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宋史演义
  • 第一回-河洛降神奇儿出世 弧矢见志游子离乡
  • 第二回-遇异僧幸示迷途 扫强敌连擒渠帅
  • 第三回-忧父病重托赵则平 肃军威大败李景达
  • 第四回-紫金山唐营尽覆 瓦桥关辽将出降
  • 第五回-陈桥驿定策立新君 崇元殿受禅登大位
  • 第六回-公主钟情再婚志喜 孤臣败死一炬成墟
  • 第七回-李重进阖家投火窟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
  • 第八回-遣师南下戡定荆湘 冒雪宵来商征巴蜀
  • 第九回-破川军孱王归命 受蜀俘美妇承恩
  • 第十回-戢兵变再定西川 兴王师得平南汉
  • 第十一回-悬绘像计杀敌臣 造浮梁功成彩石
  • 第十二回-明德楼纶音释俘 万岁殿烛影生疑
  • 第十三回-吴越王归诚纳土 北汉主穷蹙乞降
  • 第十四回-高梁河宋师败绩 雁门关辽将丧元
  • 第十五回-弄巧成拙妹倩殉边 修怨背盟皇弟受祸
  • 第十六回-进治道陈希夷入朝 遁穷荒李继迁降虏
  • 第十七回-岐沟关曹彬失律 陈家谷杨业捐躯
  • 第十八回-张齐贤用谋却敌 尹继伦奋力踹营
  • 第十九回-报宿怨故王索命 讨乱党宦寺典兵
  • 第二十回-伐西夏五路出师 立新皇百官入贺
  • 第二十一回-康保裔血战亡身 雷有终火攻平匪
  • 第二十二回-收番部叛王中计 纳忠谏御驾亲征
  • 第二十三回-澶州城磋商和约 承天门伪降帛书
  • 第二十四回-孙待制空言阻西幸 刘美人徼宠继中宫
  • 第二十五回-留遗恨王旦病终 坐株连寇准遭贬
  • 第二十六回-王沂公劾奸除首恶 鲁参政挽辇进忠言
  • 第二十七回-刘太后极乐归天 郭正宫因争失位
  • 第二十八回-萧耨斤挟权弑主母 赵元昊僭号寇边疆
  • 第二十九回-中虏计任福战殁 奉使命富弼辞行
  • 第三十回-争和约折服契丹 除敌臣收降元昊
  • 第三十一回-明副使力破叛徒 曹皇后智平逆贼
  • 第三十二回-狄青夜夺昆仑关 包拯出知开封府
  • 第三十三回-立储贰入承大统 释嫌疑准请撤帘
  • 第三十四回-争濮议聚讼盈廷 传颍王长男主器
  • 第三十五回-神宗误用王安石 种谔诱降嵬名山
  • 第三十六回-议新法创设条例司 谳疑狱狡脱谋夫案
  • 第三十七回-韩使相谏君论弊政 朱明府寻母竭孝思
  • 第三十八回-弃边城抚臣坐罪 徙杭州名吏闲游
  • 第三十九回-借父威竖子成名 逞兵谋番渠被虏
  • 第四十回-流民图为国请命 分水岭割地畀辽
  • 第四十一回-奉使命率军征交趾 蒙慈恩减罪谪黄州
  • 第四十二回-伐西夏李宪丧师 城永乐徐禧陷殁
  • 第四十三回-立幼主高后垂帘 拜首相温公殉国
  • 第四十四回-分三党廷臣构衅 备六礼册后正仪
  • 第四十五回-嘱后事贤后升遐 绍先朝奸臣煽祸
  • 第四十六回-宠妾废妻皇纲倒置 崇邪黜正党狱迭兴
  • 第四十七回-拓边防谋定制胜 窃后位喜极生悲
  • 第四十八回-承兄祚初政清明 信阉言再用奸慝
  • 第四十九回-端礼门立碑诬正士 河湟路遣将复西蕃
  • 第五十回-应供奉朱承差 得奥援蔡京复相
  • 第五十一回-巧排挤毒死辅臣 喜招徕载归异族
  • 第五十二回-信道教诡说遇天神 筑离宫微行探春色
  • 第五十三回-挟妓纵欢歌楼被泽 屈尊就宴相府承恩
  • 第五十四回-造雄邦恃强称帝 通远使约金攻辽
  • 第五十五回-帮源峒方腊揭竿 梁山泊宋江结寨
  • 第五十六回-知海州收降及时雨 破杭城计出智多星
  • 第五十七回-入深岩得擒叛首 征朔方再挫王师
  • 第五十八回-夸功铭石艮岳成山 覆国丧身孱辽绝祀
  • 第五十九回-启外衅胡人南下 定内禅上皇东奔
  • 第六十回-遵敌约城下乞盟 满恶贯途中授首
  • 第六十一回-议和议战朝局纷争 误国误家京城失守
  • 第六十二回-堕奸谋阖宫被劫 立异姓二帝蒙尘
  • 第六十三回-承遗祚藩王登极 发逆案奸贼伏诛
  • 第六十四回-宗留守力疾捐躯 信王榛败亡失迹
  • 第六十五回-招寇侮惊驰御驾 胁禅位激动义师
  • 第六十六回-韩世忠力平首逆 金兀术大举南侵
  • 第六十七回-巾帼英雄枹鼓助战 须眉豪气舞剑吟词
  • 第六十八回-赵立中炮失楚州 刘豫降虏称齐帝
  • 第六十九回-破剧盗将帅齐驱 败强虏弟兄著绩
  • 第七十回-岳家军克复襄汉 韩太尉保障江淮
  • 第七十一回-入洞庭擒渠扫穴 返山奉榇奔丧
  • 第七十二回-髯将军败敌扬威 愚参谋监军遇害
  • 第七十三回-撤藩封伪主被絷 拒和议忠谏留名
  • 第七十四回-刘锜力捍顺昌城 岳飞奏捷朱仙镇
  • 第七十五回-传伪诏连促班师 设毒谋构成冤狱
  • 第七十六回-屈膝求和母后返驾 刺奸被执义士丧生
  • 第七十七回-立赵宗亲王嗣服 弑金帝逆贼肆淫
  • 第七十八回-金主亮分道入寇 虞允文大破敌军
  • 第七十九回-诛暴主辽阳立新君 隳前功符离惊变
  • 第八十回-废守备奸臣通敌 申和约使节还朝
  • 第八十一回-朱晦翁创立社仓法 宋孝宗重定内禅仪
  • 第八十二回-揽内权辣手逞凶 劝过宫引裾极谏
  • 第八十三回-赵汝愚定策立新皇 韩侂胄弄权逐良相
  • 第八十四回-贺生辰尚书钻狗窦 侍夜宴艳后媚龙颜
  • 第八十五回-倡北伐丧师辱国 据西陲作乱亡家
  • 第八十六回-史弥远定计除奸 铁木真称尊耀武
  • 第八十七回-失中都金丞相殉节 获少女杨家堡成婚
  • 第八十八回-寇南朝孱主误军谋 据东海降盗加节钺
  • 第八十九回-易嗣君济邸蒙冤 逐制帅楚城屡乱
  • 第九十回-诛逆首淮南纾患 戕外使蜀右被兵
  • 第八十一回-朱晦翁创立社仓法 宋孝宗重定内禅仪

    互联网 0
    却说太子(耆)殁后,庆王恺依次当立,孝宗因第三子惇,英武类己,竟越次立为太子。孝宗自己亦未见若何英武,所以子更不逮,后且为悍妻所制。惟进封恺为魏王,判宁国府,命宰执设饯玉津园。宴毕,送恺登车。恺顾语虞允文道:“还望相公保全!”允文当然劝慰。恺乃挈眷而去。既而吴太后妹夫张说,攀援亲属,竟擢为签书枢密院事。诏命下后,朝议大哗。左司员外郎兼侍讲张林。遂上疏切谏,且诣朝堂责虞允文道:“宦官执政,自京、黼始。近习执政,自相公始。”允文不禁惭愤,入白孝宗,孝宗乃收回成命。至干道八年,改左右仆射为左右丞相,左相仍属虞允文,右相任用梁克家,嗣复出张栻知袁州,仍命张说入枢密院。侍御史李衡,右正言王希吕,又上书谏阻,直学士院周必大,不肯拟诏,给事中莫济,封还录黄,孝宗将他四人一齐罢免,都人士称为四贤。虞允文因谏院乏人,特荐用李彦颖、林光朝、王质三人,孝宗不报,独用幸臣曾觌所荐的人员,于是允文力求去位,孝宗竟调他宣抚四川,但进封雍国公。允文莅任逾年,即疾终任所,诏赠太傅,赐谥忠肃。他本隆州仁寿县人,夙具智略,彩石一战,遂得成名。入相后,遇事纳忠,知无不言,也是一位救时良相。梁克家外和内刚,自允文去后,独相数月,旋与张说论及外交,语多未合,亦乞外调,遂出知建宁府。说好为欺罔,渐被孝宗察觉,才加罢斥。
    干道八年残腊,又拟改元,越日元旦,改为淳熙元年,左相虚位不设,右相亦屡有变更。曾怀、叶衡等,忽进忽退,多半是庸庸碌碌,没甚建树。叶衡且荐举左司谏汤邦彦,为金国申议使。邦彦至金,为金所拒,旬余乃得引见,两旁列着卫士,统是控弦露刃,耀武扬威,吓得邦彦心惊胆战,一语都不能发,竟匆匆辞归。孝宗恨他辱命,流戍新州。自是申请陵寝的朝议,乃不再提及了。徒向他人乞怜,究竟无益。是年冬季,立贵妃谢氏为后,后本丹阳人氏,幼年丧父,寄养翟氏,因冒姓为翟。及长,颇有容色。入宫侍吴太后,太后转赐孝宗,封为婉容,越年晋封贵妃。淳熙三年,孝宗挈妃至德寿宫,谒见上皇,上皇见她端肃恭谨,因谓可继位中宫。孝宗仰承亲命,乃立贵妃为后,复姓谢氏。孝宗不喜渔色,宫闱里面,除谢后外,只有蔡、李两妃,此外不载史乘,小子据实叙明,不必多表。
    惟当时有一位道学先生,远师孔、孟,近法周、程,专讲正心诚意的功夫,称为南宋大儒,看官欲知此人姓名,就是上回叙及的朱熹。郑重出之。从前北宋年间,有周敦颐、张载、邵雍及程颢、程颐等人,均以道学著名。程门中有谢良佐、游酢、吕大临、杨时四子,俱宗师说,称为河南程氏学。杨时授学罗从彦,从彦授学李侗。婺源人朱松,曾为吏部员外郎,生子名熹,字元晦,幼即颍悟,甫能言时,松指天示熹道:“这就是天呢。”熹问道:“天上尚有何物?”松不觉惊异。及就傅,授以《孝经》,熹题注书上,有“不若是非人也”六字。暇时与群儿出游,诸儿在沙上嬉嬲,独熹择僻处端坐,用手画沙。至群儿过视,乃画的先天八卦图,及后天八卦图,大家有笑他的,有敬他的,他毫不动容。叙熹幼时所为,可作儿童教育一则。松与李侗本同学友,因遣熹从学,熹尽得师传。绍兴十八年登进士第,任泉州同安县主簿,日与秀民讲论圣道,未几卸职,改监潭州南岳庙。孝宗践阼,诏求直言,熹上陈圣学,且力排和议。孝宗颇为嘉纳,拟加擢用。汤思退等暗地阻挠,止授武学博士,熹即辞归。见前回。后来陈俊卿、胡铨、梁克家等,相继荐引,屡征不至。会孝宗复怀念史浩,召为醴泉观使,兼侍讲,孝宗复召史浩,仿佛高宗再用秦桧。浩欲延揽名人,借塞众口,遂荐熹知南康军。熹再辞不许,没奈何受命赴任。适值南康大旱,乃力行荒政,民赖以生。暇辄与士子讲学,且访唐李渤白鹿洞书院,奏复旧规。儒学大兴,一时称最。及史浩复入为相,曾觌、王■、甘等,联作党援,招权纳贿,任意黜陟。继而浩亦与■有嫌,竟至罢相。淳熙六年,夏日亢旱,又有诏访求直言,朱熹自南康上疏道:
    臣闻天下之务,莫大于恤民,而恤民之本,在人君正心术以立纪纲,盖纪纲不能以自立,必人主之心术,公平正大,无偏党反侧之私,然后有所系而立。君心不能以自立,必亲贤臣,远小人,讲明义理,闭塞私邪,然后可得而正。今宰相台省师傅宾友谏诤之臣,皆失其职,而陛下所与亲密谋议者,不过二三近习之臣,上以盅惑陛下之心志,使陛下不信先王之大道,而悦于功利之卑说,不乐庄士之谠言,而安于私■之鄙态,下则招集士大夫之嗜利无耻者,文武汇分,各入其门,所喜则阴为引援,擢置清显,所恶则密行訾毁,公肆挤排。交通货赂,所盗者皆陛下之财,命卿置将,所窃者皆陛下之柄。陛下所谓宰相师傅宾友谏诤之臣,或反出其门墙,承望其风旨,其幸能自立者,亦不过龊龊自守,而未尝敢一言以斥之。其甚畏公论者,乃能略警逐其徒党之一二,既不能深有所伤,而终亦不敢正言,以捣其囊橐窟穴之所在。势成威立,中外靡然。向之使陛下之号令黜陟,不复出于朝廷,而出于一二人之门,名为陛下独断,而实此一二人者,阴执其柄,盖其所怀,非独坏陛下之纪纲而已,并与陛下所以立纪纲者而坏之,使天下之忠臣义士,深忧永叹,不乐其生,而贪利无耻,敢于为恶之人,四面纷然,攘袂而起,以求逞其所欲,然则民安得而恤?财安得而理?军政何自而修?土宇何自而复?宗社之仇耻,又何自而雪耶?臣且恐莫大之祸,必至之忧,近在朝夕,而陛下尚可不悟乎?臣应诏直陈,不知忌讳,幸乞睿鉴。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