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元朝历史演义
  • 第一回-感白光孀姝成孕 劫红颜异儿得妻
  • 第二回-拥众称尊创始立国 班师奏凯复庆生男
  • 第三回-女丈夫执旗招叛众 小英雄逃难遇救星
  • 第四回-追失马幸遇良朋 喜乘龙送归佳耦
  • 第五回-合浦还珠三军奏凯 穹庐返幕各族投诚
  • 第六回-帖木真独胜诸部 札木合复兴联军
  • 第七回-报旧恨重遇丽姝 复前仇叠逢美妇
  • 第八回-四杰赴援以德报怨 一夫拚命用少胜多
  • 第九回-责汪罕潜师劫寨 杀脱里恃力兴兵
  • 第十回-纳忽山孱主亡身 斡难河雄酋称帝
  • 第十一回-西夏主献女乞和 蒙古军入关耀武
  • 第十二回-拔中都分兵南略 立继嗣定议西征
  • 第十三回-回酋投荒窜死孤岛 雄师追寇穷极遐方
  • 第十四回-见角端西域班师 破钦察归途丧将
  • 第十五回-灭西夏庸主覆宗 遭大丧新君嗣统
  • 第十六回-将帅迭亡乞盟城下 后妃被劫失守都中
  • 第十七回-南北夹攻完颜赤族 东西遣将蒙古张威
  • 第十八回-阿鲁思全境被兵 欧罗巴东方受敌
  • 第十九回-姑妇临朝生暗衅 弟兄佐命立奇功
  • 第二十回-勤南略齎志告终 据大位改元颁敕
  • 第二十一回-守襄阳力屈五年 覆山功成一统
  • 第二十二回-渔色徇财计臣致乱 表忠流血信国成仁
  • 第二十三回-征日本全军尽没 讨安南两次无功
  • 第二十四回-海都汗连兵构衅 乃颜王败走遭擒
  • 第二十五回-明黜陟权奸伏法 慎战守老将骄兵
  • 第二十六回-皇孙北返灵玺呈祥 母后西巡台臣匿奏
  • 第二十七回-得良将北方靖寇 信贪臣南服丧师
  • 第二十八回-蛮酋成擒妖妇骈戮 藩王入觐牝后通谋
  • 第二十九回-诛奸慝怀宁嗣位 耽酒色嬖幸盈朝
  • 第三十回-承兄位诛逐奸邪 重儒臣规行科举
  • 第三十一回-上弹章劾佞无功 信俭言立储背约
  • 第三十二回-争位弄兵藩王两败 挟私报怨善类一空
  • 第三十三回-隆孝养迭呈册宝 泄逆谋立正典刑
  • 第三十四回-满恶贯奸相伏冥诛 进良言直臣邀主眷
  • 第三十五回-集党羽显行弑逆 扈銮跸横肆奸淫
  • 第三十六回-正刑戮众恶骈诛 纵奸盗百官抗议
  • 第三十七回-众大臣联衔入奏 老平章嫉俗辞官
  • 第三十八回-信佛法反促寿征 迎藩王入承大统
  • 第三十九回-大明殿称尊颁敕 太平王杀敌建功
  • 第四十回-入长城北军败 援大都爵帅驰归
  • 第四十一回-倒剌沙奉宝出降 泰定后别州安置
  • 第四十二回-四女酬庸同时厘降 二使劝进克日登基
  • 第四十三回-中逆谋途次暴崩 得御宝驰回御极
  • 第四十四回-怀妒谋毒死故后 立储君惊遇冤魂
  • 第四十五回-平全滇诸将班师 避大内皇儿寄养
  • 第四十六回-得新怀旧人面重逢 纳后为妃天伦志异
  • 第四十七回-正官方廷臣会议 遵顾命皇侄承宗
  • 第四十八回-迎嗣皇权相怀疑 遭冥谴太师病逝
  • 第四十九回-履尊择配后族蒙恩 犯阙称兵豪宗覆祀
  • 第五十回-辱谏官特权停科举 尊太后变例晋徽称
  • 第五十一回-妨功害能淫威震主 竭忠报国大义灭亲
  • 第五十二回-逐太后兼及孤儿 用贤相并征名士
  • 第五十三回-宠女侍僭加后服 闻母教才罢弹章
  • 第五十四回-治黄河石人开眼 聚红巾群盗扬镳
  • 第五十五回-失军心河上弃师 逐盗魁徐州告捷
  • 第五十六回-番僧授术天子宣淫 嬖侍擅权丞相受祸
  • 第五十七回-朱元璋濠南起义 董搏霄河北捐躯
  • 第五十八回-扫强虏志决身歼 弑故主行凶逞暴
  • 第五十九回-阻内禅左相得罪 入大都逆臣伏诛
  • 第六十回-群寇荡平明祖即位 顺帝出走元史告终
  • 第二十六回-皇孙北返灵玺呈祥 母后西巡台臣匿奏

    互联网 0
    却说伯颜因诸将争议,复说明本意道:“海都悬军入寇,十步九疑,我若胜他一仗,他即遁去。我拟诱他入险,使他自投罗网,然后一战可擒。诸君定欲速战,倘或被他逃走,哪个敢当此责?”诸将还是未信,复道:“主帅高见,原是不错,但皇孙及太傅等,停止中道,彼未知我密计,又向朝廷饶舌,恐多未便,所以利在速战。主帅若虑海都脱逃,当由末将等任责!”伯颜复长叹道:“这也是海都的侥幸,由你等出战罢!”
    一声令下,万众欢跃,便大开营门,联队出去。
    海都因连日得胜,满怀得意,毫不防着。正在饮酒消遣,侦卒来报,敌军来了。海都笑道:“不过又来串戏。”随即整队上马,出营督战。说时迟,那时快,伯颜军已踹入营盘,似生龙活虎一般,无人可当。海都部众,纷纷退下,究竟海都老于戎事,见伯颜军此次来攻,与从前大不相同,料得前番屡退,明是诱敌,遂招呼部众,且战且走。幸喜尚未入险,归路平坦可行,不过兵马受些损伤,自己还算幸脱。伯颜军力追数十里,只夺了些军械,抢了些马匹,杀伤了几百个敌兵,看着海都远飏,不能擒获,没奈何收军而回!伯颜道:“我说何如?”诸将惶恐请罪。徒勇无益。伯颜道:“此后你等出兵,须要审慎,有主帅的总须奉命;自己做了主帅,越宜小心,老夫年迈力衰,全仗你等努力报国,今日错误,他日可以改过,我也不愿计较了!”言下感慨不尽。诸将感谢。
    伯颜遂遣人往迓钦使。俟铁木耳等到来,置酒接风,谈了一番国务。次日即将印信交与玉昔帖木儿,告别欲行。铁木耳亦还酒相饯,举杯问伯颜道:“公去何以教我?”伯颜亦举杯还答道:“此杯中物请毋多饮!还有一着应慎,就是女色二字!”名论不刊。铁木耳道:“愿安受教!”只恐受教一时,未必时时记着。饮毕,伯颜自赴大同去讫。
    是年已是至元三十年,安南遣使入贡,有旨拘留来使,再议南征。看官道是何故?原来至元二十八年,世祖曾遣吏部尚书梁曾,出使安南,征他入朝。这时安南王陈日烜已死,其子日燇袭位,闻元使到来,拟自旁门接诏。梁曾以安南国原有三门,舍中就偏,明是怀着轻
    视的意思,遂寓居安南城外,致书诘责。三次往还,始允从中门接入。相见毕,曾复劝日燇
    入朝。日燇不从,只遣臣下陶子奇偕曾入贡。曾进所与日燇辩论书,世祖大喜,解衣为赐。
    廷臣见了,未免嫉忌,只说曾受安南赂遗。妒功忌能之臣何其多乎?世祖又召曾入问,曾答道:“安南曾以黄金器币遗臣,臣不敢受,交与来使陶子奇。”世祖道:“有人说你受赂,朕却不信;但你若禀过朕躬,受亦何妨。”恐亦是现成白话。廷臣又以日燇终不入朝,请拘
    留陶子奇。世祖允他所请,复命诸王亦里吉■等,整兵聚粮,择日南征。师尚未发,忽彗星出现紫微垣,光芒数尺。似为世祖殂逝之兆。世祖颇为忧虑,夜召不忽术入禁中,问如何能弭天变?不忽术道:“天有风雨,人有栋宇;地有江河,人有舟楫;天地有所不能,须待人为。古人与天地参,便是此意。且父母发怒,人子不敢嫉怨,起敬起孝;上天示儆,天子亦宜恐惧修省。三代圣王,克谨天戒,未有不终。汉文帝时,同日山崩,多至二十有九,就是日食、地震,也是连岁频闻,文帝求言省过,所以天亦悔祸,海内承平。愿陛下善法古人,天变自然消弭了!”善补衮阙!世祖闻言,不觉悚然,不忽术复诵文帝《日食求言诏》。世祖道:“古语深合朕意。”复相与讲谈,直至四更方罢。是冬蠲赋赈饥,大赦天下。
    越年元旦,世祖不豫,停止朝贺。次日,召丞相知枢密院事伯颜入京。越十日,伯颜自大同归。又越七日,世祖大渐。伯颜与不忽术等入承顾命。又三日,世祖崩于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享寿八十。亲王大臣,发使告哀于皇孙。知枢密院事伯颜,总百官以听。兵马司请日出鸣晨钟,日入鸣昏钟,借防内变。伯颜叱道:“禁内何得有贼?难道你想作贼吗?”会有役夫至内库盗银,被执,宰执欲立置死地,伯颜道:“嗣皇未归,禁中无主,理应镇静为是!寻常小窃,稍稍加惩,便可了事,不宜施用大刑,自示张皇!且杀人必须主命,目今何命可承?”可谓得大臣之度。说得宰执哑然无语,自是宫廷肃静,一如平时。过了数日,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总计世祖一生,功不补过,如迭任贪佞,屡兴师徒,尊崇僧侣,污乱宫闱四大件,最为失德。史臣称他度量洪广,规模宏远,未免近于谀颂,小子也不必细辩了。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