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南北朝演义
  • 第一回-射蛇首兴王呈预兆
  • 第二回-起义师入京讨逆
  • 第三回-伐燕南冒险成功
  • 第四回-毁贼船用火破卢循
  • 第五回-捣洛阳秦将败没
  • 第六回-失秦土刘世子逃归
  • 第七回-弑故主冤魂索命
  • 第八回-废营阳迎立外藩
  • 第九回-平谢逆功归檀道济
  • 第十回-逃将军弃师中虏计
  • 第十一回-破氐帅收还要郡
  • 第十二回-燕王弘投奔高丽
  • 第十三回-捕奸党殷景仁定谋
  • 第十四回-陈参军立栅守危城
  • 第十五回-骋辩词张畅报使
  • 第十六回-永安宫魏主被戕
  • 第十七回-发寻阳出师问罪
  • 第十八回-犯上兴兵一败涂地
  • 第十九回-发雄师惨屠骨肉
  • 第二十回-狎姑姊宣淫鸾掖
  • 第二十一回-戕暴主湘东正位
  • 第二十二回-扫逆藩众叛荡平
  • 第二十三回-杀弟兄宋帝滥刑
  • 第二十四回-江上堕谋亲王授首
  • 第二十五回-讨权臣石头殉节
  • 第二十六回-篡宋祚废主出宫
  • 第二十七回-膺帝箓父子相继
  • 第二十八回-造孽缘孽儿自尽
  • 第二十九回-萧昭业喜承祖统
  • 第三十回-上淫下烝丑传宫掖
  • 第三十一回-杀诸王宣城肆毒
  • 第三十二回-假仁袭义兵达江淮
  • 第三十三回-两国交兵齐师屡挫
  • 第三十四回-齐嗣主临丧笑秃鹙
  • 第三十五回-泄密谋二江授首
  • 第三十六回-江夏王通叛亡身
  • 第三十七回-杀山阳据城传檄
  • 第三十八回-张欣泰败谋罹重辟
  • 第三十九回-谏远色王茂得娇娃
  • 第四十回-萧宝夤乞师伏虏阙
  • 第四十一回-弟子舆尸溃师洛口
  • 第四十二回-诬通叛魏宗屈死
  • 第四十三回-充华产子嗣统承基
  • 第四十四回-筑淮堰梁皇失计
  • 第四十五回-宣光殿省母启争端
  • 第四十六回-诛元爰再逞牝威
  • 第四十七回-萧宝夤称尊叛命
  • 第四十八回-丧君有君强臣谢罪
  • 第四十九回-设伏甲定谋除恶
  • 第五十回-废故主迎立广陵王
  • 第五十一回-战韩陵破灭子弟军
  • 第五十二回-梁太子因忧去世
  • 第五十三回-违君命晋阳兴甲
  • 第五十四回-饮宫中魏主遭鸩毒
  • 第五十五回-用少击众沙苑交兵
  • 第五十六回-战邙山宇文泰败溃
  • 第五十七回-责贺琛梁廷草敕
  • 第五十八回-悍高澄殴禁东魏主
  • 第五十九回-纵叛贼朱异误国
  • 第六十回-援建康韦粲捐躯
  • 第六十一回-困梁宫君王饿死
  • 第六十二回-取公主侯景胁君
  • 第六十三回-陈霸先举兵讨逆
  • 第六十四回-弑梁主大憝行凶
  • 第六十五回-杀季弟特遣猛将军
  • 第六十六回-陷江陵并戕梁元帝
  • 第六十七回-擒敌将梁军大捷
  • 第六十八回-宇文护挟权肆逆
  • 第六十九回-讨王琳屡次交兵
  • 第七十回-戮勋戚皇叔篡位
  • 第七十一回-遇强暴故后被污
  • 第七十二回-遭主嫌侯安都受戮
  • 第七十三回-背德兴兵周师再败
  • 第七十四回-暱奸人淫后杀贤王
  • 第七十五回-斛律光遭谗受害
  • 第七十六回-选将才独任吴明彻
  • 第七十七回-韦孝宽献议用兵
  • 第七十八回-陷晋州转败为胜
  • 第七十九回-老将失谋还师被虏
  • 第八十回-宇文妇醉酒失身
  • 第八十一回-失邺城皇亲自刎
  • 第八十二回-挥刀遇救逆弟败谋
  • 第八十三回-长孙晟献谋制突厥
  • 第八十四回-设行省遣子督师
  • 第八十五回-据湘州陈宗殉国
  • 第八十六回-反罪为功筑宫邀赏
  • 第八十七回-恨妒后御驾入山乡
  • 第八十八回-太子勇遭谗被废
  • 第八十九回-侍病父密谋行逆
  • 第九十回-攻并州分遣兵戎
  • 第九十一回-促蛾眉宣华归地府
  • 第九十二回-巡塞北厚抚启民汗
  • 第九十三回-端门街陈戏示番夷
  • 第九十四回-征高丽劳兵动众
  • 第九十五回-杨玄感兵败死穷途
  • 第九十六回-犯乘舆围攻紫寨
  • 第九十七回-御苑赏花巧演古剧
  • 第九十八回-麻叔谋罪发受金刀
  • 第九十九回-迫起兵李氏入关中
  • 第一百回-弑昏君隋家数尽
  • 第九十一回-促蛾眉宣华归地府

    互联网 0

    第九十一回促蛾眉宣华归地府驾龙舟炀帝赴江都——

    却说杨素奉召入显仁宫,见过炀帝,满肚中怀着谏议,但一时未便开口,只好入座侍宴,才经数觥,即停住不饮。炀帝一再劝酒,素起座答道:“老臣闻得酒荒色荒,有一必亡,不但臣宜节饮,就是陛下亦不宜耽情酒色。”炀帝听了,不免拂意,便道:“卿言虽是有理,但目今天下太平,朝廷无事,把酒消遣,亦没有甚么大害。况我朝勋旧,似公能有几人?今得一堂共乐,尽可畅饮数杯。”素见话不投机,便又说道:“天下事都起自细微,渐成放荡,从前圣帝明王,慎微谨小,亦是为此。”杨素前营仁寿宫,继复为炀帝监造东京宫室,职为厉阶,奈何不思?炀帝默然不答。适宫人上前斟酒,素恐他再来加斟,用袖一拂,宫人不及防备,竟将手中所执的酒壶,斜倾在素身上,浇湿蟒袍。素正在恼怅,无从发泄,至此便迁怒宫人,勃然变色道:“这般蠢才,如此无礼!怎敢在天子前,戏弄大臣?要朝廷法度何用?请陛下加重惩责!”炀帝仍然无语。素竟叱左右,迫令牵出宫人,且厉声道:“国家政令,全被汝等妇女小人弄坏,怎得不惩?”左右见炀帝无言,又见素怒不可遏,只得把宫人拿了下去,敲责了一、二十下。素方向炀帝道:“不是老臣无状,但由今日惩治,使这班宦官宫妾,晓得陛下虽然仁爱,还有老臣执法相绳,当不敢如此放肆了。”炀帝已十分不悦,但自思夺嫡秘谋,全仗他一人做成,就是万分难耐,也只好含忍过去,当下强颜为笑道:“公为朕执法无私,整肃宫廷,真好算是功臣了。”素即起座告辞。炀帝也不挽留,由他自去,一面退入后宫,另与后妃等调情解闷,不消细说。素悻悻归第,顾语家人道:“偌大郎君,由我一力提起,使作大家,现在酒色昏迷,不知他如何了得哩?”谁叫你提他起来?看官阅此,应知郎君二字,便是指着隋炀帝,素自恃功高,有时对着炀帝,亦直呼为郎君。炀帝终未曾驳斥,无非为了前时私约,不敢辜负的意思。还算能践前言。一日,素复入宫白事,炀帝正在池中钓鱼,待素将国事说明,便邀素坐下同钓。素也不管君臣上下,即令左右移过金交椅,与炀帝并坐垂纶。时方初夏,日光渐热,炀帝命取过御盖,罩住上面。御盖颇大,巧巧蔽住两人。素毫不避让,从容钓鱼。炀帝钓了数尾,偏素不得一鱼,炀帝顾素道:“公文武兼全,也有一长未擅,如何钓了许久,尚是无着?”素本来好胜,怎禁得炀帝奚落,便应口道:“陛下只得小鱼,老臣却要钓一大鱼,岂不闻大器晚成么?”炀帝闻言,不由的忿恚交乘,又见素在赭伞下,风神秀异,相貌堂堂,数绺长髯,飘动如银,恍然有帝王气象,因此愈加生忌,遂投下钓竿,托词如厕,竟向后宫进去。当由萧后接着,见炀帝面带怒容,便即问为何事?炀帝道:“杨素老贼,骄肆得很,朕意拟嘱遣内侍,杀死此贼。”萧后不待说毕,忙阻住道:“使不得!使不得!杨素系先朝老臣,又有功陛下,今日诱杀了他,外官如何肯服?况素又是猛将,亦非几个内侍,可以制服,一被漏脱,出外弄兵,陛下将如何对待呢?”炀帝半晌才道:“投鼠原是忌器,且从缓议罢了。”乃长叹数声,仍复出外。适杨素钓了一尾金色鲤鱼,即向炀帝夸说道:“有志竟成,老臣已得一鱼。”炀帝强笑不答。素已略窥炀帝微意,也即辞出。

    炀帝当然退入,踱往宣华夫人住室。甫至室门,即由宫人迎驾,报称宣华有病在身,未能起迎。炀帝大惊,抢步入室,揭起床帏探视,但见双蛾敛翠,两鬓矬青,病态恹恹,似睡非睡。炀帝轻轻的问道:“夫人今日为何不快?”宣华闻声,方睁眼瞧着,见炀帝亲来问疾,意欲勉强起坐,无如挣扎不住,稍稍抬头,已是晕痛难支,禁不住有娇吁模样。炀帝知情识意,忙用言温存道:“夫人切勿拘礼,仍应安睡。”说至此,用手按宣华额上,很觉有些烫热,便道:“夫人如此病重,奈何不速召御医?”宣华答道:“妾病非药可治,看来要与陛下长辞了。”说着,腮边已流下泪来。胡不遄死?炀帝大加不忍,几乎也要泪下,徐徐说道:“偶尔违和,医治即愈,奈何说此惊人语?”宣华且泣且语道:“妾……妾负大罪,无所逃命,别人病原可治,妾病实不可为。”炀帝听她话中有因,便道:“夫人有何罪过,速即明告,朕可代为设法消愆。”宣华欲言不言,如是数四。经炀帝催问数次,方从帐外四瞧。炀帝会意,即令宫人退去,始由宣华泣答道:“妾近日屡觉头痛,不过忽痛忽止,尚可支持,昨更饮食无味,夜间睡着,很是不安,恍惚入梦,头被猛击,痛得不可名状,醒来仍然不解,所以妾自知不久了。”炀帝惊讶道:“谁敢擅击夫人?”宣华道:“陛下定要问妾,妾只好实告。妾梦中实见先帝,责妾不贞,亲执沈香如意,击妾头上,且云死罪难饶,妾辩无可辩,已拚一死,但愿陛下慎自珍重,勿再念妾了!”说毕,哽咽不止。炀帝也不觉大骇,勉强支吾道:“梦幻事不足凭信,夫人不必胡思,但教安心调养,自可无虞。”宣华不再答言,惟有涕泣。炀帝又劝慰了数语,且语宣华道:“我即去宣召御医,夫人万勿过虑为是。”宣华只答了一个“是”字。炀帝匆匆退出,传旨召医官诊治宣华,医官不敢迟挨,当即入诊。未几有复奏呈入,说是:“病入膏肓,不可救药”等语,急得炀帝心如辘轳,正在没法摆布,忽有宫人入报道:“宣华夫人危急了。”炀帝三脚两步,驰往宣华寝宫。宣华气已上逆,见了炀帝,还错疑是文帝,硬挣着娇喉道:“罢罢!事由太子,妾甘认罪,愿随陛下同去罢!”说毕,两眼一番,呜呼哀哉!迟死一年,贻臭千载。年才二十九岁。炀帝不禁大恸。比父死时何如?可巧萧后亦来视疾,入见宣华已逝,也洒了数点珠泪。这是假哭。随即劝慰炀帝,挽出寝室,一面命有司厚办衣殓,择吉安葬。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