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明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揭史纲开宗明义 困涸辙避难为僧
  • 第二回 投军伍有幸配佳人 捍孤城仗义拯主帅
  • 第三回 攻城掠地迭遇奇材 献币释嫌全资贤妇
  • 第四回 登雉堞语惊张天祐 探虎穴约会孙德崖
  • 第五回 郭家女入侍濠城 常将军力拔采石
  • 第六回 取集庆朱公开府 陷常州徐帅立功
  • 第七回 朱亮祖战败遭擒 张士德絷归绝粒
  • 第八回 入太湖廖永安陷没 略东浙胡大海荐贤
  • 第九回 刘伯温定计破敌 陈友谅挈眷逃生
  • 第十回 救安丰护归小明王 援南昌大战伪汉主
  • 第十一回 鄱阳湖友谅亡身 应天府吴王即位
  • 第十二回 取武昌移师东下 失平江阖室自焚
  • 第十三回 檄北方徐元帅进兵 下南闽陈平章死节
  • 第十四回 四海归心诞登帝位 三军效命直捣元都
  • 第十五回 袭太原元扩廓中计 略临洮李思齐出降
  • 第十六回 纳降诛叛西徼扬威 逐枭擒雏南京献俘
  • 第十七回 降夏主荡平巴蜀 击元将转战朔方
  • 第十八回 下征书高人抗志 泄逆谋奸相伏诛
  • 第十九回 定云南沐英留镇 征漠北蓝玉报功
  • 第二十回 凤微德杳再丧储君 鸟尽弓藏迭兴党狱
  • 第二十一回 削藩封诸王得罪 戕使臣靖难兴师
  • 第二十二回 耿炳文败绩滹沱河 燕王棣诈入大宁府
  • 第二十三回 折大旗南军失律 脱重围北走还都
  • 第二十四回 往复贻书囚使激怒 仓皇挽粟遇伏失粮
  • 第二十五回 越长江燕王入京 出鬼门建文逊国
  • 第二十六回 拒草诏忠臣遭惨戮 善讽谏长子得承家
  • 第二十七回 梅驸马含冤水府 郑中官出使外洋
  • 第二十八回 下南交杀敌擒渠 出北塞铭功勒石
  • 第二十九回 徙乐安皇子得罪 闹蒲台妖妇揭竿
  • 第三十回 穷兵黩武数次亲征 疲命劳师归途晏驾
  • 第三十一回 二竖监军黎利煽乱 六师讨逆高煦成擒
  • 第三十二回 弃交趾甘隳前功 易中宫倾心内嬖
  • 第三十三回 享太平与民同乐 儆权阉为主斥奸
  • 第三十四回 王骥讨平麓川蛮 英宗败陷土木堡
  • 第三十五回 诛党奸景帝登极 却强敌于谦奏功
  • 第三十六回 议和饯别上皇还都 希旨陈词东宫易位
  • 第三十七回 拒忠谏诏狱滥刑 定密谋夺门复辟
  • 第三十八回 于少保沈冤东市 徐有贞充戍南方
  • 第三十九回 发逆谋曹石覆宗 上徽号李彭抗议
  • 第四十回 万贞儿怙权倾正后 纪淑妃诞子匿深宫
  • 第四十一回 白圭讨平郧阳盗 韩雍攻破藤峡
  • 第四十二回 树威权汪直窃兵柄 善谲谏阿丑悟君心
  • 第四十三回 悼贵妃促疾亡身 审聂女秉公遭谴
  • 第四十四回 受主知三老承顾命 逢君恶八竖逞谗言
  • 第四十五回 刘太监榜斥群贤 张吏部强夺彼美
  • 第四十六回 入槛车叛藩中计 缚菜厂逆阉伏辜
  • 第四十七回 河北盗横行畿辅 山东贼毕命狼山
  • 第四十八回 经略西番镇臣得罪 承恩北阙义儿导淫
  • 第四十九回 幸边塞走马看花 入酒肆游龙戏凤
  • 第五十回 觅佳丽幸逢歌妇 罪直谏杖毙言官
  • 第五十一回 豢群盗宁藩谋叛 谢盛宴抚使被戕
  • 第五十二回 守安庆仗剑戮叛奴 下南昌发兵征首逆
  •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
  • 第五十四回 教场校射技擅穿杨 古沼观渔险遭灭顶
  • 第五十五回 返豹房武宗晏驾 祭兽吻江彬遭囚
  • 第五十六回 议典礼廷臣聚讼 建斋醮方士盈坛
  • 第五十七回 伏朝门触怒世宗 讨田州诱诛岑猛
  • 第五十八回 胡世宁创议弃边陲 邵元节祈嗣邀殊宠
  • 第五十九回 绕法坛迓来仙鹤 毁行宫力救真龙
  • 第六十回 遘宫变妃嫔罹重辟 跪榻前父子乞私情
  • 第六十一回 复河套将相蒙冤 扰都门胡虏纵火
  • 第六十二回 追狡寇庸帅败还 开马市荩臣极谏
  • 第六十三回 罪仇鸾剖棺正法 劾严嵩拚死留名
  • 第六十四回 却外寇奸党冒功 媚干娘义儿邀宠
  • 第六十五回 胡宗宪用谋赚海盗 赵文华弄巧忤权奸
  • 第六十六回 汪寇目中计遭诛 尚美人更衣侍寝
  • 第六十七回 海刚峰刚方绝俗 邹应龙应梦劾奸
  • 第六十八回 权门势倒祸及儿曹 王府银归途逢暴客
  • 第六十九回 破奸谋严世蕃伏法 剿宿寇戚继光冲锋
  • 第七十回 误服丹铅病归冥箓 脱身羁绁怅断鼎湖
  • 第七十一回 王总督招纳降番 冯中官诉逐首辅
  • 第七十二回 莽男子闯入深宫 贤法司力翻成案
  • 第七十三回 夺亲情相臣嫉谏 规主阙母教流芳
  • 第七十四回 王宫人喜中生子 张宰辅身后籍家
  • 第七十五回 侍母膳奉教立储 惑妃言誓神缄约
  • 第七十六回 据镇城氏倡乱 用说客叛党骈诛
  • 第七十七回 救藩封猛攻平壤 破和议再战岛山
  • 第七十八回 虎将征蛮破巢诛逆 蠹鱼食字决策建储
  • 第七十九回 获妖书沈一贯生风 遣福王叶向高主议
  • 第八十回 审张差宫中析疑案 任杨镐塞外覆全军
  • 第八十一回 联翠袖相约乞荣封 服红丸即夕倾大命
  • 第八十二回 选侍移宫诏宣旧恶 庸医悬案弹及辅臣
  • 第八十三回 大吃醋两魏争风 真奇冤数妃毕命
  • 第八十四回 王化贞失守广宁堡 朱燮元巧击吕公车
  • 第八十五回 新抚赴援孤城却敌 叛徒归命首逆伏诛
  • 第八十六回 赵中丞荡平妖寇 杨都谏纠劾权阉
  • 第八十七回 魏忠贤喜得点将录 许显纯滥用非法刑
  • 第八十八回 兴党狱缇骑被伤 媚奸珰生祠迭建
  • 第八十九回 排后族魏阉谋逆 承兄位信邸登基
  • 第九十回 惩淫恶阖家骈戮 受招抚渠帅立功
  • 第九十一回 徐光启荐用客卿 袁崇焕入援畿辅
  • 第九十二回 中敌计冤沉碧血 遇岁饥啸聚绿林
  • 第九十三回 战秦晋曹文诏扬威 闹登莱孔有德亡命
  • 第九十四回 陈奇瑜得贿纵寇 秦良玉奉诏勤王
  • 第九十五回 张献忠伪降熊文灿 杨嗣昌陷殁卢象升
  • 第九十六回 失襄阳庸帅自裁 走河南逆闯复炽
  • 第九十七回 决大河漂没汴梁城 通内线恭进田妃舄
  • 第九十八回 扰秦楚闯王僭号 掠东西献贼横行
  • 第九十九回 周总兵宁武捐躯 明怀宗煤山殉国
  • 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
  • 第六十回 遘宫变妃嫔罹重辟 跪榻前父子乞私情

    互联网 0

    却说嘉靖中年,有一位大奸臣,乘时得志,盘踞要津,秉政二十余年,害得明朝元气,剥削殆尽,几乎亡国败家。这奸臣姓甚名谁,就是分宜人严嵩。大忠大奸,俱用特笔。弘治年间,嵩举进士,有术士替他相面,说他后当大贵,但有饿纹入口,恐至枵腹亡身。嵩笑道:“既云大贵,又云饿毙,显见得自相矛盾,不足深信呢。”严嵩以进士成名,独不闻周亚夫故事耶?嗣是浮沉宦乡,没甚出色。他遂变计逢迎,多方运动,竟得了尚书夏言的门路。就职南京,洊任至吏部尚书。会值夏言入阁,遂调嵩入京,就任礼部尚书,所有一切礼仪,无不仰承上旨,深合帝心。又因建坛设醮,屡现庆云,遂仗着历年学问,撰成一篇《庆云赋》,呈入御览。世宗从头至尾的阅读一遍,觉得字字典雅,语语精工,就是夏、顾两大臣的青词,亦似逊他一筹,免不得击节称赏。未几,又献《大礼告成颂》,越觉镂金琢玉,摛藻扬芬,世宗遂大加宠眷,所有青词等类,概令严嵩主笔。夏、顾二人,转因此渐渐失宠。顾鼎臣不该遭祸,竟于嘉靖十九年,得病逝世,追赠太保,居然生荣死哀,完全过去。确是幸免。惟夏言自恃勋高,瞧不起这位严尚书,且因严嵩进阶,都由自己一手提拔,所以待遇严嵩,几与门客相等。严嵩与言同乡,科第比言为早,因须仗言援引,不得不曲意迎承。谁知言竟一味骄倨,意气凌人,嵩遂暗暗怀恨,不过形式上面,尚是格外谦恭。是谓奸臣。一日,置酒邀言,赍柬相请,言竟谢绝。嵩复自至夏第,入门求见,言复不出。这般做作,无怪速死。嵩不得已长跪阶前,手展所具启帖,和声朗诵,委婉动人,言乃回嗔作喜,出来应酬,遂偕嵩赴宴,兴尽乃归。言以为嵩实谦抑,坦然不疑。俗语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严嵩是个阴柔险诈的人物,阴柔险诈四字,真是严嵩的评。受了这等暗气,哪有不私图报复?凑巧翊国公郭勋,与言有隙,嵩遂与勋相结,设计害言。先是言加封少师,特进光禄大夫上柱国,并蒙赐银章,镌“学博才优”四字,得密封白事。自世宗至承天谒陵,郭勋、夏言、严嵩等,俱扈驾随行,谒陵已毕,嵩请表贺,言请俟还京再议。世宗竟从嵩请,遽御龙飞殿求贺。嵩遂揣摩意旨,与郭勋暗伺言隙,一再进谗,顿时恼了世宗,责言傲慢不恭,追缴银章手敕,削夺勋阶,勒命致仕。既而怒意渐解,复止言行,把银章手敕,一并赏还。言知有人构陷,上疏谢恩,内有“一志孤立,为众所忌”二语,世宗复下诏切责。言再疏申谢,并乞归休,有旨不许。会昭圣太后病逝,世宗饬群臣酌议服制,言报疏未惬帝意,且间有讹字,复遭严旨驳斥。原来昭圣太后张氏,自世宗称为伯母后,奉待濅薄。后弟昌国公张鹤龄,及建昌侯张延龄,以僭侈逾制,为人所讦,先后下狱。张太后至席藁待罪,请免弟死,世宗不从。鹤龄瘐死狱中,延龄长系待决。张太后忿恚致疾,竟尔告终。世宗意欲减轻服制,偏夏言以礼相绳,仓猝间又缮错一二字,遂被世宗指毛索瘢,斥为不敬。言只好推称有疾,以致昏谬贻愆。世宗复勒令归田,言奉命将行,诣西苑斋宫叩辞。世宗又动了怜念,令还私第治疾,徐俟后命。夏言经此播弄,尚复恋栈,岂必除死方休耶?张太后的丧葬,草草完事,就是世宗父子,亦不过持服数日,便算了结。张延龄竟致弃市。第知尊敬父母,未及锡类之仁,安得为孝?插入张氏情事,以明世宗之负心。

    时言官交劾郭勋,勋亦引疾乞假。京山侯崔元新得主眷,入直内苑,世宗与语道:“郭勋、夏言,皆朕股肱,为什么彼此相妒呢?”元踌躇未答。世宗又问勋有何疾?元答道:“勋实无疾,但忌夏言,言若归休,勋便销假了。”世宗为之颔首。御史等闻这消息,又联名劾勋,有诏令勋自省,并将原奏发阅,勋辩语悖慢,失人臣礼。给事中高时,乃尽发勋贪纵不法十数事,遂下勋锦衣狱。勋既得罪,言复被召入直。法司审瓛勋案,多由言暗中指授,狱成议斩。世宗尚有意宽贷,饬令复勘,不意复勘一次,加罪一次,复勘两次,加罪两次,一个作威作福的翊国公,不被戮死,也被搒死,盈廷称快。只严嵩失一帮手,未免心中怏怏。

    明代冠制,皇帝与皇太子冠式,用乌纱折上巾,即唐朝所称的翼善冠。世宗崇尚道教,不戴翼善冠,独戴香叶冠,嗣命制沉水香冠五顶,分赐夏言、严嵩等。夏言谓非人臣法服,却还所赐。严嵩独遵旨戴着,且用轻纱笼住,借示郑重。世宗遂嫉言亲嵩,适当日食,因诏称:“大臣慢君,以致天象告儆,夏言慢上无礼,着即褫职,所有武英殿大学士遗缺,令严嵩补授!”这诏颁发,嵩遂代言入阁,跃登相位。时嵩年已六十余,不异少壮,朝夕入直西苑椒房,未尝一归洗沐,世宗大悦,赐嵩银章,有“忠勤敏达”四字。寻又陆续赐匾,遍悬嵩第,内堂曰延恩堂,藏书楼曰琼翰流辉,修道阁曰奉玄之阁,大厅上面独擘窠大书忠弼二字,作为特赏。嵩遂窃弄威柄,纳贿营私。长子世蕃,得任尚宝司少卿,性尤贪黠,父子狼狈为奸,朝野侧目。世宗之所谓忠者,得毋由是。嘉靖二十一年十月,宫中竟闯出谋逆的大变来。谋逆的罪首,乃是曹妃宫婢杨金英,一个宫婢,也入国史中,传播百世,可谓值得。原来世宗中年,因求储心切,广置妃嫔,内有曹氏,生得妍丽异常,最承宠爱,册为端妃。每遇政躬有暇,必至端妃宫内,笑狎尽欢,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差不多有这般情形。修道者固如是耶?端妃侍婢杨金英,因侍奉未周,屡触上怒,几欲将她杖死,还是端妃替她缓颊,才把性命保全,金英未知感恩,反且衔恨。可巧雷坛告成,世宗往祷雷神,还入端妃宫中,同饮数杯,酒酣欲睡,眠倒榻上,竟入黑甜。端妃替他覆衾,放下罗帏,恐怕惊动睡梦,因轻闭寝门,趋至偏厢去了。不料杨金英觑着闲隙,悄地里挨入寝门,侧耳细听,鼾声大起,她竟放着胆子,解下腰间丝带,作一套结,揭开御帐,把带结套入帝颈,正在用力牵扯,突闻门外有履舄声,不禁脚忙手乱,掷下带子,抢出门外。看官听着!这门外究系何人?原来是另一宫婢,叫作张金莲。又是一个救星。金莲正从寝门经过,偷视门隙,见金英解带作结,不知有甚么勾当,她本欲报知端妃,转思金英是端妃心腹,或由端妃遣入,亦未可知,不如速报皇后,较为妥当。主意已定,遂三脚两步的趋至正宫,禀称祸事。方皇后闻言大惊,忙带着宫女数名,随金莲赶入西宫,也不及报知端妃,竟诣御榻前探视,揭帐一瞧,见世宗颈中,套丝带一条,惊得非同小可,忙用手向口中一试,觉得尚有热气,心下始放宽三分,随即检视带结,幸喜是个活结,不是死结。看官,这杨金英既欲弑帝,何以不用死结,恰用活结呢?小子想来,料系世宗命不该绝,杨金英忙中致误。所以带结不牢,当用力牵扯时,反将带结扯脱一半,又经张金莲觑破,不及再顾,所以世宗尚未毕命。方后将带解去,端妃才闻报进来,这时候的方皇后,瞧着端妃,不由的柳眉倒竖,凤眼圆睁,用着猛力,将丝带掷向端妃面上,并厉声道:“你瞧!你瞧!你敢做这般大逆事么?”平时妒意,赖此发泄。端妃莫明其妙,只吓得浑身乱抖,还算张金莲替她辩明,说是杨金英谋逆,方后即令内侍去捕金英,一面宣召御医,入诊世宗。至御医进诊,金英已是拿到,方后也不及审问金英,先由御医诊视帝脉,说是无妨,立即用药施治。果然世宗苏醒转来,手足展舒,眉目活动;惟项间为带所勒,虽未伤命,究竟咽喉被逼,气息未舒,一时尚不能出言。方后见世宗复生,料知无碍,便出外室严讯金英。金英初尚抵赖,经金莲质证,无从狡辩,只好低首伏罪。偏方后不肯罢手,硬要问她主谋。金英一味支吾,待至用刑胁迫,恰供出一个王宁嫔。方后遂命内监张佐,立将王宁嫔牵至,也不问她是虚是实,即用宫中私刑,打她一个半死。随召端妃入问道:“逆犯金英,是你的爱婢,你敢与她通同谋逆,还有何说?”端妃匍伏地上,诉明冤屈。方后冷笑道:“皇上寝在何处,你还想推作不知么?”便命张佐道:“快将这三大罪犯,拖将出去,照大逆不道例,凌迟处死便了。”拔去眼中钉,快意何如?端妃闻言,魂灵儿已飞入九霄,几至不省人事,及惊定复苏,还想哀求,已被张佐牵出宫外。可怜她玉骨冰肌,徒落得法场寸磔,暴骨含冤。为美人恃宠者鉴。王宁嫔及杨金英,依例极刑,不消细说。世宗病痊,忆着端妃的情爱,遍诘宫人,都为称冤,哀悼不置。嗣是与后有隙,至嘉靖二十六年,大内失火,世宗方居西内,闻着火警,竟向天自语道:“莫谓仙佛无灵,看那厮妒害好人,今日恐难逃天谴呢。”宫人请往救方后,世宗默然不答。及火已扑熄,接到大内禀报,皇后为火所伤,抱病颇重,世宗亦不去省视,后竟病殁。已而世宗又追悼亡后,流涕太息道:“后尝救朕,朕不能救后,未免负后了。”又要追悔,愈见哀怒无常。乃命以元后礼丧葬,亲定谥法,号为孝烈,预名葬地曰永陵,这是后话慢表。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