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唐史演义
  • 第一回-溯龙兴开编谈将种 选蛾眉侍宴赚唐公
  • 第二回-定秘计诱杀副留守 联外助自号大将军
  • 第三回-攻霍邑阵斩宋老生 入长安拥立代王侑
  • 第四回-记艳闻李郎遇侠 禅帝位唐祚开基
  • 第五回-李密败绩入关中 秦王出奇平陇右
  • 第六回-彦师设伏毙叛徒 窦建德兴兵诛逆贼
  • 第七回-啖人肉烹食段钦使 讨乱酋击走刘武周
  • 第八回-河朔修和还旧俘 郑兵战败保孤城
  • 第九回-擒渠歼敌耀武东都 奏凯还朝献俘太庙
  • 第十回-下江东梁萧铣亡国 战洺南刘黑闼丧师
  • 第十一回-唐太子发兵平山左 李大使乘胜下丹阳
  • 第十二回-诛文幹传首长安 却颉利修和突厥
  • 第十三回-玄武门同胞受刃 庐江王谋反被诛
  • 第十四回-纳弟妇东宫渎伦 盟胡虏便桥申约
  • 第十五回-偃武修文君臣论治 易和为战将帅扬镳
  • 第十六回-获渠魁扫平东突厥 统雄师深入吐谷浑
  • 第十七回-长孙后临终箴主阙 武媚娘奉召沐皇恩
  • 第十八回-灭高昌献俘观德殿 逐真珠击败薛延陀
  • 第十九回-强胡内乱列部纷争 逆迹上闻储君被废
  • 第二十回-易东宫亲授御训 征高丽连破敌锋
  • 第二十一回-东略无功全军归国 北荒尽服群酋入朝
  • 第二十二回-天竺调兵擒叛酋 征龟兹入穴虏名王
  • 第二十三回-出娇娃英主升遐 逞奸情帝女谋变
  • 第二十四回-武昭仪还宫夺宠 褚遂良伏阙陈忠
  • 第二十五回-下辣手害死王皇后 遣大军擒归沙钵罗
  • 第二十六回-许敬宗构陷三家 刘仁轨荡平百济
  • 第二十七回-发三箭薛礼定天山 统六师李勣灭高丽
  • 第二十八回-伐西羌连番败绩 易东宫两次蒙冤
  • 第二十九回-裴总管出师屡捷 唐高宗得病告终
  • 第三十回-被废立庐陵王坐徙 违良策徐敬业败亡
  • 第三十一回-敕告密滥用严刑 谋匡复构成大祸
  • 第三十二回-武则天革命称尊 狄仁杰奉制出狱
  • 第三十三回-安金藏剖心明信 僧怀义稔恶受诛
  • 第三十四回-累次发兵才平叛酋 借端详梦迭献忠忱
  • 第三十五回-默啜汗悔婚入寇 狄梁公尽职归天
  • 第三十六回-证冤狱张说辨诬 诛淫竖中宗复位
  • 第三十七回-通三思正宫纵欲 窜五王内使行凶
  • 第三十八回-诛首恶太子兴兵 狎文臣上官恃宠
  • 第三十九回-规夜宴特献回波辞 进毒饼枉死神龙殿
  • 第四十回-讨韦氏扫清宿秽 平谯王骈戮叛徒
  • 第四十一回-应星变睿宗禅位 泄逆谋公主杀身
  • 第四十二回-赠美人张说得厚报 破强虏王晙立奇功
  • 第四十三回-任良相美政纪开元 阅边防文臣平叛虏
  • 第四十四回-信妾言皇后被废 丛敌怨节使遭戕
  • 第四十五回-张守珪诱番得虏首 李林甫毒计害储君
  • 第四十六回-却隆恩张果老归山 开盛宴江梅妃献技
  • 第四十七回-梅悴杨荣撒娇絮阁 罗钳吉网党恶滥刑
  • 第四十八回-洗禄儿中冓贻羞 写幽怨长门拟赋
  • 第四十九回-恋爱妃密誓长生殿 宠胡儿亲饯望春亭
  • 第五十回-勤政楼童子陈箴 范阳镇逆胡构乱
  • 第五十一回-失潼关哥舒翰丧师 驻马嵬杨贵妃陨命
  • 第五十二回-唐肃宗称尊灵武 雷海青殉节洛阳
  • 第五十三回-结君心欢暱张良娣 受逆报刺死安禄山
  • 第五十四回-统三军广平奏绩 复两京李泌辞归
  • 第五十五回-与城俱亡双忠死义 从贼堕节六等定刑
  • 第五十六回-九节度受制鱼朝恩 两叛将投降李光弼
  • 第五十七回-迁上皇阉寺擅权 宠少子逆胡速祸
  • 第五十八回-弑张后代宗即位 平史贼蕃将立功
  • 第五十九回-避寇乱天子蒙尘 耀军徽令公却敌
  • 第六十回-入番营单骑盟虏 忤帝女绑子入朝
  • 第六十一回-定秘谋元舅除凶 窃主柄强藩抗命
  • 第六十二回-贬忠州刘晏冤死 守临洺张伾得援
  • 第六十三回-三镇连兵张家覆祀 四王僭号朱氏主盟
  • 第六十四回-叱逆使颜真卿抗节 击叛帅段秀实尽忠
  • 第六十五回-僭帝号大兴逆师 解贼围下诏罪己
  • 第六十六回-趋大梁德宗奔命 战贝州朱滔败还
  • 第六十七回-朱泚败死彭原城 李晟诱诛田希鉴
  • 第六十八回-窦桂娘密谋除逆 尚结赞狡计劫盟
  • 第六十九回-格君心储君免祸 释主怨公主和番
  • 第七十回-陆敬舆斥奸忤旨 韩全义掩败为功
  • 第七十一回-王叔文得君怙宠 韦执谊坐党贬官
  • 第七十二回-擒刘辟戡定西川 执李锜荡平镇海
  • 第七十三回-讨成德中使无功 策魏博名相定议
  • 第七十四回-贤公主出闺循妇道 良宰辅免祸见阴功
  • 第七十五回-却美妓渡水薄郾城 用降将冒雪擒元济
  • 第七十六回-谏佛骨韩愈遭贬 缚逆首刘悟倒戈
  • 第七十七回-平叛逆因骄致祸 好盘游拒谏饰非
  • 第七十八回-河朔再乱节使遭戕 深州撤围侍郎申命
  • 第七十九回-裂制书郭太后叱奸 信卜士张工头构乱
  • 第八十回- 盅敬宗逆阉肆逆 屈刘蕡名士埋名
  • 第八十一回-诛叛帅朝使争功 诬相臣天潢坐罪
  • 第八十二回-嫉强藩杜牧作罪言 除逆阉李训施诡计
  • 第八十三回-甘露败谋党人流血 钧垣坐镇都市弭兵
  • 第八十四回-奉皇弟权阉矫旨 迎公主猛将建功
  • 第八十五回-兴大军老成定议 堕狡计逆竖丧元
  • 第八十六回-信方士药死唐武宗 立太叔窜毙李首相
  • 第八十七回-复河陇边民入觐 立郓夔内竖争权
  • 第八十八回-平浙东王式用智 失安南蔡袭尽忠
  • 第八十九回-易猛将进克交趾城 得义友夹攻徐州贼
  • 第九十回-斩庞勋始清叛孽 葬同昌备极奢华
  • 第九十一回-曾元裕击斩王仙芝 李克用叛戮段文楚
  • 第九十二回-镇淮南高骈纵寇 入关中黄巢称尊
  • 第九十三回-奔成都误宠权阉 复长安追歼大盗
  • 第九十四回-入陷阱幸脱上源驿 劫车驾急走大散关
  • 第九十五回-襄王煴窜死河中 杨行密盗据淮甸
  • 第九十六回-讨河东王师败绩 走山南阉党失机
  • 第九十七回-三镇犯阙辇毂震惊 一战成功邠宁戡定
  • 第九十八回-占友妻张夫人进箴 挟兵威刘太监废帝
  • 第九十九回-以乱易乱劫迁主驾 用毒攻毒尽杀宦官
  • 第一百回-徒乘舆朱全忠行弑 移国祚昭宣帝亡唐
  • 第七回-啖人肉烹食段钦使 讨乱酋击走刘武周

    互联网 0
    却说隋主侗称帝东都,本是一个现成傀儡,毫无权力,王世充专掌朝政,起初尚佯作谦恭,后来擅杀元文都,及战胜李密,侈然自大,渐露逆谋,到了皇泰隋主侗年号,已见上文。二年三月,竟自称郑王,加九锡。越月,竟将隋主幽禁殿中,自备法驾入宫,居然称帝,改元开明,废隋主为潞国公,立子玄应为太子,玄恕为汉王,余如兄弟宗族等十九人皆为王。世充图逆时,尝使人献印剑,又捏称河清,且罗取杂鸟,书帛系颈,自言符命,纵鸟令去,为野人捕献,各给厚赏,僚属多知他虚诞,啧有烦言。程咬金已改名知节,自李密败后,与秦叔宝同降世充,至是语叔宝道:“王公器量浅狭,好作妄语,此种行为,仿佛似老巫妪,难道好作拨乱主么?我等须亟图变计。”颇有识见。叔宝亦以为然,可巧唐骠骑将军张孝珉等,来攻世充,世充率知节叔宝等,赴九曲城,迎战唐兵。尚未交锋,知节叔宝竟率数十骑西驰百步,复下马遥拜世充道:“蒙公厚待,极思报效,只因公猜忌信谗,仆等不便托足,留恐有祸,因此告辞。”态度雍容,不同凡众。世充望见,即饬人追还,哪知两人早已上马,扬鞭驰去,竟入唐营。害得世充瞠目结舌,转恐部将效尤,不若返登大位,颁给赏爵,或可维系军心,乃收兵不战,竟返东都,逼隋主侗下禅位诏,隋主不肯,因把隋主软禁,外面仍托名受禅,也有三表陈让,及敕书敦劝等情,其实统是他一手做成,隋主毫不与闻。
    裴仁基及子行俨,本李密部将,因为世充所擒,投降东都。仁基为尚书,行俨为大将军,颇有威名。世充未免怀忌,二人亦心不自安,密与左丞宇文儒童等,谋杀世充,复立隋主,偏有人报知世充,立将二人杀毙,并夷三族,复想出了斩草除根的法儿,竟遣兄子仁则,及家奴梁百年,携了毒酒,去鸩隋主。隋主侗幽禁含凉殿,不能自由行动,惟每日祷佛祈福。呆鸟。及为仁则等所逼,复布席礼佛道:“自今以后,愿不复再生帝王家。”也属可怜。乃硬着头皮,饮了鸩酒,一时尚未绝命,被仁则用帛勒死。最可怪的是铜山西崩,洛钟东应,潞国公侗被郑所弑,酅国公侑病殁唐都,两边都追谥恭帝,不谋而合,岂非奇闻?了代王侑,暗寓刺唐之意。
    唐高祖因群雄未靖,剿抚兼施,忽淮安土豪杨士林,聚众万人,袭击伪楚,自称楚帝的朱粲,残虐不仁,大失众望,骤闻外兵攻入,部下多半骇散。粲引亲卒赴淮源,与士林战不多时,又复大溃,慌得粲连忙返奔,直至菊潭,手下已不过百骑,眼见得不能为帝,只好遣人入关,向唐乞降。唐命粲为显州道行台,加封楚王,并遣散骑常侍段确,持节慰问。确至菊潭,与粲相见,粲置酒款待,颇极殷勤。这位段钦使素来嗜酒,对着这种杯中物,好似蚂蚁遇羶,一杯未了,又是一杯,接连喝了数十杯,不觉喜极欲狂,随口乱语,当下笑对朱粲道:“闻足下喜吃人肉,究竟人肉有甚滋味?”粲听了此语,明知他有意嘲笑,也忍不住忿怒起来。原来粲前时剽掠淮汉,专掳妇女婴孩,或烹或蒸,作为食品,尝语徒众道:“世间美味,无过人肉,但使他国有人,何忧饥馁。”想是老虎变的。因此每破州县,不惜仓粟,往往焚去,至是闻段确相诘,遂勃然道:“人肉最美,吃醉人肉,越加适口,好似吃糟猪呢。”确怒骂道:“狂贼狂贼!你今日归朝,不过一个唐家奴,你还想吃醉人肉么?”粲此时亦含有酒意,便瞋目道:“吃你何妨!”说至此,即指麾左右,就座上拿确,确随员只有数人,哪里招架得住?都被他陆续捆住,一刀一个,尽行杀死,吩咐军士洗刷烹调,供大家饱餐一顿,乘着果腹时候,索性将菊潭人民,屠戮垂尽,径往东都投降王世充。世充令署龙骧大将军。
    唐高祖闻段确被烹,顿时大愤,亟欲发兵讨粲,旋接外廷军报,粲已奔投王世充去了。高祖乃召群臣商议,群臣以世充方强,非旦夕可能剿灭,应先储粮积粟,秣马厉兵,俟军实已足,然后出师,可期必胜。于是制定租庸调法,法以人丁为本,田有租,身有庸,户有调,酌量定额,支配悉均,又编置十二军,分屯关内诸府,皆取天星为名。每军将副各一人,无事督耕,有事出战,渐渐的兵精粮足,所向无前。兴邦之本,故特表明。是时宇文士及,尚在济北,伊妹曾入唐为昭仪,颇得高祖欢心,高祖又素善士及,遂召为上仪同。还有故隋臣封德彝,与士及同时入朝,高祖因他谄诈不忠,罢遣就舍,德彝揣摩迎合,挟策干进,也得入拜内史舍人,寻且迁官侍郎。独民部尚书刘文静,初因佐命有功,甚邀主眷,至泾州一役,违令致败,坐罪夺职。见第五回。后来陇西告平,仍复爵邑,列职尚书,文静自恃材能,意尚未足,且因裴寂任右仆射,位在己上,功出己下,更觉愤愤不平。平时与寂论事,屡有龃龉,遂生嫌隙,会家中屡见怪物,文静弟文起,召巫禳灾,披发衔刀,诵咒镇符。有文静妾失宠衔怨,竟令兄上书告变,诬文静兄弟为巫盅事。高祖遂令裴寂问状,冤家碰着对头,当然锻炼成狱,定了死刑。秦王世民固请道:“前在晋阳,文静曾首建大计,乃告寂知。及入关以后,恩宠悬殊。文静怨望,不可谓无,谋反事断不致有,宜赐恩赦罪,矜全首功。”高祖尚是踌躇,偏裴寂又入奏道:“文静才略过人,性实阴险,今天下未定,若留此人,必为后患。”睚眦之怨,一至于此。高祖点首称善,即令拿下文静兄弟,推出斩首。文静临刑长叹道:“高鸟尽,良弓藏,此语果不谬呢!”何不早学范大夫?用佞戮功,类志之,以见高祖之谬。文静既死,裴寂益得上宠,忽由晋阳递到急报,乃是刘武周屡攻并州,乞即济师。高祖乃命寂为晋阳道行军总管,助太原都督齐王元吉,拒守并州,寂奉命出都,适有一队人马,押着一个草头王,入都献俘。城闉内外,一出一入,正是戈鋋蔽日,旗纛摩空,说不尽威武气象。看官道囚解进京的俘虏,究是何方草寇?小子于第一回中,叙及四方枭雄,曾有李轨起河西一语,轨系凉州豪民,喜赒人急,为乡里所悦服,寻为武威司马。自薛举据有金城,轨亦欲乘势称雄,遂结豪民及诸胡,攻克内苑城,自称凉王,薛举遣将击轨,反为轨兵所败,轨因连拔张掖敦煌西平枹罕诸郡,尽有河西地。唐欲西讨薛举,曾遣使赍给玺书,称为从弟,令他助征陇右,轨颇自喜,遣弟懋入朝,懋得受命为大将军,与唐使张俟德还河西,册轨为凉王,兼凉州总管。哪知轨已僭号称帝,改元安乐,及俟德到来,居然南面召见,俟德面折廷争,乃稍加礼貌,且私与群下会议道:“李氏已有天下,历数所归,我不如削去帝号,东向受封为是。”轨若抱定此旨,也不至悬首藁街。尚书右仆射曹珍道:“大凉奄有河右,已为帝国,奈何再受人册封?必欲以小事大,请援萧詧事魏故例,对梁称帝,对魏称臣。”轨点首道:“此策甚善。”因作表谢唐,遣左丞邓晓,偕张俟德入朝奉表,高祖展览表文,首二句是:“皇从弟大凉皇帝臣轨,奉表兄大唐皇帝陛下。”不由的气忿道:“轨称朕为兄,明明是不守臣礼呢!”当下拘晓入狱,贻书吐谷浑,吐读如突,谷读如欲。令起兵击轨。吐谷浑为鲜卑支族,建牙西域,随时叛服靡常,炀帝尝遣将出征,部酋伏允,败奔党项,有子顺曾入质隋朝,留居长安,隋末大乱,伏允收还故地,唐高祖与他连和,遣归质子,伏允甚喜,愿奉朝贡。至得高祖书,即发兵进逼河西,轨不得不出兵防御,国内未免空虚。轨有属将安修仁,受轨命为户部尚书,与吏部尚书梁硕有隙,轨子仲琰,亦因硕傲不为礼,与修仁朋比谮硕,轨竟将硕鸩死。硕尝助轨有功,自被鸩死后,群下多怀疑惧,阴生贰心。修仁兄安兴贵,却在唐为官,尝与修仁通书,得知河西虚实,于是上书唐廷,愿诣凉州招轨。高祖召问兴贵道“轨据有河西,僭称皇帝。岂汝口舌所能下?”兴贵道:“臣家居凉州,颇有宿望,为民夷所附。弟修仁现在轨下,得轨信任,轨若听臣,不必说了,否则臣伺隙以图,亦无不济。”高祖乃遣令西行,不数日已到凉州,由修仁替他先容,得进任左右卫大将军。修仁因说轨道:“凉州偏僻,财力凋敝,虽有胜兵十万,无险可扼,终难成事。且西北与戎狄为邻,非我族类,必为我患。今唐室席据京师,略定中原,战必胜,攻必取,混一区宇,便在目前,若举河西地归唐,唐必世予封爵,就是汉朝窦融,也未足比拟了。”轨迟疑半晌,方奋然道:“唐为东帝,我岂不得为西帝?汝今从东来,莫非为唐做说客么?”兴贵忙谢道:“古人有言,‘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今同宗均蒙委任,何敢生异?不过愚见所及,略表区区,可行与否,仍候钧裁!”轨乃无言。兴贵退出,即与修仁暗结诸胡,里应外合,踏破大凉城。轨战败被擒,由兴贵兄弟,囚轨入都。高祖责他倔强,命斩西市,授兴贵兄弟为左右武侯大将军,各赐田宅及金帛,河西遂平,总计李轨兴亡,只隔三年。邓晓释出狱中,入朝谢恩,舞蹈称庆。高祖正色道:“汝非凉国使臣么?国亡不慽,主死不悲,乃反欲取悦朕心,奸佞可知!汝事轨不忠,尚肯尽心事朕么?”言毕,将晓斥退,可见马屁亦不易拍。晓赧颜自去。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