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历史云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西汉演义(包括秦)
  • 第一回-移花接木计献美姬 用李代桃欢承淫后
  • 第二回-诛假父纳言迎母 称皇帝立法愚民
  • 第三回-封泰岱下山避雨 过湘江中渡惊风
  • 第四回-误椎击逃生遇异士 见图谶遣将造长城
  • 第六回-坑深谷诸儒毙命 得原璧暴主惊心
  • 第七回-寻生路徐市垦荒 从逆谋李斯矫诏
  • 第八回-葬始皇骊山成巨 戮宗室豻狱构奇冤
  • 第九回-充屯长中途施诡计 杀将尉大泽揭叛旗
  • 第二十回-宴鸿门张樊保驾 焚秦宫关陕成墟
  • 第二十一回-烧栈道张良定谋 筑郊坛韩信拜将
  • 第二十二回-用秘计暗渡陈仓 受密嘱阴弑义帝
  • 第二十三回-下河南陈平走谒 过洛阳董老献谋
  • 第二十四回-脱楚厄幸遇戚姬 知汉兴拚死陵母
  • 第二十五回-木罂渡军计擒魏豹 背水列阵诱斩陈余
  • 第二十六回-随何传命招英布 张良借箸驳郦生
  • 第二十七回-纵反间范增致毙 甘替死纪信被焚
  • 第二十八回-入内帐潜夺将军印 救全城幸得舍人儿
  • 第二十九回-贪功得祸郦生就烹 数罪陈言汉王中箭
  • 第三十回-斩龙且出奇制胜 划鸿沟接眷修和
  • 第三十一回-大将奇谋鏖兵垓下 美人惨别走死江滨
  • 第三十二回-即帝位汉主称尊 就驿舍田横自刭
  • 第三十三回-劝移都娄敬献议 伪出游韩信受擒
  • 第三十四回-序侯封优待萧丞相 定朝仪功出叔孙通
  • 第三十五回-谋弑父射死单于 求脱围赂遗番后
  • 第三十六回-宴深宫奉觞祝父寿 系诏狱拚死白王冤
  • 第三十七回-议废立周昌争储 讨乱贼陈豨败走
  • 第三十八回-悍吕后毒计戮功臣 智陆生善言招蛮酋
  • 第三十九回-讨淮南箭伤御驾 过沛中宴会乡亲
  • 第四十回-保储君四皓与宴 留遗嘱高祖升遐
  • 第四十一回-折雄狐片言杜祸 看人彘少主惊心
  • 第四十二回-媚公主腼颜拜母 戏太后嫚语求妻
  • 第四十三回-审食其遇救谢恩人 吕娥姁挟权立少帝
  • 第四十四回-易幼主诸吕加封 得悍妇两王枉死
  • 第四十五回-听陆生交欢将相 连齐兵合拒权奸
  • 第四十六回-夺禁军捕诛诸吕 迎代王废死故君
  • 第四十七回-两重喜窦后逢兄弟 一纸书文帝服蛮夷
  • 第四十八回-遭众忌贾谊被迁 正阃仪袁盎强谏
  • 第四十九回-辟阳侯受椎毙命 淮南王谋反被囚
  • 第五十回-中行说叛国降虏庭 缇萦女上书赎父罪
  • 第五十一回-老郎官犯颜救魏尚 贤丞相当面劾邓通
  • 第五十二回-争棋局吴太子亡身 肃军营周亚夫守法
  • 第五十三回-呕心血气死申屠嘉 主首谋变起吴王濞
  • 第五十四回-信袁盎诡谋斩御史 遇赵涉依议出奇兵
  • 第五十五回-平叛军太尉建功 保孱王邻封乞命
  • 第五十六回-王美人有缘终作后 栗太子被废复蒙冤
  • 第五十七回-索罪犯曲全介弟 赐肉食戏弄条侯
  • 第五十八回-嗣帝祚董生进三策 应主召申公陈两言
  • 第五十九回-迎母姊亲驰御驾 访公主喜遇歌姬
  • 第六十回-因祸为福仲卿得官 寓正于谐东方善辩
  • 第六十一回-挑嫠女即席弹琴 别娇妻入都献赋
  • 第六十二回-厌夫贫下堂致悔 开敌衅出塞无功
  • 第六十三回-执国法王恢受诛 骂座客灌夫得罪
  • 第六十四回-遭鬼祟田蚡毙命 抚夷人司马扬镳
  • 第六十五回-窦太主好淫甘屈膝 公孙弘变节善承颜
  • 第六十六回-飞将军射石惊奇 愚主父受金拒谏
  • 第六十七回-失俭德故人烛隐 庆凯旋大将承恩
  • 第六十八回-舅甥踵起一战封侯 父子败谋九重讨罪
  • 第六十九回-勘叛案重兴大狱 立战功还挈同胞
  • 第七十回-贤汲黯直谏救人 老李广失途刎首
  • 第七十一回-报私仇射毙李敢 发诈谋致死张汤
  • 第七十二回-通西域复灭南夷 进神马兼迎宝鼎
  • 第七十三回-信方士连番被惑 行封禅妄想求仙
  • 第七十四回-东征西讨绝域穷兵 先败后成贰师得马
  • 第七十五回-入虏庭苏武抗节 出朔漠李陵败降
  • 第七十六回-巫盅狱丞相灭门 泉鸠里储君毙命
  • 第七十七回-悔前愆痛下轮台诏 授顾命嘱遵负扆图
  • 第七十八回-六龄幼女竟主中宫 廿载使臣重还故国
  • 第七十九回-识诈书终惩逆党 效刺客得毙番王
  • 第八十回-迎外藩新主入都 废昏君太后登殿
  • 第八十一回-谒祖庙骖乘生嫌 嘱女医入宫进毒
  • 第八十二回-孝妇伸冤于公造福 淫妪失德霍氏横行
  • 第八十三回-泄逆谋杀尽后族 矫君命歼厥渠魁
  • 第八十四回-询宫婢才识酬恩 擢循吏迭闻报绩
  • 第八十五回-两疏见机辞官归里 三书迭奏罢兵屯田
  • 第八十六回-逞淫谋番妇构衅 识子祸严母知几
  • 第八十七回-杰阁图形名标麟史 锦车出使功让蛾眉
  • 第八十八回-宠阉竖屈死萧望之 惑谗言再贬周少傅
  • 第八十九回-冯婕妤挺身当猛兽 朱子元仗义救良朋
  • 第九十回-斩郅支陈汤立奇功 嫁匈奴王嫱留遗恨
  • 第九十一回-赖直谏太子得承基 宠正宫词臣同抗议
  • 第九十二回-识番情指日解围 违妇言上书惹祸
  • 第九十三回-惩诸舅推恩赦罪 嬖二美夺嫡宣淫
  • 第九十四回-智班伯借图进谏 猛朱云折槛留旌
  • 第九十五回-泄机谋鸩死许后 争座位怒斥中官
  • 第九十六回-忤重闱师丹遭贬 害故妃史立售奸
  • 第九十七回-莽朱博附势反亡身 美董贤阖家同邀宠
  • 第九十八回-良相遭囚呕血致毙 幸臣失势与妇并戕
  • 第九十九回-献白雉罔上居功 惊赤血杀儿构狱
  • 第一百回-窃国权王莽弑帝 投御玺元后覆宗
  • 第十回-违谏议陈胜称王 善招抚武臣独立
  • 第十一回-降真龙光韬泗水 斩大蛇夜走丰乡
  • 第十二回-戕县令刘邦发迹 杀郡守项梁举兵
  • 第十三回-说燕将厮卒救王 入赵宫叛臣弑主
  • 第十四回-失兵机陈王毙命 免子祸婴母垂言
  • 第十五回-从范增访立楚王孙 信赵高冤杀李丞相
  • 第十六回-驻定陶项梁败死 屯安阳宋义丧生
  • 第十七回-破釜沈舟奋身杀敌 损兵折将畏罪乞降
  • 第十八回-智郦生献谋取要邑 愚胡亥遇弑毙斋宫
  • 第十九回-诛逆阉难延秦祚 坑降卒直入函关
  • 第七十一回-报私仇射毙李敢 发诈谋致死张汤

    互联网 0
    却说李广因失道误期,愤急自刭,军士不及抢救,相率举哀。就是远近居民,闻广自尽,亦皆垂涕。广生平待士有恩,行军无犯,故兵民相率畏怀,无论识广与否,莫不感泣。广从弟李蔡,才能远出广下,反得从征有功,封乐安侯,迁拜丞相。广独拚死百战,未沐侯封。尝与术士王朔谈及,朔问广有无滥杀情事?广沉吟半晌,方答说道:"我从前为陇西太守,尝诱杀降羌八百余人,至今尚觉追悔,莫非为了此事,有伤阴骘么?"王朔道:"祸莫大于杀已降,将军不得封侯,确是为此。"就是杀霸陵尉亦属不合。广叹息不已。至是竟刭身绝域,裹尸南归。有子三人,长名当户,次名椒,又次名敢,皆为郎官。当户蚤死,椒出为代郡太守,亦先广病殁,独敢方从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发代郡。见前回。去病出塞二千余里,与匈奴左贤王相遇,交战数次,统得胜仗,擒住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及虏将虏官等八十三人,俘获无算。左贤王遁去,遂封狼居胥山,禅姑衍山,登临瀚海,乃班师回朝。武帝大悦,复增封去病食邑五千八百户,李敢亦加封关内侯,食邑二百户。卫青功不及去病,未得益封,惟特置大司马官职,令青与去病二人兼任。赵食其失道当斩,赎为庶人。这次大举两军,杀获胡虏,共计得八九万名,汉军亦伤亡数万,丧失马匹至十万有余。功不补患。
    惟伊稚斜单于仓皇奔窜,与众相失,右谷蠡王还道单于阵亡,自立为单于,招收散卒。及伊稚斜单于归来,方让还主位,仍为右谷蠡王,单于经此大创,徙居漠北,自是漠南无王庭。赵信劝单于休战言和,遣使至汉,重议和亲。武帝令群臣集议,或可或否,聚讼不休。丞相长史任敞道:"匈奴方为我军破败,正可使为外臣,怎得与我朝敌体言和?"武帝称善,因即令敞偕同胡使,北往匈奴。好数月不闻复命,想是由敞唐突单于,因被拘留。武帝未免怀忧,临朝时辄提及和亲利弊。博士狄山,却主张和亲。武帝未以为然,转问御史大夫张汤。汤窥知武帝微意,因答说道:"愚儒无知,何足听信!"狄山也不肯让步,便接口道:"臣原是甚愚,尚不失为愚忠;若御史大夫张汤,乃是诈忠!"虽是快语,但言之无益,徒然取死。武帝方宠任张汤,听狄山言,不禁作色道:"我使汝出守一郡,能勿使胡虏入寇么?"狄山答言不能。武帝又问他能任一县否?山又自言未能。至武帝问居一障,即亭障。山不好再辞,只得答了一个能字。武帝便遣山往边,居守一障。才阅一月,山竟暴毙,头颅都不知去向。时人统言为匈奴所杀,其实是一种疑案,无从证明。不白之冤。朝臣见狄山枉送性命,当然戒惧,何人再敢多嘴,复说和亲?但汉兵疮痍未复,马亦缺乏,亦不能再击匈奴。只骠骑将军霍去病,闻望日隆,所受禄秩,几与大将军卫青相埒,青却自甘恬退,主宠亦因此渐衰。就是故人门下,亦往往去卫事霍,惟荥阳人任安,随青不去。
    既而丞相李蔡,坐盗孝景帝园田,下狱论罪,蔡惶恐自杀。从子李敢,即李广少子,见父与从叔,并皆惨死,更觉衔哀。他自受封关内侯后,由武帝令袭父爵,得为郎中令。自思父死非罪,常欲报仇。及李蔡自杀,越激动一腔热愤,遂往见大将军卫青,问及乃父致死原由。两下稍有龃龉,敢即出拳相饷,向卫青面上击去。青连忙闪避,额上已略略受伤。嗣经青左右抢护,扯开李敢,敢愤愤而去。敢固敢为,惜太敢死!青却不动怒,但在家中调养,用药敷治,数日即愈,并不与外人说知。偏霍去病是青外甥,往来青家,得悉此事,记在胸中。
    既而武帝至甘泉宫游猎,去病从行,敢亦相随,正在驰逐野兽的时候,去病觑敢无备,借着射兽为名,竟向敢猛力射去,不偏不倚,正中要害,立即毙命。当有人报知武帝,武帝还左袒去病,只说敢被鹿触毙,并非去病射死。专制君主,无人敢违,只好替敢拔出箭镞,舁还敢家,交他殓葬,便即了事。天道有知,巧为报复,不到一年,去病竟致病死。武帝大加悲悼,赐谥景桓侯,并在茂陵旁赐葬,特筑高冢,使象祁连山。令去病子嬗袭封。嬗之子侯,亦为武帝所爱,任官奉车都尉,后至从禅泰山,在道病殁。父子俱当壮年逝世,嬗且无嗣,终绝侯封。好杀人者,往往无后。
    御史大夫张汤,因李蔡已死,满望自己得升相位,偏武帝不使为相,另命太子少傅庄青翟继蔡后任。汤以青翟直受不辞,未尝相让,遂阴与青翟有嫌,意欲设法构陷,只因一时无可下手,权且耐心待着。会因汤所拟铸钱,质轻价重,容易伪造,奸商各思牟利,往往犯法私铸。有司虽奏请改造五铢钱,但私铸仍然不绝,楚地一带,私钱尤多,武帝特召故内史汲黯入朝,拜为淮阳太守,使治楚民,黯固辞不获,乃入见武帝道:"臣已衰朽,自以为将填沟壑,不能再见陛下,偏蒙陛下垂恩,重赐录用。臣实多病,不堪出任郡治,情愿乞为中郎,出入禁闼,补阙拾遗,或尚得少贡愚忱,效忠万一。"武帝笑说道:"君果薄视淮阳么?我不久便当召君。现因淮阳吏民,两不相安,所以借重君名,前去卧治呢。"黯只好应命,谢别出朝。当有一班故友,前来饯行,黯不过虚与周旋。惟见大行李息,也曾到来,不觉触着一桩心事,惟因大众在座,不便与言。待息去后,特往息家回拜,屏人与语道:"黯被徙外郡,不得预议朝政,但思御史大夫张汤,内怀奸诈,欺君罔上,外挟贼吏,结党为非,公位列九卿,若不早为揭发,一旦汤败,恐公亦不免同罪了!"却是个有心人。息本是个模棱人物,怎敢出头劾汤?不过表面上乐得承认,说了一声领教,便算敷衍过去。黯乃告辞而往,自去就任。息仍守故态,始终未敢发言。那张汤却揽权怙势,大有顺我便生,逆我就死的气势。大农令颜异,为了白鹿皮币一事,独持异议。白鹿皮币见前文。武帝心下不悦,汤且视如眼中钉,不消多时,便有人上书讦异,说他阴怀两端,武帝即令张汤查办。汤早欲将异致死,得了这个机会,怎肯令他再生?当下极力罗织,却没有的确罪证,只有时与座客谈及新法,不过略略反唇,汤就援作罪案,复奏上去。谓颜异位列九卿,见有诏令不便,未尝入奏,但好腹诽,应该论死。武帝不分白,居然准奏。看官阅过秦朝苛律,诽谤加诛,至文帝时已将此禁除去,那知张汤,不但规复秦例,还要将腹诽二字,指作异罪,平白地把他杀死,岂非惨闻!异既冤死,又将腹诽论死法,加入刑律。比秦尤暴,汉武不得辞咎。试想当时这班大臣,还有何人再敢忤汤,轻生试法呢?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