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唐史演义
  • 第一回-溯龙兴开编谈将种 选蛾眉侍宴赚唐公
  • 第二回-定秘计诱杀副留守 联外助自号大将军
  • 第三回-攻霍邑阵斩宋老生 入长安拥立代王侑
  • 第四回-记艳闻李郎遇侠 禅帝位唐祚开基
  • 第五回-李密败绩入关中 秦王出奇平陇右
  • 第六回-彦师设伏毙叛徒 窦建德兴兵诛逆贼
  • 第七回-啖人肉烹食段钦使 讨乱酋击走刘武周
  • 第八回-河朔修和还旧俘 郑兵战败保孤城
  • 第九回-擒渠歼敌耀武东都 奏凯还朝献俘太庙
  • 第十回-下江东梁萧铣亡国 战洺南刘黑闼丧师
  • 第十一回-唐太子发兵平山左 李大使乘胜下丹阳
  • 第十二回-诛文幹传首长安 却颉利修和突厥
  • 第十三回-玄武门同胞受刃 庐江王谋反被诛
  • 第十四回-纳弟妇东宫渎伦 盟胡虏便桥申约
  • 第十五回-偃武修文君臣论治 易和为战将帅扬镳
  • 第十六回-获渠魁扫平东突厥 统雄师深入吐谷浑
  • 第十七回-长孙后临终箴主阙 武媚娘奉召沐皇恩
  • 第十八回-灭高昌献俘观德殿 逐真珠击败薛延陀
  • 第十九回-强胡内乱列部纷争 逆迹上闻储君被废
  • 第二十回-易东宫亲授御训 征高丽连破敌锋
  • 第二十一回-东略无功全军归国 北荒尽服群酋入朝
  • 第二十二回-天竺调兵擒叛酋 征龟兹入穴虏名王
  • 第二十三回-出娇娃英主升遐 逞奸情帝女谋变
  • 第二十四回-武昭仪还宫夺宠 褚遂良伏阙陈忠
  • 第二十五回-下辣手害死王皇后 遣大军擒归沙钵罗
  • 第二十六回-许敬宗构陷三家 刘仁轨荡平百济
  • 第二十七回-发三箭薛礼定天山 统六师李勣灭高丽
  • 第二十八回-伐西羌连番败绩 易东宫两次蒙冤
  • 第二十九回-裴总管出师屡捷 唐高宗得病告终
  • 第三十回-被废立庐陵王坐徙 违良策徐敬业败亡
  • 第三十一回-敕告密滥用严刑 谋匡复构成大祸
  • 第三十二回-武则天革命称尊 狄仁杰奉制出狱
  • 第三十三回-安金藏剖心明信 僧怀义稔恶受诛
  • 第三十四回-累次发兵才平叛酋 借端详梦迭献忠忱
  • 第三十五回-默啜汗悔婚入寇 狄梁公尽职归天
  • 第三十六回-证冤狱张说辨诬 诛淫竖中宗复位
  • 第三十七回-通三思正宫纵欲 窜五王内使行凶
  • 第三十八回-诛首恶太子兴兵 狎文臣上官恃宠
  • 第三十九回-规夜宴特献回波辞 进毒饼枉死神龙殿
  • 第四十回-讨韦氏扫清宿秽 平谯王骈戮叛徒
  • 第四十一回-应星变睿宗禅位 泄逆谋公主杀身
  • 第四十二回-赠美人张说得厚报 破强虏王晙立奇功
  • 第四十三回-任良相美政纪开元 阅边防文臣平叛虏
  • 第四十四回-信妾言皇后被废 丛敌怨节使遭戕
  • 第四十五回-张守珪诱番得虏首 李林甫毒计害储君
  • 第四十六回-却隆恩张果老归山 开盛宴江梅妃献技
  • 第四十七回-梅悴杨荣撒娇絮阁 罗钳吉网党恶滥刑
  • 第四十八回-洗禄儿中冓贻羞 写幽怨长门拟赋
  • 第四十九回-恋爱妃密誓长生殿 宠胡儿亲饯望春亭
  • 第五十回-勤政楼童子陈箴 范阳镇逆胡构乱
  • 第五十一回-失潼关哥舒翰丧师 驻马嵬杨贵妃陨命
  • 第五十二回-唐肃宗称尊灵武 雷海青殉节洛阳
  • 第五十三回-结君心欢暱张良娣 受逆报刺死安禄山
  • 第五十四回-统三军广平奏绩 复两京李泌辞归
  • 第五十五回-与城俱亡双忠死义 从贼堕节六等定刑
  • 第五十六回-九节度受制鱼朝恩 两叛将投降李光弼
  • 第五十七回-迁上皇阉寺擅权 宠少子逆胡速祸
  • 第五十八回-弑张后代宗即位 平史贼蕃将立功
  • 第五十九回-避寇乱天子蒙尘 耀军徽令公却敌
  • 第六十回-入番营单骑盟虏 忤帝女绑子入朝
  • 第六十一回-定秘谋元舅除凶 窃主柄强藩抗命
  • 第六十二回-贬忠州刘晏冤死 守临洺张伾得援
  • 第六十三回-三镇连兵张家覆祀 四王僭号朱氏主盟
  • 第六十四回-叱逆使颜真卿抗节 击叛帅段秀实尽忠
  • 第六十五回-僭帝号大兴逆师 解贼围下诏罪己
  • 第六十六回-趋大梁德宗奔命 战贝州朱滔败还
  • 第六十七回-朱泚败死彭原城 李晟诱诛田希鉴
  • 第六十八回-窦桂娘密谋除逆 尚结赞狡计劫盟
  • 第六十九回-格君心储君免祸 释主怨公主和番
  • 第七十回-陆敬舆斥奸忤旨 韩全义掩败为功
  • 第七十一回-王叔文得君怙宠 韦执谊坐党贬官
  • 第七十二回-擒刘辟戡定西川 执李锜荡平镇海
  • 第七十三回-讨成德中使无功 策魏博名相定议
  • 第七十四回-贤公主出闺循妇道 良宰辅免祸见阴功
  • 第七十五回-却美妓渡水薄郾城 用降将冒雪擒元济
  • 第七十六回-谏佛骨韩愈遭贬 缚逆首刘悟倒戈
  • 第七十七回-平叛逆因骄致祸 好盘游拒谏饰非
  • 第七十八回-河朔再乱节使遭戕 深州撤围侍郎申命
  • 第七十九回-裂制书郭太后叱奸 信卜士张工头构乱
  • 第八十回- 盅敬宗逆阉肆逆 屈刘蕡名士埋名
  • 第八十一回-诛叛帅朝使争功 诬相臣天潢坐罪
  • 第八十二回-嫉强藩杜牧作罪言 除逆阉李训施诡计
  • 第八十三回-甘露败谋党人流血 钧垣坐镇都市弭兵
  • 第八十四回-奉皇弟权阉矫旨 迎公主猛将建功
  • 第八十五回-兴大军老成定议 堕狡计逆竖丧元
  • 第八十六回-信方士药死唐武宗 立太叔窜毙李首相
  • 第八十七回-复河陇边民入觐 立郓夔内竖争权
  • 第八十八回-平浙东王式用智 失安南蔡袭尽忠
  • 第八十九回-易猛将进克交趾城 得义友夹攻徐州贼
  • 第九十回-斩庞勋始清叛孽 葬同昌备极奢华
  • 第九十一回-曾元裕击斩王仙芝 李克用叛戮段文楚
  • 第九十二回-镇淮南高骈纵寇 入关中黄巢称尊
  • 第九十三回-奔成都误宠权阉 复长安追歼大盗
  • 第九十四回-入陷阱幸脱上源驿 劫车驾急走大散关
  • 第九十五回-襄王煴窜死河中 杨行密盗据淮甸
  • 第九十六回-讨河东王师败绩 走山南阉党失机
  • 第九十七回-三镇犯阙辇毂震惊 一战成功邠宁戡定
  • 第九十八回-占友妻张夫人进箴 挟兵威刘太监废帝
  • 第九十九回-以乱易乱劫迁主驾 用毒攻毒尽杀宦官
  • 第一百回-徒乘舆朱全忠行弑 移国祚昭宣帝亡唐
  • 第四十八回-洗禄儿中冓贻羞 写幽怨长门拟赋

    互联网 0

    却说李林甫专权用事,引进杨国忠安禄山,一是因杨妃得宠,不得不引为党援,一是因禄山善谀,不能不替他扬誉。禄山既任平庐节度使,复兼范阳节度使,权力日盛,且欲邀功固宠,屡出兵侵掠奚契丹。契丹酋已换了李怀秀,奚酋亦换了李延宠,两酋均归附唐廷,未尝入寇。玄宗授怀秀为松漠都督,封崇顺王,且以外孙独孤氏为静乐公主,出嫁怀秀。就是延宠亦得封怀信王,兼饶乐都督,尚玄宗甥女宜芳公主。自被安禄山侵掠,激成怨怒,各将公主杀死,背叛朝廷。禄山乃发兵数万,分讨奚契丹,侥幸得了胜仗,逐去二李,露布告捷。当由玄宗改封别酋楷洛为恭仁王,代松漠都督,婆固为晤信王,代饶乐都督。奚契丹总算告平。

    禄山遂启节入朝,玄宗召见,慰劳有加。禄山奏道:“臣生长蕃戎,仰蒙皇上恩典,得极宠荣,自愧愚蠢,不足胜任,只有以身许国,聊报皇恩。”玄宗喜道:“卿能委身报国,还有何言?”时太子侍玄宗侧,玄宗令与禄山相见,禄山却故意不拜,殿前侍监等,即喝问道:“禄山见了殿下,何故不拜?”禄山复佯惊道:“殿下何称?”玄宗微哂道:“殿下就是皇太子。”禄山复道:“臣不识朝廷礼仪,皇太子究是何官?”所谓大奸若愚。玄宗道:“朕百年后,当将帝位付托,所以叫作太子。”禄山方谢道:“愚臣只知有陛下,不知有皇太子,罪该万死。”说毕,乃向太子拜了数拜。玄宗以为朴诚,反加赞美。至禄山退出,即下敕令暂留都中,兼官御史大夫。禄山见玄宗已入彀中,便不待召命,随时进见。玄宗从未相拒,每见必多方询问。禄山但装出一种戆直态度,有几句令人可爱,有几句令人可笑。

    既而复献入鹦鹉一架,玄宗问从何来?禄山扯个谎道:“臣前征奚契丹,道出北平,梦见先臣李靖李勣,向臣求食,臣因为他设祭,皇太子尚且未知,如何晓得二李?此鸟忽从空中飞至,臣以为祥,取养有年,今已驯扰,方敢上献。”玄宗道:“宫中亦有鹦鹉,但不及此鸟修洁。”鹦鹉也善迎意旨,竟学作人言道:“谢万岁恩奖。”玄宗大喜,便顾左右道:“贵妃素爱鹦鹉,可宣她出来,一同玩赏。”左右领旨即去。俄顷有环珮声自内传出,那鹦鹉复叫道:“贵妃娘娘到了。”禄山举目一瞧,但见许多宫女,簇拥一个绝世丽姝,冉冉而来,又故意退了数步,似欲作趋避状。玄宗命他留着,乃拱立阶下。杨贵妃见了玄宗,行过了礼,玄宗即指示鹦鹉道:“此鸟系安卿所献,爱妃以为何如?”贵妃仔细一瞧,便答道:“鹦鹉并非少有,只白鹦鹉却不易得,况又是熟习人言呢?”玄宗道:“爱妃既喜此鹦鹉,可收蓄宫中。”贵妃大悦,即命宫女念奴,收去养着,一面问安卿何在?玄宗乃命禄山谒见贵妃,禄山才趋前再拜,偷眼瞧那杨贵妃,镂雪为肤,揉酥作骨,丰艳中带着数分秀雅,禁不住目眙神迷。贵妃亦顾视禄山,腹垂过膝,腰大成围,看似痴肥,恰甚强壮,也不由的称许道:“好一个奇男子。”以肥对肥,宜乎相契。玄宗道:“他在边疆,屡立战功,近日入朝,朕爱他忠诚,特命他留侍数月。”贵妃便接入道:“妾闻边境敉平,将帅无事,何妨留侍一二年。”你的乳头,想已发痒了。玄宗点首,即命左右设宴勤政殿,召集诸杨,及亲信大臣侍宴。

    已而群臣毕集,筵席早陈,玄宗挈贵妃手,诣登勤政楼。禄山在后随着,香风阵阵,触鼻而来,几乎未饮先醉。及至楼上,玄宗但命杨铦杨锜登楼,令百官列坐楼下。禄山不闻禁阻,乐得随着贵妃履迹,徐步上楼。玄宗一面传召三姨,一面令在御座东间,特设金鸡幛,中置一榻,备陈酒肴。禄山暗思此席特设,定为三姨留下位置。未几三姨俱至,却与玄宗合坐一席,自己正患无坐处,忽由玄宗面谕,赐坐金鸡幛内,相对侍饮。当下喜出望外,便谢恩趋座。更幸珠帘高卷,仍得觑视群芳,于是带饮带赏,暗地品评,这一个是双眉含翠,那一个是两鬓拖青;这一个是秋水横波,那一个是桃花晕颊,就中妖冶丰盈,总要算那贵妃玉环。正在出神的时候,蓦闻声乐杂奏,音韵迭谐,按声细瞧,便是贵妃及三姨,各执管笛琵琶等器,或吹或弹,集成雅乐,自己也不觉技痒起来,便起身离座,步至御席前启奏道:“臣愚不知音律,但觉洋洋盈耳,真是盛世元音,惟有乐不可无舞,臣系胡人,胡旋舞略有所长,今愿献丑。”也是卖技。玄宗道:“卿体甚肥,也能作胡旋舞么?”禄山闻言,即离席丈许,盘旋起来。起初尚觉有些笨滞,到了后来,回行甚疾,好似走马灯一般,须眉都不可辨,只见一个大肚皮,辘轳圆转,毫不迂缓。约旋至百余次,方才站定,面不改容。玄宗连声赞好,且指他大腹道:“腹中有甚么东西,如此庞大?”禄山随口答道:“只有赤心。”玄宗益喜,命与杨铦杨锜,结为异姓兄弟。铦与锜当然应命,各起座与禄山相揖,叙及年齿,禄山最小,便呼二杨为兄。虢国夫人却搀入道:“男称兄弟,女即姊妹,我等亦当行一新礼。”韩国秦国,恰也都是赞成,便俱与禄山叙齿,以姊弟兄妹相呼,禄山很是得意。及散席后,百官谢宴归去,诸杨亦皆散归,独禄山尚留侍玄宗,相随入宫。玄宗爱到极处,至呼禄山为禄儿。禄山乘势凑趣,先趋至贵妃面前,屈膝下拜道:“臣儿愿母妃千岁!”石榴裙下,应该拜倒。玄宗笑道:“禄儿!你的礼教错了。天下岂有先母后父的道理了”禄山慌忙转拜玄宗道:“胡俗不知礼义,向来先母后父,臣但依习惯,遂忘却天朝礼仪了。”浑身是假。玄宗不以为怪,反顾视贵妃道:“即此可见他诚朴。”贵妃也熟视禄山,微笑不答。已有意了。禄山见她梨涡微晕,星眼斜溜,险些儿把自己魂灵,被她摄去,勉强按定了神,拜谢出宫。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