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东汉演义
  • 第一回-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 第二回-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 第三回-盗贼如猬聚众抗官 父子聚麀因奸谋逆
  • 第四回-受胁迫廉丹战死 图光复刘氏起兵
  • 第五回-立汉裔淯水升坛 破莽将昆阳扫敌
  • 第六回-害刘縯群奸得计 诛王莽乱刃分尸
  • 第七回-杖策相从片言悟主 坚冰待涉一德格天
  • 第八回-投真定得婚郭女 平邯郸受封萧王
  • 第九回-斩谢躬收取邺中 毙贾强扬威河右
  • 第十回-光武帝登坛即位 淮阳王奉玺乞降
  • 第十一回-刘盆子乞怜让位 宋司空守义拒婚
  • 第十二回-掘园陵淫寇逞凶 张挞伐降王服罪
  • 第十三回-诛邓奉惩奸肃纪 戕刘永献首邀功
  • 第十四回-愚彭宠卧榻丧生 智王霸举杯却敌
  • 第十五回-奋英谋三战平齐地 困强虏两载下舒城
  • 第十六回-诣东都马援识主 图西蜀冯异定谋
  • 第十七回-抗朝命甘降公孙述 重士节亲访严子陵
  • 第十八回-借寇君颍上迎銮 收高峻陇西平乱
  • 第十九回-猛汉将营中遇刺 伪蜀帝城下拚生
  • 第二十回-废郭后移宠阴贵人 诛蛮妇荡平金溪穴
  • 第二十一回-雒阳令撞柱明忠 日逐王献图通款
  • 第二十二回-马援病殁壶头山 单于徙居美稷县
  • 第二十三回-纳直言超迁张佚 信谶文怒斥桓谭
  • 第二十四回-幸津门哭兄全孝友 图云台为后避勋亲
  • 第二十五回-抗北庭郑众折强威 赴西竺蔡愔求佛典
  • 第二十六回-辨冤狱寒朗力谏 送友丧范式全交
  • 第二十七回-哀牢王举种投诚 匈奴兵望营中计
  • 第二十八回-使西域班超焚虏 御北寇耿恭拜泉
  • 第二十九回-拔重围迎还校尉 抑外戚曲诲嗣皇
  • 第三十回-请济师司马献谋 巧架诬牝鸡逞毒
  • 第三十一回-诱叛王杯酒施巧计 弹权戚力疾草遗言
  • 第三十二回-杀刘畅惧罪请师 系郅寿含冤毕命
  • 第三十三回-登燕然山夸功勒石 闹洛阳市渔色贪财
  • 第三十四回-黜外戚群奸伏法 歼首虏定远封侯
  • 第三十五回-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邓女分宠启阴谋
  • 第三十六回-鲁叔陵讲经称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归
  • 第三十七回-立继嗣太后再临朝 解重围副尉连毙虏
  • 第三十八回-勇梁慬三战着功 智虞诩一行平贼
  • 第三十九回-作女诫遗编示范 拒羌虏增灶称奇
  • 第四十回-驳百僚班勇陈边事 畏四知杨震却遗金
  • 第四十一回-黜邓宗父子同绝粒 祭甘陵母女并扬威
  • 第四十二回-班长史捣破车师国 杨太尉就死夕阳亭
  • 第四十三回-秘大丧还宫立幼主 诛元舅登殿滥封侯
  • 第四十四回-救忠臣阉党自相攻 应贵相佳人终作后
  • 第四十五回-进李固对策膺首选 举祝良解甲定群蛮
  • 第四十六回-马贤战殁姑射山 张纲驰抚广陵贼
  • 第四十七回-立冲人母后摄政 毒少主元舅横行
  • 第四十八回-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骄妻悍孙寿肆淫
  • 第四十九回-忤内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陈龟拜表
  • 第五十回-定密谋族诛梁氏 嫉忠谏冤杀李云
  • 第五十一回-受一钱廉吏迁官 劾群阉直臣伏阙
  • 第五十二回-导后进望重郭林宗 易中宫幽死邓皇后
  • 第五十三回-激军心焚营施巧计 信谗构严诏捕名贤
  • 第五十四回-驳问官范滂持正 嫉奸党窦武陈词
  • 第五十五回-驱蠹贼失计反遭殃 感蛇妖进言终忤旨
  • 第五十六回-段颎百战平羌种 曹节一网殄名流
  • 第五十七回-葬太后陈球伸正议 规嗣主蔡邕上封章
  • 第五十八回-弃母全城赵苞破敌 盅君逞毒程璜架诬
  • 第五十九回-诛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赂妇翁嫁祸
  • 第六十回-挟妖道黄巾作乱 毁贼营黑夜奏功
  • 第六十一回-曹操会师平贼党 朱用计下坚城
  • 第六十二回-起义兵三雄同杀贼 拜长史群寇识尊贤
  • 第六十三回-请诛奸孙坚献议 拚杀贼傅燮捐躯
  • 第六十四回-登将坛灵帝张威  入宫门何进遇救
  • 第六十五回-元舅召兵泄谋被害 权阉伏罪奉驾言归
  • 第六十六回-逞奸谋擅权易主 讨逆贼歃血同盟
  • 第六十七回-议迁都董卓营私 遇强敌曹操中箭
  • 第六十八回-入洛阳观光得玺 出磐河构怨兴兵
  • 第六十九回-骂逆贼节妇留名 遵密嘱美人弄技
  • 第七十回-元恶伏辜变生部曲 多财取祸殃及全家
  • 第七十一回-攻濮阳曹操败还 失幽州刘虞絷戮
  • 第七十二回-糜竺陈登双劝驾 李傕郭汜两交兵
  • 第七十三回-御跸蒙尘沿途遇寇 危城失守抗志捐躯
  • 第七十四回-孟德乘机引兵迎驾 奉先排难射戟解围
  • 第七十五回-略横江奋迹兴师 下宛城痴情猎艳
  • 第七十六回-策十胜郭嘉申议 劝再进贾诩善谋
  • 第七十七回-愎谏招尤吕布殒命 推诚待士孙策知人
  • 第七十八回-穿地道焚死公孙瓒 害国戚勒毙董贵妃
  • 第七十九回-袁本初驰檄疗风疾 孙伯符中箭促天年
  • 第八十回-焚乌巢曹操屡施谋 奔荆州刘备再避难
  • 第八十一回-守孤城审配全忠 嫁二夫甄氏失节
  • 第八十二回-出塞外绕途歼众虏 顾隆中决策定三分
  • 第八十三回-入江夏孙权复仇 走当阳赵云救主
  • 第八十四回-召周郎东吴主战 破曹军赤壁鏖兵
  • 第八十五回-续嘉耦老夫得少妻 上遗笺壮年悲短命
  • 第八十六回-拒马儿许褚效忠 迎虎主刘璋失计
  • 第八十七回-失冀城马超奔难 逼许宫伏后罹殃
  • 第八十八回-见外使奸雄代捉刀 察重伤功臣邀赐盖
  • 第八十九回-得汉中刘玄德称王 失荆州关云长殉义
  • 第九十回-济父恶曹丕篡位 接宗祧蜀汉开基
  • 第四十九回-忤内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陈龟拜表

    互联网 0
    却说梁冀带剑入朝,突被殿前一人,叱令退出,夺下佩剑,这人乃是尚书张陵,素有肝胆,故为是举。冀长跪谢过,陵尚不应,当即劾冀目无君上,应交廷尉论罪。桓帝未忍严谴,但令冀罚俸一年,借赎愆尤,冀不得不拜谢而退。河南尹梁不疑,尝举陵孝廉,闻陵面叱乃兄,即召陵与语道:“举公出仕,适致自罚,未免出人意外!”陵直答道:“明府不以陵为不才,误见擢叙,今特申公宪,原是报答私恩,奈何见疑?”与周举同一论调。不疑听了,未免生惭,婉言送别。独冀因不疑举荐张陵,致被纠弹,当即迁怒不疑,嘱令中常侍入白桓帝,调不疑为光禄勋。不疑知为兄所忌,让位归第,与弟蒙闭门自守,不闻朝政。冀便讽令百官,荐子胤为河南尹。胤一名胡狗,年才十六,容貌甚陋,不胜冠带,都人士见他毫无威仪,相率嗤笑,惟桓帝特别宠遇,赏赐甚多。和平二年,又改号元嘉。春去夏来,天时和暖,桓帝乘夜微行,竟至梁胤府舍,欢宴达旦,方才还宫。是夕大风拔树,到了天明,尚是阴雾四塞,曙色迷离。故太尉杨震次子秉,已由郎官迁任尚书,上书谏帝微行,未见信用。俄而天旱,俄而地震,诏举独行高士。安平人崔寔即崔瑗子,崔瑗见四十三回。被举入都,目睹国家衰乱,嬖幸满朝,料知时不可为,乃称病不与对策,退作政论数千言,隐讽时政。小子特节录如下:
    自尧舜之帝,汤武之王,皆赖明哲之佐,博物之臣,故陶陈谟而唐虞以兴,伊箕作训,而殷周用隆。及继体之君,欲立中兴之功者,曷尝不赖贤哲之谋乎?凡天下所以不理者,常由人主,承平日久,习乱安危,或荒耽嗜欲,不恤万几;或耳蔽箴诲,厌伪忽真;或犹豫歧路,莫适所从;
    或见信之佐,括囊守禄;或疏远之臣,言以贱废;是以王纲纵弛于上,智士郁伊于下。悲夫!自汉兴以来,三百五十余岁矣,政令垢玩,上下怠懈,风俗雕敝,民庶巧伪,百姓嚣然,咸复思中兴之救矣。且济时拯世之术,岂必体尧蹈舜,然后乃理哉?期于补隙决坏,譬犹枝柱邪倾,随形裁割,要措斯世于安宁之域而已!夫为天下者,自非上德,严之则治,宽之则乱。何以知其然也?近观孝宣皇帝,明于君人之道,审于为政之理,故严刑峻法,破奸宄之胆,海内清肃,天下密如,荐勋祖庙,享号中宗。及元帝即位,多行宽政,卒以堕损,威权始夺,遂为汉室基祸之主。政道得失,于斯可鉴!盖为国之法,有似理身,平则养疾,疾则功焉。夫刑罚者,治乱之药石也,德政者,兴平之粱肉也,以德教除残,是以粱肉治疾也,以刑罚治平,是以药石供养也。方今承百王之敝,值厄运之会,自数世以来,政多恩贷,驭委其辔,马骀其衔,四牡横奔,皇路险倾,方将钳勒鞬辀以救之,以木衔口,曰钳;辀,为车辖,鞬,犹束也。岂暇鸣和鸾,清节奏哉?昔高祖令萧何作九章之律,有夷三族之令,黥劓斩趾断舌枭首,故谓之具五刑。文帝虽除肉刑,当劓者笞三百,当斩左趾者笞五百,当斩右趾者弃市,右趾者既殒其命,笞挞者往往至死,虽有轻刑之名,其实杀也。当此之时,民皆思复肉刑。至景帝元年,乃下诏曰:“加笞与重罪无异,幸而不死,不可为民。”乃定律减笞轻捶,自是之后,笞者得全。以此言之,文帝乃重刑,非轻之也,以严致平,非以宽致平也。必欲行若言,当大定其本,使人主师五帝而式三王,荡亡秦之俗,振先圣之风,弃苟全之政,蹈稽古之踪,复五等之爵,立井田之制,然后选稷契为佐,伊吕为辅,乐作而凤皇仪,击石而百兽舞,若不然,则多为累而已。
    这篇政论,并非劝朝廷尚刑,不过因权幸犯法,有罪不坐,贪吏溺职,有过不诛,所以矫时立说,主张用严。看官若视为常道,便变成刻薄寡恩了。揭出宗旨,免为暴主借口。高平人仲长统,得读匽政论,喟然叹道:“人主宜照录一通,置诸座右!”这也是规戒庸主的意思。惟儒生清议,怎能遽格君心?梁冀是当道豺狼,顺帝还当他麟凤相待,意欲再加褒崇,特令公卿议礼。时赵戒袁汤胡广,迭为太尉,光禄勋吴雄为司徒,太常黄琼为司空。胡广本模棱两端,因见梁氏势盛,遂称冀功德过人,应比周公,锡以山川土田。独司空黄琼进议道:“可比邓禹,合食四县!”这八字,亦硬逼出来。于是有司折衷申议,奏定加冀殊礼,入朝不趋,履剑上殿,谒赞不名,礼比萧何,增封四县,礼比邓禹,赏赐金帛奴婢彩帛车服甲第,礼比霍光,每朝会与三公异席,十日一评尚书事。梁冀得此荣宠,还是贪心不足,心下怏怏。会桓帝生母匽氏病终,即孝崇皇后。桓帝至洛阳西乡举哀,命母弟平原王石为丧主,王侯以下,悉皆会葬,礼仪制度,比诸恭怀皇后。即顺帝生母梁贵人,事见前文。惟匽氏子弟,无一在位,这全由梁冀擅权,心怀妒忌,因此不令匽氏一门,得参政席。至元嘉三年五月,复改元永兴,黄河水涨,经秋愈大,冀州一带,河堤决,洪水泛滥,田尽成泽国,百姓流亡,至数万户。有诏令侍御史朱穆,为冀州刺史。穆奉命即行,才经渡河,县令邑长,只恐穆举劾隐愆,解印去官,约有四十余人。及穆到郡后,果然纠弹污吏,铁面无私,有几个惶急自杀,有几个锢死狱中。宦官赵忠,丧父归葬,僭用玉匣,穆因他籍隶安平,属己管辖,特遣郡吏按验情实。吏畏穆严明,不敢违慢,竟发墓剖棺,出尸勘视,果有玉匣佩着,乃将赵忠家属逮捕下狱。谁知赵忠不肯认错,反向桓帝前逞刁,奏称穆擅发父棺,私系家眷;再加梁冀恨穆进规,也为从旁诬蔑,顿致桓帝大怒,立遣朝使拘穆入都,交付廷尉,输作左校。左校署名属将作大匠管理,凡官吏有罪,令入左校工作,亦汉朝刑罚之一种。当时激动太学生数千人,共抱不平,推刘陶为领袖,诣阙上书,代讼穆冤,学生干政自此始。略云: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