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中国共产党历史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感白光孀姝成孕 劫红颜异儿得妻
  • 第二回-拥众称尊创始立国 班师奏凯复庆生男
  • 第三回-女丈夫执旗招叛众 小英雄逃难遇救星
  • 第四回-追失马幸遇良朋 喜乘龙送归佳耦
  • 第五回-合浦还珠三军奏凯 穹庐返幕各族投诚
  • 第六回-帖木真独胜诸部 札木合复兴联军
  • 第七回-报旧恨重遇丽姝 复前仇叠逢美妇
  • 第八回-四杰赴援以德报怨 一夫拚命用少胜多
  • 第九回-责汪罕潜师劫寨 杀脱里恃力兴兵
  • 第十回-纳忽山孱主亡身 斡难河雄酋称帝
  • 第十一回-西夏主献女乞和 蒙古军入关耀武
  • 第十二回-拔中都分兵南略 立继嗣定议西征
  • 第十三回-回酋投荒窜死孤岛 雄师追寇穷极遐方
  • 第十四回-见角端西域班师 破钦察归途丧将
  • 第十五回-灭西夏庸主覆宗 遭大丧新君嗣统
  • 第十六回-将帅迭亡乞盟城下 后妃被劫失守都中
  • 第十七回-南北夹攻完颜赤族 东西遣将蒙古张威
  • 第十八回-阿鲁思全境被兵 欧罗巴东方受敌
  • 第十九回-姑妇临朝生暗衅 弟兄佐命立奇功
  • 第二十回-勤南略齎志告终 据大位改元颁敕
  • 第二十一回-守襄阳力屈五年 覆山功成一统
  • 第二十二回-渔色徇财计臣致乱 表忠流血信国成仁
  • 第二十三回-征日本全军尽没 讨安南两次无功
  • 第二十四回-海都汗连兵构衅 乃颜王败走遭擒
  • 第二十五回-明黜陟权奸伏法 慎战守老将骄兵
  • 第二十六回-皇孙北返灵玺呈祥 母后西巡台臣匿奏
  • 第二十七回-得良将北方靖寇 信贪臣南服丧师
  • 第二十八回-蛮酋成擒妖妇骈戮 藩王入觐牝后通谋
  • 第二十九回-诛奸慝怀宁嗣位 耽酒色嬖幸盈朝
  • 第三十回-承兄位诛逐奸邪 重儒臣规行科举
  • 第三十一回-上弹章劾佞无功 信俭言立储背约
  • 第三十二回-争位弄兵藩王两败 挟私报怨善类一空
  • 第三十三回-隆孝养迭呈册宝 泄逆谋立正典刑
  • 第三十四回-满恶贯奸相伏冥诛 进良言直臣邀主眷
  • 第三十五回-集党羽显行弑逆 扈銮跸横肆奸淫
  • 第三十六回-正刑戮众恶骈诛 纵奸盗百官抗议
  • 第三十七回-众大臣联衔入奏 老平章嫉俗辞官
  • 第三十八回-信佛法反促寿征 迎藩王入承大统
  • 第三十九回-大明殿称尊颁敕 太平王杀敌建功
  • 第四十回-入长城北军败 援大都爵帅驰归
  • 第四十一回-倒剌沙奉宝出降 泰定后别州安置
  • 第四十二回-四女酬庸同时厘降 二使劝进克日登基
  • 第四十三回-中逆谋途次暴崩 得御宝驰回御极
  • 第四十四回-怀妒谋毒死故后 立储君惊遇冤魂
  • 第四十五回-平全滇诸将班师 避大内皇儿寄养
  • 第四十六回-得新怀旧人面重逢 纳后为妃天伦志异
  • 第四十七回-正官方廷臣会议 遵顾命皇侄承宗
  • 第四十八回-迎嗣皇权相怀疑 遭冥谴太师病逝
  • 第四十九回-履尊择配后族蒙恩 犯阙称兵豪宗覆祀
  • 第五十回-辱谏官特权停科举 尊太后变例晋徽称
  • 第五十一回-妨功害能淫威震主 竭忠报国大义灭亲
  • 第五十二回-逐太后兼及孤儿 用贤相并征名士
  • 第五十三回-宠女侍僭加后服 闻母教才罢弹章
  • 第五十四回-治黄河石人开眼 聚红巾群盗扬镳
  • 第五十五回-失军心河上弃师 逐盗魁徐州告捷
  • 第五十六回-番僧授术天子宣淫 嬖侍擅权丞相受祸
  • 第五十七回-朱元璋濠南起义 董搏霄河北捐躯
  • 第五十八回-扫强虏志决身歼 弑故主行凶逞暴
  • 第五十九回-阻内禅左相得罪 入大都逆臣伏诛
  • 第六十回-群寇荡平明祖即位 顺帝出走元史告终
  • 第九回-责汪罕潜师劫寨 杀脱里恃力兴兵

    互联网 0
    却说博尔术、博尔忽及窝阔台三人回营,由帖木真慰劳毕,博尔忽道:"汪罕的兵众,虽已暂退,然声势尚盛,倘若再来,终恐众寡不敌,须要别筹良策为是!"帖木真半晌无言,木华黎道:"咱们一面移营,一面招集部众,待兵势已厚,再与汪罕赌个雌雄。若破了汪罕,乃蛮也独立不住,怕不为我所灭!那时北据朔漠,南图中原,王业亦不难成呢!"志大言大,后来帖木真进取之策,实本此言,可见兴国全在得人。帖木真鼓掌称善,当即拔营东走,竟至巴勒渚纳,即班珠尔河。暂避军锋。天寒水涸,河流皆浊,帖木真慷慨酌水,与麾下将士,设誓河旁,凄然道:"咱们患难与共,安乐亦与共,若日久相负,天诛地灭!"
    将士闻言,争愿如约,欢呼声达数里。
    当下命将士招集部众,不数日,部众渐集,计得四千六百人。帖木真分作两队,一队命兀鲁领着,一队由自己统带。整日里行围打猎,贮作军粮。畏答儿疮口未痊,亦随着猎兽,帖木真阻他不从,积劳之下,疮口复裂,竟致身亡。帖木真将他遗骸葬在呼恰乌尔山,亲自致祭,大哭一场。军士见主子厚情,各感泣图报。帖木真见兵气复扬,遂令兀鲁等出河东,自率兵出河西,约至弘吉剌部会齐。
    既到弘吉剌部,便命兀鲁去向部酋道:"咱们与贵部本属姻亲,今如相从,愿修旧好;否则请以兵来,一决胜负!"那部酋叫作帖儿格阿蔑勒,料非帖木真敌手,便前来请附。帖木真与他相见,彼此叙了姻谊,两情颇洽。这姻谊出自何处?原来帖木真的母亲诃额仑及妻室孛儿帖,统是弘吉剌氏,所以有此情好。弘吉剌部在蒙古东南,他既愿为役属,东顾可无忧了。帖木真便率领全军,向西进发,至统格黎河边下营,遣阿儿该、速客该两人,驰告汪罕,大略道:
    父汪罕!汝叔古儿罕即《本纪》菊儿。尝责汝残害宗亲之罪,逐汝至哈剌温之隘,汝仅遗数人相从。斯时救汝者何人?乃我父也。我父为汝逐汝叔,夺还部众,以复于汝,由是结为昆弟,我因尊汝为父。此有德于汝者一也!父汪罕!汝来就我,我不及半日而使汝得食,不及一月而使汝得衣。人问此何以故?汝宜告之曰:在木里察之役,大掠蔑里吉之辎重牧群,悉以与汝,故不及半日而饥者饱,不及一月而裸者衣。
    此有德于汝者二也!曩者我与汝合讨乃蛮,汝不告我而自去,其后乘我攻塔塔儿部,汝又自往掠蔑里吉,虏其妻孥,取其财物牲畜,而无丝毫遗我,我以父子之谊,未尝过问。此有德于汝者三也!汝为乃蛮部将所掩袭,失子妇,丧辎重,乞援于我。我令木华黎、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四良将,夺还所掠以致于汝。此有德于汝者四也!昔者我等在兀剌河滨两下宴会,立有明约:譬如有毒牙之蛇,在我二人中经过,我二人必不为所中伤,必以唇舌互相剖诉,未剖诉之先,不可遽离。今有人于我二人构谗,汝并未询察,而即离我,何也?往者我讨朵儿班、塔塔儿、哈答斤、散只兀、弘吉剌诸部,如海东鸷鸟之于鹅雁,见无不获,获则必致汝。汝屡有所得而顾忘之乎?此有德于汝者五也!父汪罕!汝之所以遇我者,何一可如我之遇汝?汝何为恐惧我乎?汝何为不自安乎?汝何为不使汝子汝妇得宁寝乎?我为汝子,曾未嫌所得之少,而更欲其多者;嫌所得之恶,而更欲其美者。譬如车有二轮,去其一则牛不能行,遗车于道,则车中之物将为盗有;系车于牛,则牛困守于此将至饿毙;强欲其行而鞭箠之,牛亦惟破额折项,跳跃力尽而已!以我二人方之,我非车之一轮乎?言尽于此,请明察之!
    又传谕阿勒坛、火察儿等道:
    "汝等嫉我如仇,将仍留我地上乎?抑埋我地下乎?汝火察儿,为我捏坤太石之子,曾劝汝为主而汝不从;汝阿勒坛,为我忽都剌哈汗之子,又劝汝为主而汝亦不从。汝等必以让我,我由汝等推戴,故思保祖宗之土地,守先世之风俗,不使废坠。我既为主,则我之心,必以俘掠之营帐牛马,男女丁口,悉分于汝;郊原之兽,合围之以与汝,山薮之兽,驱迫之以向汝也。今汝乃弃我而从汪罕,毋再有始无终,增人笑骂!三河之地,三河指土拉河、鄂尔昆河、色楞格河,皆为汪罕所居地。汝与汪罕慎守之,勿令他人居也!"
    又传语鲜昆道:
    "我为汝父之义儿,汝为汝父之亲子,我父之待尔我,固如一也,汝以为我将图汝,而顾先发制人乎?汝父老矣!得亲顺亲,惟汝是赖,汝若妒心未除,岂于汝父在时,即思南面为王,贻汝父忧乎?汝能知过,请遣使修好;否则亦静以听命,毋尚阴谋!"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