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东汉演义
  • 第一回-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 第二回-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 第三回-盗贼如猬聚众抗官 父子聚麀因奸谋逆
  • 第四回-受胁迫廉丹战死 图光复刘氏起兵
  • 第五回-立汉裔淯水升坛 破莽将昆阳扫敌
  • 第六回-害刘縯群奸得计 诛王莽乱刃分尸
  • 第七回-杖策相从片言悟主 坚冰待涉一德格天
  • 第八回-投真定得婚郭女 平邯郸受封萧王
  • 第九回-斩谢躬收取邺中 毙贾强扬威河右
  • 第十回-光武帝登坛即位 淮阳王奉玺乞降
  • 第十一回-刘盆子乞怜让位 宋司空守义拒婚
  • 第十二回-掘园陵淫寇逞凶 张挞伐降王服罪
  • 第十三回-诛邓奉惩奸肃纪 戕刘永献首邀功
  • 第十四回-愚彭宠卧榻丧生 智王霸举杯却敌
  • 第十五回-奋英谋三战平齐地 困强虏两载下舒城
  • 第十六回-诣东都马援识主 图西蜀冯异定谋
  • 第十七回-抗朝命甘降公孙述 重士节亲访严子陵
  • 第十八回-借寇君颍上迎銮 收高峻陇西平乱
  • 第十九回-猛汉将营中遇刺 伪蜀帝城下拚生
  • 第二十回-废郭后移宠阴贵人 诛蛮妇荡平金溪穴
  • 第二十一回-雒阳令撞柱明忠 日逐王献图通款
  • 第二十二回-马援病殁壶头山 单于徙居美稷县
  • 第二十三回-纳直言超迁张佚 信谶文怒斥桓谭
  • 第二十四回-幸津门哭兄全孝友 图云台为后避勋亲
  • 第二十五回-抗北庭郑众折强威 赴西竺蔡愔求佛典
  • 第二十六回-辨冤狱寒朗力谏 送友丧范式全交
  • 第二十七回-哀牢王举种投诚 匈奴兵望营中计
  • 第二十八回-使西域班超焚虏 御北寇耿恭拜泉
  • 第二十九回-拔重围迎还校尉 抑外戚曲诲嗣皇
  • 第三十回-请济师司马献谋 巧架诬牝鸡逞毒
  • 第三十一回-诱叛王杯酒施巧计 弹权戚力疾草遗言
  • 第三十二回-杀刘畅惧罪请师 系郅寿含冤毕命
  • 第三十三回-登燕然山夸功勒石 闹洛阳市渔色贪财
  • 第三十四回-黜外戚群奸伏法 歼首虏定远封侯
  • 第三十五回-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邓女分宠启阴谋
  • 第三十六回-鲁叔陵讲经称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归
  • 第三十七回-立继嗣太后再临朝 解重围副尉连毙虏
  • 第三十八回-勇梁慬三战着功 智虞诩一行平贼
  • 第三十九回-作女诫遗编示范 拒羌虏增灶称奇
  • 第四十回-驳百僚班勇陈边事 畏四知杨震却遗金
  • 第四十一回-黜邓宗父子同绝粒 祭甘陵母女并扬威
  • 第四十二回-班长史捣破车师国 杨太尉就死夕阳亭
  • 第四十三回-秘大丧还宫立幼主 诛元舅登殿滥封侯
  • 第四十四回-救忠臣阉党自相攻 应贵相佳人终作后
  • 第四十五回-进李固对策膺首选 举祝良解甲定群蛮
  • 第四十六回-马贤战殁姑射山 张纲驰抚广陵贼
  • 第四十七回-立冲人母后摄政 毒少主元舅横行
  • 第四十八回-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骄妻悍孙寿肆淫
  • 第四十九回-忤内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陈龟拜表
  • 第五十回-定密谋族诛梁氏 嫉忠谏冤杀李云
  • 第五十一回-受一钱廉吏迁官 劾群阉直臣伏阙
  • 第五十二回-导后进望重郭林宗 易中宫幽死邓皇后
  • 第五十三回-激军心焚营施巧计 信谗构严诏捕名贤
  • 第五十四回-驳问官范滂持正 嫉奸党窦武陈词
  • 第五十五回-驱蠹贼失计反遭殃 感蛇妖进言终忤旨
  • 第五十六回-段颎百战平羌种 曹节一网殄名流
  • 第五十七回-葬太后陈球伸正议 规嗣主蔡邕上封章
  • 第五十八回-弃母全城赵苞破敌 盅君逞毒程璜架诬
  • 第五十九回-诛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赂妇翁嫁祸
  • 第六十回-挟妖道黄巾作乱 毁贼营黑夜奏功
  • 第六十一回-曹操会师平贼党 朱用计下坚城
  • 第六十二回-起义兵三雄同杀贼 拜长史群寇识尊贤
  • 第六十三回-请诛奸孙坚献议 拚杀贼傅燮捐躯
  • 第六十四回-登将坛灵帝张威  入宫门何进遇救
  • 第六十五回-元舅召兵泄谋被害 权阉伏罪奉驾言归
  • 第六十六回-逞奸谋擅权易主 讨逆贼歃血同盟
  • 第六十七回-议迁都董卓营私 遇强敌曹操中箭
  • 第六十八回-入洛阳观光得玺 出磐河构怨兴兵
  • 第六十九回-骂逆贼节妇留名 遵密嘱美人弄技
  • 第七十回-元恶伏辜变生部曲 多财取祸殃及全家
  • 第七十一回-攻濮阳曹操败还 失幽州刘虞絷戮
  • 第七十二回-糜竺陈登双劝驾 李傕郭汜两交兵
  • 第七十三回-御跸蒙尘沿途遇寇 危城失守抗志捐躯
  • 第七十四回-孟德乘机引兵迎驾 奉先排难射戟解围
  • 第七十五回-略横江奋迹兴师 下宛城痴情猎艳
  • 第七十六回-策十胜郭嘉申议 劝再进贾诩善谋
  • 第七十七回-愎谏招尤吕布殒命 推诚待士孙策知人
  • 第七十八回-穿地道焚死公孙瓒 害国戚勒毙董贵妃
  • 第七十九回-袁本初驰檄疗风疾 孙伯符中箭促天年
  • 第八十回-焚乌巢曹操屡施谋 奔荆州刘备再避难
  • 第八十一回-守孤城审配全忠 嫁二夫甄氏失节
  • 第八十二回-出塞外绕途歼众虏 顾隆中决策定三分
  • 第八十三回-入江夏孙权复仇 走当阳赵云救主
  • 第八十四回-召周郎东吴主战 破曹军赤壁鏖兵
  • 第八十五回-续嘉耦老夫得少妻 上遗笺壮年悲短命
  • 第八十六回-拒马儿许褚效忠 迎虎主刘璋失计
  • 第八十七回-失冀城马超奔难 逼许宫伏后罹殃
  • 第八十八回-见外使奸雄代捉刀 察重伤功臣邀赐盖
  • 第八十九回-得汉中刘玄德称王 失荆州关云长殉义
  • 第九十回-济父恶曹丕篡位 接宗祧蜀汉开基
  • 第二十三回-纳直言超迁张佚 信谶文怒斥桓谭

    互联网 0
    却说北匈奴一再求和,公卿等聚议纷纷,尚难解决。独司徒掾班彪,陈述己见,请光武帝暂与修和,并为草拟诏书,大略如下:
    臣闻孝宣皇帝敕边守尉曰:“匈奴大国,多变诈,交接得其情,则却敌折冲;应对失其宜,则反为所欺。”今北匈奴见南单于来附,惧谋其国,故屡乞和亲;又远驱牛马,与汉合市,重遣名王,多所贡献,斯皆外示富强,以相欺诞也。臣见其贡益重,其国益虚;求和愈数,为惧愈多。然今既未获助南,则亦不宜绝北,羁縻之义,理无不答。谓可颇加赏赐,略与所献相当,明加晓告以前世呼韩邪郅支行事。报答之辞,必求适当,今立稿草并上曰:下文是代诏书口。“单于不忘汉恩,追念先祖旧约,欲修和亲,以辅身安国,计议甚高,为单于嘉之!往者匈奴数有乖乱,呼韩邪郅支,自相仇隙,并蒙孝宣帝垂恩救护,故各遣侍子,称藩保塞。其后郅支忿戾,自绝皇泽;而呼韩附亲,忠孝弥着。及汉灭郅支,遂保国传嗣,子孙相继。今南单于携众向南,款塞归命,自以呼韩嫡长,次第当立,而侵夺失职,猜疑相背,数请兵将,归扫北庭,策谋纷纭,无所不至。惟念斯言不可独听,又以北单于比年贡献,欲修和亲,故拒而未许,将以成单于忠孝之义。汉秉威信,总率万国,日月所照,皆为臣妾,殊俗百蛮,义无亲疏,服顺者褒赏,叛逆者诛罚,善恶之效,呼韩郅支是也。今单于欲修和亲,款诚已达,何嫌而欲率西域诸国,俱来献见!西域国属匈奴与属汉何异!单于数连兵乱,国内虚耗,贡物裁以通礼,何必献马裘!今齎杂缯五百匹,弓鞬■丸一,矢四发,遗单于,又赐献马左骨都侯右谷蠡王,并匈奴官名。杂缯各四百匹,斩马剑各一。单于前言先帝时,所赐呼韩邪竽瑟箜筷皆败,愿复裁赐。念单于国尚未安,方厉武节,以战攻为务,竽瑟之用,不如良弓利剑,故未以齎。朕不爱小物,于单于便宜,所欲遣驿以闻。”
    光武帝得书后,颇觉彪言有理,即照他所拟草诏,缮发出去,所有赏赐各物,亦俱如彪言。北匈奴受诏而去。会值沛太后郭氏,即废后。见二十一回。得病身亡,光武帝命从丰棺殓,使东海王强奉葬北邙。并使大鸿胪郭况子潢,得尚帝女淯阳公主,进潢为郎。亲上加亲,还是不忘故后的意思。且因东海王强去就有礼,加封鲁地,特赐虎贲旄头钟等物,徙封鲁王兴为北海王。兴系齐武王刘縯子,见前文。惟自东海王强以下诸兄弟,虽俱受王封,还是留居京都,未尝就国。当时诸王竞修名誉,广结交游,门下客多约数百,少亦数十人。王莽从兄王仁子磐,自莽被灭后,幸得免祸,家富如故,平时雅尚气节,爱士好施,著名江淮间。旋因游寓京师,与士大夫往来,名誉益盛,列侯公卿,喜与接谈,就是诸王邸中,亦常见王磐足迹。故伏波将军马援,有一侄女,嫁磐为妻。援却不甚爱磐,且闻他出入藩邸,愈为磐忧,尝与姊子曹训道:“王氏已为废族,为子石计,磐字子石。理应屏居自守,乃反在京浪游,妄求声誉,我恐他不免遭殃呢!”已而复闻磐子肃来往北宫,及王侯邸第,乃复语司马吕种道:“国家诸子并壮,不与立防,听令交通宾客,将来必起大狱!卿等须预先戒慎,免得株连!”观人不可谓不审,料事不可谓不明。吕种似信非信,总道诸王势大,可以无虞,因此将援言撇诸脑后,也在藩邸中奔走伺候,曲献慇懃。哪知郭氏殁后,便有人诣阙上书,说是王肃父子,漏网余生,反得为王侯宾客,终恐因事生乱,亟宜加防。光武帝览书生愤,便饬郡县收捕王肃父子,并及诸王宾佐,辗转牵引,系狱至千余人。吕种亦遭连坐,不禁悔叹道:“马将军真神人呢!”但祸已临头,嗟亦无及,就使没有什么大罪,到此已玉石不分,无从辩诉。冤冤相凑,又出了一种杀人的巨案。从前刘玄败没,光武帝尝封玄子鲤为寿光侯。鲤记念父仇,迁怨刘盆子兄弟,因将盆子兄故式侯刘恭,乘间刺死。鲤与沛王辅友善,案情且连及沛王。故鲤坐罪下狱,沛王亦一同被系。光武帝恨上加恨,遂将王肃父子,并诸王宾客,相率处死。沛王系狱三日,经王侯等力为救请,才得释出,乃一并遣令归国,不得仍留京师。诸王奉诏,不得不入朝辞行,分道去讫。
    皇太子庄,春秋渐高,留居东宫,光武帝欲为选师傅,辅导储君,因向群臣咨问,令他各举所知,太子舅阴识,已受封原鹿侯,官拜执金吾,群臣俱上言太子师傅,莫如阴侯。独博士张佚进说道:“今陛下册立太子,究竟为天下起见呢?还是为阴氏起见呢?为阴氏起见,阴侯原可为太子师傅;若为天下起见,应该选用天下贤才,不宜专用私亲!”光武帝点头称善,且顾语张佚道:“欲为太子置师傅,正欲储养君德,为天下计;今博士且能正朕,况太子呢?”当下拜佚为太子太傅,佚直任不辞,受职而退。还有太子少傅一缺,另任博士桓荣,各赐辎车乘马等物。荣沛郡人,资望比张佚为优,少时游学长安,师事博士朱普,习尚书学,家贫无资,佣食自给,十五年不归问家园。及朱普病殁,送丧至九江朱家,负土成坟,遂在九江寓居,教授生徒,多至数百人。王莽末年,天下大乱,荣怀藏经书,与弟子逃匿山谷,虽时常饥困,尚是讲学不辍。待乱事既平,乃复出游江淮,仍以教授为生。建武十九年,始得辟为大司徒掾属,年已六十有余。弟子何汤,为虎贲中郎将,在东宫教授尚书。光武帝尝问汤师事何人,汤以荣对,乃召荣入见,令他讲解尚书,确有特识,因即擢为议郎,亦使教授太子。寻复迁为博士,常在东宫留宿,朝夕讲经。太子庄敬礼不衰,及为太子少傅,荣已七十余岁,乃大会诸生,具列车马印绶,欢颜语众道:“今日得蒙厚恩,全由稽古得力,诸生可不加勉么?”以学术博取富贵,志趣亦卑,桓荣一得自矜,不足为训。越二年复改任太常,事见后文。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