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明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揭史纲开宗明义 困涸辙避难为僧
  • 第二回 投军伍有幸配佳人 捍孤城仗义拯主帅
  • 第三回 攻城掠地迭遇奇材 献币释嫌全资贤妇
  • 第四回 登雉堞语惊张天祐 探虎穴约会孙德崖
  • 第五回 郭家女入侍濠城 常将军力拔采石
  • 第六回 取集庆朱公开府 陷常州徐帅立功
  • 第七回 朱亮祖战败遭擒 张士德絷归绝粒
  • 第八回 入太湖廖永安陷没 略东浙胡大海荐贤
  • 第九回 刘伯温定计破敌 陈友谅挈眷逃生
  • 第十回 救安丰护归小明王 援南昌大战伪汉主
  • 第十一回 鄱阳湖友谅亡身 应天府吴王即位
  • 第十二回 取武昌移师东下 失平江阖室自焚
  • 第十三回 檄北方徐元帅进兵 下南闽陈平章死节
  • 第十四回 四海归心诞登帝位 三军效命直捣元都
  • 第十五回 袭太原元扩廓中计 略临洮李思齐出降
  • 第十六回 纳降诛叛西徼扬威 逐枭擒雏南京献俘
  • 第十七回 降夏主荡平巴蜀 击元将转战朔方
  • 第十八回 下征书高人抗志 泄逆谋奸相伏诛
  • 第十九回 定云南沐英留镇 征漠北蓝玉报功
  • 第二十回 凤微德杳再丧储君 鸟尽弓藏迭兴党狱
  • 第二十一回 削藩封诸王得罪 戕使臣靖难兴师
  • 第二十二回 耿炳文败绩滹沱河 燕王棣诈入大宁府
  • 第二十三回 折大旗南军失律 脱重围北走还都
  • 第二十四回 往复贻书囚使激怒 仓皇挽粟遇伏失粮
  • 第二十五回 越长江燕王入京 出鬼门建文逊国
  • 第二十六回 拒草诏忠臣遭惨戮 善讽谏长子得承家
  • 第二十七回 梅驸马含冤水府 郑中官出使外洋
  • 第二十八回 下南交杀敌擒渠 出北塞铭功勒石
  • 第二十九回 徙乐安皇子得罪 闹蒲台妖妇揭竿
  • 第三十回 穷兵黩武数次亲征 疲命劳师归途晏驾
  • 第三十一回 二竖监军黎利煽乱 六师讨逆高煦成擒
  • 第三十二回 弃交趾甘隳前功 易中宫倾心内嬖
  • 第三十三回 享太平与民同乐 儆权阉为主斥奸
  • 第三十四回 王骥讨平麓川蛮 英宗败陷土木堡
  • 第三十五回 诛党奸景帝登极 却强敌于谦奏功
  • 第三十六回 议和饯别上皇还都 希旨陈词东宫易位
  • 第三十七回 拒忠谏诏狱滥刑 定密谋夺门复辟
  • 第三十八回 于少保沈冤东市 徐有贞充戍南方
  • 第三十九回 发逆谋曹石覆宗 上徽号李彭抗议
  • 第四十回 万贞儿怙权倾正后 纪淑妃诞子匿深宫
  • 第四十一回 白圭讨平郧阳盗 韩雍攻破藤峡
  • 第四十二回 树威权汪直窃兵柄 善谲谏阿丑悟君心
  • 第四十三回 悼贵妃促疾亡身 审聂女秉公遭谴
  • 第四十四回 受主知三老承顾命 逢君恶八竖逞谗言
  • 第四十五回 刘太监榜斥群贤 张吏部强夺彼美
  • 第四十六回 入槛车叛藩中计 缚菜厂逆阉伏辜
  • 第四十七回 河北盗横行畿辅 山东贼毕命狼山
  • 第四十八回 经略西番镇臣得罪 承恩北阙义儿导淫
  • 第四十九回 幸边塞走马看花 入酒肆游龙戏凤
  • 第五十回 觅佳丽幸逢歌妇 罪直谏杖毙言官
  • 第五十一回 豢群盗宁藩谋叛 谢盛宴抚使被戕
  • 第五十二回 守安庆仗剑戮叛奴 下南昌发兵征首逆
  •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
  • 第五十四回 教场校射技擅穿杨 古沼观渔险遭灭顶
  • 第五十五回 返豹房武宗晏驾 祭兽吻江彬遭囚
  • 第五十六回 议典礼廷臣聚讼 建斋醮方士盈坛
  • 第五十七回 伏朝门触怒世宗 讨田州诱诛岑猛
  • 第五十八回 胡世宁创议弃边陲 邵元节祈嗣邀殊宠
  • 第五十九回 绕法坛迓来仙鹤 毁行宫力救真龙
  • 第六十回 遘宫变妃嫔罹重辟 跪榻前父子乞私情
  • 第六十一回 复河套将相蒙冤 扰都门胡虏纵火
  • 第六十二回 追狡寇庸帅败还 开马市荩臣极谏
  • 第六十三回 罪仇鸾剖棺正法 劾严嵩拚死留名
  • 第六十四回 却外寇奸党冒功 媚干娘义儿邀宠
  • 第六十五回 胡宗宪用谋赚海盗 赵文华弄巧忤权奸
  • 第六十六回 汪寇目中计遭诛 尚美人更衣侍寝
  • 第六十七回 海刚峰刚方绝俗 邹应龙应梦劾奸
  • 第六十八回 权门势倒祸及儿曹 王府银归途逢暴客
  • 第六十九回 破奸谋严世蕃伏法 剿宿寇戚继光冲锋
  • 第七十回 误服丹铅病归冥箓 脱身羁绁怅断鼎湖
  • 第七十一回 王总督招纳降番 冯中官诉逐首辅
  • 第七十二回 莽男子闯入深宫 贤法司力翻成案
  • 第七十三回 夺亲情相臣嫉谏 规主阙母教流芳
  • 第七十四回 王宫人喜中生子 张宰辅身后籍家
  • 第七十五回 侍母膳奉教立储 惑妃言誓神缄约
  • 第七十六回 据镇城氏倡乱 用说客叛党骈诛
  • 第七十七回 救藩封猛攻平壤 破和议再战岛山
  • 第七十八回 虎将征蛮破巢诛逆 蠹鱼食字决策建储
  • 第七十九回 获妖书沈一贯生风 遣福王叶向高主议
  • 第八十回 审张差宫中析疑案 任杨镐塞外覆全军
  • 第八十一回 联翠袖相约乞荣封 服红丸即夕倾大命
  • 第八十二回 选侍移宫诏宣旧恶 庸医悬案弹及辅臣
  • 第八十三回 大吃醋两魏争风 真奇冤数妃毕命
  • 第八十四回 王化贞失守广宁堡 朱燮元巧击吕公车
  • 第八十五回 新抚赴援孤城却敌 叛徒归命首逆伏诛
  • 第八十六回 赵中丞荡平妖寇 杨都谏纠劾权阉
  • 第八十七回 魏忠贤喜得点将录 许显纯滥用非法刑
  • 第八十八回 兴党狱缇骑被伤 媚奸珰生祠迭建
  • 第八十九回 排后族魏阉谋逆 承兄位信邸登基
  • 第九十回 惩淫恶阖家骈戮 受招抚渠帅立功
  • 第九十一回 徐光启荐用客卿 袁崇焕入援畿辅
  • 第九十二回 中敌计冤沉碧血 遇岁饥啸聚绿林
  • 第九十三回 战秦晋曹文诏扬威 闹登莱孔有德亡命
  • 第九十四回 陈奇瑜得贿纵寇 秦良玉奉诏勤王
  • 第九十五回 张献忠伪降熊文灿 杨嗣昌陷殁卢象升
  • 第九十六回 失襄阳庸帅自裁 走河南逆闯复炽
  • 第九十七回 决大河漂没汴梁城 通内线恭进田妃舄
  • 第九十八回 扰秦楚闯王僭号 掠东西献贼横行
  • 第九十九回 周总兵宁武捐躯 明怀宗煤山殉国
  • 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
  • 第五十七回 伏朝门触怒世宗 讨田州诱诛岑猛

    互联网 0
    却说南京主事桂萼,与张璁同官,璁至南京,与萼相见,谈及礼议,很是不平。萼极力赞成璁说,且主张申奏。适闻侍郎席书,及员外郎方献夫,奏称以孝宗为皇伯,兴献帝为皇考,俱由阁臣中沮,不得上达。萼乃代录两疏,并申明己意,运动京官,代为呈入。当由世宗亲阅,其词云:
    臣闻古者帝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未闻废父子之伦,而能事天地主百神者也。今礼官以皇上与为人后,而强附末世故事,灭武宗之统,夺兴献之宗,夫孝宗有武宗为子矣,可复为立后乎?武宗以神器授皇上矢,可不继其统乎?今举朝之臣,未闻有所规纳者何也?盖自张璁建议,论者指为干进,故达礼之士,不敢遽言其非。窃念皇上在兴国太后之侧,慨兴献帝弗祀三年矣,而臣子乃肆然自以为是,可乎?臣愿皇上速发明诏,循名考实,称孝宗曰皇伯考,兴献帝曰皇考,而别立庙于大内,兴国太后曰圣母,武宗曰皇兄,则天下之为父子君臣者定。至于朝议之谬,有不足辩者,彼所执不过宋濮王议耳。臣按宋臣范纯仁告英宗曰:“陛下昨受仁宗诏,亲许为仁宗子,至于封爵,悉用皇子故事,与入继之主不同。”则宋臣之论,亦自有别。今皇上奉祖训,入继大统,果曾亲承孝宗诏而为之乎?则皇上非为人后,而为入继之主明矣。然则考兴献帝,母兴国太后,可以质鬼神俟百世者也。臣久欲上请,乃者复得见席书、方献夫二臣之疏,以为皇上必为之惕然更改,有无待于臣之言者。乃至今未奉宸断,岂皇上偶未详览耶?抑二臣将上而中止耶?臣故不敢爱死,再申其说,并录二臣原疏以闻。
    世宗读一句,点一回首,读数句,把首连点数次,直至读毕,方叹赏道:“此疏关系甚大,天理纲常,要仗他维持了。”遂下廷臣集议。尚书汪俊,正承乏礼部,会集文武众臣二百余人,并排萼议,世宗不听。给事中张翀等三十二人,御史郑本公等三十一人,又复抗章力论,以为当从众议。世宗斥他朋言乱政,诏令夺俸。修撰唐皋,上言宜考所后以别正统,隆所生以备尊称。后经内旨批驳,说他模棱两可,亦夺俸半年。汪俊等见帝意难回,乃请于兴献帝后,各加皇字,以全徽称。世宗尚未惬意,召桂萼、张璁,还京与议,并因席书督赈江淮,亦并召还。杨廷和见朝政日非,决意求去,世宗竟准他归休。言官交章请留,俱不见答。嗣遇兴国太后诞辰,敕命归朝贺,宴赏有加。至慈寿太后千秋节,独先期饬令免贺,修撰舒芬,疏谏夺俸,御史朱淛、马明衡、陈逅、季本,员外郎林惟聪等,先后奏请,皆遭谴责。原来兴国太后入京时,慈寿太后,犹以藩妃礼相待,兴国太后甚为失望。及世宗朝见,太后情亦冷淡,因此世宗母子,力遏众议,必欲推重本生,把兴献帝后的尊称,驾出孝宗帝后的上面,才出胸中宿忿。补叙此段,可见世宗母子,全出私情。都御史吴廷举,恐璁等入都,仍执前说,乃请饬诸生及耆德大臣并南京大臣,各陈所见,以备采择。璁、萼复依次上疏,申明统嗣不同的理由。璁且谓今议加称,不在皇与不皇,实在考与不考,世宗很是嘉纳。即召大学士蒋冕、毛纪、费宏等,谕加尊号,并议建室奉先殿侧,祀兴献帝神主。冕启奏道:“臣愿陛下为尧舜,不愿陛下为汉哀。”又是隔靴搔痒之谈。世宗变色道:“尧舜之道,孝悌而已,这两语非先贤所常称么?”冕等无词可答,只好唯唯而退。世宗遂敕谕礼部,追尊兴献帝为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上兴国太后尊号为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又谓:“朕本生父母,已有尊称,当就奉先殿侧,别立一室,奉安皇考神主,聊尽孝思”云云。礼部尚书汪俊又上议道:
    皇上入奉大宗,不得祭小宗。为本生父立庙大内,从古所无。惟汉哀帝尝为共王立庙京师,师丹以为不可。臣意请于安陆庙增饰,为献皇帝百世不迁之庙,俟后袭封兴王子孙,世世奉享。陛下岁时遣官祭祀,亦足以伸至情矣。
    宁必建室为乎?乞即收回成命,勿越礼训!
    世宗一概不纳,只促令鸠工建室,限日告成,俊遂乞休,奉旨切责,准令免官,遗缺命席书继任。书未到京,由侍郎吴一鹏权署部事。既而一鹏受命,与中官赖义等,迎主安陆。一鹏上疏奏阻,并不见纳,只好束装就道,迎主入京。时已建室工竣,即就室安主,名为观德殿。大学士蒋冕,以追尊建室,俱由世宗亲自裁决,未经内阁审定,不由的愤愤道:“古人谓有官守,有言责,不得其职,便可去位?我备员内阁,不能匡救国事,溺职已甚,还要在此何用?”因连疏求罢。世宗以詹事石珤,素与廷和未协,拟引他入阁,赞成大礼,乃听冕致仕,即命珤为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预机务。珤入阁后,偏不肯专意阿容,一切政论,多从大体。适户部侍郎胡瓒,上言大礼已定,席书督赈江淮,实关民命,不必征取来京。珤亦以为言,并请停召璁、萼二人。世宗不得已准奏,饬璁、萼仍回原任。时璁、萼已奉召启程,途中闻回任消息,意大沮丧,乃复合疏上呈,极论两考为非是。且云:“本生二字,对所后而言,若非将二字除去,则虽称皇考,仍与皇叔无异。礼官有意欺君,臣等愿来京面质”等语。世宗得疏后,心又感动,复令二人入都。璁、萼遂兼程至京,既入都门,闻京官与他反对,势甚汹汹,欲仿先朝马顺故事,激烈对待。马顺事见三十五回。萼惧不敢出,璁避居数日,方才入朝。退朝后恐仇人狙击,不敢走回原路,悄地里溜出东华门,避入武定侯郭勋家。勋为郭英五世孙。勋与璁晤谈,意见颇合,允为内助。偏偏给事中张淛等,连章劾璁、萼及席书、方献夫等,乞即正罪。有旨报闻。淛取群臣弹章,汇送刑部,令预拟璁等罪名。尚书赵鉴,私语淛道:“若得谕旨,便当扑杀若辈。”淛大喜而退,免不得与同僚谈及。那知一传十,十传百,竟被深宫闻悉,切责淛、鉴,并擢璁、萼为翰林学士,方献夫为侍讲学士。璁、萼与献夫,恐众怒难犯,奏请辞职,世宗不许。学士丰熙,修撰舒芬、杨慎、廷和子。张衍庆,编修王思等,均不愿与璁、萼同列,各乞罢归,有诏夺俸。给事中李学曾等,御史吉棠等,上疏申救,俱遭谴谪,甚至下狱。还有南京尚书杨旦、颜颐寿、沈冬魁、李克嗣、崔文奎,及侍郎陈凤梧,都御史邹文盛、伍文盛等,复以为言,又被内旨斥责。员外薛惠,著《为人后解》,力驳璁、萼奏议,也被世宗察知,逮系狱中。当下恼动了尚书乔宇,竟抗疏乞休,略言:“内降恩泽,先朝辄施诸佞倖小人,士大夫一经参预,即为清议所不容。况且翰苑清华,学士名贵,乃令萼、璁等居此,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何人愿与同列?臣已老朽,自愧无能,愿赐罢黜,得全骸骨”云云。世宗责他老悖,听他归田。于是萼、璁两人,以臆说得售,益发兴高采烈,条陈十三事,差不多有数千言。小子述不胜述,但将十三条的大纲,列表如下: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