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感白光孀姝成孕 劫红颜异儿得妻
  • 第二回-拥众称尊创始立国 班师奏凯复庆生男
  • 第三回-女丈夫执旗招叛众 小英雄逃难遇救星
  • 第四回-追失马幸遇良朋 喜乘龙送归佳耦
  • 第五回-合浦还珠三军奏凯 穹庐返幕各族投诚
  • 第六回-帖木真独胜诸部 札木合复兴联军
  • 第七回-报旧恨重遇丽姝 复前仇叠逢美妇
  • 第八回-四杰赴援以德报怨 一夫拚命用少胜多
  • 第九回-责汪罕潜师劫寨 杀脱里恃力兴兵
  • 第十回-纳忽山孱主亡身 斡难河雄酋称帝
  • 第十一回-西夏主献女乞和 蒙古军入关耀武
  • 第十二回-拔中都分兵南略 立继嗣定议西征
  • 第十三回-回酋投荒窜死孤岛 雄师追寇穷极遐方
  • 第十四回-见角端西域班师 破钦察归途丧将
  • 第十五回-灭西夏庸主覆宗 遭大丧新君嗣统
  • 第十六回-将帅迭亡乞盟城下 后妃被劫失守都中
  • 第十七回-南北夹攻完颜赤族 东西遣将蒙古张威
  • 第十八回-阿鲁思全境被兵 欧罗巴东方受敌
  • 第十九回-姑妇临朝生暗衅 弟兄佐命立奇功
  • 第二十回-勤南略齎志告终 据大位改元颁敕
  • 第二十一回-守襄阳力屈五年 覆山功成一统
  • 第二十二回-渔色徇财计臣致乱 表忠流血信国成仁
  • 第二十三回-征日本全军尽没 讨安南两次无功
  • 第二十四回-海都汗连兵构衅 乃颜王败走遭擒
  • 第二十五回-明黜陟权奸伏法 慎战守老将骄兵
  • 第二十六回-皇孙北返灵玺呈祥 母后西巡台臣匿奏
  • 第二十七回-得良将北方靖寇 信贪臣南服丧师
  • 第二十八回-蛮酋成擒妖妇骈戮 藩王入觐牝后通谋
  • 第二十九回-诛奸慝怀宁嗣位 耽酒色嬖幸盈朝
  • 第三十回-承兄位诛逐奸邪 重儒臣规行科举
  • 第三十一回-上弹章劾佞无功 信俭言立储背约
  • 第三十二回-争位弄兵藩王两败 挟私报怨善类一空
  • 第三十三回-隆孝养迭呈册宝 泄逆谋立正典刑
  • 第三十四回-满恶贯奸相伏冥诛 进良言直臣邀主眷
  • 第三十五回-集党羽显行弑逆 扈銮跸横肆奸淫
  • 第三十六回-正刑戮众恶骈诛 纵奸盗百官抗议
  • 第三十七回-众大臣联衔入奏 老平章嫉俗辞官
  • 第三十八回-信佛法反促寿征 迎藩王入承大统
  • 第三十九回-大明殿称尊颁敕 太平王杀敌建功
  • 第四十回-入长城北军败 援大都爵帅驰归
  • 第四十一回-倒剌沙奉宝出降 泰定后别州安置
  • 第四十二回-四女酬庸同时厘降 二使劝进克日登基
  • 第四十三回-中逆谋途次暴崩 得御宝驰回御极
  • 第四十四回-怀妒谋毒死故后 立储君惊遇冤魂
  • 第四十五回-平全滇诸将班师 避大内皇儿寄养
  • 第四十六回-得新怀旧人面重逢 纳后为妃天伦志异
  • 第四十七回-正官方廷臣会议 遵顾命皇侄承宗
  • 第四十八回-迎嗣皇权相怀疑 遭冥谴太师病逝
  • 第四十九回-履尊择配后族蒙恩 犯阙称兵豪宗覆祀
  • 第五十回-辱谏官特权停科举 尊太后变例晋徽称
  • 第五十一回-妨功害能淫威震主 竭忠报国大义灭亲
  • 第五十二回-逐太后兼及孤儿 用贤相并征名士
  • 第五十三回-宠女侍僭加后服 闻母教才罢弹章
  • 第五十四回-治黄河石人开眼 聚红巾群盗扬镳
  • 第五十五回-失军心河上弃师 逐盗魁徐州告捷
  • 第五十六回-番僧授术天子宣淫 嬖侍擅权丞相受祸
  • 第五十七回-朱元璋濠南起义 董搏霄河北捐躯
  • 第五十八回-扫强虏志决身歼 弑故主行凶逞暴
  • 第五十九回-阻内禅左相得罪 入大都逆臣伏诛
  • 第六十回-群寇荡平明祖即位 顺帝出走元史告终
  • 第十七回-南北夹攻完颜赤族 东西遣将蒙古张威

    互联网 0
    却说金叛臣崔立,既劫后妃等送蒙古军,遂迎速不台入汴城。速不台遣使告捷,且以攻汴日久,士卒多伤,请屠城以雪愤。窝阔台汗欲从其请,亏得耶律楚材多方劝阻,乃令除完颜氏一族外,余皆赦免。是时汴城民居,尚有百四十万户,幸得保全。速不台检查完毕,出城北去。崔立送出城外,及还家,想与妻妾欢聚,谁知寂无一人,忙视金银玉帛,亦已不翼而飞!方知为蒙古兵所劫,顿时大哭不已。妻妾金银,是身外之物,失去尚不足忧,恐怕你的头颅也要失去,奈何!转思汴京尚在我手,既失可以复偿,遂也罢了。慢着!
    且说金主守绪,既到归德,总帅什嘉纽勒緷与富察固纳不合。固纳谓不如北渡,好图恢复。纽勒緷从旁力阻,被固纳麾兵杀死,又将金主幽禁起来。金主愤甚,密与内侍局令宋珪,奉御纽祜禄温绰、乌克逊爱锡等,谋讨固纳。适东北路招讨使乌库哩,运米四百斛至归德,劝金主南徙蔡州。金主与固纳商议,固纳力陈不可,且号令军民道:“有敢言南迁者斩!”于是金主与宋珪定计,令温绰、爱锡埋伏左右,佯邀固纳入内议事。固纳不知是计,大踏步进来,甫入门,温绰、爱锡两边杀出,立将固纳刺死。固纳系忠孝军统领,闻固纳被诛,擐甲谋变。嗣由金主抚慰,总算暂时安静。金主遂由归德赴蔡州。途次遇雨,泥泞没胚,扈从诸臣,足几尽肿。至亳州,父老拜谒道左,金主传谕道:“国家涵养汝辈,百有余年,我实不德,令汝涂炭,汝等不念我,应念我祖功宗德,毋或忘怀!”父老皆涕泣呼万岁。君臣上下,统是巾帼妇人,济什么事?
    留驻一日,又复启行,天气尚是未霁,但觉得风雨沾衣,蒿艾满目。两语已写尽凄凉状况。金主不禁太息道:“生灵尽了!”为之一恸。及入蔡,仪卫萧条,人马困乏。休息数旬,乃令完颜仲德为尚书右丞,统领省院事务。乌库哩镐为御史大夫,富珠哩洛索为签书枢密院事。仲德有文武材,事无巨细,必须躬亲,尝选士括马,缮甲治兵,欲奉金主西幸,依险立国。奈近侍以避危就安,多半娶妻成家,不愿再徙;商贩亦逐渐趋集;金主又得过且过,也命拣选室女,备作嫔嫱,且修建山亭,借供游览。本是卧薪尝胆之时,乃作宫室妻妾之计,谁谓守绪非亡国主耶!仲德屡次切谏,虽奉谕褒答,究竟良臣苦口,敌不过孱王肉欲,所以形式上虽停土木,禁选女,暗中且仍然照行。仲德无可如何,只得勉力招募,尽人事以听天命。乌库哩镐也怀着忠诚,极思保全残局。无如忠臣行事,往往招忌,媚子谐臣,不免在金主面前播弄是非,以致金主将信将疑,日益疏远。镐忧愤成疾,辄不视事。千古同慨。
    蒙古将塔察尔布展陷入洛阳,执中京留守强伸。伸不屈被杀。会窝阔台汗遣王至京湖,议与南宋协力攻金,许以河南地为报。宋京湖制置使史嵩之以闻。是时宋理宗昀嗣立,以金为世仇,正可乘此报复,遂饬史嵩之允议,发兵会攻。王返报窝阔台汗,即命塔察尔布展,顺道至襄阳,约击蔡州。金主守绪,反遣完颜阿尔岱至宋乞粮。临行时语阿尔岱道:“我不负宋,宋实负我!我自即位以来,常戒边将无犯南界,今乘我疲敝与我失好。须知蒙古灭国四十,遂及西夏。夏亡及我,我亡必及宋,唇亡齿寒,理所必然;若与我连和,贷粮济急,我固不亡,宋亦得安。你可将我言传达,令宋主酌夺!”言虽近理,然不忆你的先人也曾约宋灭辽么?
    看官,你想这时的宋朝,方遣将兴师,志吞中原,难道凭金使数语,就肯改了念头么?阿尔岱奉命而去,自然空手而回。金主无奈,只好誓守孤城,听天由命。蒙古将布展,先到蔡州,前哨薄城下,被金兵出城奋击,纷纷退去。后队再行攻城,又被金兵杀退。布展不敢进逼,只分筑长垒,为围城计。嗣由宋将孟珙等,率兵二万,运米三十万石,来赴蒙古约。布展大喜,与孟珙议定南北分攻,两军各不相犯。于是蒙古兵攻打北面,南宋军攻打南面。城内虽尚有完颜仲德、富珠哩、洛索等人,仗着一股血诚,誓师分御,怎奈北面稍宽,南面又紧,南面稍宽,北面又紧,防了矢石,难防水火,防了水火,难防钩梯;况且外乏救兵,内乏粮草,单要靠这兵民气力,断没有永久不敝的情理。两军分攻不下,复合兵猛攻西城,前仆后继,竟被陷入,幸里面还有内城,由完颜仲德纠集精锐,日夜战御。金主见围城益棘,镇日里以泪洗面,且语侍臣道:“我为人主十年,自思无大过恶,死亦何恨!只恨祖宗传祚百年,至我而绝,与古时荒淫暴乱的君主,等为亡国,未免痛心!但古时亡国的主子,往往被人囚絷,或杀或奴,我必不至此,死亦可稍对祖宗,免多出丑。”语语呜咽,然自谓无甚罪恶,实难共信。侍臣俱相向痛哭。金主复以御用器皿赏战士,既而又杀厩马犒军,无如势已孤危,无可图存。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