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宋史演义
  • 第一回-河洛降神奇儿出世 弧矢见志游子离乡
  • 第二回-遇异僧幸示迷途 扫强敌连擒渠帅
  • 第三回-忧父病重托赵则平 肃军威大败李景达
  • 第四回-紫金山唐营尽覆 瓦桥关辽将出降
  • 第五回-陈桥驿定策立新君 崇元殿受禅登大位
  • 第六回-公主钟情再婚志喜 孤臣败死一炬成墟
  • 第七回-李重进阖家投火窟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
  • 第八回-遣师南下戡定荆湘 冒雪宵来商征巴蜀
  • 第九回-破川军孱王归命 受蜀俘美妇承恩
  • 第十回-戢兵变再定西川 兴王师得平南汉
  • 第十一回-悬绘像计杀敌臣 造浮梁功成彩石
  • 第十二回-明德楼纶音释俘 万岁殿烛影生疑
  • 第十三回-吴越王归诚纳土 北汉主穷蹙乞降
  • 第十四回-高梁河宋师败绩 雁门关辽将丧元
  • 第十五回-弄巧成拙妹倩殉边 修怨背盟皇弟受祸
  • 第十六回-进治道陈希夷入朝 遁穷荒李继迁降虏
  • 第十七回-岐沟关曹彬失律 陈家谷杨业捐躯
  • 第十八回-张齐贤用谋却敌 尹继伦奋力踹营
  • 第十九回-报宿怨故王索命 讨乱党宦寺典兵
  • 第二十回-伐西夏五路出师 立新皇百官入贺
  • 第二十一回-康保裔血战亡身 雷有终火攻平匪
  • 第二十二回-收番部叛王中计 纳忠谏御驾亲征
  • 第二十三回-澶州城磋商和约 承天门伪降帛书
  • 第二十四回-孙待制空言阻西幸 刘美人徼宠继中宫
  • 第二十五回-留遗恨王旦病终 坐株连寇准遭贬
  • 第二十六回-王沂公劾奸除首恶 鲁参政挽辇进忠言
  • 第二十七回-刘太后极乐归天 郭正宫因争失位
  • 第二十八回-萧耨斤挟权弑主母 赵元昊僭号寇边疆
  • 第二十九回-中虏计任福战殁 奉使命富弼辞行
  • 第三十回-争和约折服契丹 除敌臣收降元昊
  • 第三十一回-明副使力破叛徒 曹皇后智平逆贼
  • 第三十二回-狄青夜夺昆仑关 包拯出知开封府
  • 第三十三回-立储贰入承大统 释嫌疑准请撤帘
  • 第三十四回-争濮议聚讼盈廷 传颍王长男主器
  • 第三十五回-神宗误用王安石 种谔诱降嵬名山
  • 第三十六回-议新法创设条例司 谳疑狱狡脱谋夫案
  • 第三十七回-韩使相谏君论弊政 朱明府寻母竭孝思
  • 第三十八回-弃边城抚臣坐罪 徙杭州名吏闲游
  • 第三十九回-借父威竖子成名 逞兵谋番渠被虏
  • 第四十回-流民图为国请命 分水岭割地畀辽
  • 第四十一回-奉使命率军征交趾 蒙慈恩减罪谪黄州
  • 第四十二回-伐西夏李宪丧师 城永乐徐禧陷殁
  • 第四十三回-立幼主高后垂帘 拜首相温公殉国
  • 第四十四回-分三党廷臣构衅 备六礼册后正仪
  • 第四十五回-嘱后事贤后升遐 绍先朝奸臣煽祸
  • 第四十六回-宠妾废妻皇纲倒置 崇邪黜正党狱迭兴
  • 第四十七回-拓边防谋定制胜 窃后位喜极生悲
  • 第四十八回-承兄祚初政清明 信阉言再用奸慝
  • 第四十九回-端礼门立碑诬正士 河湟路遣将复西蕃
  • 第五十回-应供奉朱承差 得奥援蔡京复相
  • 第五十一回-巧排挤毒死辅臣 喜招徕载归异族
  • 第五十二回-信道教诡说遇天神 筑离宫微行探春色
  • 第五十三回-挟妓纵欢歌楼被泽 屈尊就宴相府承恩
  • 第五十四回-造雄邦恃强称帝 通远使约金攻辽
  • 第五十五回-帮源峒方腊揭竿 梁山泊宋江结寨
  • 第五十六回-知海州收降及时雨 破杭城计出智多星
  • 第五十七回-入深岩得擒叛首 征朔方再挫王师
  • 第五十八回-夸功铭石艮岳成山 覆国丧身孱辽绝祀
  • 第五十九回-启外衅胡人南下 定内禅上皇东奔
  • 第六十回-遵敌约城下乞盟 满恶贯途中授首
  • 第六十一回-议和议战朝局纷争 误国误家京城失守
  • 第六十二回-堕奸谋阖宫被劫 立异姓二帝蒙尘
  • 第六十三回-承遗祚藩王登极 发逆案奸贼伏诛
  • 第六十四回-宗留守力疾捐躯 信王榛败亡失迹
  • 第六十五回-招寇侮惊驰御驾 胁禅位激动义师
  • 第六十六回-韩世忠力平首逆 金兀术大举南侵
  • 第六十七回-巾帼英雄枹鼓助战 须眉豪气舞剑吟词
  • 第六十八回-赵立中炮失楚州 刘豫降虏称齐帝
  • 第六十九回-破剧盗将帅齐驱 败强虏弟兄著绩
  • 第七十回-岳家军克复襄汉 韩太尉保障江淮
  • 第七十一回-入洞庭擒渠扫穴 返山奉榇奔丧
  • 第七十二回-髯将军败敌扬威 愚参谋监军遇害
  • 第七十三回-撤藩封伪主被絷 拒和议忠谏留名
  • 第七十四回-刘锜力捍顺昌城 岳飞奏捷朱仙镇
  • 第七十五回-传伪诏连促班师 设毒谋构成冤狱
  • 第七十六回-屈膝求和母后返驾 刺奸被执义士丧生
  • 第七十七回-立赵宗亲王嗣服 弑金帝逆贼肆淫
  • 第七十八回-金主亮分道入寇 虞允文大破敌军
  • 第七十九回-诛暴主辽阳立新君 隳前功符离惊变
  • 第八十回-废守备奸臣通敌 申和约使节还朝
  • 第八十一回-朱晦翁创立社仓法 宋孝宗重定内禅仪
  • 第八十二回-揽内权辣手逞凶 劝过宫引裾极谏
  • 第八十三回-赵汝愚定策立新皇 韩侂胄弄权逐良相
  • 第八十四回-贺生辰尚书钻狗窦 侍夜宴艳后媚龙颜
  • 第八十五回-倡北伐丧师辱国 据西陲作乱亡家
  • 第八十六回-史弥远定计除奸 铁木真称尊耀武
  • 第八十七回-失中都金丞相殉节 获少女杨家堡成婚
  • 第八十八回-寇南朝孱主误军谋 据东海降盗加节钺
  • 第八十九回-易嗣君济邸蒙冤 逐制帅楚城屡乱
  • 第九十回-诛逆首淮南纾患 戕外使蜀右被兵
  • 第五十八回-夸功铭石艮岳成山 覆国丧身孱辽绝祀

    互联网 0
    却说童贯两次失败,无法图燕,又恐徽宗诘责,免不得进退两难,当下想了一策,密遣王如金,请他夹攻燕京。金主也使蒲家奴一译作普嘉努。至宋,以出兵失期相责。徽宗复使赵良嗣往金,金主旻道:旻即阿骨打改名。“汝国约攻燕京,至今尚未成功,反要我国遣兵相助,试思一燕京尚不能下,还想什么十余州?我今发兵攻燕,总可得手,我取应归我有。不过前时有约,我不能忘,灭燕以后,当分给燕京及蓟、景、檀、顺、涿、易六州。”良嗣道:“原约许给山前山后十七州,今乃只许六州,未免背约,贵国不应自失信义。”金主道:“前约原是有的,但十七州为汝国所取,我应让给。目今除涿、易二州自降汝国外,汝国曾取得一州否?”应该嘲笑。良嗣道:“我国曾发兵遥应,牵制辽人,所以贵国得安取四京。”金主勃然道:“汝国若不发兵,难道我不能灭辽么?现在汝国攻燕不下,看我遣兵往攻,能取得否?”由他自夸。良嗣尚欲再辩,金主起身道:“六州以外,寸土不与。”言至此,返身入内,良嗣怅然退出。
    既而金主使李靖伴良嗣归,止许山前六州。徽宗复遣良嗣送还,命于六州以外,求营、平、滦三州。良嗣尚未到金,金已出兵三路,进攻燕京。辽萧后上表金邦,求立秦王定,愿为附庸,金主不许。表至五上,仍然未允。萧后乃遣劲兵守居庸关,金兵到了关下,辽兵正思抵御,不料崖石无故坍下,压死多人,大众哗然退走,金兵遂越关南进。辽统军都监高六等,送款降金,金主闻燕京降顺,也即趋至,率兵从南门入。辽相左企弓,参政虞仲文、康公弼,枢密使曹勇义、张彦忠、刘彦义等,奉表诣金营请罪,金主一律宽免,令守旧职,并遣抚燕京诸州县。独萧德妃与萧干乘夜出奔,自古北口趋天德,于是辽五京均为金有了。宋人攻辽如此其难,金人破辽如此其易,人事耶?天命耶?
    赵良嗣转至金军,乞畀平、营、滦三州。金主哪里肯从,但遣使送良嗣归,且献辽俘。试问宋知自愧否?徽宗与王黼还是痴心妄想,令良嗣再去要求,金主非但不允所请,还要将燕京租税,留为己有。良嗣道:“有土地必有租税,土地畀我,难道租税独不归我么?”黏没喝在旁厉声道:“若不归我租税,当还我涿、易诸州。”良嗣只允输粮二十万石。片语偏种祸根。金又遣使李靖等,与良嗣至宋,请给岁币,且及租税。王黼议岁币如辽额,惟燕京租税,不能尽与金人。当又命良嗣赴金,先后往还数次,金主定要硬索租税,经良嗣再四力争,尚要每年代税钱一百万缗。黏没喝且只肯让给涿、易二州。降臣左企弓又作诗献金主云:“君王莫听捐燕议,一寸山河一寸金。”你既晓明此意,为何把燕京降金?还是金主顾念前盟,才定了四条和约:(一)是将宋给辽岁币四十万,转遗金邦。(二)是每岁加给燕京代税钱一百万缗。(三)是彼此贺正旦生辰,置榷场交易。(四)是燕京及山前六州归宋,所有山后诸州,及西北接连一带山川,概为金有。良嗣不肯承认,返至雄州,着人递奏,自在雄州待命。王黼料难与争,遂怂徽宗,勉从金议,遥令良嗣再往允约。金主乃使扬璞,齎了誓书,及让给燕京六州约文,呈入宋廷。有诏令童贯、蔡攸入燕交割,谁料到燕京城内,所有职官富民子女玉帛,统已被金人掠去,单剩了一座空城。余如檀、顺、景、蓟诸州,也与燕京相似。交割既毕,金主旋师。童贯、蔡攸亦奉诏还朝。
    贯且奏称:“燕城老幼,伏道迎谒,焚香称寿。”徽宗特下赦诏,布告燕、云,命左丞王安中为庆远军节度使,兼河北、河东、燕山路宣抚使,知燕山府。郭药师为检校少保,同知府事。一面召药师入朝,格外优待,并赐他甲第姬妾,与贵戚大臣,更互设宴。又命至后园延春殿觐见,药师且拜且泣道:“臣在虏中,闻赵皇如在天上,不意今日得觐龙颜。”徽宗闻言喜甚,极加褒奖,并谕他捍守燕京,作为外蔽。药师忙答道:“愿效死力。”徽宗又命他追取天祚帝,药师竟变色道:“天祚帝系臣故主,臣不敢受诏,请转命他人。”言下涕泣如雨。所谓小信固人之意,小忠动人之心。徽宗称为忠臣,自解所御珠袍,及二金盆,赏给药师。狼子野心,岂小恩所足要结?药师拜领出殿,即将金盆翦给部众,且语众道:“此非我功,乃是汝等劳力至此,我怎得坐享厚赐呢?”无非做作。越日,又加封少傅,遣他还镇。童贯、蔡攸等,还都复命,徽宗进封贯为徐豫国公,攸为少师,赵良嗣为延康殿学士,并命王黼为太傅,总治三省事,特赐玉带,郑居中为太保。居中自陈无功,不愿受命,未几入朝遇疾,数日而卒。几做郑康国第二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