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清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溯往事慨谈身世
  • 第二回-丧二祖誓师复仇
  • 第三回-祭天坛雄主告七恨
  • 第四回-熊廷弼守辽树绩
  • 第五回-猛参政用炮击敌
  • 第六回-下朝鲜贝勒旋师
  • 第七回-为敌作伥满主入边
  • 第八回-明守将献城卖友
  • 第九回-朝鲜主称臣乞降
  • 第十回-失辎重全军败溃
  • 第十一回-清太宗宾天传幼主
  • 第十二回-失爱姬乞援外族
  • 第十三回-闯王西走合浦还珠
  • 第十四回-抗清廷丹忱报国
  • 第十五回-弃南都昏主被囚
  • 第十六回-南下鏖兵明藩覆国
  • 第十七回-立宗支粤西存残局
  • 第十八回-创新仪太后联婚
  • 第十九回-李定国竭忠扈驾
  • 第二十回-日暮途穷寄身异域
  • 第二十一回-弑故主悍师徼功
  • 第二十二回-蓄逆谋滇中生变
  • 第二十三回-驰伪檄四方响应
  • 第二十四回-两亲王因败为功
  • 第二十五回-僭帝号遘疾伏冥诛
  • 第二十六回-台湾岛战败降清室
  • 第二十七回-三部内哄祸起萧墙
  • 第二十八回-争储位冢嗣被黜
  • 第二十九回-闻寇警发兵平藏卫
  • 第三十二回-兔死狗烹功臣骄戮
  • 第三十三回-畏虎将准部乞修和
  • 第三十四回-分八路进平苗穴
  • 第三十五回-征金川两帅受严刑
  • 第三十六回-御驾南巡名园驻蹕
  • 第三十七回-灭准部余孽就歼
  • 第三十八回-游江南中宫截发
  • 第三十九回-傅经略暂平南服
  • 第四十回-平海岛一将含冤
  • 第四十一回-太和殿受禅承帝统
  • 第四十二回-误军机屡易统帅
  • 第四十三回-抚贼寨首领遭擒
  • 第四十四回-布德扬威连番下诏
  • 第四十五回-抚叛兵良将蒙冤
  • 第四十六回-两军门复仇慰英魄
  • 第四十七回-闻警回銮下诏罪己
  • 第四十八回-愚庆祥败死回疆
  • 第四十九回-征浩罕王师再出
  • 第五十回-饮鸩毒姑妇成疑案
  • 第五十一回-林制军慷慨视师
  • 第五十二回-关提督粤中殉难
  • 第五十三回-效尸谏宰相轻生
  • 第五十四回-弈统帅因间致败
  • 第五十五回-江甯城万姓被兵
  • 第五十六回-怡制军巧结台湾狱
  • 第五十七回-清文宗嗣统除奸
  • 第五十八回-钦使迭亡太平建国
  • 第五十九回-骆中丞固守长沙城
  • 第六十回-陷江南洪氏定制
  • 第六十一回-创水师衡阳发轫
  • 第六十二回-湘军屡捷水陆扬威
  • 第六十三回-那拉氏初次承恩
  • 第六十四回-罗先生临阵伤躯
  • 第六十五回-瓜镇丧师向营失陷
  • 第六十六回-智统领出奇制胜
  • 第六十七回-四国耀威津门胁约
  • 第六十八回-战皖北诸将立功
  • 第六十九回-开外衅失律丧师
  • 第七十回-闻国丧长悲国士
  • 第七十一回-罪辅臣连番下诏
  • 第七十二回-曾国荃力却援军
  • 第七十三回-战浙东包团练死艺
  • 第七十四回-僧亲王中计丧躯
  • 第七十五回-溃河防捻徒分窜
  • 第七十六回-山东圈剿悍酋成擒
  • 第七十七回-戮权阉丁抚守法
  • 第七十八回-大婚礼成坤闱正位
  • 第七十九回-因欢成病忽报弥留
  • 第八十回-吴侍御尸谏效忠
  • 第八十一回-朝日生嫌酿成交涉
  • 第八十二回-弃越疆中法修和
  • 第八十三回-移款筑园撤帘就养
  • 第八十四回-叶志超败走辽东
  • 第八十五回-失律求和马关订约
  • 第八十六回-争党见新旧暗哄
  • 第八十七回-慈禧后三次临朝
  • 第八十八回-立储君震惊匕鬯
  • 第八十九回-袒匪殃民联军入境
  • 第九十回-传谏草抗节留名
  • 第九十一回-悔罪乞和两宫返跸
  • 第九十二回-居大内闻耗哭遗臣
  • 第九十三回-争密约侍郎就道
  • 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红二难竞爽
  • 第九十五回-遘奇变醇王摄政
  • 第九十六回-二显官被谴回籍
  • 第九十七回-争铁路蜀士遭囚
  • 第九十八回-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 第九十九回-易总理重组内阁
  • 第一百回-举总统孙文就职
  • 第八十二回-弃越疆中法修和

    互联网 0

    却说孤拔入袭浙境,浙江提督欧阳利,已先机预防,飞檄海口炮台守将,严行堵御。守将静候数天,未见动静,未免懈怠起来。也是孤拔命运该绝,闯入三门湾的时候,遥望岸上刁斗无声,未知有备无备,因此猱升桅竿,窥探内容。适值炮台上面,有一巡卒,见敌舰连樯而来,暗想不及通报,他竟仗着胆子,径去开炮。扑通一声,不偏不倚,正中桅竿上的孤拔。孤拔受着弹丸,脑子一晕,自然坠落。此时炮台守将,闻有炮声,惊讶的了不得,忙饬弁目查明。弁目到了炮台,那放炮的巡卒,还是接连开放。弁目厉声道:“你如何未奉军令,擅自试炮?”巡卒至此,才觉得弁目来前,回头行礼,禀明原委。弁目向外了望,果见有兵舰数艘徐徐退去。随道:“你虽击退敌舰,然总是未奉军令,恐干军法,快到军署内请罪为是!”巡卒默然,随了弁目,去见统领。亏得统领还有些明白,仍饬查明,再定功罪。次晨,闻报法舰轰坏二艘,法提督孤拔亦已毙命,不禁喜出望外,向提督欧阳利去报捷。一面赦了巡卒擅令的罪名,拔为弁目。大约运气到了。浙江海面,浪静风平,提督欧阳利,免不得虚张战绩,奏达清廷,当即奉旨嘉奖,欧阳利以下多蒙优叙。欧阳利还是运气。

    孤拔一死,法军夺气,谅山粤军及临洮滇军,都是雄心勃勃,恨不得立刻规复全越,扫除法人,正在耀武扬威的时候,忽又传到天津议和的消息。众战将疑信参半,个个扼腕兴嗟。还有钦差大臣督办粤东海防的彭玉麟,接到此信,气得白胡须根根竖起,连声叫道:“哪一个和事老专要议和?”随即拈纸抒毫,缮就奏疏数千言,大致说:“有五不可和:法人无端生衅,不加惩创,遽与议和,不可一;法人未受惩创,即来请款,是必中藏诡谲,不可二;法人即不索兵费,但求越境通商,恐将来取偿于后,必加十倍,不可三;就外强中干的法人,不问情罪,降心求和,恐各国将环向而起,不可四;云南物产富饶,西人垂涎已久,若与议和,必许通商,广传邪教,密布羽翼,一旦窃发,将何以支,不可五。”又言:“有五可战:揣敌情可战;论将才可战;察民情可战;采公法可战;卜天理可战。”言言激烈,语语忠诚。这奏拜发后,出使法国的曾纪泽,也有密电到京,说法国内阁迭更,宗旨若不定,与我国议和,必须还我越南宗主权,方可允议。谁知中外大臣的奏牍,终不敌一全权大臣肃毅伯李鸿章。鸿章与法使巴特纳,竟在天津磋定和约,共计十款,最要紧的几条:一、是法人占领东京。二、是越南归法人保护。三、是法兵不得过越南北圻,与中国边界,中国亦不派兵至北圻。四、是留据台湾的法兵,一律撤回。五、是中国允于保胜以上,谅山以北,辟商埠二处。这约订后,一二百年来的南藩,拱手让与法人,法人不索兵费,还算他的情谊。后来开龙州、蒙自两商场,许法人互市,就是彼此有情的对待。从此赫赫有名的肃毅伯,遂负了秦桧、贾似道的大名。这也未免过甚。彭左岑冯诸公,心中都是怏怏,只因廷旨许和,停战撤兵,没奈何收兵敛伍,赋了一篇归去来辞。

    但这肃毅伯李鸿章,也是个中兴名臣,为什么硬主和议?他为了中外交涉,杂沓而来,法越事情,正在着紧,朝鲜又发生乱事。上次朝日交涉,朝鲜国臣朴咏孝赴日本谢罪,鉴日本国维新的效果,归谋变法,联络一班有名人物,如金玉均、洪英植等,组成维新党,主张倚靠日本。独朝内执政诸大臣,多主守旧,领袖闵咏骏,系椒房贵戚,素来顽固,愿事清朝,与维新党反对。这维新党中人,统是少年志士,意气凌人,仗着日本作了靠山,时思推倒政府,日本国趁这机会,复用外交手段,勾结维新党,劝他独立,愿为臂助。维新党总道他情真意切,一些儿不疑心,这叫作引虎自卫。居然率领党人,发起难来,召日本兵入宫,先搜闵族贵官,自闵咏骏以下,一律杀死,连闵妃也饮刃而亡。只有国王李熙,尚未杀死,党人胁他速行新政。李熙变作鸡笼内的鸡儿,无论要他什么,只得唯唯听命。朴咏孝揽了大权,兼任兵部,金玉均为左相,洪英植为右相,其余一班党人,统授要职。

    此时驻扎朝鲜的吴长庆,因法越事起,调至金州督防。继任的提督,也与长庆同姓,名叫兆有,闻了朝鲜宫内的乱事,急召总兵张光前商议。光前推举一人,说他智勇深沈,定有妙计,应邀他解决这问题。看官!你道是谁?就是当时帮办营务,近时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大名鼎鼎。世凯名慰亭,河南项城县人,袁总督甲三,便是他的从祖。捻匪肇乱,他曾出驻皖豫,奉旨剿办,倒也立过战绩。世凯父名保庆,本生父名保中,少时倜傥不羁,昂藏自负。段学士靖川,有知人名,尝说他非凡品;嗣因乡试不第,弃举子业,纳粟得同知衔。提督吴长庆闻他多材,延作幕宾,襄办营务。在营时,曾替长庆约束军士,号令一新。朝鲜国王常问长庆借将练兵,长庆就荐他出去。至长庆调任,还有部兵截留朝鲜,便奏请委他管带。张总兵亦很是器重,所以经军门垂询,便欲邀他会商。吴兆有忙着亲兵携刺往招,世凯昂然而至,彼此行过了礼,两旁坐定。兆有就谈及朝鲜情形,商议救护的计策。世凯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请急速发兵,捣入朝鲜宫内,除了乱党,护出朝王,再作计较!”此公原有胆有识。吴兆有道:“闻得朝鲜宫内,有日本兵守卫,恐怕不易攻入。”世凯道:“几个日本兵,怕他什么?”张光前道:“袁公议论,颇是先声夺人的计策,未知军门大人以为何如?”吴兆有道:“计非不是,但必须至北洋请示,方好举动。”世凯道:“救兵如救火,若要请示北洋,必至迟慢,倘被别人走了先着,反为不妙。”吴张二人尚面面相觑,世凯见他没有决断,便道:“既要到北洋请示,请立办好文书,饬快轮飞递为要。”二人应允,即办就公文,派泰安轮船飞递。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