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唐史演义
  • 第一回-溯龙兴开编谈将种 选蛾眉侍宴赚唐公
  • 第二回-定秘计诱杀副留守 联外助自号大将军
  • 第三回-攻霍邑阵斩宋老生 入长安拥立代王侑
  • 第四回-记艳闻李郎遇侠 禅帝位唐祚开基
  • 第五回-李密败绩入关中 秦王出奇平陇右
  • 第六回-彦师设伏毙叛徒 窦建德兴兵诛逆贼
  • 第七回-啖人肉烹食段钦使 讨乱酋击走刘武周
  • 第八回-河朔修和还旧俘 郑兵战败保孤城
  • 第九回-擒渠歼敌耀武东都 奏凯还朝献俘太庙
  • 第十回-下江东梁萧铣亡国 战洺南刘黑闼丧师
  • 第十一回-唐太子发兵平山左 李大使乘胜下丹阳
  • 第十二回-诛文幹传首长安 却颉利修和突厥
  • 第十三回-玄武门同胞受刃 庐江王谋反被诛
  • 第十四回-纳弟妇东宫渎伦 盟胡虏便桥申约
  • 第十五回-偃武修文君臣论治 易和为战将帅扬镳
  • 第十六回-获渠魁扫平东突厥 统雄师深入吐谷浑
  • 第十七回-长孙后临终箴主阙 武媚娘奉召沐皇恩
  • 第十八回-灭高昌献俘观德殿 逐真珠击败薛延陀
  • 第十九回-强胡内乱列部纷争 逆迹上闻储君被废
  • 第二十回-易东宫亲授御训 征高丽连破敌锋
  • 第二十一回-东略无功全军归国 北荒尽服群酋入朝
  • 第二十二回-天竺调兵擒叛酋 征龟兹入穴虏名王
  • 第二十三回-出娇娃英主升遐 逞奸情帝女谋变
  • 第二十四回-武昭仪还宫夺宠 褚遂良伏阙陈忠
  • 第二十五回-下辣手害死王皇后 遣大军擒归沙钵罗
  • 第二十六回-许敬宗构陷三家 刘仁轨荡平百济
  • 第二十七回-发三箭薛礼定天山 统六师李勣灭高丽
  • 第二十八回-伐西羌连番败绩 易东宫两次蒙冤
  • 第二十九回-裴总管出师屡捷 唐高宗得病告终
  • 第三十回-被废立庐陵王坐徙 违良策徐敬业败亡
  • 第三十一回-敕告密滥用严刑 谋匡复构成大祸
  • 第三十二回-武则天革命称尊 狄仁杰奉制出狱
  • 第三十三回-安金藏剖心明信 僧怀义稔恶受诛
  • 第三十四回-累次发兵才平叛酋 借端详梦迭献忠忱
  • 第三十五回-默啜汗悔婚入寇 狄梁公尽职归天
  • 第三十六回-证冤狱张说辨诬 诛淫竖中宗复位
  • 第三十七回-通三思正宫纵欲 窜五王内使行凶
  • 第三十八回-诛首恶太子兴兵 狎文臣上官恃宠
  • 第三十九回-规夜宴特献回波辞 进毒饼枉死神龙殿
  • 第四十回-讨韦氏扫清宿秽 平谯王骈戮叛徒
  • 第四十一回-应星变睿宗禅位 泄逆谋公主杀身
  • 第四十二回-赠美人张说得厚报 破强虏王晙立奇功
  • 第四十三回-任良相美政纪开元 阅边防文臣平叛虏
  • 第四十四回-信妾言皇后被废 丛敌怨节使遭戕
  • 第四十五回-张守珪诱番得虏首 李林甫毒计害储君
  • 第四十六回-却隆恩张果老归山 开盛宴江梅妃献技
  • 第四十七回-梅悴杨荣撒娇絮阁 罗钳吉网党恶滥刑
  • 第四十八回-洗禄儿中冓贻羞 写幽怨长门拟赋
  • 第四十九回-恋爱妃密誓长生殿 宠胡儿亲饯望春亭
  • 第五十回-勤政楼童子陈箴 范阳镇逆胡构乱
  • 第五十一回-失潼关哥舒翰丧师 驻马嵬杨贵妃陨命
  • 第五十二回-唐肃宗称尊灵武 雷海青殉节洛阳
  • 第五十三回-结君心欢暱张良娣 受逆报刺死安禄山
  • 第五十四回-统三军广平奏绩 复两京李泌辞归
  • 第五十五回-与城俱亡双忠死义 从贼堕节六等定刑
  • 第五十六回-九节度受制鱼朝恩 两叛将投降李光弼
  • 第五十七回-迁上皇阉寺擅权 宠少子逆胡速祸
  • 第五十八回-弑张后代宗即位 平史贼蕃将立功
  • 第五十九回-避寇乱天子蒙尘 耀军徽令公却敌
  • 第六十回-入番营单骑盟虏 忤帝女绑子入朝
  • 第六十一回-定秘谋元舅除凶 窃主柄强藩抗命
  • 第六十二回-贬忠州刘晏冤死 守临洺张伾得援
  • 第六十三回-三镇连兵张家覆祀 四王僭号朱氏主盟
  • 第六十四回-叱逆使颜真卿抗节 击叛帅段秀实尽忠
  • 第六十五回-僭帝号大兴逆师 解贼围下诏罪己
  • 第六十六回-趋大梁德宗奔命 战贝州朱滔败还
  • 第六十七回-朱泚败死彭原城 李晟诱诛田希鉴
  • 第六十八回-窦桂娘密谋除逆 尚结赞狡计劫盟
  • 第六十九回-格君心储君免祸 释主怨公主和番
  • 第七十回-陆敬舆斥奸忤旨 韩全义掩败为功
  • 第七十一回-王叔文得君怙宠 韦执谊坐党贬官
  • 第七十二回-擒刘辟戡定西川 执李锜荡平镇海
  • 第七十三回-讨成德中使无功 策魏博名相定议
  • 第七十四回-贤公主出闺循妇道 良宰辅免祸见阴功
  • 第七十五回-却美妓渡水薄郾城 用降将冒雪擒元济
  • 第七十六回-谏佛骨韩愈遭贬 缚逆首刘悟倒戈
  • 第七十七回-平叛逆因骄致祸 好盘游拒谏饰非
  • 第七十八回-河朔再乱节使遭戕 深州撤围侍郎申命
  • 第七十九回-裂制书郭太后叱奸 信卜士张工头构乱
  • 第八十回- 盅敬宗逆阉肆逆 屈刘蕡名士埋名
  • 第八十一回-诛叛帅朝使争功 诬相臣天潢坐罪
  • 第八十二回-嫉强藩杜牧作罪言 除逆阉李训施诡计
  • 第八十三回-甘露败谋党人流血 钧垣坐镇都市弭兵
  • 第八十四回-奉皇弟权阉矫旨 迎公主猛将建功
  • 第八十五回-兴大军老成定议 堕狡计逆竖丧元
  • 第八十六回-信方士药死唐武宗 立太叔窜毙李首相
  • 第八十七回-复河陇边民入觐 立郓夔内竖争权
  • 第八十八回-平浙东王式用智 失安南蔡袭尽忠
  • 第八十九回-易猛将进克交趾城 得义友夹攻徐州贼
  • 第九十回-斩庞勋始清叛孽 葬同昌备极奢华
  • 第九十一回-曾元裕击斩王仙芝 李克用叛戮段文楚
  • 第九十二回-镇淮南高骈纵寇 入关中黄巢称尊
  • 第九十三回-奔成都误宠权阉 复长安追歼大盗
  • 第九十四回-入陷阱幸脱上源驿 劫车驾急走大散关
  • 第九十五回-襄王煴窜死河中 杨行密盗据淮甸
  • 第九十六回-讨河东王师败绩 走山南阉党失机
  • 第九十七回-三镇犯阙辇毂震惊 一战成功邠宁戡定
  • 第九十八回-占友妻张夫人进箴 挟兵威刘太监废帝
  • 第九十九回-以乱易乱劫迁主驾 用毒攻毒尽杀宦官
  • 第一百回-徒乘舆朱全忠行弑 移国祚昭宣帝亡唐
  • 第七十回-陆敬舆斥奸忤旨 韩全义掩败为功

    互联网 0
    却说李泌自陈衰老,上表辞职,德宗不肯照准,泌又入朝面请,乞更除授一相。德宗道:“朕亦知卿劳苦,但恨未得贤能,为卿代劳。”泌即说道:“天下不患无才,但教陛下留意牧卜,自庆得人。”德宗道:“卢杞忠清强介,人多说他奸邪,朕至今尚未觉悟,究竟奸在何处,邪在何处?”便是真愚。泌答道:“如使陛下知杞奸邪,杞便不成为奸邪了。陛下如能早时觉悟,何至有建中的祸乱呢?杞因私隙杀杨炎,遣李揆害颜真卿,激叛李怀光,幸亏陛下后来窜逐,得慰人心,天亦悔祸,否则祸乱且迭出不穷了。”德宗道:“建中祸乱,非尽关人事,卿亦闻桑道茂语否?”泌复道:“陛下以为是命数注定么?须知命数二字,只可常人说得,君相却不便挂口,因为君相有造命的职务,与常人不同,若君相言命,是礼乐政刑,统可不用了。古来暴君莫如桀纣,桀尝谓我生不有命在天,武王数纣罪恶,亦云谓己有天命,人君以命自解,恐便同桀纣了。”德宗点首,嗣复说道:“卢杞佐治不足,小心有余,他相朕数年,每遇朕言,无不恭顺。”原来为此,所以时常系念。泌答道:“言莫予违,孔子所谓一言丧邦,据此一端,便可见卢杞的奸邪了。”德宗道:“卿原与杞不同,朕言合理,卿尝有喜色,朕言不合理,卿尝有忧色,虽有时卿言逆耳,却也气色和顺,并没有傲慢态度,能使朕为卿所化,自然屈服,不能不从,朕所以深喜得卿哩。”泌乃荐户部侍郎窦参,说他材具通敏,可兼度支盐铁使;尚书左丞董晋,人品方正,可处门下侍郎。德宗虽然面允,意中却不以为然。既而命泌兼集贤殿崇文馆大学士,纂修国史。泌辞去大字,但以学士知院事。是年八月,月蚀东壁,泌自叹道:“东壁图书府,今遭月蚀,大臣中未免当灾,我位居宰相,兼学士衔,恐此灾即加在我身上。从前燕国公张说,亦因此逝世,我位置与他相等,应亦难免此祸了。”果然隔了一年,一病不起,竟尔告终。
    泌有智略,七岁时即受知玄宗,当召见时,玄宗正与张说观奕,因使说面试泌才,说令赋方圆动静。泌即问及要旨,说随口道:“方若棋局,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泌亦信口答道:“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说也叹服,贺得奇童。张九龄与结为小友,后来历事三朝,数立奇功,惟好谈神仙,颇尚诡诞,未免为世所讥,但也好算是一位贤相了。持论平允。泌卒年六十八,得赠太子太傅,未得美谥,德宗亦不免少恩。遗疏仍荐窦参董晋二人可用,德宗乃用二人同平章事,并命参兼度支盐铁等使。参为人峭刻,少学术,多权数,每值入朝,诸相皆出,参独居后,但说是详核度支,暗中却曲事逢迎,希邀主宠。又往往援引亲党,分置要地,使为耳目。董晋只备员充位,随声附和,不过硁硁自守,慎重自持,比那窦参的营私挟诈,自然较胜一筹,但总不得为宰相器,未识这位足智多谋的李邺侯,何故荐此二人?这也是令人难解呢。当时朝臣中莫如陆贽,泌独不为荐引,大约是聪明一世,懞懂一时。
    是时前邠宁节度使韩游环,与横海节度使程日华,义武节度使张孝忠,宣武节度使刘玄佐,平卢节度使李纳,先后病殁。邠宁早由张献甫接任,余镇均由子承袭。日华子名怀直,孝忠子名升云,玄佐子名士宁,纳子名师古,皆由军士推戴,奏请留后。德宗也得过且过,无不准行;就是回鹘忠贞可汗,为弟与少可敦鸩死,回鹘国俗,可汗妃妾,号为少可敦。国人攻杀乃弟,拥立忠贞子阿啜为可汗,遣将军梅录告丧,听候朝命,德宗也未尝详问,即遣鸿胪少卿庾铤,往册阿啜为奉诚可汗。最可怪的是咸安公主,既配忠贞,复配奉诚,祖父孙同享禁脔,德宗亦听她所为,但视为胡俗常例,不足深怪。及吐蕃转寇北庭,回鹘大相颉干迦斯,为唐往援,与战不利,率兵奔还,北庭陷没,安西遂绝音问,不知存亡。惟西州尚为唐守,德宗也无暇顾及,置诸度外罢了。慷慨得很。
    光阴似箭,寒暑迭更,已是贞元七年,窦参为相,约已三载,权势日盛,翰林学士陆贽,屡有弹劾,参视若眼中钉,只因贽尚见宠,急切不能捽去,乃奏调为兵部侍郎,解去内职,省得他多来絮聒。德宗尚未察阴谋,会参奏称福建观察使吴凑,病风不能治事,应即另选,当由德宗召凑入京,见他体健神清,并没有甚么疾病,才知参是挟嫌诬奏,有意排挤,随即任凑为陕虢观察使,把原任官李翼解职。翼是参党,一经掉换,中外称快。参仍怙恶不改,引族子申为给事中,招权受赂,绰号喜鹊。德宗颇有所闻,乃召参入诫道:“卿族子申,所为不法,将来难免累卿,不如黜之为是。”参恳请道:“臣子族无多,申虽疏属,尚无他恶,乞陛下鉴原!”德宗道:“朕非不欲为卿保全,奈人言藉藉,不可不防。”参仍然固请,德宗方才罢议。参又恐陆贽进用,阴与谏议大夫吴通元兄弟,造作谤书,构得贽罪。偏被德宗察觉,赐通元死,逐申为道州司马,参亦坐贬为郴州别驾,乃进贽为中书侍郎,与尚书左丞赵憬,同平章事。所有管理度支等事,委户部尚书班宏代理,宏未几亦殁。贽请召用湖南观察使李巽,入判度支。德宗已经允许,忽又变卦,拟用司农少卿裴延龄。贽上言道:“度支司须准平万货,吝即生患,宽又容奸,延龄诞妄小人,倘或误用,适伤圣鉴。”德宗不从,竟任延龄为户部侍郎,判度支事。又是一个奸臣进来了。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