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南北朝演义
  • 第一回-射蛇首兴王呈预兆
  • 第二回-起义师入京讨逆
  • 第三回-伐燕南冒险成功
  • 第四回-毁贼船用火破卢循
  • 第五回-捣洛阳秦将败没
  • 第六回-失秦土刘世子逃归
  • 第七回-弑故主冤魂索命
  • 第八回-废营阳迎立外藩
  • 第九回-平谢逆功归檀道济
  • 第十回-逃将军弃师中虏计
  • 第十一回-破氐帅收还要郡
  • 第十二回-燕王弘投奔高丽
  • 第十三回-捕奸党殷景仁定谋
  • 第十四回-陈参军立栅守危城
  • 第十五回-骋辩词张畅报使
  • 第十六回-永安宫魏主被戕
  • 第十七回-发寻阳出师问罪
  • 第十八回-犯上兴兵一败涂地
  • 第十九回-发雄师惨屠骨肉
  • 第二十回-狎姑姊宣淫鸾掖
  • 第二十一回-戕暴主湘东正位
  • 第二十二回-扫逆藩众叛荡平
  • 第二十三回-杀弟兄宋帝滥刑
  • 第二十四回-江上堕谋亲王授首
  • 第二十五回-讨权臣石头殉节
  • 第二十六回-篡宋祚废主出宫
  • 第二十七回-膺帝箓父子相继
  • 第二十八回-造孽缘孽儿自尽
  • 第二十九回-萧昭业喜承祖统
  • 第三十回-上淫下烝丑传宫掖
  • 第三十一回-杀诸王宣城肆毒
  • 第三十二回-假仁袭义兵达江淮
  • 第三十三回-两国交兵齐师屡挫
  • 第三十四回-齐嗣主临丧笑秃鹙
  • 第三十五回-泄密谋二江授首
  • 第三十六回-江夏王通叛亡身
  • 第三十七回-杀山阳据城传檄
  • 第三十八回-张欣泰败谋罹重辟
  • 第三十九回-谏远色王茂得娇娃
  • 第四十回-萧宝夤乞师伏虏阙
  • 第四十一回-弟子舆尸溃师洛口
  • 第四十二回-诬通叛魏宗屈死
  • 第四十三回-充华产子嗣统承基
  • 第四十四回-筑淮堰梁皇失计
  • 第四十五回-宣光殿省母启争端
  • 第四十六回-诛元爰再逞牝威
  • 第四十七回-萧宝夤称尊叛命
  • 第四十八回-丧君有君强臣谢罪
  • 第四十九回-设伏甲定谋除恶
  • 第五十回-废故主迎立广陵王
  • 第五十一回-战韩陵破灭子弟军
  • 第五十二回-梁太子因忧去世
  • 第五十三回-违君命晋阳兴甲
  • 第五十四回-饮宫中魏主遭鸩毒
  • 第五十五回-用少击众沙苑交兵
  • 第五十六回-战邙山宇文泰败溃
  • 第五十七回-责贺琛梁廷草敕
  • 第五十八回-悍高澄殴禁东魏主
  • 第五十九回-纵叛贼朱异误国
  • 第六十回-援建康韦粲捐躯
  • 第六十一回-困梁宫君王饿死
  • 第六十二回-取公主侯景胁君
  • 第六十三回-陈霸先举兵讨逆
  • 第六十四回-弑梁主大憝行凶
  • 第六十五回-杀季弟特遣猛将军
  • 第六十六回-陷江陵并戕梁元帝
  • 第六十七回-擒敌将梁军大捷
  • 第六十八回-宇文护挟权肆逆
  • 第六十九回-讨王琳屡次交兵
  • 第七十回-戮勋戚皇叔篡位
  • 第七十一回-遇强暴故后被污
  • 第七十二回-遭主嫌侯安都受戮
  • 第七十三回-背德兴兵周师再败
  • 第七十四回-暱奸人淫后杀贤王
  • 第七十五回-斛律光遭谗受害
  • 第七十六回-选将才独任吴明彻
  • 第七十七回-韦孝宽献议用兵
  • 第七十八回-陷晋州转败为胜
  • 第七十九回-老将失谋还师被虏
  • 第八十回-宇文妇醉酒失身
  • 第八十一回-失邺城皇亲自刎
  • 第八十二回-挥刀遇救逆弟败谋
  • 第八十三回-长孙晟献谋制突厥
  • 第八十四回-设行省遣子督师
  • 第八十五回-据湘州陈宗殉国
  • 第八十六回-反罪为功筑宫邀赏
  • 第八十七回-恨妒后御驾入山乡
  • 第八十八回-太子勇遭谗被废
  • 第八十九回-侍病父密谋行逆
  • 第九十回-攻并州分遣兵戎
  • 第九十一回-促蛾眉宣华归地府
  • 第九十二回-巡塞北厚抚启民汗
  • 第九十三回-端门街陈戏示番夷
  • 第九十四回-征高丽劳兵动众
  • 第九十五回-杨玄感兵败死穷途
  • 第九十六回-犯乘舆围攻紫寨
  • 第九十七回-御苑赏花巧演古剧
  • 第九十八回-麻叔谋罪发受金刀
  • 第九十九回-迫起兵李氏入关中
  • 第一百回-弑昏君隋家数尽
  • 第一回-射蛇首兴王呈预兆

    互联网 0
    第一回射蛇首兴王呈预兆睹龙颜慧妇忌英雄——
    世运百年一大变,三十年一小变,变乱是古今常有的事情,就使圣帝明王,善自贻谋,也不能令子子孙孙,万古千秋的太平过去,所以治极必乱,盛极必衰,衰乱已极,复治复盛,好似行星轨道一般,往复循环,周而复始。一半是关系人事,一半是关系天数,人定胜天,天定亦胜人,这是天下不易的至理。但我中国数千万里疆域,好几百兆人民,自从轩辕黄帝以后,传至汉、晋,都由汉族主治,凡四裔民族,僻居遐方,向为中国所不齿,不说他犬羊贱种,就说他虎狼遗性,最普通的赠他四个雅号,南为蛮,东为夷,西为戎,北为狄。这蛮夷戎狄四种,只准在外国居住,不许他闯入中原,古人称为华夏大防,便是此意。界划原不可不严,但侈然自大,亦属非是。
    汉、晋以降,外族渐次来华,杂居内地,当时中原主子,误把那怀柔主义,待遇外人,因此藩篱自辟,防维渐弛,那外族得在中原境内,以生以育,日炽日长,涓涓不塞,终成江河,为虺勿摧,为蛇若何。嗣是五胡十六国,迭为兴替,害得荡荡中原,变做了一个胡虏腥羶的世界。后来弱肉强食,彼吞此并,辗转推迁,又把十六国土宇,浑合为一大国,叫作北魏。北魏势力,很是强盛,查起他的族姓,便是五胡中的一族,其时汉族中衰,明王不作,只靠了南方几个枭雄,抵制强胡,力保那半壁河山,支持危局,我汉族的衣冠人物,还算留贻了一小半,免致遍地沦胥,无如江左各君,以暴易暴,不守纲常,不顾礼义,你篡我窃,无父无君,扰扰百五十年,易姓凡三,历代凡四,共得二十三主,大约英明的少,昏暗的多,评论确当。反不如北魏主子,尚有一两个能文能武,武指太武帝焘,文指孝文帝宏。经营见方,修明百度,扬武烈,兴文教,却具一番振作气象,不类凡庸。他看得江左君臣,昏淫荒虐,未免奚落,尝呼南人为枭夷,易华为夷,无非自取。南人本来自称华胄,当然不肯忍受,遂号北魏为索虏。口舌相争,干戈继起,往往因北强南弱,累得江、淮一带,烽火四逼,日夕不安。幸亏造化小儿,巧为播弄,使北魏亦起内讧,东分西裂,好好一个魏国,也变做两头政治,东要夺西,西要夺东,两下里战争未定,无暇顾及江南,所以江南尚得保全。可惜昏主相仍,始终不能展足,局促一隅,苟延残喘。及东魏改为北齐,西魏改为北周,中土又作为三分,周最强,齐为次,江南最弱,鼎峙了好几年,齐为周并,周得中原十分之八,江南但保留十分之二,险些儿要尽属北周了。就中出了一位大丞相杨坚,篡了周室,复并江南,其实就是仗着北周的基业,不过杨系汉族,相传为汉太尉杨震后裔,忠良遗祚,足孚物望;更兼以汉治汉,无论南北人民,统是一致翕服,龙角当头,王文在手,均见后文。既受周禅,又灭陈氏,居然统一中原,合并南北。当时人心归附,乱极思治,总道是天下大定,从此好安享太平,哪知他外强中乾,受制帷帟,阿么炀帝小名。小丑,计夺青宫,甚至弑君父,杀皇兄,烝庶母,骄恣似苍梧,宋主昱。淫荒似东昏,齐主宝卷。愚蔽似湘东,梁主绎。穷奢极欲似长城公,陈主叔宝。凡江左四代亡国的覆辙,无一不蹈,所有天知、地知、人知、我知的祖训,一古脑儿撇置脑后,衣冠禽兽,牛马裾襟,遂致天怒人怨,祸起萧墙,好头颅被人斫去,徒落得身家两败,社稷沦亡;妻妾受人污,子弟遭人害,闹得一塌糊涂,比宋、齐、梁、陈末世,还要加几倍扰乱。咳!这岂真好算做混一时代么?小子记得唐朝李延寿,撰南北史各一编,宋、齐、梁、陈属南史,魏、齐、周、隋属北史,寓意却很严密,不但因杨氏创业,是由北周蝉蜕而来,可以属诸北史,就是杨家父子的行谊,也不像个治世真人,虽然靠着一时侥幸,奄有南北,终究是易兴易哀,才经一传,便尔覆国,这也只好视作闰运,不应以正统相待。独具只眼。小子依例演述,摹仿说部体裁,编成一部《南北史通俗演义》,自始彻终,看官听着,开场白已经说过,下文便是南北史正传了。虚写一段,已括全书大意。
    且说东晋哀帝兴宁元年,江南丹徒县地方,生了一位乱世的枭雄,姓刘名裕字德舆,小字叫作寄奴,他的远祖,乃是汉高帝弟楚元王交。交受封楚地,建国彭城,子孙就在彭城居住。及晋室东迁,刘氏始徙居丹徒县京口里。东安太守刘靖,就是裕祖,郡功曹刘翘,就是裕父,自从楚元王交起算,传至刘裕,共历二十一世。裕生时适当夜间,满室生光,不啻白昼;偏偏婴儿堕地,母赵氏得病暴亡,乃父翘以生裕为不祥,意欲弃去,还亏有一从母,怜惜侄儿,独为留养,乳哺保抱,乃得生成。翘复娶萧氏女为继室,待裕有恩,勤加抚字,裕体益发育,年未及冠,已长至七尺有余。会翘病不起,竟致去世,剩得一对嫠妇孤儿,凄凉度日,家计又复萧条,常忧冻馁。裕素性不喜读书,但识得几个普通文字,便算了事;平日喜弄拳棒,兼好骑射,乡里间无从施技;并因谋生日亟,不得已织屦易食,伐薪为炊,劳苦得了不得,尚且饔飧鲜继,饥饱未匀;惟奉养继母,必诚必敬,宁可自己乏食,不使甘旨少亏。揭出孝道,借古风世。一日,游京口竹林寺,稍觉疲倦,遂就讲堂前假寐。僧徒不识姓名,见他衣冠褴褛,有逐客意,正拟上前呵逐,忽见裕身上现出龙章,光呈五色,众僧骇异得很,禁不住哗噪起来。裕被他惊醒,问为何事?众僧尚是瞧着,交口称奇。及再三诘问,方各述所见。裕微笑道:“此刻龙光尚在否?”僧答言:“无有。”裕又道:“上人休得妄言!恐被日光迷目,因致幻成五色。”众僧不待说毕,一齐喧声道:“我等明明看见五色龙,罩住尊体,怎得说是日光迷目呢?”裕亦不与多辩,起身即行。既返家门,细思众僧所言,当非尽诬,难道果有龙章护身,为他日大贵的预兆?左思右想,忐忑不定。到了黄昏就寝,还是狐疑不决,辗转反侧,蒙眬睡去。似觉身旁果有二龙,左右蟠着,他便跃上龙背,驾龙腾空,霞光绚彩,紫气盈途,也不识是何方何地,一任龙体游行,经过了许多山川,忽前面笼着一道黑雾,很是阴浓,差不多似天地晦冥一般,及向下倚瞩,却露着一线河流,河中隐隐现出黄色,黑气隐指北魏,河中黄色便是黄河,宋初尽有河南地,已兆于此。那龙首到了此处,也似有些惊怖,悬空一旋,堕落河中。裕骇极欲号,一声狂呼,便即惊觉,开眼四瞧,仍然是一张敝床,惟案上留着一盏残灯,临睡时忘记吹熄,所以余焰犹存。回忆梦中情景,也难索解,但想到乘龙上天,究竟是个吉兆,将来应运而兴,亦未可知,乃吹灯再寝。不意此次却未得睡熟,不消多时,便晨鸡四啼,窗前露白了。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