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清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溯往事慨谈身世
  • 第二回-丧二祖誓师复仇
  • 第三回-祭天坛雄主告七恨
  • 第四回-熊廷弼守辽树绩
  • 第五回-猛参政用炮击敌
  • 第六回-下朝鲜贝勒旋师
  • 第七回-为敌作伥满主入边
  • 第八回-明守将献城卖友
  • 第九回-朝鲜主称臣乞降
  • 第十回-失辎重全军败溃
  • 第十一回-清太宗宾天传幼主
  • 第十二回-失爱姬乞援外族
  • 第十三回-闯王西走合浦还珠
  • 第十四回-抗清廷丹忱报国
  • 第十五回-弃南都昏主被囚
  • 第十六回-南下鏖兵明藩覆国
  • 第十七回-立宗支粤西存残局
  • 第十八回-创新仪太后联婚
  • 第十九回-李定国竭忠扈驾
  • 第二十回-日暮途穷寄身异域
  • 第二十一回-弑故主悍师徼功
  • 第二十二回-蓄逆谋滇中生变
  • 第二十三回-驰伪檄四方响应
  • 第二十四回-两亲王因败为功
  • 第二十五回-僭帝号遘疾伏冥诛
  • 第二十六回-台湾岛战败降清室
  • 第二十七回-三部内哄祸起萧墙
  • 第二十八回-争储位冢嗣被黜
  • 第二十九回-闻寇警发兵平藏卫
  • 第三十二回-兔死狗烹功臣骄戮
  • 第三十三回-畏虎将准部乞修和
  • 第三十四回-分八路进平苗穴
  • 第三十五回-征金川两帅受严刑
  • 第三十六回-御驾南巡名园驻蹕
  • 第三十七回-灭准部余孽就歼
  • 第三十八回-游江南中宫截发
  • 第三十九回-傅经略暂平南服
  • 第四十回-平海岛一将含冤
  • 第四十一回-太和殿受禅承帝统
  • 第四十二回-误军机屡易统帅
  • 第四十三回-抚贼寨首领遭擒
  • 第四十四回-布德扬威连番下诏
  • 第四十五回-抚叛兵良将蒙冤
  • 第四十六回-两军门复仇慰英魄
  • 第四十七回-闻警回銮下诏罪己
  • 第四十八回-愚庆祥败死回疆
  • 第四十九回-征浩罕王师再出
  • 第五十回-饮鸩毒姑妇成疑案
  • 第五十一回-林制军慷慨视师
  • 第五十二回-关提督粤中殉难
  • 第五十三回-效尸谏宰相轻生
  • 第五十四回-弈统帅因间致败
  • 第五十五回-江甯城万姓被兵
  • 第五十六回-怡制军巧结台湾狱
  • 第五十七回-清文宗嗣统除奸
  • 第五十八回-钦使迭亡太平建国
  • 第五十九回-骆中丞固守长沙城
  • 第六十回-陷江南洪氏定制
  • 第六十一回-创水师衡阳发轫
  • 第六十二回-湘军屡捷水陆扬威
  • 第六十三回-那拉氏初次承恩
  • 第六十四回-罗先生临阵伤躯
  • 第六十五回-瓜镇丧师向营失陷
  • 第六十六回-智统领出奇制胜
  • 第六十七回-四国耀威津门胁约
  • 第六十八回-战皖北诸将立功
  • 第六十九回-开外衅失律丧师
  • 第七十回-闻国丧长悲国士
  • 第七十一回-罪辅臣连番下诏
  • 第七十二回-曾国荃力却援军
  • 第七十三回-战浙东包团练死艺
  • 第七十四回-僧亲王中计丧躯
  • 第七十五回-溃河防捻徒分窜
  • 第七十六回-山东圈剿悍酋成擒
  • 第七十七回-戮权阉丁抚守法
  • 第七十八回-大婚礼成坤闱正位
  • 第七十九回-因欢成病忽报弥留
  • 第八十回-吴侍御尸谏效忠
  • 第八十一回-朝日生嫌酿成交涉
  • 第八十二回-弃越疆中法修和
  • 第八十三回-移款筑园撤帘就养
  • 第八十四回-叶志超败走辽东
  • 第八十五回-失律求和马关订约
  • 第八十六回-争党见新旧暗哄
  • 第八十七回-慈禧后三次临朝
  • 第八十八回-立储君震惊匕鬯
  • 第八十九回-袒匪殃民联军入境
  • 第九十回-传谏草抗节留名
  • 第九十一回-悔罪乞和两宫返跸
  • 第九十二回-居大内闻耗哭遗臣
  • 第九十三回-争密约侍郎就道
  • 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红二难竞爽
  • 第九十五回-遘奇变醇王摄政
  • 第九十六回-二显官被谴回籍
  • 第九十七回-争铁路蜀士遭囚
  • 第九十八回-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 第九十九回-易总理重组内阁
  • 第一百回-举总统孙文就职
  • 第九十回-传谏草抗节留名

    互联网 0

    却说许、袁二公,被刑部饬赴市曹,刑部侍郎徐承煜,系徐桐子,比乃父还要昏愦,至是奉端王命,作监斩官,既到法场,叱褫二公衣。许侍郎道:“未曾奉旨革职,何为褫衣?”承煜不能答。袁京卿道:“我等何罪遭刑?”承煜道:“你乃著名的汉奸,还要狡辩甚么?”袁京卿道:“死也有死的罪名。我死不足惜,只是没有罪证。汝等狂愚,乱谋祸国,罪该万死!我死之后,看汝等活到几时?”又转语许景澄道:“不久即相见地下,将来重见天日,消灭僭妄,我辈自能昭雪,万古留名。”说着,两边已是拳匪环绕,拔刀拟颈。袁京卿亦厉声道:“士可杀不可辱,我辈大臣,自有朝廷国法,何烦汝等动手?”言至此,号炮已发,二公从容就刑。忠臣殉国,谏草流传,参劾通匪各大臣,已是第三次奏章。第一疏已略见上文,第二疏是请保护使馆,万勿再攻;第三疏尤为切直,小子不忍割爱,录出如下:

    奏为密陈大臣信崇邪术,误国殃民,请旨严惩祸首,以遏乱源而救危局,仰祈圣鉴事:窃自拳匪肇乱,甫经月余,神京震动,四海响应,兵连祸结,牵掣全球,为千古未有之奇事,必酿成千古未有之奇灾。昔咸丰年间之发匪捻匪,负嵎十余年,蹂躏十数省,上溯嘉庆年间之川陕教匪,沦陷三四省,窃据三四载,当时兴师振旅,竭中原全力,仅乃克之。至今视之,则前数者为手足之疾,未若拳匪为腹心之疾也。盖发匪捻匪教匪之乱,上自朝廷,下自闾阎,莫不知其为匪。而今之拳匪,竟有身为大员,谬视为义民,不肯以匪目之者。亦有知其为匪,不敢以匪加之者。无识至此,不特为各国所仇,且为各国所笑。查拳匪揭竿之始,非枪炮之坚利,战阵之训练,徒以“扶清灭洋”四字,号召群不逞之徒,乌合肇事,若得一牧令将弁之能者,荡平之而有余。前山东抚臣毓贤,养痈于先,直隶总督裕禄,礼迎于后,给以战具,傅虎以翼。夫“扶清灭洋”四字,试问何从解说?谓我国家二百余年深恩厚泽,浃于人心,食毛践土者,思效力驰驱,以答覆载之德,斯可矣。若谓际兹国家多事,时局艰难,草野之民,具有大力,能扶危而为安,扶者倾之对,能扶之即能倾之,其心不可问,其言尤可诛。臣等虽不肖,亦知洋人窟穴内地,诚非中国之利,然必修明内政,慎重邦交,观衅而动,择各国中之易与者,一震威棱,用雪积愤。设当外寇入犯时,有能奋发忠义,为灭此朝食之谋,臣等无论其力量何如,要不敢不服其气概。今朝廷方与各国讲信修睦,忽创灭洋之说,是谓横挑边衅,以天下为儿戏。且所灭之洋,指在中国之洋人而言,抑括五洲之洋人而言?仅灭在中国之洋人,不能禁其续至。若尽灭五洲各国之洋人,则洋人之多于华人,奚啻十倍?其能尽灭与否,不待智者知之。不料毓贤、裕禄,为封疆大吏,识不及此。裕禄且招揽拳匪头目,待如上宾,乡里无赖棍徒,聚千百人,持义和团三字名帖,即可身入衙署,与该督分庭抗礼,不亦轻朝廷羞当世士耶?静海县之拳匪张德成、曹福田、韩以礼、文霸之、王德成等,皆平日武断乡曲,蔑视官长,聚众滋事之棍徒,为地方巨害,其名久著,土人莫不知之,即京师之人,亦莫不知之。该督公然入诸奏报,加以考语,为录用地步,欺君罔上,莫此为甚。又裕禄奏称:“五月二十夜戌刻,洋人索取大沽炮台屯兵,提督罗荣光,坚却不允,相持至丑刻,洋人竟先开炮攻取,该提督竭力抵御,击坏洋人停泊轮船二艘。二十二日,紫竹林洋兵分路出战,我军随处截堵,义和团分起助战,合力痛击,焚毁租界洋房不少。”臣询由津来京避难之人,佥谓击沉洋船,焚毁洋房,实属并无其事。而我军及拳匪,被洋兵击毙者,不下数万人,异口同声,决非谣传之讹。甚有谓:“二十日洋人攻击大沽炮台,系裕禄令拳匪攻紫竹林先行挑衅”等语。此说或者众怨攸归,未可尽信,而诳报军情,竟与提督董福祥,诈称使馆洋人,焚杀净尽,如出一辙。董福祥本系甘肃土匪,穷迫投诚,随营战力,积有微劳,蒙朝廷不次之擢,得有今职,应如何束身自爱,仰答高厚鸿慈?乃比匪为奸,形同寇贼,迹其狂悖之状,不但辜负天恩,益恐狼子野心,或生他患。裕禄屡任兼圻,非董福祥武员可比,而竟昏愦乃尔,令人不可思议。要皆希合在廷诸臣谬见,误为我皇太后皇上圣意所在,遂各倒行逆施,肆无忌惮,是皆在廷诸臣欺饰锢蔽,有以召之也。大学士徐桐,索性糊涂,罔识利害;军机大臣协办大学士刚毅,比奸阿匪,顽固性成;军机大臣礼部尚书启秀,胶执己见,愚而自用;军机大臣刑部尚书赵舒翘,居心狡狯,工于逢迎。当拳匪甫入京师之时,仰蒙召见王公以下,内外臣工,垂询剿抚之策。臣等有以团民非义民,不可恃以御敌,无故不可轻与各国开衅之说进者。徐桐、刚毅等,竟敢于皇太后皇上之前,面斥为逆说。夫使十万横磨剑,果足制敌,臣等凡有血气,何尝不欲聚彼族而歼旃。否则自误以误国,其逆恐不在臣等也。五月间,刚毅、赵舒翘奉旨前往涿州,解散拳匪,该匪勒令跪香,语多诬妄。赵舒翘明知其妄,语其随员人等,则太息痛恨,终以刚毅信有邪术,不敢立异,仅出告示数百纸,含糊了事,以业经解散覆命。既解散矣,何以群匪如毛,不胜狝薙?似此任意妄奏,朝廷盍一诘责之乎?近日天津被陷,洋兵节节进逼,曾无拳匪能以邪术阻令前进,诚恐旬日之间,势将直扑京师。万一九庙震惊,兆民涂炭,尔等作何景象?臣等设想及之,悲来填膺,而徐桐、刚毅等,谈笑漏舟之中,晏然自得,一若仍以拳匪可作长城之恃,盈廷惘惘,如醉如痴。亲而天潢贵胄,尊而师保枢密,大半尊奉拳匪,神而明之。甚至王公府第,闻亦设有拳坛,拳匪愚矣,更以愚徐桐、刚毅等。徐桐、刚毅等愚矣,更以愚王公。是徐桐、刚毅等,实为酿祸之枢纽,若非皇太后皇上,立将首先袒护拳匪之大臣,明正其罪,上伸国法,恐廷臣佥为拳匪所惑,疆臣之希合者,接踵而起,又不止毓贤、裕禄数人。国朝数百年宗社,将任谬妄诸臣,轻信拳匪,为孤注之一掷,何以仰答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臣等愚谓时止今日,间不容发,非痛剿拳匪,无词以止洋兵。非诛袒护拳匪之大臣,不足以剿拳匪。方匪初起时,何尝敢抗旨辱官,毁坏官物?亦何敢持械焚劫,杀戮平民?自徐桐、刚毅等称为义民,拳匪之势益张,愚民之惑滋甚,无赖之聚愈众。使去岁毓贤能力剿该匪,断不至为蔓延直隶,使今春裕禄能认真防堵,该匪亦不至阑入京师。使徐桐、刚毅等,不加以义民之称,该匪尚不敢大肆焚掠杀戮之惨。推原祸首,罪有攸归,应请旨将徐桐、刚毅、赵舒翘、启秀、裕禄、董福祥、毓贤,先治以重典,其余袒护拳匪,与徐桐、刚毅等谬妄相若者,一律治以应得之罪。不得援议亲议贵,为之末减,庶各国恍然于从前纵匪肇衅,皆谬妄诸臣所为,并非朝廷本意。弃仇寻好,宗社无恙,然后诛臣等以谢徐桐、刚毅诸臣。臣等虽死,当含笑入地。无任流涕具陈,不胜痛愤惶迫之至,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