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明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揭史纲开宗明义 困涸辙避难为僧
  • 第二回 投军伍有幸配佳人 捍孤城仗义拯主帅
  • 第三回 攻城掠地迭遇奇材 献币释嫌全资贤妇
  • 第四回 登雉堞语惊张天祐 探虎穴约会孙德崖
  • 第五回 郭家女入侍濠城 常将军力拔采石
  • 第六回 取集庆朱公开府 陷常州徐帅立功
  • 第七回 朱亮祖战败遭擒 张士德絷归绝粒
  • 第八回 入太湖廖永安陷没 略东浙胡大海荐贤
  • 第九回 刘伯温定计破敌 陈友谅挈眷逃生
  • 第十回 救安丰护归小明王 援南昌大战伪汉主
  • 第十一回 鄱阳湖友谅亡身 应天府吴王即位
  • 第十二回 取武昌移师东下 失平江阖室自焚
  • 第十三回 檄北方徐元帅进兵 下南闽陈平章死节
  • 第十四回 四海归心诞登帝位 三军效命直捣元都
  • 第十五回 袭太原元扩廓中计 略临洮李思齐出降
  • 第十六回 纳降诛叛西徼扬威 逐枭擒雏南京献俘
  • 第十七回 降夏主荡平巴蜀 击元将转战朔方
  • 第十八回 下征书高人抗志 泄逆谋奸相伏诛
  • 第十九回 定云南沐英留镇 征漠北蓝玉报功
  • 第二十回 凤微德杳再丧储君 鸟尽弓藏迭兴党狱
  • 第二十一回 削藩封诸王得罪 戕使臣靖难兴师
  • 第二十二回 耿炳文败绩滹沱河 燕王棣诈入大宁府
  • 第二十三回 折大旗南军失律 脱重围北走还都
  • 第二十四回 往复贻书囚使激怒 仓皇挽粟遇伏失粮
  • 第二十五回 越长江燕王入京 出鬼门建文逊国
  • 第二十六回 拒草诏忠臣遭惨戮 善讽谏长子得承家
  • 第二十七回 梅驸马含冤水府 郑中官出使外洋
  • 第二十八回 下南交杀敌擒渠 出北塞铭功勒石
  • 第二十九回 徙乐安皇子得罪 闹蒲台妖妇揭竿
  • 第三十回 穷兵黩武数次亲征 疲命劳师归途晏驾
  • 第三十一回 二竖监军黎利煽乱 六师讨逆高煦成擒
  • 第三十二回 弃交趾甘隳前功 易中宫倾心内嬖
  • 第三十三回 享太平与民同乐 儆权阉为主斥奸
  • 第三十四回 王骥讨平麓川蛮 英宗败陷土木堡
  • 第三十五回 诛党奸景帝登极 却强敌于谦奏功
  • 第三十六回 议和饯别上皇还都 希旨陈词东宫易位
  • 第三十七回 拒忠谏诏狱滥刑 定密谋夺门复辟
  • 第三十八回 于少保沈冤东市 徐有贞充戍南方
  • 第三十九回 发逆谋曹石覆宗 上徽号李彭抗议
  • 第四十回 万贞儿怙权倾正后 纪淑妃诞子匿深宫
  • 第四十一回 白圭讨平郧阳盗 韩雍攻破藤峡
  • 第四十二回 树威权汪直窃兵柄 善谲谏阿丑悟君心
  • 第四十三回 悼贵妃促疾亡身 审聂女秉公遭谴
  • 第四十四回 受主知三老承顾命 逢君恶八竖逞谗言
  • 第四十五回 刘太监榜斥群贤 张吏部强夺彼美
  • 第四十六回 入槛车叛藩中计 缚菜厂逆阉伏辜
  • 第四十七回 河北盗横行畿辅 山东贼毕命狼山
  • 第四十八回 经略西番镇臣得罪 承恩北阙义儿导淫
  • 第四十九回 幸边塞走马看花 入酒肆游龙戏凤
  • 第五十回 觅佳丽幸逢歌妇 罪直谏杖毙言官
  • 第五十一回 豢群盗宁藩谋叛 谢盛宴抚使被戕
  • 第五十二回 守安庆仗剑戮叛奴 下南昌发兵征首逆
  •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
  • 第五十四回 教场校射技擅穿杨 古沼观渔险遭灭顶
  • 第五十五回 返豹房武宗晏驾 祭兽吻江彬遭囚
  • 第五十六回 议典礼廷臣聚讼 建斋醮方士盈坛
  • 第五十七回 伏朝门触怒世宗 讨田州诱诛岑猛
  • 第五十八回 胡世宁创议弃边陲 邵元节祈嗣邀殊宠
  • 第五十九回 绕法坛迓来仙鹤 毁行宫力救真龙
  • 第六十回 遘宫变妃嫔罹重辟 跪榻前父子乞私情
  • 第六十一回 复河套将相蒙冤 扰都门胡虏纵火
  • 第六十二回 追狡寇庸帅败还 开马市荩臣极谏
  • 第六十三回 罪仇鸾剖棺正法 劾严嵩拚死留名
  • 第六十四回 却外寇奸党冒功 媚干娘义儿邀宠
  • 第六十五回 胡宗宪用谋赚海盗 赵文华弄巧忤权奸
  • 第六十六回 汪寇目中计遭诛 尚美人更衣侍寝
  • 第六十七回 海刚峰刚方绝俗 邹应龙应梦劾奸
  • 第六十八回 权门势倒祸及儿曹 王府银归途逢暴客
  • 第六十九回 破奸谋严世蕃伏法 剿宿寇戚继光冲锋
  • 第七十回 误服丹铅病归冥箓 脱身羁绁怅断鼎湖
  • 第七十一回 王总督招纳降番 冯中官诉逐首辅
  • 第七十二回 莽男子闯入深宫 贤法司力翻成案
  • 第七十三回 夺亲情相臣嫉谏 规主阙母教流芳
  • 第七十四回 王宫人喜中生子 张宰辅身后籍家
  • 第七十五回 侍母膳奉教立储 惑妃言誓神缄约
  • 第七十六回 据镇城氏倡乱 用说客叛党骈诛
  • 第七十七回 救藩封猛攻平壤 破和议再战岛山
  • 第七十八回 虎将征蛮破巢诛逆 蠹鱼食字决策建储
  • 第七十九回 获妖书沈一贯生风 遣福王叶向高主议
  • 第八十回 审张差宫中析疑案 任杨镐塞外覆全军
  • 第八十一回 联翠袖相约乞荣封 服红丸即夕倾大命
  • 第八十二回 选侍移宫诏宣旧恶 庸医悬案弹及辅臣
  • 第八十三回 大吃醋两魏争风 真奇冤数妃毕命
  • 第八十四回 王化贞失守广宁堡 朱燮元巧击吕公车
  • 第八十五回 新抚赴援孤城却敌 叛徒归命首逆伏诛
  • 第八十六回 赵中丞荡平妖寇 杨都谏纠劾权阉
  • 第八十七回 魏忠贤喜得点将录 许显纯滥用非法刑
  • 第八十八回 兴党狱缇骑被伤 媚奸珰生祠迭建
  • 第八十九回 排后族魏阉谋逆 承兄位信邸登基
  • 第九十回 惩淫恶阖家骈戮 受招抚渠帅立功
  • 第九十一回 徐光启荐用客卿 袁崇焕入援畿辅
  • 第九十二回 中敌计冤沉碧血 遇岁饥啸聚绿林
  • 第九十三回 战秦晋曹文诏扬威 闹登莱孔有德亡命
  • 第九十四回 陈奇瑜得贿纵寇 秦良玉奉诏勤王
  • 第九十五回 张献忠伪降熊文灿 杨嗣昌陷殁卢象升
  • 第九十六回 失襄阳庸帅自裁 走河南逆闯复炽
  • 第九十七回 决大河漂没汴梁城 通内线恭进田妃舄
  • 第九十八回 扰秦楚闯王僭号 掠东西献贼横行
  • 第九十九回 周总兵宁武捐躯 明怀宗煤山殉国
  • 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
  • 第四十三回 悼贵妃促疾亡身 审聂女秉公遭谴

    互联网 0
    却说宪宗闻空中有声,疑是雷震,亟出宫门瞻望,只见天空有白气一道,曲折上腾,复有赤星如碗,从东向西,轰然作响,不禁为之悚惧。是夜心神不安,越宿临朝,即诏群臣详陈阙失。吏部给事中李俊,应诏陈言,略云:
    今之弊政最大且急者,日近幸干纪也,大臣不职也,爵赏太滥也,工役过烦也,进献无厌也,流亡未复也。天变之来,率由于此。夫内侍之设,国初皆有定制,今或一监而丛十余人,一事而参六七辈,或分布藩郡,享王者之奉,或总领边疆,专大将之权,援引儉邪,投献奇巧,司钱谷则法外取财,贡方物则多端责赂,杀人者见原,偾事者逃罪,如梁芳、韦兴、陈喜辈,不可枚举。惟陛下大施刚断,无令干纪,奉使于外者,悉为召还,用事于内者,严加省汰,则近幸戢而天意可回矣。今之大臣,非夤缘内臣,则不得进。其既进也,非凭依内臣,则不得安。此以财贸官,彼以官鬻财,无怪其赂受四方,而计营三窟也。惟陛下大加黜罚,勿为姑息,则大臣知警,而天意可回矣。夫爵以待有德,赏以待有功,今或无故而爵一庸流,或无功而赏一贵幸,方士献炼服之书,伶人奏曼衍之职,掾吏胥徒,皆叨官禄,俳优僧道,亦玷班资,一岁而传奉或至千人,数岁而数千人矣。数千人之禄,岁以数十万计,是皆国之租税,民之脂膏,不以养贤才,乃以饱奸蠹,诚可惜也。如李孜省、邓常恩辈,尤为诞妄,此招天变之甚者,乞尽罢传奉官,毋令污玷朝列,则爵赏不滥,而天意可回矣。都城佛刹,迄无宁工,京营军士,不复遗力,如国师继晓,假术济私,糜耗特甚。中外切齿,愿陛下内惜资财,外恤民力,不急之役,姑赐停罢。则工役不烦,而天意可回矣。近来规利之徒,率假进奉为名,或录一方书,市一玩器,购画图,制簪珥,所费不多,获利十倍,愿陛下留府库之财,为军国之备,则进献息而天意可回矣。陕西、河南、山西,赤地千里,尸骸枕籍,流亡日多,萑苻可虑,愿陛下体天心之仁爱,悯生民之困穷,追录贵倖盐课,暂假造寺资财,移赈饥民,俾苟存活,则流亡复而天意可回矣。臣奉明诏陈言,不敢瞻徇,谨乞陛下采纳施行,无任跂望之至!
    疏入,宪宗却优诏褒答,竟降调李孜省、邓常恩等,且把国师继晓,革职为民,斥罢传奉官至五百余人。给事中卢瑀,御史汪莹,主事张吉,及南京员外郎彭纲等,见李俊入奏有效,都摭拾时弊,次第奏陈。今朝你一本,明朝我一本,惹得宪宗厌烦起来,索性不愿披览,只密令吏部尚书尹旻,此人尚在么?将奏牍所署的名衔,纪录屏右,俟有奏迁,按名远调。俊、瑀等遂相继出外,或以他事下吏。事君数,斯辱矣,孜省、常恩等仍复原官,得宠尤甚。
    一日,宪宗查视内帑,见累朝所积金银,七窖俱尽。遂召太监梁芳、韦兴入内,诘责道:“糜费帑金,罪由汝等。”兴不敢对。芳独启奏道:“建寺筑庙,为万岁默祈遐福,所以用去,并非浪费。”宪宗冷笑道:“朕即饶恕你等,恐后人无此宽大,恰要同你等算帐。”此语几启巨衅,若非贵妃速死,太子能不危乎?说得梁芳等浑身冰冷,谢罪趋出,忙去报知万贵妃。时贵妃已移居安喜宫,服物侈僭,与中宫相等。梁芳一入,即叩头呼娘娘不置。贵妃问为何事?梁芳将宪宗所言,传述一遍,并说道:“万岁爷所说后人,明明是指着东宫,倘或东宫得志,不但老奴等难保首领,连娘娘亦未免干连呢!”贵妃道:“这东宫原不是好人,他幼小时,我劝他饮羹,他竟对着我说,羹中有否置毒,你想他在幼年,尚如是逞刁,今已年将弱冠,怕不以我等为鱼肉。但一时没法摆布,奈何?”梁芳道:“何不劝皇上易储,改立兴王?”贵妃道:“是邵妃所生子祐杭么?”言下尚有未惬之意,奈己子已先夭殇何?梁芳道:“祐杭虽封兴王,尚未就国,若得娘娘保举,得为储君,他必感激无地,难道不共保富贵么?”掀风作浪,统是若辈。贵妃点首。等到宪宗进宫,凭着一种盅媚的手段,诬称太子如何暴戾,如何矫擅,不如改立兴王,期安社稷等语。你是个野狐精,安可充土神谷神。宪宗初不肯允,哪禁得贵妃一番柔语,继以娇啼,弄得宪宗不好不依。年将六十,尚能摇惑主心,不知具何魔力?次日,与太监怀恩谈及,怀恩力言不可。宪宗大为拂意,斥居凤阳,正拟下诏易储,忽报泰山连震,御史奏称应在东宫。宪宗览奏道:“这是天意,不敢有违。”遂把易储事搁起。万贵妃屡次催逼,宪宗只是不睬。贵妃挟恨在胸,酿成肝疾,成化二十三年春,宪宗郊天,适遇大雾,人皆惊讶,越日庆成宴罢,将要还宫,有安喜宫监来报道:“万娘娘中痰猝薨了。”宪宗大诧道:“为什么这般迅速?”官监默然无言。经宪宗至安喜宫,审视龙榻,但见红颜已萎,残蜕仅存,不禁涕泪满颐,再诘宫监,才知贵妃连日纳闷,适有宫女触怒,她用拂子连挞数十下,宫女不过觉痛,她竟痰厥致毙。宪宗怃然道:“贵妃去世,我亦不能久存了。”仿佛唐明皇之于杨玉环。当下治丧告窆,一切拟皇后例,并辍朝七日,加谥万氏为恭肃端慎荣靖皇贵妃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