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两晋演义(包括三国)
  • 自序
  • 第一回 祀南郊司马开基 立东宫庸雏伏祸
  • 第二回 堕诡计储君纳妇 慰痴情少女偷香
  • 第三回 杨皇后枕膝留言 左贵嫔摅才上颂
  • 第四回 图东吴羊祜定谋 讨西虏马隆奏捷
  • 第五回 捣金陵数路并举 俘孙皓二将争功
  • 第六回 纳群娃羊车恣幸 继外孙螟子乱宗
  • 第七回 指御座讽谏无功 侍帝榻权豪擅政
  • 第八回 怙势招殃杨氏赤族 逞凶灭纪贾后废姑
  • 第九回 遭反噬楚王受戮 失后援周处捐躯
  • 第十回 讽大廷徙戎著论 诱小吏侍宴肆淫
  • 第十一回 草逆书醉酒逼储君 传伪敕称兵废悍后
  • 第十二回 坠名楼名姝殉难 夺御玺御驾被迁
  • 第十三回 迎惠帝反正除奸 杀王豹擅权拒谏
  • 第十四回 操同室戈齐王毕命 中诈降计李特败亡
  • 第十五回 讨逆蛮力平荆土 拒君命冤杀陆机
  • 第十六回 刘刺史抗忠尽节 皇太弟挟驾还都
  • 第十七回 刘渊拥众称汉王 张方恃强劫惠帝
  • 第十八回 作盟主东海起兵 诛恶贼河间失势
  • 第十九回 伪都督败回江左 呆皇帝暴毙宫中
  • 第二十回 战阳平苟晞破贼垒 佐琅琊王导集名流
  • 第二十一回 北宫纯力破群盗 太傅越擅杀诸臣
  • 第二十二回 乘内乱刘聪据国 借外援猗卢受封
  • 第二十三回 倾国出师权相毕命 覆巢同尽太尉知非
  • 第二十四回 执天子洛中遭巨劫 起义旅关右迓亲王
  • 第二十五回 贻书归母难化狼心 行酒为奴终遭鸩毒
  • 第二十六回 诏江东愍帝征兵 援灵武麹允破虏
  • 第二十七回 拘王浚羯胡吞蓟北 毙赵染晋相保关中
  • 第二十八回 汉刘后进表救忠臣 晋陶侃合军破乱贼
  • 第二十九回 小儿女突围求救 大皇帝衔璧投降
  • 第三十回 牧守联盟奉笺劝进 君臣屈辱蒙难丧生
  • 第三十一回 晋王睿称尊嗣统 汉主聪见鬼亡身
  • 第三十二回 诛逆登基羊后专宠 乘衅独立石勒称王
  • 第三十三回 段匹磾受擒失河朔 王处仲抗表叛江南
  • 第三十四回 镇湘中谯王举义 失石头元帝惊心
  • 第三十五回 逆贼横行廷臣受戮 皇灵失驭嗣子承宗
  • 第三十六回 扶钱凤即席用谋 遣王含出兵犯顺
  • 第三十七回 平大憝群臣进爵 立幼主太后临朝
  • 第三十八回 召外臣庾亮激变 入内廷苏峻纵凶
  • 第三十九回 温峤推诚迎陶侃 毛宝负剑救桓宣
  • 第四十回 枭首逆戡乱成功 宥元舅顾亲屈法
  • 第四十一回 察钤音异僧献技 失军律醉汉遭擒
  • 第四十二回 并前赵石勒称尊 防中山徐遐泣谏
  • 第四十三回 背顾命鸮子毁室 凛梦兆狐首归邱
  • 第四十四回 尽愚孝适贻蜀乱 保遗孤终立代王
  • 第四十五回 杀妻孥赵主寡恩 协君臣燕都却敌
  • 第四十六回 议北伐蔡谟抗谏 篡西蜀李寿改元
  • 第四十七回 饯刘翔晋臣受责 逐高钊燕主逞威
  • 第四十八回 斩敌将进灭宇文部 违朝议徙镇襄阳城
  • 第四十九回 擢桓温移督荆梁 降李势荡平巴蜀
  • 第五十回 选将得人凉州破敌 筑宫渔色石氏宣淫
  • 第五十一回 诛逆子纵火焚尸 责病主抗颜极谏
  • 第五十二回 乘羯乱进攻反失利 弑赵主易位又遭囚
  • 第五十三回 养子复宗冉闵复姓 孱主授首石氏垂亡
  • 第五十四回 却桓温晋相贻书 灭冉魏燕王僭号
  • 第五十五回 拒忠言殷浩丧师 射敌帅桓温得胜
  • 第五十六回 逞刑戮苻生纵虐 盗淫威张祚杀身
  • 第五十七回 具使才说下凉州 满恶贯变生秦阙
  • 第五十八回 围广固慕容恪善谋 战东河诸葛攸败绩
  • 第五十九回 谢安石应征变节 张天锡乘乱弑君
  • 第六十回 失洛阳沈劲死义 阻石门桓温退师
  • 第六十一回 慕容垂避祸奔秦 王景略统兵入洛
  • 第六十二回 略燕地连摧敌将 拔邺城追掳孱王
  • 第六十三回 海西公遭诬被废 昆仑婢产子承基
  • 第六十四回 谒崇陵桓温见鬼 重正朔王猛留言
  • 第六十五回 失姑臧凉主作降虏 守襄阳朱母筑斜城
  • 第六十六回 救孤城谢玄却秦军 违众议苻坚窥晋室
  • 第六十七回 山墅赌弈寇来不惊 淝水交锋兵多易败
  • 第六十八回 结丁零再兴燕祚 索邺城申表秦庭
  • 第六十九回 据渭北后秦独立 入阿房西燕称尊
  • 第七十回 堕虏谋晋将逾绝涧 应童谣秦主缢新城
  • 第七十一回 用僧言吕光还兵 依逆谋段随弑主
  • 第七十二回 谋刺未成秦后死节 失营被获毛氏捐躯
  • 第七十三回 拓跋珪创兴后魏 慕容垂讨灭丁零
  • 第七十四回 智姚苌旋师惊噩梦 勇翟瑥斩将扫孱宗
  • 第七十五回 失都城西燕被灭 压山寨北魏争雄
  • 第七十六回 子逼母燕太后自尽 弟陵兄晋道子专权
  • 第七十七回 殷仲堪倒柄授桓玄 张贵人逞凶弑孝武
  • 第七十八回 迫诛奸称戈犯北阙 僭称尊遣将伐西秦
  • 第七十九回 吕氏肆虐凉土分崩 燕祚祚衰魏兵深入
  • 第八十回 拓跋珪转败为胜 慕容宝因怯出奔
  • 第八十一回 攻旧都逆子忘天理 陷中山娇女作人奴
  • 第八十二回 通叛党兰汗弑君 诛贼臣燕宗复国
  • 第八十三回 再发难王恭受戮 好惑人孙泰伏诛
  • 第八十四回 戕内史独全谢妇 杀太守复陷会稽
  • 第八十五回 失荆州参军殉主 弃苑川乾归逃生
  • 第八十六回 受逆报吕纂被戕 据偏隅李暠独立
  • 第八十七回 扫残孽南燕定都 立奸叔东宫失位
  • 第八十八回 吕隆累败降秦室 刘裕屡胜走孙恩
  • 第八十九回 覆全军元显受诛 夺大位桓玄行逆
  • 第九十回 贤孟妇助夫举义 勇刘军败贼入都
  • 第九十一回 蒙江洲冯迁诛逆首 陷成都谯纵害疆臣
  • 第九十二回 贪女色吞针欺僧侣 戕妇翁拥众号天主
  • 第九十三回 葬爱妻遇变丧身 立犹子临终传位
  • 第九十四回 得使才接眷还都 失兵机纵敌入险
  • 第九十五回 覆孤城慕容超亡国 诛逆贼冯文起开基
  • 第九十六回 何无忌战死豫章口 刘寄奴固守石头城
  • 第九十七回 窜南交卢循毙命 平西蜀谯纵伏辜
  • 第九十八回 南凉王愎谏致亡 西秦后败谋殉难
  • 第九十九回 入荆州驱除异党 夺长安翦灭后秦
  • 第一百回 招寇乱秦关再失 迫禅位晋祚永终
  • 第十一回 草逆书醉酒逼储君 传伪敕称兵废悍后

    互联网 0

    却说贾后淫虐日甚,秽闻中外。侍中裴頠等,引以为忧,就是后党贾模,亦恐祸生不测,累及身家,因未免心下不安。裴頠已窥透模意,乃至模私第,商议秘密,可巧张华亦至,一同晤谈。頠与华本来莫逆,不必避嫌,因质直相告,拟把贾后废去,更立太子遹生母谢淑媛。谢淑媛就是谢玖,见第七回。自遹为太子,母以子贵,得封淑媛。贾后很是妒忌,不令太子见母,但使淑媛静处别宫,仿佛与禁锢相似。此次裴頠倡议废后,当然欲将谢淑媛抬举起来,偏模与华齐声说道:“主上并无废后意见,我等乃欲擅行,倘主上不以为然,如何是好?且诸王方强,各分党派,一旦祸起,身死国危,非徒无益,反致有损了。”贾模不足道,张华号称多才,何以如此胆怯?頠半晌才道:“公等所虑亦是,但中宫如此昏虐,乱可立待,我等岂果能置身事外么?”华便接口道:“如公等两人,与中宫皆关亲戚,何勿进陈祸福,预为劝诫?言或见信,当可改过迁善,易危为安,天下不致大乱,我等方得优游卒岁了。”淫虐如贾南风,岂肯从谏?张华此言更是痴想。原来模为贾后族兄,頠母为贾充妻郭槐姊妹,两人与贾后互有关系,故华言如此。模颇赞同华议,頠亦不便拘执己见,姑依华言进行,当下趋诣贾第,入白姨母郭槐,托她戒谕贾后,勉盖前愆,并宜亲爱太子。模亦屡入中宫,为后指陈利害。看官!试想这凶残淫暴的贾南风,习与性成,岂尚肯采纳良言,去邪归正么?郭槐是贾后生母,向后进规,虽然不肯见从,尚无他恨,至模一再渎陈,反以为模有异心,敢加毁谤,索性嘱令宫竖,拒模入谒。模且忧且恨,竟生了一种绝症,便登鬼箓。不幸中之大幸。有诏进裴頠为尚书仆射,頠上表固辞,略谓:“贾模新亡,将臣超擢,偏重外戚,未免示人不公,恳即收回成命。”复诏不许,或向頠进言道:“公为中宫亲属,可言即当尽言,言不见听,不若托病辞官。若二说不行,虽有十表,恐终未能免祸了。”頠颇为感动。但初念欲见机而作,转念又且住为佳,因此日误一日,仍复在位。这是常人的通病,怎知祸足杀身!那贾郭二门的子弟,恃权借势,卖爵鬻官,贿赂公行,门庭如市,南阳人鲁褒,尝作《钱神论》讥讽时事,谓:“钱字孔方,相亲如兄,无德反尊,无势偏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无论何事,非钱不行。洛中朱衣,当涂人士,爱我家兄,皆无已已”云云。时人俱为传诵,互相倾倒。平阳名士韦忠,为裴頠所器重,荐诸张华,华即遣属吏征聘,忠辞疾不至。有人问忠何不就征?忠慨然道:“张茂先华字茂先。华而不实,裴逸民頠字逸民。欲而无厌,弃典礼,附贼后,这岂大丈夫所为?逸民每有心托我,我常恐他蹈溺深渊,余波及我,怎尚可褰裳往就呢?”关内侯索靖,亦知天下将乱,过洛阳宫门,指着铜驼,咨嗟太息道:“铜驼铜驼,将见汝在荆棘中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徒付慨叹亦觉无谓。

    太子遹储养东宫,少小时本来颖悟,偏到了成童以后,不务正业,但好狎游,就是左师右保,亦不加敬礼,唯与宦官宫妾,嬉嬲度日。无端变坏,想是司马氏家运。贾后素忌太子,正要他隳名败行,可以借端废立,因此密嘱黄门阉宦,导令为非,尝向太子前怂恿道:“殿下正可及时行乐,何必常自拘束?”及见太子拂意时,怒诋役吏,又复从旁凑奉道:“殿下太觉宽仁,若辈小竖,不加威刑,怎能使他畏服呢?”古人有言:“一傅众咻。”又说是:“习善则善,习恶则恶。”东宫中虽有三五师傅,怎禁得这班宵小,朝夕鼓煽?就是生性聪慧,也被他陷入恶途,成为习惯了。太子生母谢淑媛,幼时微贱,家世业屠。太子偏秉遗传,辄令宫中为市,使人屠酤,能手揣斤两,轻重不差。又令西园发卖葵菜篮子鸡面等类,估本牟利,倒是一个经济家。逐日收入,随手散给,却又毫不吝惜。东宫旧制,按月请钱五十万缗,作为费用,太子因月费不足,尝索取两月俸钱,供给嬖宠。平居雕题刻桷,役使不已,若要修墙缮壁,偏好听阴阳家言,动多顾忌。洗马江统,上陈五事,规谏太子,一是请随时朝省,二是请尊敬师保,三是请减省杂役,四是请撤销市酤,五是请破除迷信,太子无一依从。舍人杜锡,也常劝太子修德进善,毋招谗谤。太子反恨他多言,俟锡入见时,先使人至锡座毡中,插针数枚,锡怎能预料,一经坐下,被针刺臀,血满裤裆,真似哑子吃黄连,说不出的苦楚。散骑常侍贾谧,与太子年龄相仿,更为中表弟兄,免不得时往过从。太子喜怒无常,有时与谧相狎,有时与谧相谤,或令谧自坐,径往后庭嬉戏,不再顾谧,谧屡遭白眼,当然挟嫌。詹事裴权进谏道:“贾谧为中宫宠侄,一旦交构,大事去了,愿殿下屈尊相待,免滋他变。”太子勃然变色,连称可恨,说得权不敢再言,俯首辞去。其实,太子并非恨权,不过因权数语,触起旧忿,致有恨声。先是贾后母郭槐,欲令韩寿女为太子妃,太子亦欲结婚韩氏,自固地位。寿妻贾午,却不愿意。贾后更不乐赞成,另为太子聘王衍女。衍女有二,长女貌美,少女貌陋。太子既不得韩女,乃转思纳衍长女为妃。偏贾谧又来作梗,垂涎彼美,乞后作主。后方宠谧,便为谧娶衍长女,但使太子与衍少女为婚。太子得了丑妇,自然恨后及谧,此时听着权言,怎能不感愤交并,流露言表?嗣被谧探知消息,也惹动前日弈棋的恶感,向贾后处进谗,弈棋事见前回。还亏后母郭槐,从中保持,不使贾后得害太子,故太子尚得无恙。此非郭槐好处,还是裴頠功劳。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