼!我朝何负于汝?我父子何仇于汝?乃竟置我死地。天道有知,必不令黠贼善终!”是日,天昏地暗,风霾交作,滇人无不悲悼,改唤篦子坡为迫死坡。福、唐、桂三藩事,至此结局。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