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东汉演义
  • 第一回-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 第二回-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 第三回-盗贼如猬聚众抗官 父子聚麀因奸谋逆
  • 第四回-受胁迫廉丹战死 图光复刘氏起兵
  • 第五回-立汉裔淯水升坛 破莽将昆阳扫敌
  • 第六回-害刘縯群奸得计 诛王莽乱刃分尸
  • 第七回-杖策相从片言悟主 坚冰待涉一德格天
  • 第八回-投真定得婚郭女 平邯郸受封萧王
  • 第九回-斩谢躬收取邺中 毙贾强扬威河右
  • 第十回-光武帝登坛即位 淮阳王奉玺乞降
  • 第十一回-刘盆子乞怜让位 宋司空守义拒婚
  • 第十二回-掘园陵淫寇逞凶 张挞伐降王服罪
  • 第十三回-诛邓奉惩奸肃纪 戕刘永献首邀功
  • 第十四回-愚彭宠卧榻丧生 智王霸举杯却敌
  • 第十五回-奋英谋三战平齐地 困强虏两载下舒城
  • 第十六回-诣东都马援识主 图西蜀冯异定谋
  • 第十七回-抗朝命甘降公孙述 重士节亲访严子陵
  • 第十八回-借寇君颍上迎銮 收高峻陇西平乱
  • 第十九回-猛汉将营中遇刺 伪蜀帝城下拚生
  • 第二十回-废郭后移宠阴贵人 诛蛮妇荡平金溪穴
  • 第二十一回-雒阳令撞柱明忠 日逐王献图通款
  • 第二十二回-马援病殁壶头山 单于徙居美稷县
  • 第二十三回-纳直言超迁张佚 信谶文怒斥桓谭
  • 第二十四回-幸津门哭兄全孝友 图云台为后避勋亲
  • 第二十五回-抗北庭郑众折强威 赴西竺蔡愔求佛典
  • 第二十六回-辨冤狱寒朗力谏 送友丧范式全交
  • 第二十七回-哀牢王举种投诚 匈奴兵望营中计
  • 第二十八回-使西域班超焚虏 御北寇耿恭拜泉
  • 第二十九回-拔重围迎还校尉 抑外戚曲诲嗣皇
  • 第三十回-请济师司马献谋 巧架诬牝鸡逞毒
  • 第三十一回-诱叛王杯酒施巧计 弹权戚力疾草遗言
  • 第三十二回-杀刘畅惧罪请师 系郅寿含冤毕命
  • 第三十三回-登燕然山夸功勒石 闹洛阳市渔色贪财
  • 第三十四回-黜外戚群奸伏法 歼首虏定远封侯
  • 第三十五回-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邓女分宠启阴谋
  • 第三十六回-鲁叔陵讲经称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归
  • 第三十七回-立继嗣太后再临朝 解重围副尉连毙虏
  • 第三十八回-勇梁慬三战着功 智虞诩一行平贼
  • 第三十九回-作女诫遗编示范 拒羌虏增灶称奇
  • 第四十回-驳百僚班勇陈边事 畏四知杨震却遗金
  • 第四十一回-黜邓宗父子同绝粒 祭甘陵母女并扬威
  • 第四十二回-班长史捣破车师国 杨太尉就死夕阳亭
  • 第四十三回-秘大丧还宫立幼主 诛元舅登殿滥封侯
  • 第四十四回-救忠臣阉党自相攻 应贵相佳人终作后
  • 第四十五回-进李固对策膺首选 举祝良解甲定群蛮
  • 第四十六回-马贤战殁姑射山 张纲驰抚广陵贼
  • 第四十七回-立冲人母后摄政 毒少主元舅横行
  • 第四十八回-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骄妻悍孙寿肆淫
  • 第四十九回-忤内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陈龟拜表
  • 第五十回-定密谋族诛梁氏 嫉忠谏冤杀李云
  • 第五十一回-受一钱廉吏迁官 劾群阉直臣伏阙
  • 第五十二回-导后进望重郭林宗 易中宫幽死邓皇后
  • 第五十三回-激军心焚营施巧计 信谗构严诏捕名贤
  • 第五十四回-驳问官范滂持正 嫉奸党窦武陈词
  • 第五十五回-驱蠹贼失计反遭殃 感蛇妖进言终忤旨
  • 第五十六回-段颎百战平羌种 曹节一网殄名流
  • 第五十七回-葬太后陈球伸正议 规嗣主蔡邕上封章
  • 第五十八回-弃母全城赵苞破敌 盅君逞毒程璜架诬
  • 第五十九回-诛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赂妇翁嫁祸
  • 第六十回-挟妖道黄巾作乱 毁贼营黑夜奏功
  • 第六十一回-曹操会师平贼党 朱用计下坚城
  • 第六十二回-起义兵三雄同杀贼 拜长史群寇识尊贤
  • 第六十三回-请诛奸孙坚献议 拚杀贼傅燮捐躯
  • 第六十四回-登将坛灵帝张威  入宫门何进遇救
  • 第六十五回-元舅召兵泄谋被害 权阉伏罪奉驾言归
  • 第六十六回-逞奸谋擅权易主 讨逆贼歃血同盟
  • 第六十七回-议迁都董卓营私 遇强敌曹操中箭
  • 第六十八回-入洛阳观光得玺 出磐河构怨兴兵
  • 第六十九回-骂逆贼节妇留名 遵密嘱美人弄技
  • 第七十回-元恶伏辜变生部曲 多财取祸殃及全家
  • 第七十一回-攻濮阳曹操败还 失幽州刘虞絷戮
  • 第七十二回-糜竺陈登双劝驾 李傕郭汜两交兵
  • 第七十三回-御跸蒙尘沿途遇寇 危城失守抗志捐躯
  • 第七十四回-孟德乘机引兵迎驾 奉先排难射戟解围
  • 第七十五回-略横江奋迹兴师 下宛城痴情猎艳
  • 第七十六回-策十胜郭嘉申议 劝再进贾诩善谋
  • 第七十七回-愎谏招尤吕布殒命 推诚待士孙策知人
  • 第七十八回-穿地道焚死公孙瓒 害国戚勒毙董贵妃
  • 第七十九回-袁本初驰檄疗风疾 孙伯符中箭促天年
  • 第八十回-焚乌巢曹操屡施谋 奔荆州刘备再避难
  • 第八十一回-守孤城审配全忠 嫁二夫甄氏失节
  • 第八十二回-出塞外绕途歼众虏 顾隆中决策定三分
  • 第八十三回-入江夏孙权复仇 走当阳赵云救主
  • 第八十四回-召周郎东吴主战 破曹军赤壁鏖兵
  • 第八十五回-续嘉耦老夫得少妻 上遗笺壮年悲短命
  • 第八十六回-拒马儿许褚效忠 迎虎主刘璋失计
  • 第八十七回-失冀城马超奔难 逼许宫伏后罹殃
  • 第八十八回-见外使奸雄代捉刀 察重伤功臣邀赐盖
  • 第八十九回-得汉中刘玄德称王 失荆州关云长殉义
  • 第九十回-济父恶曹丕篡位 接宗祧蜀汉开基
  • 第七十二回-糜竺陈登双劝驾 李傕郭汜两交兵

    互联网 0
    tp://www.xtmm.cn/2009/0808/3NMDAwMDAxMjA3NQ.html">曹操欲再攻吕布,移屯东阿,进袭定陶。济阴太守吴资,已与吕布连合,急引兵保守南城,一面向布乞援;布率军驰至,被曹操扼险要击,输了一阵。操复攻定陶,连日不下。布将薛兰李封,留屯钜野,与定陶相距不远,操恐他援应定陶,因分兵围定陶城,自引健将典韦等,往攻钜野,捣破薛李屯营;及吕布闻信驰救,又被曹军击退,薛兰李封,先后战死,操得占住钜野,复至乘氏县追击吕布。忽由徐州传来消息,乃是陶谦病殁,把徐州让与刘备。禁不住大怒道:“刘备不劳一兵,坐得徐州,天下事有这等容易么?况陶谦是我仇人,我不得手刃谦头,亦当往戮谦尸,今且移捣徐州,报复大仇,然后再来灭布,也是不迟。”道言甫毕,即有一人入谏道:“不可不可!”操闻声瞧视,乃是谋臣荀彧,便问他何故不可?彧即答道:“昔高祖保关中,光武帝据河内,类皆深根固本,方得经营天下,进足胜敌,退足坚守;故虽有困败,终成大业。今将军首事兖州,得平山东,河济为天下要地,仿佛关中河内,怎得因一时小失,便弃置不顾呢?操以子房比荀彧,彧亦以高祖光武拟曹操。况我军已破薛兰李封,先声已振,再勒兵收麦饷军,进击吕布,无虑不克;布既破灭,便可南占扬州,共讨袁术,临兵淮泗,不怕徐州不为我有;若今日舍布东行,布必乘虚进袭,我多留兵,便不足取徐,我少留兵,又不足守兖,兖州尽失,徐州未取,岂不是一举两失么?”操尚愤愤道:“陶谦已死,刘备新任,民心未定,兵力又虚,我若往取徐州,势如反掌,有何难事。”彧微笑道:“只恐未必,陶谦虽死,刘备继起,彼惩去年覆辙,自惧危亡,势目辗转结援,合力抗我,现在时当仲夏,东方麦已收入,一闻敌至,必坚壁清野,固垒坐待,攻不能克,掠无所得,不出旬日,全军皆困,况前攻徐州,遍加威罚,子弟念父兄遗耻,拚死相争,胜负更难预料;就使得破徐州,人心未服,待至我军一移,亦必反侧,这真叫做舍本逐末,易安就危,图远忽近,愿将军熟思后行。”洞中利害。操乃不复移军,专与吕布对垒,且令兵士四处割麦,作为军粮。百姓晦气。蓦有探马入报,吕布陈宫等,率兵万余,前来攻城。操因兵士四出,一时不及召回,忙驱百姓登城,无论男妇,一齐充役,自率守兵出城拒敌。好多时不见布至,又有探骑入报道:“布军至西面大堤旁,探望许久,又复退去了!”操大笑道:“这是吕布恐我有伏,故欲进又止,彼见堤南多林,容易伏兵,所以动疑;哪知是太觉多心了!明日布必来烧林,然后再进,我却偏要设伏,看他能逃我计中么?”是谓知彼知己。待至夜间,便召曹仁曹洪道:“汝两人可至堤旁,约距林南里许,引兵下伏,俟我亲去挑战,诱布赶来,两下杀出,休得有误。”曹仁曹洪领命去讫。到了翌晨,西面烈焰冲天,果然吕布前来烧林,操喜语道:“不出我所料,今日定当破布了!”遂麾军出营,前往搦战,行至堤畔,布已将林木遍焚,并无一人杀出,即放胆再进,才越半里,正与操军相遇,两下交战,操佯败急走,布以为前面无林,驱军急进,不意伏兵从堤下突起,竟将布军冲成两撅;布顾前失后,当然着忙,再加操引军杀转,猛将典韦,双戟很是厉害,除吕布无人敢当,布已心慌意乱,也不暇与韦赌胜,当即拍马退回,仓皇中杀开走路,部兵已折去多人;操军直追至布营,天色已晚,方才引归。布经此一败,锐气尽丧,便夤夜遁去。是不及曹操处。陈留太守张邈,闻得布军败走,料知操必来报怨,乃使弟超保着家属,守住雍邱,自向袁术处求救。操攻拔定陶,就移攻雍邱城,城内守备单微,待援不至,竟至失陷,超惶急自尽,家小等均被操军杀死。邈至扬州,亦为从吏所杀,一门殄绝,情状惨然。实是陈宫害他,然亦可为轻率者戒。嗣是兖州复归曹操,操自称兖州牧,不过上了一道表文,声明情迹罢了。吕布失去兖州,又害得无地自存,只好挈着家眷,奔投徐州。徐州刺史陶谦,殁时已六十三岁,临终这一夕,嘱语别驾糜竺道:“我死以后,非刘备不能安此州,汝曹可迎他为主,毋忘我言。”说毕遂瞑。竺为谦棺殓,即率州人至小沛,迎备入刺徐州;备辞不敢当。下邳人陈登,表字元龙,夙具大志,弱冠后得举孝廉,除授东阳长,养老恤孤,视民如伤,陶谦表登为典农校尉,劝民耕桑,广兴地利,至是亦随竺迎备。见备不肯受任,便向前力劝道:“今汉室陵夷,海内倾覆,立功立业,莫如今日,徐州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临州事,使君正可借此发迹,奈何固辞?”备尚推让道:“袁公路术字公路。近据寿春,此君四世三公,众望所归,何妨请他兼领徐州。”登答说道:“公路骄豪,不足拨乱,今欲为使君纠合步骑十万,上足匡主济民,创成霸业,下足割地守境,书功竹帛,若使君不见听许,登等却未敢轻舍使君哩!”备还有让意,真耶假耶?可巧北海相孔融到来,由备延入,谈及徐州继续事宜;融便说道:“我此来正为此事,诚心劝驾,君今欲让诸袁公路,公路岂是忧国忘家的大臣!我看他虽据扬州,不过一中枯骨,何足介意,今日徐州吏民,俱已爱戴使君,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将来恐悔不可追了!”备乃勉从融议,由小沛移居徐州,管领州事。适值吕布来奔,备因他进袭兖州,得解徐围,与徐州不为无功,所以出城迎入,摆酒接风,席间互道慇懃,颇称欢洽;罢席后送居客馆。过了两三日,布设宴相酬,备亦赴饮,酒至数巡,布令妻妾出拜,格外亲昵,想貂蝉应亦在列。到了醉后忘情,就呼备为弟,有自夸意;备见布语无伦次,未免不谐,但表面上仍然欢笑,不露微隙,及宴毕告辞,方令布出屯小沛。布意虽未惬,究属不便争论,越宿即与备叙别,自往小沛去了。为下文袭取徐州张本。且说李傕郭汜等,在朝专政,已越二年,献帝加行冠礼,改元兴平,追谥本生妣王氏为灵怀皇后,改葬于文昭陵,时献帝已十有六岁了。四府三公,换易数人,太尉迭更四次,乃是皇甫嵩赵忠朱杨彪,相继承受。司徒迭更三次,若赵谦,若淳于嘉,若赵温,有名可稽。司空更换了四次,系是循资超迁,先为淳于嘉,次为杨彪,又次为赵温,温进职司徒,后任叫作张喜,由卫尉升任,统共得十余人,大都无从建树,只好随俗浮沉,与时进退,一切军国重权,俱归李傕郭汜等掌握。傕欲招抚陇西,特使人买嘱马腾韩遂等,饵以重赏,征令入朝;马腾韩遂见前文。腾与遂各贪厚利,乃率众共诣长安,朝廷命遂为镇西将军,遣还凉州,腾为征西将军,留屯郿县。腾虽得官爵,心尚未足,更向李傕索赂,傕不肯照给,遂致触动腾怒,与傕有嫌。谏议大夫种劭,为故太常种拂子,前次傕等犯阙时,拂曾遇害,亦见前文。劭欲报父仇,恨傕甚深;且见傕等拥兵逼主,为国大患,乃与侍中马宇,左中郎将刘范,共拟招腾入都,为诛傕计,腾亦与盗贼无异,招腾诛傕即得成功,未必遽安,劭等所见亦误。密使往返;腾即允诺,进兵至长平观中。傕料有内应,先行搜查,种劭等情虚出走,同奔槐里;樊稠郭汜及傕兄子李利,由傕遣攻腾军,腾交战失利,奔走凉州。樊稠督兵追赶,驰马疾行;李利既不力战,又致落后,被稠促召至军,怒目叱责道:“人欲枭汝父头颅,还敢这般玩惰,难道我不能斩汝么?”利无奈谢罪,随稠再进。行抵陈仓,凑巧韩遂兵至,来援马腾,韩见腾等军败绩,乃勒马相待;至樊稠先驱追来,便上前拦阻道:“我等所争,并非私怨,不过为王室起见,遂与足下本属同乡,何苦自相残杀,不若彼此罢兵,释嫌修好为是。”稠听他说得有理,乐得息事,与遂握手言别,还入都中。傕又遣他再攻槐里,种劭马宇刘范等并皆战死,于是迁稠为右将军,郭汜为后将军。稠复请赦韩遂马腾二人,安定凉州,方好一意东略,免得西顾。有诏依议,免韩马二人前罪,使腾为安狄将军,遂为安降将军,惟出关东略的计议,傕尚在踌躇,未肯遽允;稠却再三催促,自请效力,反令傕疑窦益深。李利记着前嫌,复向傕密报,述及韩樊共语事,傕不禁大怒道:“军前密谈,定有私意,若不速除此人,后必噬脐。”遂与利商定计划,借会议军事为名,邀稠入室,稠还道他是准议发兵,欣然前往。谁知入座甫定,即由傕呼出健卒,持刀直前,把稠劈死。一面宣告稠罪,说他私通韩马,与有逆谋,诸将似信非信,互生疑谤,连郭汜亦内不自安。傕欲交欢郭汜,屡请汜入室夜宴,或请留宿,汜妻甚妒,只恐汜有他遇,从旁劝阻。一夕傕复邀汜饮,汜被妻牵住,设词婉谢。偏傕格外巴结,竟遣人携肴相赠,汜妻即捣豉为药,置入肴中,待至汜欲下箸,妻便说道:“食从外来,怎得便食。”当即用箸拨肴,取药示汜道:“一栖不两雄,妾原疑将军误信李公。”说着,向汜冷笑。妒态如绘。汜才知妻含有妒意,力自辨诬,妻却带笑带劝道:“总教将军不往李府,妾自然无疑了。”汜应声许诺。转瞬间已是兼旬,又将前言失记,至傕家饮得大醉,踉跄归来,一入室门,呕哕满地。汜妻泣语道:“将军尚不信妾言么?明明中毒,奈何奈何!”说着,汜亦焦急起来,捶胸言悔,还是汜妻替他设法,忙用粪绞汁,令汜饮下。汜顾命要紧,没奈何掩鼻取饮,未几心中作恶,复吐出若干秽物,稍觉宽怀;你不肯听从阃命,就要罚你吃屎。随即愤然说道:“我与李傕共同举兵,每事相助,奈何反欲害我,我不先发,还能自全么?”越宿就检点部曲令攻李傕。傕闻汜无故来攻,更怒不可遏,出兵拒战,辇毂以下,居然大动干戈,无法无天。傕且遣兄子李暹,率数千人围住宫门,胁迁车驾,太尉杨彪,出语李暹道:“自古帝王不闻有徙居臣家,君等举事,当合人心,为何轻率若此!”暹抗声道:“我家将军,恐郭汜入宫为逆,故遣我迎驾,暂避凶焰,君敢来相阻,莫非与汜通谋不成?”彪不便再言,入白献帝。献帝新立皇后伏氏,甫越三日,便遭此变,急得无法可施。李暹用车三乘,入宫促逼,一乘载献帝,一乘载伏后,一乘由傕吏贾诩左灵共载,监押帝后至李傕营,天子已成傀儡,由他播弄,余如宫廷侍臣,还有什么主意?只好随着乘舆,步行同出。暹复纵兵入宫,掠妃妾,掳财物,所有御库金帛,悉数搬至李傕营中;更可恨的是放起火来,把宫阙一律毁尽。董卓毁洛阳宫阙,李傕毁长安宫阙,两京为墟,呜呼炎汉。献帝到了傕营,虽由傕另设御幄,供奉衣食,但比那宫中安养,迥不相同,累得献帝寝食不遑,日夕担忧。乃命太尉杨彪、司空张喜、尚书王隆、光禄勋邓渊、卫尉士孙瑞、太仆韩融、廷尉宣璠、大鸿胪刘郃、大司农朱等,至郭汜营内讲和。汜不肯依议,反将群臣留住,逼令同攻李傕。杨彪勃然道:“群臣共斗,一劫天子,一拘公卿,古今曾有是理么?”还讲什么道理?汜闻言起座,拔剑指彪,凶威可怖,彪却无惧色,正容答语道:“卿尚不念国家,我亦何敢求生!”中郎将杨密,忙上前劝止,汜才罢手。但尚未肯放还群臣,仍与李傕相争不息,傕召羌胡数千人,分给御物缯彩,令他攻汜,且谓诛汜以后,当加赏宫人妇女。汜亦阴贿傕党中郎将张苞,约为内应,自率众夜攻傕营,矢及御幄。傕慌忙出拒,仓猝间闻有箭声,亟向右侧闪过,那左耳上已中了一箭,忍痛拔去,血流如注,忽又有烟焰从营后出来,料知有人图变,更觉惊惶;幸亏都将杨奉,引兵援应,方将汜兵杀退,再查及营后火光已经销灭,独不见中郎将张苞,才知苞阴通郭汜,纵火未成,奔投汜营去了。傕经此一吓,免不得顾前防后,遂将献帝迁居北坞,使校尉监守坞门,隔绝内外,饮食不继,侍臣均有饥色。献帝向傕求米五斗,牛骨五具,分给左右。傕怒说道:“朝夕上饭,何用米为?”乃只把臭牛骨送入。献帝见了,不胜懊恨,便欲召傕责问。侍中杨琦急奏道:“傕自知所为悖逆,欲动车驾往池阳,愿陛下暂时容忍,静待后机。”献帝乃低头无语,用巾拭泪罢了!末代皇帝,实是难做。司徒赵温,见献帝为傕所制,因致书与傕,语多责备。傕又欲杀温,经傕弟李应劝解,才得罢议。惟傕迷信鬼怪,常使道人及女巫,击鼓降神,诳惑部兵,又为董卓作祠北坞,屡往祷祭。每当祭后,顺道省视献帝,不释甲械,奏对时亦言语不伦,或称帝为明陛下,或呼作明主;且言郭汜种种不道,应该加诛。献帝只好随他意旨,而为敷衍。傕欣然出语道:“明陛下真贤圣主!”嗣是无害帝意。献帝复遣谒者皇甫郦,往与两造解和,郦先诣郭汜营,用言婉劝,汜颇有允意。转至李傕处调停,傕独不肯从,悻悻与语道:“我有讨吕布的大功,辅政四年,三辅清静,为天下所共闻,郭多汜小名为多。系盗马虏,怎敢与我抗衡,且擅劫公卿,罪在不赦,我所以定欲加诛,君为凉州人,看我方略士众,足胜郭多否?”郦听他语言不逊,也忍无可忍,便应声道:“古时有穷后羿,自恃善射,不思患难,终归灭亡,近如董公强盛,亦致身亡族灭;可见得有勇无谋,反足取祸。今将军身为上将,持钺仗节,子孙宗族,多居显要,国恩亦岂可遽负?且郭多劫质公卿,将军胁迫至尊,孰轻孰重,不问可知,张济杨奉诸人,尚知将军所为非是,将军若再不悔悟,恐一旦众叛亲离,虽悔无及了!”语虽切直,究非和事佬声口。傕怎肯听服,呵令出去。郦趋出营中,遇着侍中胡邈,前来探信,郦即呼语道:“李傕不肯奉诏,词多悖逆。”邈急摇手道:“毋为此言,徒自取辱。”郦瞋目道:“胡敬才,邈字敬才。汝亦国家大臣,奈何也作此语,郦累世受恩,得侍帷幄,君辱臣死,义所当然!今若为李傕所杀,莫非天命,何惧之有!”邈不待说毕,匆匆还白献帝,献帝恐郦得罪李傕,急遣人召还。傕果遣虎贲将王昌呼郦,昌鉴郦忠直,纵令还报,只说是追郦不及,入报李傕,且劝傕不宜多戮直臣,傕乃无言。及郦还白献帝,诏令他免官归里。郦与故太尉皇甫嵩同族,嵩已病殁;郦以忠直闻名,幸得不死,这未始非天眷忠诚,才得脱离虎口呢!寓劝于褒。献帝尚恐傕怀怒,特擢傕为大司马,位重三公。傕归功诸巫,重赏金帛,独不及将士。部将杨奉,至是越不愿事傕。潜与傕军吏宋果,谋杀傕奉还天子,不幸谋泄,果为傕所杀,奉得逃脱,傕众亦陆续叛去。可巧镇东将军张济,引兵入都,进谒献帝,请宣诏谕和傕汜,并愿奉驾东幸弘农,献帝自然乐从,当下遣使持诏,分谕傕汜两人,傕汜尚有异言。经使臣仆仆往来,直至十次,方得言和,汜乃释放群臣,杨彪等并皆告归。惟朱因愤成病,已先释出,回家便死。何不早死数年,免丧英名。张济促驾登程,择定兴平二年七月甲子日,启跸就道。偏有羌胡数千人,窥探御帐,喧声杂呼道:“李将军尝许我宫人,今可蒙颁给否?”献帝听着,心上加忧,因遣侍中刘艾,商诸贾诩。诩由李傕荐举,已拜为宣义将军,既奉上命,乃召语羌胡酋帅,许予封赏,叫他禁止部属,不得啰;羌胡方皆引去。既而启跸期届,由群臣拥护帝后,登车出宣平门,将过吊桥,突有骑士数百人,拦住桥上,不许乘舆过去,惹得献帝又惊又恼,大费踌躇。正是: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