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第十六回 刘刺史抗忠尽节 皇太弟挟驾还都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却说长沙王,既击败颖军,复转攻颙军,惠帝仍亲出督战。颙军都督张方,率众近城,众见乘舆麾盖,不禁气沮,便即退走。方亦禁遏不住,只好却还。竟驱兵杀来,把方军前队的兵士,多半杀毙,共约五千余人。方退屯十三里桥,众心未定,尚拟夜遁。方下令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古来良将用兵,往往能因败为胜,今我更向前营垒,出其不意,也是一兵家奇策呢。”遂乘夜前进数里,筑垒数重,为持久计。得战胜方军,总道是方不足忧。到了翌晨,接得侦报,才悉方又复进逼,连忙引兵往攻,那方已倚垒为固,无隙可乘。军上前挑战,方按兵不发,及见军欲退,乃开垒出战,一盈一竭,眼见是方军得势,军失利了。
败回都城,未免心慌,因与群臣集议军情,大众多面面相觑,你推我诿,结果是想出一个调停法子,拟先与颖和,然后并力拒颙。与颖本是兄弟,总望他顾及本支,罢兵息怨,乃使中书令王衍,光禄勋石陋等,同往说颖,令与分陕而居,颖竟不从。越亲越勿亲。衍等归报,再致书与颖,为陈利害,劝使还镇。颖复书请斩皇甫商等,方可退兵,亦不纳。颖又进兵薄京师,两镇兵士,齐逼都下,皇命所行,仅及一城,米石万钱,公私俱困。骠骑主簿祖逖,为设策道:“雍州刺史刘沈,忠勇果毅,足制河间,今宜奏请遣沈,使袭颙后,颙欲顾全根本,必召还张方,一路退去,颖亦无能为了。”计非不善,奈肘腋间尚有一患,奈何?当然称善,便即奏闻。惠帝无不依从,颁诏去讫。又申请一敕,令皇甫商赍敕西行,饬金城太守游楷等罢兵,且使皇甫重进军讨颙。这又是一大失着,徒断送皇甫兄弟性命。商行至新平,与从甥相遇,述及密计,从甥与商有隙,驰往告颙。颙遣众往追,将商擒归,当即杀死,并遥令游楷等速攻秦州。幸皇甫重坚壁固守,部下亦愿为死战。好容易又过一年,长沙王,鼓众誓师,出与颖军决战,屡得胜仗,斩俘至六七万人,颖军大沮。张方见颖军失败,亦欲退还,惟探得都城乏食,或有内乱可乘,所以留兵待变。果然不到数日,左卫将军朱默,与东海王越通谋,竟勾通殿中将士,把拿下,入启惠帝,且免官,锢置金墉城中,一面大赦天下,改元永安,开城与颖颙二军议和。颖颙二军,无词可驳,勉强从命,独在金墉城上表道:
陛下笃睦,委臣朝事,臣小心忠孝,神祗所鉴,诸王承谬,率众见责,朝臣无正,各虑私困,收臣别省,幽臣私宫,臣不惜躯命。但念大晋衰微,枝党将尽,陛下孤危,若臣死国,宁亦家之利,但恐快凶人之心,无益于陛下耳。幸陛下察之!
原来居围城,侍奉惠帝,未尝失礼。城中粮食日窘,与士卒同食粗粝,甘苦共尝,所以出御两军,胜多败少。偏出了一个东海王越,忌成功,潜下毒手。越罪更甚于,故语带抑扬。将士等初为所诳,因致盲从,及见外兵不盛,表可哀,乃隐起悔心,复欲迎拒越。越察得众情,不禁着忙,便召黄门侍郎潘滔入议道:“众心将变,看来只有杀一法,省得人心悬悬。”滔应声道:“不可,不可!杀终负恶名,何勿让与别人。”滔更凶狡。越已会意,乃使滔密告张方。方系杀人不眨眼的魔星,得滔通报,立即派兵至金墉城,取入营,锁诸柱上,剥去衣服,四围用炭火焙着,好象烧烤一般。可怜身被火炙,号声震地,到了乌焦巴弓,才见毕命。方营中大小将士,睹此惨状,俱为流涕。惟方狰狞上坐,反露笑容。毒愈虎狼。死时只二十八岁,遗尸由故掾刘佑收埋,步持丧车,悲恸行路。方却目为义士,不复过问。这却如何晓得?先时洛下有谣言云:“草木萌芽杀长沙。”死时适当正月二十七日,谣言果验。
成都王颖,得入京师,使部将石超等,率兵五万,分屯十二城门。殿中宿卫,平时为颖所忌,概皆处死。颖自为丞相,增封二十郡,加东海王越为尚书令,乃出都返镇,表卢志为中书监,参署丞相府事。雍州刺史刘沈,尚未闻都中情事,自得密诏后,即纠合七郡兵旅,径向长安进发。河间王颙,尚屯兵关外,为方声援,蓦闻刘沈起兵到来,慌忙退守渭城,并遣人飞召张方。方大掠洛中,掳得官私奴婢万余人,向西驰去,未及入关,颙已与沈军交战,败还长安。沈使安定太守衙博,功曹皇甫淡领着精甲五千,掩入长安城门,直逼颙帐。不意旁面杀出一彪人马,锐厉无前,把衙博等军,冲作两段。博等专望沈军来援,偏偏沈军迟至,致博等孤军失继,相率战死。这一路援颙的兵马,乃是冯翊太守张辅带来,他见博军无继,便来横击一阵,及刘沈驰至,前军已经覆没,只好收拾败卒,渐渐退去。适值张方西归,亟遣部将敦伟夜袭沈营,沈军惊溃,沈与麾下南走,被伟追及,射沈落马,活捉回来。当下押沈见颙,颙责他负德,沈朗声道:“知己恩轻,君臣义重,沈奉天子诏命,不敢苟免,明知强弱异形,乃投袂起兵,期在致死,虽遭葅醢,甘亦如荠。”声可裂地。颙顿时怒起,鞭沈至百,方令腰斩,一道忠魂,上升天界去了。颖与颙既相连接,颙上书称颖有大功,宜为储副。又言羊玄之怙宠为非,该女不宜为后,颖亦表称玄之已殁,未降明罚,宜废后以暴父罪。惠帝虽然愚钝,但对着如花似玉的羊皇后,却也不忍相离,因将两王表文,出示廷臣,商决可否。朝右百官,个个是贪生怕死,哪里还敢冲撞二王?再加东海王越,是与二王表里为奸,当然赞同二议。惠帝没法,乃将羊后废为庶人,徙居金墉城。皇太子覃,仍黜为清河王,立颖为皇太弟,都督中外诸军事,兼职丞相。乘舆服御,皆迁往邺中,进颙为太宰大都督,领雍州牧,起前太傅刘寔为太尉,寔自称老疾,固辞不拜。高尚可风。看官阅过前文,如汝南王亮,如楚王玮,如赵王伦,如齐王冏,如长沙王,没一个不是争权夺利,丛怨亡身。偏颖颙越三王,不思借鉴前车,也想挟权求逞,结果是凶终隙末,同室操戈,终落得蚌鹬相持,渔人得利,这岂不是司马家儿的大病么?标明八王乱本,且为后世大声疾呼,苦衷如揭。
相关热词搜索: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