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南北朝演义
  • 第一回-射蛇首兴王呈预兆
  • 第二回-起义师入京讨逆
  • 第三回-伐燕南冒险成功
  • 第四回-毁贼船用火破卢循
  • 第五回-捣洛阳秦将败没
  • 第六回-失秦土刘世子逃归
  • 第七回-弑故主冤魂索命
  • 第八回-废营阳迎立外藩
  • 第九回-平谢逆功归檀道济
  • 第十回-逃将军弃师中虏计
  • 第十一回-破氐帅收还要郡
  • 第十二回-燕王弘投奔高丽
  • 第十三回-捕奸党殷景仁定谋
  • 第十四回-陈参军立栅守危城
  • 第十五回-骋辩词张畅报使
  • 第十六回-永安宫魏主被戕
  • 第十七回-发寻阳出师问罪
  • 第十八回-犯上兴兵一败涂地
  • 第十九回-发雄师惨屠骨肉
  • 第二十回-狎姑姊宣淫鸾掖
  • 第二十一回-戕暴主湘东正位
  • 第二十二回-扫逆藩众叛荡平
  • 第二十三回-杀弟兄宋帝滥刑
  • 第二十四回-江上堕谋亲王授首
  • 第二十五回-讨权臣石头殉节
  • 第二十六回-篡宋祚废主出宫
  • 第二十七回-膺帝箓父子相继
  • 第二十八回-造孽缘孽儿自尽
  • 第二十九回-萧昭业喜承祖统
  • 第三十回-上淫下烝丑传宫掖
  • 第三十一回-杀诸王宣城肆毒
  • 第三十二回-假仁袭义兵达江淮
  • 第三十三回-两国交兵齐师屡挫
  • 第三十四回-齐嗣主临丧笑秃鹙
  • 第三十五回-泄密谋二江授首
  • 第三十六回-江夏王通叛亡身
  • 第三十七回-杀山阳据城传檄
  • 第三十八回-张欣泰败谋罹重辟
  • 第三十九回-谏远色王茂得娇娃
  • 第四十回-萧宝夤乞师伏虏阙
  • 第四十一回-弟子舆尸溃师洛口
  • 第四十二回-诬通叛魏宗屈死
  • 第四十三回-充华产子嗣统承基
  • 第四十四回-筑淮堰梁皇失计
  • 第四十五回-宣光殿省母启争端
  • 第四十六回-诛元爰再逞牝威
  • 第四十七回-萧宝夤称尊叛命
  • 第四十八回-丧君有君强臣谢罪
  • 第四十九回-设伏甲定谋除恶
  • 第五十回-废故主迎立广陵王
  • 第五十一回-战韩陵破灭子弟军
  • 第五十二回-梁太子因忧去世
  • 第五十三回-违君命晋阳兴甲
  • 第五十四回-饮宫中魏主遭鸩毒
  • 第五十五回-用少击众沙苑交兵
  • 第五十六回-战邙山宇文泰败溃
  • 第五十七回-责贺琛梁廷草敕
  • 第五十八回-悍高澄殴禁东魏主
  • 第五十九回-纵叛贼朱异误国
  • 第六十回-援建康韦粲捐躯
  • 第六十一回-困梁宫君王饿死
  • 第六十二回-取公主侯景胁君
  • 第六十三回-陈霸先举兵讨逆
  • 第六十四回-弑梁主大憝行凶
  • 第六十五回-杀季弟特遣猛将军
  • 第六十六回-陷江陵并戕梁元帝
  • 第六十七回-擒敌将梁军大捷
  • 第六十八回-宇文护挟权肆逆
  • 第六十九回-讨王琳屡次交兵
  • 第七十回-戮勋戚皇叔篡位
  • 第七十一回-遇强暴故后被污
  • 第七十二回-遭主嫌侯安都受戮
  • 第七十三回-背德兴兵周师再败
  • 第七十四回-暱奸人淫后杀贤王
  • 第七十五回-斛律光遭谗受害
  • 第七十六回-选将才独任吴明彻
  • 第七十七回-韦孝宽献议用兵
  • 第七十八回-陷晋州转败为胜
  • 第七十九回-老将失谋还师被虏
  • 第八十回-宇文妇醉酒失身
  • 第八十一回-失邺城皇亲自刎
  • 第八十二回-挥刀遇救逆弟败谋
  • 第八十三回-长孙晟献谋制突厥
  • 第八十四回-设行省遣子督师
  • 第八十五回-据湘州陈宗殉国
  • 第八十六回-反罪为功筑宫邀赏
  • 第八十七回-恨妒后御驾入山乡
  • 第八十八回-太子勇遭谗被废
  • 第八十九回-侍病父密谋行逆
  • 第九十回-攻并州分遣兵戎
  • 第九十一回-促蛾眉宣华归地府
  • 第九十二回-巡塞北厚抚启民汗
  • 第九十三回-端门街陈戏示番夷
  • 第九十四回-征高丽劳兵动众
  • 第九十五回-杨玄感兵败死穷途
  • 第九十六回-犯乘舆围攻紫寨
  • 第九十七回-御苑赏花巧演古剧
  • 第九十八回-麻叔谋罪发受金刀
  • 第九十九回-迫起兵李氏入关中
  • 第一百回-弑昏君隋家数尽
  • 第二十九回-萧昭业喜承祖统

    互联网 0
    第二十九回萧昭业喜承祖统魏孝文计徙都城--
    却说齐主赜永明十一年,太子长懋有疾,日加沉重,齐主赜亲往东宫,临视数次,未几谢世,享年三十六岁,殓用衮冕,予谥文惠。长懋久在储宫,得参政事,内外百司,都道是齐主已老,继体在即。忽闻凶耗,无不惊惋。齐主赜抱痛丧明,更不消说。后经齐主履行东宫,见太子服玩逾度,室宇过华,不禁转悲为恨,饬有司随时毁除。
    梁武帝萧衍
    梁武帝萧衍
    太子家令沈约正奉诏编纂宋书,至欲为袁粲立传,未免踌躇,请旨定夺。齐主道:"袁粲自是宋室忠臣,何必多疑!"说得甚是。约又多载宋世祖孝武帝骏。太宗明帝彧。诸鄙琐事,为齐主所见,面谕约道:"孝武事迹,未必尽然,朕曾经服事明帝,卿可为朕讳恶,幸勿尽言1约又多半删除,不致芜秽。
    齐主因太子已逝,乃立长孙南郡王昭业为皇太孙,所有东宫旧吏,悉起为太孙官属。既而夏去秋来,接得魏主入寇消息。正拟调将遣兵,捍守边境,不意龙体未适,寒热交侵,乃徙居延昌殿,就静养疴。乘舆方登殿阶,蓦闻殿屋有衰飒声,不由的毛骨森竖,暗地惊惶。死兆已呈。但一时不便说出,只好勉入寝门,卧床静养。偏北寇警报,日盛一日,雍州刺史王奂,正因事伏诛,乃亟遣江州刺史陈显达,改镇雍州及樊城。又诏发徐阳兵丁,扼守边要。竟陵王子良,恐兵力不足,复在东府募兵,权命中书郎王融为宁朔将军,使掌召募事宜。会有敕书传出,令子良甲仗入侍。子良应召驰入,日夕侍疾。太孙昭业,间日参承,齐主恐中外忧惶,尚力疾召乐部奏技,藉示从容。怎奈病实难支,遽致大渐,突然间晕厥过去,惊得宫廷内外,仓猝变服。独王融年少不羁,竟欲推立子良,建定策功,便自草伪诏,意图颁发。适太孙闻变驰至,融即戎服绛袍,出自中书省閤口,拦阻东宫卫仗,不准入内。太孙昭业,正进退两难,忽由内侍驰出,报称皇上复苏,即宣太孙入侍,融至此始不敢阻挠,只好让他进去。其实子良却并无妄想,与齐主谈及后事,愿与西昌侯萧鸾,分掌国政。当有诏书发表道:
    始终大期,贤圣不免,吾行年六十,亦复何恨;但皇业艰难,万几事重,不能无遗虑耳。太孙进德日茂,社稷有寄,子良善相毗辅,思弘治道,内外众事,无论内外,可悉与鸾参决。尚书中是职务根本,悉委王晏、徐孝嗣,军旅捍边之略,委王敬则、陈显达、王广之、王玄邈、沈文季、张瓌、薛渊等,百辟庶僚,各奉尔职。谨事太孙,勿复懈怠,知复何言!
    又有一道诏书,谓丧祭须从俭约,切勿浮靡,凡诸游费,均应停止。自今远近荐谳,务尚朴素,不得出界营求,相炫奢丽。金粟缯纩,弊民已多,珠玉玩好,伤工尤重,应严加禁绝,不得有违。后嗣不从,奈何!是夕齐主升遐,年五十四,在位十一年。中书郎王融,还想拥立子良,分遣子良兵仗,扼守宫禁,萧鸾驰至云龙门,为甲士所阻,即厉声叱道:"有敕召我,汝等怎得无礼?"甲士被他一叱,站立两旁。鸾乘机冲入,至延昌殿,见太孙尚未嗣位,诸王多交头接耳,不知何语。时长沙王晃已经病殁,高祖诸子,要算武陵王鞍为最长,此次也在殿中。鸾趋问道:"嗣君何在?"即朗声道:"今若立长,应该属我,立嫡当属太孙。"鸾应声道:"既立太孙,应即登殿。"鞍引鸾至御寝前,正值太孙视殓,便掖令出殿,奉升御座,指麾王公,部署仪卫,片刻即定。殿中无不从命,一律拜谒,山呼万岁。子良出居中书省,即有虎贲中郎将潘敞,奉著嗣皇面谕,率禁军二百人,屯居太极殿西阶,防备子良。子良妃袁氏,前曾抚养昭业,颇加慈爱,昭业亦乐与亲近。及闻王融谋变,因与子良有隙。成服后诸王皆出,子良乞留居殿省,俟奉葬山陵,然后退归私第,奉敕不许。王融恨所谋不遂,释服还省,谒见子良,尚有恨声道:"公误我!公误我!"子良爱融才学,尝大度包容,所以融有唐突,子良皆置诸不理,一笑而罢。越宿传出遗诏,授武陵王为卫将军,与征南大将军陈显达,并开府仪同三司,西昌侯鸾为尚书令,太孙詹事沈文季为护军,竟陵王子良为太傅。又越数日,尊谥先帝赜为武皇帝,庙号世祖。追尊文惠皇太子长懋为世宗文皇帝,文惠皇太子妃王氏为皇太后。立皇后何氏。何氏为抚军将军何戢女,永明二年,纳为南郡王妃,此时从西州迎入,正位中宫。先是昭业为南郡王时,曾从子良居西州,文惠太子常令人监制起居,禁止浪费。昭业佯作谦恭,阴实佻达,尝夜开西州后閤,带领僮仆,至诸营署中,召妓饮酒,备极淫乐。每至无钱可使,辄向富人乞贷,无偿还期。富人不敢不与。师史仁祖,侍书胡天翼,年已衰老,由文惠太子拨令监督。两人苦谏不从,私相语道:"今若将皇孙劣迹,上达二宫,恐不免触怒皇孙。且足致二宫伤怀。若任他荡佚,无以对二宫;倘有不测,不但罪及一身,并将尽室及祸。年各七十,还贪甚么余生呢!"遂皆仰药自杀。二人亦可谓愚忠。昭业反喜出望外,越加纵逸,所爱左右,尝预加官爵,书黄纸中,令他贮囊佩身,俟得登九五,依约施行。女巫杨氏,素善厌祷,昭业私下密嘱,使呪诅二宫,替求天位。已而太子有疾,召令入侍,他见着太子时,似乎愁容满面,不胜忧虑;一经出外,便与群小为欢。及太子病逝,临棺哭父,擗踊号咷,仿佛一个孝子,哭罢还内,又是纵酒酣饮,欢笑如恒。世祖赜欲立太孙,尝独呼入内,亲加抚问,每语及文惠太子,昭业不胜呜咽,装出一种哀慕情形。世祖还道他至性过人,呼为法身,再三劝慰,因此决计立孙,预备继统。至世祖有疾,又令杨氏祈他速死,且因何妃尚在西州,特暗致一书,书中不及别事,但中央写一大喜字,外环三十六个小喜字,表明大庆的意思。有时入殿问安,见世祖病日加剧,心中非常畅快,而上却很是忧愁。世祖与谈后事,有所应诺,辄带凄声,世祖始终被欺,临危尚嘱咐道:"我看汝含有德性,将来必能负荷大业;但我有要嘱,汝宜切记!五年以内,诸事悉委宰相,五年以后,勿复委人,若自作无成,可不至怨恨了!"哪知他不能逾期。昭业流涕听命。至世祖弥留时候,握昭业手,且喘且语道:"汝…汝若忆翁,汝…汝当好作!"说到作字,气逆痰冲,翻目而逝。昭业送终视殓,已不似从前失怙时,擗踊哀号。到了登殿受贺,却是满面喜容。礼毕返宫,竟把丧事撇置脑后,所有后宫诸妓,悉数召至,侑酒作乐,声达户外。此时原不必瞒人了。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