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东汉演义
  • 第一回-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 第二回-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 第三回-盗贼如猬聚众抗官 父子聚麀因奸谋逆
  • 第四回-受胁迫廉丹战死 图光复刘氏起兵
  • 第五回-立汉裔淯水升坛 破莽将昆阳扫敌
  • 第六回-害刘縯群奸得计 诛王莽乱刃分尸
  • 第七回-杖策相从片言悟主 坚冰待涉一德格天
  • 第八回-投真定得婚郭女 平邯郸受封萧王
  • 第九回-斩谢躬收取邺中 毙贾强扬威河右
  • 第十回-光武帝登坛即位 淮阳王奉玺乞降
  • 第十一回-刘盆子乞怜让位 宋司空守义拒婚
  • 第十二回-掘园陵淫寇逞凶 张挞伐降王服罪
  • 第十三回-诛邓奉惩奸肃纪 戕刘永献首邀功
  • 第十四回-愚彭宠卧榻丧生 智王霸举杯却敌
  • 第十五回-奋英谋三战平齐地 困强虏两载下舒城
  • 第十六回-诣东都马援识主 图西蜀冯异定谋
  • 第十七回-抗朝命甘降公孙述 重士节亲访严子陵
  • 第十八回-借寇君颍上迎銮 收高峻陇西平乱
  • 第十九回-猛汉将营中遇刺 伪蜀帝城下拚生
  • 第二十回-废郭后移宠阴贵人 诛蛮妇荡平金溪穴
  • 第二十一回-雒阳令撞柱明忠 日逐王献图通款
  • 第二十二回-马援病殁壶头山 单于徙居美稷县
  • 第二十三回-纳直言超迁张佚 信谶文怒斥桓谭
  • 第二十四回-幸津门哭兄全孝友 图云台为后避勋亲
  • 第二十五回-抗北庭郑众折强威 赴西竺蔡愔求佛典
  • 第二十六回-辨冤狱寒朗力谏 送友丧范式全交
  • 第二十七回-哀牢王举种投诚 匈奴兵望营中计
  • 第二十八回-使西域班超焚虏 御北寇耿恭拜泉
  • 第二十九回-拔重围迎还校尉 抑外戚曲诲嗣皇
  • 第三十回-请济师司马献谋 巧架诬牝鸡逞毒
  • 第三十一回-诱叛王杯酒施巧计 弹权戚力疾草遗言
  • 第三十二回-杀刘畅惧罪请师 系郅寿含冤毕命
  • 第三十三回-登燕然山夸功勒石 闹洛阳市渔色贪财
  • 第三十四回-黜外戚群奸伏法 歼首虏定远封侯
  • 第三十五回-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邓女分宠启阴谋
  • 第三十六回-鲁叔陵讲经称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归
  • 第三十七回-立继嗣太后再临朝 解重围副尉连毙虏
  • 第三十八回-勇梁慬三战着功 智虞诩一行平贼
  • 第三十九回-作女诫遗编示范 拒羌虏增灶称奇
  • 第四十回-驳百僚班勇陈边事 畏四知杨震却遗金
  • 第四十一回-黜邓宗父子同绝粒 祭甘陵母女并扬威
  • 第四十二回-班长史捣破车师国 杨太尉就死夕阳亭
  • 第四十三回-秘大丧还宫立幼主 诛元舅登殿滥封侯
  • 第四十四回-救忠臣阉党自相攻 应贵相佳人终作后
  • 第四十五回-进李固对策膺首选 举祝良解甲定群蛮
  • 第四十六回-马贤战殁姑射山 张纲驰抚广陵贼
  • 第四十七回-立冲人母后摄政 毒少主元舅横行
  • 第四十八回-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骄妻悍孙寿肆淫
  • 第四十九回-忤内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陈龟拜表
  • 第五十回-定密谋族诛梁氏 嫉忠谏冤杀李云
  • 第五十一回-受一钱廉吏迁官 劾群阉直臣伏阙
  • 第五十二回-导后进望重郭林宗 易中宫幽死邓皇后
  • 第五十三回-激军心焚营施巧计 信谗构严诏捕名贤
  • 第五十四回-驳问官范滂持正 嫉奸党窦武陈词
  • 第五十五回-驱蠹贼失计反遭殃 感蛇妖进言终忤旨
  • 第五十六回-段颎百战平羌种 曹节一网殄名流
  • 第五十七回-葬太后陈球伸正议 规嗣主蔡邕上封章
  • 第五十八回-弃母全城赵苞破敌 盅君逞毒程璜架诬
  • 第五十九回-诛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赂妇翁嫁祸
  • 第六十回-挟妖道黄巾作乱 毁贼营黑夜奏功
  • 第六十一回-曹操会师平贼党 朱用计下坚城
  • 第六十二回-起义兵三雄同杀贼 拜长史群寇识尊贤
  • 第六十三回-请诛奸孙坚献议 拚杀贼傅燮捐躯
  • 第六十四回-登将坛灵帝张威  入宫门何进遇救
  • 第六十五回-元舅召兵泄谋被害 权阉伏罪奉驾言归
  • 第六十六回-逞奸谋擅权易主 讨逆贼歃血同盟
  • 第六十七回-议迁都董卓营私 遇强敌曹操中箭
  • 第六十八回-入洛阳观光得玺 出磐河构怨兴兵
  • 第六十九回-骂逆贼节妇留名 遵密嘱美人弄技
  • 第七十回-元恶伏辜变生部曲 多财取祸殃及全家
  • 第七十一回-攻濮阳曹操败还 失幽州刘虞絷戮
  • 第七十二回-糜竺陈登双劝驾 李傕郭汜两交兵
  • 第七十三回-御跸蒙尘沿途遇寇 危城失守抗志捐躯
  • 第七十四回-孟德乘机引兵迎驾 奉先排难射戟解围
  • 第七十五回-略横江奋迹兴师 下宛城痴情猎艳
  • 第七十六回-策十胜郭嘉申议 劝再进贾诩善谋
  • 第七十七回-愎谏招尤吕布殒命 推诚待士孙策知人
  • 第七十八回-穿地道焚死公孙瓒 害国戚勒毙董贵妃
  • 第七十九回-袁本初驰檄疗风疾 孙伯符中箭促天年
  • 第八十回-焚乌巢曹操屡施谋 奔荆州刘备再避难
  • 第八十一回-守孤城审配全忠 嫁二夫甄氏失节
  • 第八十二回-出塞外绕途歼众虏 顾隆中决策定三分
  • 第八十三回-入江夏孙权复仇 走当阳赵云救主
  • 第八十四回-召周郎东吴主战 破曹军赤壁鏖兵
  • 第八十五回-续嘉耦老夫得少妻 上遗笺壮年悲短命
  • 第八十六回-拒马儿许褚效忠 迎虎主刘璋失计
  • 第八十七回-失冀城马超奔难 逼许宫伏后罹殃
  • 第八十八回-见外使奸雄代捉刀 察重伤功臣邀赐盖
  • 第八十九回-得汉中刘玄德称王 失荆州关云长殉义
  • 第九十回-济父恶曹丕篡位 接宗祧蜀汉开基
  • 第七十一回-攻濮阳曹操败还 失幽州刘虞絷戮

    互联网 0
    tp://www.xtmm.cn/2009/0808/3NMDAwMDAxMjA3NQ.html">曹操为父复仇,亲督全队人马,直入徐州。徐州自陶谦就任后,扫平贼寇,抚辑人民,百姓方得休息,耕稼自安。不意曹兵大至,乱杀乱掠,连破十余城,不问男女老小,一律屠戮,可怜数十万生灵,望风奔窜,尚难逃生;结果是同入泗水,积尸盈渠。陶谦连得警报,只好发兵拒敌,才出彭城,已遇操兵杀来,两下相见,便即奋斗,操麾众直上,势如潮涌,叫陶谦如何抵挡,没奈何退保郯县。郯城虽小,势颇险固,操追至城下四面猛扑,终不能入;乃往攻睢陵夏邱等邑,焚掘一空,连鸡犬都无遗类,总算是为父报仇。断笔冷隽。谦急得没法,遣使至青州求救。青州刺史田楷,意欲赴援,但恐操兵势大,独力难支,乃致书于平原相刘备,瞩令同行。田楷与刘备俱由公孙瓒委任,事见六十八回。备方东援北海相孔融,往讨黄巾余孽管亥。说来又有一段遗闻,不得不随笔补叙。孔融履历,已见前文。弱冠以后,当由州郡荐举,屡征不就,寻由三府辟召,乃入为司空掾,迁官虎贲中郎将;会董卓废立,因融不愿阿附,出为北海相,立学校,讲儒术,礼贤下士,禁暴安良。适有黄巾贼管亥,纠众侵掠,猖獗异常,融出拒都昌,为贼所围。东莱人太史慈,尝避难赴辽东,有母家居,由融随时赡给,融在都昌城被困,可巧慈还家省母,母因嘱慈往赴融急,借报夙惠。慈即徒步前往,突围入城;复奉融命,再出至平原乞援,慈素来娴习骑射,箭无虚发,因此出入围中,贼不敢近。既至平原,即入见刘备道:“慈系东莱鄙人,与孔北海亲非骨肉,谊非乡里,但因北海高义,当与分灾,故特来乞师。今贼目管亥,围攻都昌,北海危急万分,好义如君,谅不忍袖手旁观,坐听成败呢!”措词亦善。备敛容答说道:“孔北海也知世间有刘备么?”慨然自负。乃与关张两人,率同精兵三千,往救北海。关张本来骁勇,太史慈亦武力过人,三条好汉,杀入贼垒,好似虎入羊群,纵横无敌,管亥走死,余贼尽散,都昌当然解围。孔融出城迎接,邀备入宴,犒赏备军,不消细说。待至备还平原,青州使人,已待守了两三天,相见后,交付田楷书信,由备阅毕,毫不推辞,便率军至青州,与田楷会师,共救陶谦。曹操攻郯不下,粮食将尽,又探得田楷刘备,合军来援,自知不能取胜,引兵退去。田楷闻操兵已还,当即折回。独刘备至郯城会谦,谦见备仪表出群,格外敬礼,且留备同居,表为豫州刺史;备一再告辞,经谦慇懃劝阻,使屯小沛,作为声援。备难却盛意,只得依言,引兵至小沛城,修葺城垣,抚谕居民,百姓也爱戴。备屡丧嫡室,至此得了一个甘家女儿,作为姬妾。那甘氏生得姿容绰约,妩媚清扬,艳丽中却寓端庄,嫋娜间不流轻荡,尤妙在肌肤莹彻,独得天成,尝与玉琢美人,并座斗白,玉美人尚逊色三分;刘备虽具有大志,不在女色上计较妍媸,但有此丽姝,自然欢爱,遂令她摄行内事,视若正妻。语有分寸,不涉猥亵。好容易过了数旬,闻得曹操又进攻陶谦,来夺徐州,备感谦厚待,不得不引兵往援;行至郯城东隅,正值操兵杀来,千军万马,势不可当。备恐为所围,麾众亟退,操追了一程,见备军去远,便移兵再攻郯城。陶谦很是焦灼,拟欲出走丹阳,勉强守了一宵,操军忽然退去,到了天明,城外已寂静无人了。原来陈留太守张邈,本与操相友善,从前关东兵起,邈列同盟,操亦相从,盟主袁绍,尝有骄色,邈正议责绍,绍不甘忍受,使操杀邈;操独谓天下未定,不宜自相鱼肉,因此邈得安全,遇操益厚。操攻陶谦时,以死自誓,曾语家属道:“我若不还,可往依孟卓。”即张邈字。哪知张邈竟弃好背盟,私下结交吕布,使布潜入兖州,进据濮阳。说来也有原因,自吕布奔出武关,往依袁术,术留居幕下,款待颇优,布不安本分,恣兵钞掠,乃为术所诘责,转投河内太守张杨;嗣复舍杨赴冀州,助袁绍击褚燕军,恃功暴横,又遭绍忌,乃再遁还河内。反覆无常,终非大器。路过陈留,由张邈遣使迎入,宴叙尽欢,临别时尚把臂订盟,缓急相救。邈亦多事。待布去后,又闻九江太守边让,为了讥议曹操一事,被操捕戮,连妻子一并杀死,邈自是不直曹操,且怀着兔死狐悲的观念,未免心忧。可巧兖州从事陈宫,也因让有才名,无辜遭害,见得曹操有我无人,不能常与共事,意欲乘隙离操,另择他主;适操再攻徐州,嘱宫出屯东郡,宫即密书致邈道:“方今天下分崩,豪杰并起,君拥众十万,地当四战,抚剑顾盼,也足称豪,乃反受制人下,岂非太愚。近日州军东出,城内空虚,君不若迎入吕布,使作前驱,袭取兖州。布系天下壮士,善战无前,必能所向摧陷。兖州既下,然后观形势,待世变,相机而动,也不难纵横一时呢?”背操则可,迎布也可不必。邈依了宫计,遂与弟广陵太守张超,联名招布。布正东奔西走,无处安身,一得邈等招请,仿佛喜从天降,立即带着亲从数百骑,直赴陈留。邈接见后,更拨千人助布,送往东郡。当由陈宫迎入,推布为兖州牧,传檄郡县,多半响应,惟鄄范东阿三城,由操吏荀彧程昱等扼守,坚持不动。彧亟使人报知曹操,操乃收军急回,途次复接警报,系是吕布已夺去濮阳,陈宫且进攻东阿,一时忧愤交集,恨不得即刻飞归,星夜遄返,得驰入东阿城,幸有程昱守住,尚然无恙。昱向操慰语道:“陈宫叛迎吕布,事出不意,几至全州尽失,今惟三城尚得保全,昱已遣兵截住仓亭津,料宫不能飞渡,想此城当可无虞了!”操忙执昱手道:“若非汝固守此城,我且穷无所归呢!”遂令昱为东平相,移屯范城;嗣又得荀彧军报,谓已守住鄄城,击退吕布,布仍还屯濮阳,请急击勿失。操掀髯微笑道:“布有勇无谋,既得兖州,不能进据东平,截断亢父泰山通道,乘隙邀击,乃徒屯兵濮阳,有何能为,眼见是不足虑呢!”布原失策,但操为此语,要先在镇定军心。遂引兵往攻濮阳。吕布出城拒操,仗着一枝画戟,直奔曹军。曹军素知布勇,未战先怯,及见布左挑右拨,果然厉害得很,当即纷纷返奔。操还想禁遏,不意势如山崩,自相践踏,反将操马挤倒。那吕布更骤马直前,挺戟刺操,还亏曹洪曹仁夏侯惇等,拚命抵敌,才得挡住吕布,救起曹操第一次死里逃生。当下且战且行,直返至十里外,布方收兵还城。操始好择地安营,到了夜间,由操想出一法,立下军令,要去袭击濮阳西偏的屯营;这屯营是吕布预先设置,与城内为犄角,操遣侦骑探悉情形,所以乘夜前往,欲使布恃胜无备,折彼羽翼。当下悄悄出寨,仍由操亲自督领,直抵濮阳城西,一声喊呐,杀入营中,果然营内未曾预防,得被操军捣破,逐去守军,占了营垒。部署未定,突由布将高顺,驱军杀来,操不得不麾兵抵敌,两下混战,将及天明,东方鼓声大震,吕布亲引兵杀到,急得操不能再留,只好弃寨走还。偏偏布截住归路,不肯放行,曹仁曹洪等虽然敢战,却非吕布敌手,连番冲突,均被吕布击退;自清晨斗至日昃,已有数十百回合,伤亡甚众,仍无出路可寻,操不禁性起,拍马先进,自去突阵。不料布阵内梆声骤响,发出许多硬箭,射住操马,任你如何大胆,也未敢冒险再进。正在进退彷徨的时候,忽跃出一员猛将,手持双戟,驰出操前,顾语从人道:“虏来十步然后呼我。”兵士听罢,看到敌已近前,便向韦大呼道:“十步到了。”韦仍然不动,复与语道:“五步乃呼我。”兵士又呼称五步已到。韦手中已取得十余戟,连番掷刺,一戟一人,应手而倒,无一虚发,当下戮死十余人,余皆惊走。韦再执着双戟,冲杀过去,布军并旨恟惧,纷纷避开,连布亦禁遏不住;顿被韦荡开血路,引着后军,奋勇杀出,曹仁曹洪夏侯惇等,保住曹操,并力向前,好容易突过布阵,天色已暮。布也无心恋战,听令过去,操得匆匆走脱,驰回营中。第二次死里逃生。当下重赏典韦,加官都尉,引置左右。韦系陈留人氏,勇悍无敌,本在太守张邈部下,充当牙役,嗣因不得升官,转投夏侯惇,战必居先,杀敌有功,得拜司马,至是更为操所擢用,自然感激驰驱,为操效死。隐伏后文。那吕布返入濮阳,与陈宫再行商议,设法破操;宫查得濮阳城中,田氏最富,口丁数百,僮仆数千,乃教布捏造书信,托名田氏,诈降曹操,愿为内应。布即依计办理,使人投书操营。操因两次失败,愤无可泄,一得田氏愿降书报,便不察虚实,立即重赏使人,约期夜间,里应外合,使人喜跃而出,返报吕布,布即四置伏兵,悄悄待着。是夜月色朦胧,星月掩映,操带着将士,衔枚疾进,直至城下,但见东门大开,不禁暗喜,当命典韦为前导,夏侯惇为后劲,自率曹仁曹洪诸将,居中驱入,一进城闉,前面并无一人,才觉可疑;意欲叫转典韦,不令轻进,偏韦已冒冒失失,不管前途厉害,有路便走,与操相距颇远,急切无从招回,操恐失一爱将,不得已驰马再进。突听得一声炮响,鼓角齐鸣,四面喊声,同时俱起,仿佛如江翻海沸一般,操料知中计,忙拨回马头,急转东门,不料前面烟焰冲霄,火光骤起,截住去路,敌骑复围绕拢来,喧声聒耳,不是杀操,就是擒操。急得操五内如焚,眼见得东门难出,只好觑隙他走,跑往北门,偏途次遇着敌兵,不放操行,操手下的将士,又多失散,不能上前厮杀;没奈何转趋南门。南门也有敌兵守住,又是不能出去,乃再向北门狂窜,兜头碰着一员大将,挺戟过来,火光中隐约辨认,不是别人,正是吕布。为操急杀。操情急智生,反从容揽辔,低头趋过,布因东门里面,不见曹操,便疑操往奔别门,所以回马寻捉,既与曹操相遇,应该一戟刺死,偏见他揽辔徐行,又在昏夜中间,看不清曹操面目,总道操没有这般大胆,定是别人;乃横戟喝问道:“曹操何在?”操用手遥指道:“前面骑黄马的,想是曹操。”真聪明!真灵变!道言未绝,布便纵马前去。当面错过,可见得吕布卤莽。操亟返奔东门,恰好与典韦相遇,引操杀出,路旁统是残薪败草,余焰未消,韦用双戟拨开火堆,冒险冲出,操紧紧随着,亦得驰脱。曹仁曹洪夏侯惇等,正在门外待着,拥操回营。第三次死里逃生,真是万幸。操欲安定人心,当夜检点人马,丧失了一二千名,尚幸将吏无伤,余外焦头烂额的兵士,却也不少,由操亲自抚慰,并笑语道:“我急欲灭贼,以致误中诡计,此后誓必攻下此城,方消我恨。”将士见操谈笑自若,才各自安心,陆续归帐。次日操复早起,饬营中亟办攻具,连夜制造,三五日已得完备,复督众攻城。吕布督众拒守,矢石交下,操军亦无隙可乘,嗣是一守一攻,相持至三阅月,彼此俱精疲力尽,勉强支持。会值蝗虫四起,食尽禾稻,军中无从得食,操乃退回鄄城。濮阳城内,也是十室九空,布亦只好往山阳就食,权且罢兵。是时大司马幽州牧刘虞,与公孙瓒嫌怨越深,瓒纵兵四掠,由虞上表陈诉,瓒亦劾虞掯粮不给,互相诋毁。朝廷方有内忧,李傕郭汜等互争权势,管什么牧守相争。瓒愈欲图虞,特在蓟城东南,筑一小城,引兵驻扎,为逼虞计。虞愁恨交并,屡邀瓒面论曲直,瓒竟不肯往;虞乃征兵十万,出城讨瓒。瓒不意虞兵猝至,拟弃城东奔,及登陴俯视,见虞兵行伍不整,旗帜错乱,料知虞无能为,因留守不出。虞又爱民舍,不令焚毁,且申禁部众道:“毋伤民兵,但诛一伯珪罢了!”瓒字伯珪。部众虽是遵令,但丝毫不得掠取,已是兴味索然,再经城下逗留,屡攻不下,更觉得疲惰不堪,各有归志。瓒却连日登城,窥望敌容,起初虽不甚严肃,还有些雄赳赳的气象,后来逐渐倦怠,暮气日深;乃决意出击,简募壮士数百人,缒城夜出,因风纵火,慌得虞军东逃西窜,不战先,瓒趁势出城,直捣虞营,虞营已经自乱,怎经得瓒军捣入,霎时四散,只剩得一座空垒。虞率亲从狼狈逃回,谁料瓒军追至,突入城闉,没奈何挈同妻子,出奔居庸关,瓒尚不肯舍,乘胜追攻;虞众逃散殆尽,只有残兵数百,如何防守,相拒三日,关城被陷,虞也受擒。所有全家眷属,一古脑儿做了俘囚。瓒收兵还蓟,将虞锢住一室,尚使他管领文书,署名钤印,适有朝使段训,奉诏到来,加虞封邑,监督六州。又拜瓒为前将军,晋封易侯,瓒捺定诏书,诬虞与袁绍通谋,欲称尊号,且请训矫诏斩虞;训尚不肯从,瓒用兵威胁迫,不问训应允与否,遽令兵士把虞牵出,硬邀训同往市曹,号令一下,虞首落地,又将虞妻子,尽行骈戮,即遣使人携虞首级,解往长安。虞素有仁声,北州吏民,无不感叹。故常山相孙瑾,幽州掾张逸张瓒等,忠义奋发,愿与虞同死。瓒竟令交斩,孙瑾等骂不绝口,至死方休。尚有虞故吏尾敦,在途潜伏,要截瓒使,夺去虞首,用棺埋葬。瓒留训为幽州刺史,上书奏报,其实是借训出面,要他做个傀儡;所有幽州措置,全由瓒一人主持,瓒意气益豪,复想出图冀州。袁绍也曾防着,因欲南连曹操,与同攻瓒,乃派吏至鄄城,劝操徙居邺中,互相援应。操新失兖州,军食又罄,颇思将计就计,应允下去。东平相程昱闻报,忙驰至见操道:“将军欲与袁绍连和,迁家居邺,此事果已决断否?”操答说道:“原有此事。”昱接口道:“将军此举,大约是临事而惧,昱以为未免太怯了!试想袁绍据有燕赵,志在并吞天下,力或有余,智却不足。将军今迁家往邺,自思能北面事绍否?昔田横为齐壮士,犹不甘为高祖臣,难道将军聪明英武,反情愿为绍下么?”操徐答道:“我何尝甘心事绍,但兖州已大半失去,恐难存身,所以暂与连和,再图良策。”昱又说道:“兖州虽然残缺,尚有三城,战士且不下万人,智勇如将军,若再招罗智士,募集壮丁,合谋并力,再图大举,不但可规复兖州,就是霸王事业,也是计日可成哩!”操不禁鼓掌道:“汝言甚是,我便依汝。”说着,即召入绍使,与言迁居不便,叫他回去复绍,绍使辞归。操于是购粮募兵,招贤纳士,休养数旬,再拟与吕布决一雌雄。小子有诗咏道:
    1 2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