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明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揭史纲开宗明义 困涸辙避难为僧
  • 第二回 投军伍有幸配佳人 捍孤城仗义拯主帅
  • 第三回 攻城掠地迭遇奇材 献币释嫌全资贤妇
  • 第四回 登雉堞语惊张天祐 探虎穴约会孙德崖
  • 第五回 郭家女入侍濠城 常将军力拔采石
  • 第六回 取集庆朱公开府 陷常州徐帅立功
  • 第七回 朱亮祖战败遭擒 张士德絷归绝粒
  • 第八回 入太湖廖永安陷没 略东浙胡大海荐贤
  • 第九回 刘伯温定计破敌 陈友谅挈眷逃生
  • 第十回 救安丰护归小明王 援南昌大战伪汉主
  • 第十一回 鄱阳湖友谅亡身 应天府吴王即位
  • 第十二回 取武昌移师东下 失平江阖室自焚
  • 第十三回 檄北方徐元帅进兵 下南闽陈平章死节
  • 第十四回 四海归心诞登帝位 三军效命直捣元都
  • 第十五回 袭太原元扩廓中计 略临洮李思齐出降
  • 第十六回 纳降诛叛西徼扬威 逐枭擒雏南京献俘
  • 第十七回 降夏主荡平巴蜀 击元将转战朔方
  • 第十八回 下征书高人抗志 泄逆谋奸相伏诛
  • 第十九回 定云南沐英留镇 征漠北蓝玉报功
  • 第二十回 凤微德杳再丧储君 鸟尽弓藏迭兴党狱
  • 第二十一回 削藩封诸王得罪 戕使臣靖难兴师
  • 第二十二回 耿炳文败绩滹沱河 燕王棣诈入大宁府
  • 第二十三回 折大旗南军失律 脱重围北走还都
  • 第二十四回 往复贻书囚使激怒 仓皇挽粟遇伏失粮
  • 第二十五回 越长江燕王入京 出鬼门建文逊国
  • 第二十六回 拒草诏忠臣遭惨戮 善讽谏长子得承家
  • 第二十七回 梅驸马含冤水府 郑中官出使外洋
  • 第二十八回 下南交杀敌擒渠 出北塞铭功勒石
  • 第二十九回 徙乐安皇子得罪 闹蒲台妖妇揭竿
  • 第三十回 穷兵黩武数次亲征 疲命劳师归途晏驾
  • 第三十一回 二竖监军黎利煽乱 六师讨逆高煦成擒
  • 第三十二回 弃交趾甘隳前功 易中宫倾心内嬖
  • 第三十三回 享太平与民同乐 儆权阉为主斥奸
  • 第三十四回 王骥讨平麓川蛮 英宗败陷土木堡
  • 第三十五回 诛党奸景帝登极 却强敌于谦奏功
  • 第三十六回 议和饯别上皇还都 希旨陈词东宫易位
  • 第三十七回 拒忠谏诏狱滥刑 定密谋夺门复辟
  • 第三十八回 于少保沈冤东市 徐有贞充戍南方
  • 第三十九回 发逆谋曹石覆宗 上徽号李彭抗议
  • 第四十回 万贞儿怙权倾正后 纪淑妃诞子匿深宫
  • 第四十一回 白圭讨平郧阳盗 韩雍攻破藤峡
  • 第四十二回 树威权汪直窃兵柄 善谲谏阿丑悟君心
  • 第四十三回 悼贵妃促疾亡身 审聂女秉公遭谴
  • 第四十四回 受主知三老承顾命 逢君恶八竖逞谗言
  • 第四十五回 刘太监榜斥群贤 张吏部强夺彼美
  • 第四十六回 入槛车叛藩中计 缚菜厂逆阉伏辜
  • 第四十七回 河北盗横行畿辅 山东贼毕命狼山
  • 第四十八回 经略西番镇臣得罪 承恩北阙义儿导淫
  • 第四十九回 幸边塞走马看花 入酒肆游龙戏凤
  • 第五十回 觅佳丽幸逢歌妇 罪直谏杖毙言官
  • 第五十一回 豢群盗宁藩谋叛 谢盛宴抚使被戕
  • 第五十二回 守安庆仗剑戮叛奴 下南昌发兵征首逆
  • 第五十三回 伍文定纵火擒国贼 王守仁押俘至杭州
  • 第五十四回 教场校射技擅穿杨 古沼观渔险遭灭顶
  • 第五十五回 返豹房武宗晏驾 祭兽吻江彬遭囚
  • 第五十六回 议典礼廷臣聚讼 建斋醮方士盈坛
  • 第五十七回 伏朝门触怒世宗 讨田州诱诛岑猛
  • 第五十八回 胡世宁创议弃边陲 邵元节祈嗣邀殊宠
  • 第五十九回 绕法坛迓来仙鹤 毁行宫力救真龙
  • 第六十回 遘宫变妃嫔罹重辟 跪榻前父子乞私情
  • 第六十一回 复河套将相蒙冤 扰都门胡虏纵火
  • 第六十二回 追狡寇庸帅败还 开马市荩臣极谏
  • 第六十三回 罪仇鸾剖棺正法 劾严嵩拚死留名
  • 第六十四回 却外寇奸党冒功 媚干娘义儿邀宠
  • 第六十五回 胡宗宪用谋赚海盗 赵文华弄巧忤权奸
  • 第六十六回 汪寇目中计遭诛 尚美人更衣侍寝
  • 第六十七回 海刚峰刚方绝俗 邹应龙应梦劾奸
  • 第六十八回 权门势倒祸及儿曹 王府银归途逢暴客
  • 第六十九回 破奸谋严世蕃伏法 剿宿寇戚继光冲锋
  • 第七十回 误服丹铅病归冥箓 脱身羁绁怅断鼎湖
  • 第七十一回 王总督招纳降番 冯中官诉逐首辅
  • 第七十二回 莽男子闯入深宫 贤法司力翻成案
  • 第七十三回 夺亲情相臣嫉谏 规主阙母教流芳
  • 第七十四回 王宫人喜中生子 张宰辅身后籍家
  • 第七十五回 侍母膳奉教立储 惑妃言誓神缄约
  • 第七十六回 据镇城氏倡乱 用说客叛党骈诛
  • 第七十七回 救藩封猛攻平壤 破和议再战岛山
  • 第七十八回 虎将征蛮破巢诛逆 蠹鱼食字决策建储
  • 第七十九回 获妖书沈一贯生风 遣福王叶向高主议
  • 第八十回 审张差宫中析疑案 任杨镐塞外覆全军
  • 第八十一回 联翠袖相约乞荣封 服红丸即夕倾大命
  • 第八十二回 选侍移宫诏宣旧恶 庸医悬案弹及辅臣
  • 第八十三回 大吃醋两魏争风 真奇冤数妃毕命
  • 第八十四回 王化贞失守广宁堡 朱燮元巧击吕公车
  • 第八十五回 新抚赴援孤城却敌 叛徒归命首逆伏诛
  • 第八十六回 赵中丞荡平妖寇 杨都谏纠劾权阉
  • 第八十七回 魏忠贤喜得点将录 许显纯滥用非法刑
  • 第八十八回 兴党狱缇骑被伤 媚奸珰生祠迭建
  • 第八十九回 排后族魏阉谋逆 承兄位信邸登基
  • 第九十回 惩淫恶阖家骈戮 受招抚渠帅立功
  • 第九十一回 徐光启荐用客卿 袁崇焕入援畿辅
  • 第九十二回 中敌计冤沉碧血 遇岁饥啸聚绿林
  • 第九十三回 战秦晋曹文诏扬威 闹登莱孔有德亡命
  • 第九十四回 陈奇瑜得贿纵寇 秦良玉奉诏勤王
  • 第九十五回 张献忠伪降熊文灿 杨嗣昌陷殁卢象升
  • 第九十六回 失襄阳庸帅自裁 走河南逆闯复炽
  • 第九十七回 决大河漂没汴梁城 通内线恭进田妃舄
  • 第九十八回 扰秦楚闯王僭号 掠东西献贼横行
  • 第九十九回 周总兵宁武捐躯 明怀宗煤山殉国
  • 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
  • 第八十一回 联翠袖相约乞荣封 服红丸即夕倾大命

    互联网 0
    却说杨镐覆军塞外,败报上闻,盈廷震惧。言官交章劾镐,当下颁诏逮问,另任兵部侍郎熊廷弼,经略辽东,也赐他尚方宝剑,令便宜行事。廷弼奉命即行,甫出山海关,闻铁岭又失,沈阳吃紧,兵民纷纷逃窜,亟兼程东进。途次遇着难民,好言抚慰,令他随回辽阳。有逃将刘遇节等三人,缚住正法,诛贪将陈伦,劾罢总兵李如桢,督军士造战车,治火器,浚濠缮城,严行守御。又请集兵十八万,分屯要塞,无懈可击。满洲太祖努尔哈赤,探得边备甚严,料难攻入,遂改图叶赫。叶赫兵尽援绝,眼见得被他灭亡了。详见《清史演义》,故此处只用虚笔。
    神宗仍日居深宫,就是边警日至,亦未见临朝。大学士方从哲,及吏部尚书赵焕等,先后请神宗御殿,召见群臣,面商战守方略。怎奈九重深远,竟若无闻,任他苦口哓音,只是闭户不出。半个已死,哪得长生。未几,王皇后崩逝,尊谥孝端,又未几,神宗得疾,半月不食,外廷虽稍有消息,未得确音。给事中杨涟,及御史左光斗等,杨、左两人特别提出。走谒方从哲,问及皇上安否?从哲道:“皇上讳疾,即诘问内侍,亦不敢实言。”杨涟道:“从前宋朝文潞公,问仁宗疾,内侍不肯言。潞公谓天子起居,应令宰臣与闻,汝等从中隐秘,得毋有他志么?内侍方说出实情。今公为首辅,理应一日三问,且当入宿阁中,防有他变。”从哲踌躇半晌,方道:“恐没有这条战例,奈何?”涟又道:“潞公事明见史传,况今日何日,还要讲究故例么?”从哲方才应诺。实是一个饭桶。越二日,从哲方带领群臣,入宫问疾,只见皇太子蹀躞宫前,不敢入内。杨涟、左光斗,时亦随着,瞧这情形,急遣人语东宫伴读王安道:“闻皇上疾亟,不召太子,恐非上意。太子当力请入侍,尝药视膳,奈何到了今日,尚蹀躞宫外?”王安转语太子太子再四点首,照词入请,才得入内。惟群臣待至日暮,终究不得进谒。
    又过了好几日,神宗自知不起,乃力疾御弘德殿,召见英国公张维贤,大学士方从哲,尚书周嘉谟、李汝华、黄嘉善、张问达、黄克缵,侍郎孙如游等,入受顾命。吴道商时已罢去,故未及与列。大旨勗诸臣尽职,勉辅嗣君,寥寥数语,便即命诸臣退朝。又越二日而崩,遗诏发帑金百万,充作边赏,罢一切矿税,及监税中官,起用建言得罪诸臣。太子常洛承统嗣位,是谓光宗,以明年为泰昌元年,上先帝庙号为神宗。总计神宗在位四十八年,寿五十八岁,比世宗享国,尚多三年。明朝十六主中,算是神宗国祚最长,但牵制宫帷,宴处宫禁,贤奸杂用,内外变起,史家谓为亡国祸胎,也并非深文刻论呢。独下断语,隐见关系
    话休叙烦,且说光宗登位以后,因阁臣中只一方从哲,不得不简员补入。从哲籍隶乌程,同里好友沈,曾为南京礼部侍郎,给事中亓诗教等,趋奉从哲,特上疏推荐,并及吏部侍郎史继阶。光宗遂擢沈、史两人为礼部尚书,入兼阁务。初官翰林,尝授内侍书。刘朝、魏进忠皆弟子,既入阁,密结二人为内援。后来进忠得势,闹出绝大祸祟,好一座明室江山,便被那八千女鬼,收拾净尽,当时都中有“八千女鬼乱朝纲”之谣,八千女鬼即魏字。这且到后再述,先叙那光宗时事。从前郑贵妃侍神宗疾,留居乾清宫,及光宗嗣位,尚未移居,且恐光宗追念前嫌,或将报复,因此朝夕筹画,想了一条无上的计策,买动嗣主欢心。看官道是何计?她从侍女内挑选美人八名,个个是明日善睐,纤巧动人,又特地制就轻罗彩绣的衣服,令她们穿着,薰香傅粉,送与光宗受用。另外配上明珠宝玉,光怪陆离,真个是价逾连城,珍同和璧。光宗虽逾壮年,好色好货的心思,尚是未减,见了这八名美姬,及许多珍珠宝贝,喜得心痒难搔,老老实实的拜受盛赐。当下将珠玉藏好,令八姬轮流侍寝,快活异常,还记得什么旧隙。八姬以外,另有两个李选侍,素来亲爱,也仍要随时周旋。一选侍居东,号为东李,一选侍居西,号为西李。西李色艺无双,比东李还要专宠。郑贵妃联络西李,日与她往来谈心,不到数月,居然胶漆相投,融成一片,所有积愫,无不尽吐。女子善妒,亦善相感,观此可见一斑。但郑贵妃是有意联结,又与寻常不同。贵妃想做皇太后,选侍想做皇后,统是一厢情愿。两人商议妥当,便由选侍出头,向光宗乞求两事。光宗因故妃郭氏,应八十九回。病殁有年,也有心册立选侍,只对着郑贵妃一面,颇觉为难,怎奈选侍再三乞请,也只好含糊答应。不念生母王恭妃牵衣诀别时耶?一日挨一日,仍未得册立的谕旨,郑贵妃未免着急,又去托选侍催请。可巧光宗生起病来,旦夕宣淫,安得不病?一时不便进言,只好待病痊以后,再行开口。偏偏光宗的病,有增无减,急得两人非常焦躁,不得已借问疾为名,偕入寝宫,略谈了几句套话,便问及册立日期。此时光宗头昏目晕,无力应酬,禁不起两人絮聒,索性满口应承,约定即日宣诏,命礼部具仪。可恨贵妃老奸巨猾,偏要光宗亲自临朝,面谕群臣,一步不肯放松,煞是凶狡。光宗无可奈何,勉强起床,叫内侍扶掖出殿,召见大学士方从哲,命尊郑贵妃皇太后,且说是先帝遗命,应速令礼部具仪,不得少缓。先帝遗命,胡至此时才说。言已,即呼内侍扶掖还宫。从哲本是个糊涂虫,三字最配从哲。不管什么可否,便将旨意传饬礼部。侍郎孙如游奋然道:“先帝在日,并未册郑贵妃为后,且今上又非贵妃所出,此事如何行得?”遂上疏力谏道: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