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两晋演义(包括三国)
  • 自序
  • 第一回 祀南郊司马开基 立东宫庸雏伏祸
  • 第二回 堕诡计储君纳妇 慰痴情少女偷香
  • 第三回 杨皇后枕膝留言 左贵嫔摅才上颂
  • 第四回 图东吴羊祜定谋 讨西虏马隆奏捷
  • 第五回 捣金陵数路并举 俘孙皓二将争功
  • 第六回 纳群娃羊车恣幸 继外孙螟子乱宗
  • 第七回 指御座讽谏无功 侍帝榻权豪擅政
  • 第八回 怙势招殃杨氏赤族 逞凶灭纪贾后废姑
  • 第九回 遭反噬楚王受戮 失后援周处捐躯
  • 第十回 讽大廷徙戎著论 诱小吏侍宴肆淫
  • 第十一回 草逆书醉酒逼储君 传伪敕称兵废悍后
  • 第十二回 坠名楼名姝殉难 夺御玺御驾被迁
  • 第十三回 迎惠帝反正除奸 杀王豹擅权拒谏
  • 第十四回 操同室戈齐王毕命 中诈降计李特败亡
  • 第十五回 讨逆蛮力平荆土 拒君命冤杀陆机
  • 第十六回 刘刺史抗忠尽节 皇太弟挟驾还都
  • 第十七回 刘渊拥众称汉王 张方恃强劫惠帝
  • 第十八回 作盟主东海起兵 诛恶贼河间失势
  • 第十九回 伪都督败回江左 呆皇帝暴毙宫中
  • 第二十回 战阳平苟晞破贼垒 佐琅琊王导集名流
  • 第二十一回 北宫纯力破群盗 太傅越擅杀诸臣
  • 第二十二回 乘内乱刘聪据国 借外援猗卢受封
  • 第二十三回 倾国出师权相毕命 覆巢同尽太尉知非
  • 第二十四回 执天子洛中遭巨劫 起义旅关右迓亲王
  • 第二十五回 贻书归母难化狼心 行酒为奴终遭鸩毒
  • 第二十六回 诏江东愍帝征兵 援灵武麹允破虏
  • 第二十七回 拘王浚羯胡吞蓟北 毙赵染晋相保关中
  • 第二十八回 汉刘后进表救忠臣 晋陶侃合军破乱贼
  • 第二十九回 小儿女突围求救 大皇帝衔璧投降
  • 第三十回 牧守联盟奉笺劝进 君臣屈辱蒙难丧生
  • 第三十一回 晋王睿称尊嗣统 汉主聪见鬼亡身
  • 第三十二回 诛逆登基羊后专宠 乘衅独立石勒称王
  • 第三十三回 段匹磾受擒失河朔 王处仲抗表叛江南
  • 第三十四回 镇湘中谯王举义 失石头元帝惊心
  • 第三十五回 逆贼横行廷臣受戮 皇灵失驭嗣子承宗
  • 第三十六回 扶钱凤即席用谋 遣王含出兵犯顺
  • 第三十七回 平大憝群臣进爵 立幼主太后临朝
  • 第三十八回 召外臣庾亮激变 入内廷苏峻纵凶
  • 第三十九回 温峤推诚迎陶侃 毛宝负剑救桓宣
  • 第四十回 枭首逆戡乱成功 宥元舅顾亲屈法
  • 第四十一回 察钤音异僧献技 失军律醉汉遭擒
  • 第四十二回 并前赵石勒称尊 防中山徐遐泣谏
  • 第四十三回 背顾命鸮子毁室 凛梦兆狐首归邱
  • 第四十四回 尽愚孝适贻蜀乱 保遗孤终立代王
  • 第四十五回 杀妻孥赵主寡恩 协君臣燕都却敌
  • 第四十六回 议北伐蔡谟抗谏 篡西蜀李寿改元
  • 第四十七回 饯刘翔晋臣受责 逐高钊燕主逞威
  • 第四十八回 斩敌将进灭宇文部 违朝议徙镇襄阳城
  • 第四十九回 擢桓温移督荆梁 降李势荡平巴蜀
  • 第五十回 选将得人凉州破敌 筑宫渔色石氏宣淫
  • 第五十一回 诛逆子纵火焚尸 责病主抗颜极谏
  • 第五十二回 乘羯乱进攻反失利 弑赵主易位又遭囚
  • 第五十三回 养子复宗冉闵复姓 孱主授首石氏垂亡
  • 第五十四回 却桓温晋相贻书 灭冉魏燕王僭号
  • 第五十五回 拒忠言殷浩丧师 射敌帅桓温得胜
  • 第五十六回 逞刑戮苻生纵虐 盗淫威张祚杀身
  • 第五十七回 具使才说下凉州 满恶贯变生秦阙
  • 第五十八回 围广固慕容恪善谋 战东河诸葛攸败绩
  • 第五十九回 谢安石应征变节 张天锡乘乱弑君
  • 第六十回 失洛阳沈劲死义 阻石门桓温退师
  • 第六十一回 慕容垂避祸奔秦 王景略统兵入洛
  • 第六十二回 略燕地连摧敌将 拔邺城追掳孱王
  • 第六十三回 海西公遭诬被废 昆仑婢产子承基
  • 第六十四回 谒崇陵桓温见鬼 重正朔王猛留言
  • 第六十五回 失姑臧凉主作降虏 守襄阳朱母筑斜城
  • 第六十六回 救孤城谢玄却秦军 违众议苻坚窥晋室
  • 第六十七回 山墅赌弈寇来不惊 淝水交锋兵多易败
  • 第六十八回 结丁零再兴燕祚 索邺城申表秦庭
  • 第六十九回 据渭北后秦独立 入阿房西燕称尊
  • 第七十回 堕虏谋晋将逾绝涧 应童谣秦主缢新城
  • 第七十一回 用僧言吕光还兵 依逆谋段随弑主
  • 第七十二回 谋刺未成秦后死节 失营被获毛氏捐躯
  • 第七十三回 拓跋珪创兴后魏 慕容垂讨灭丁零
  • 第七十四回 智姚苌旋师惊噩梦 勇翟瑥斩将扫孱宗
  • 第七十五回 失都城西燕被灭 压山寨北魏争雄
  • 第七十六回 子逼母燕太后自尽 弟陵兄晋道子专权
  • 第七十七回 殷仲堪倒柄授桓玄 张贵人逞凶弑孝武
  • 第七十八回 迫诛奸称戈犯北阙 僭称尊遣将伐西秦
  • 第七十九回 吕氏肆虐凉土分崩 燕祚祚衰魏兵深入
  • 第八十回 拓跋珪转败为胜 慕容宝因怯出奔
  • 第八十一回 攻旧都逆子忘天理 陷中山娇女作人奴
  • 第八十二回 通叛党兰汗弑君 诛贼臣燕宗复国
  • 第八十三回 再发难王恭受戮 好惑人孙泰伏诛
  • 第八十四回 戕内史独全谢妇 杀太守复陷会稽
  • 第八十五回 失荆州参军殉主 弃苑川乾归逃生
  • 第八十六回 受逆报吕纂被戕 据偏隅李暠独立
  • 第八十七回 扫残孽南燕定都 立奸叔东宫失位
  • 第八十八回 吕隆累败降秦室 刘裕屡胜走孙恩
  • 第八十九回 覆全军元显受诛 夺大位桓玄行逆
  • 第九十回 贤孟妇助夫举义 勇刘军败贼入都
  • 第九十一回 蒙江洲冯迁诛逆首 陷成都谯纵害疆臣
  • 第九十二回 贪女色吞针欺僧侣 戕妇翁拥众号天主
  • 第九十三回 葬爱妻遇变丧身 立犹子临终传位
  • 第九十四回 得使才接眷还都 失兵机纵敌入险
  • 第九十五回 覆孤城慕容超亡国 诛逆贼冯文起开基
  • 第九十六回 何无忌战死豫章口 刘寄奴固守石头城
  • 第九十七回 窜南交卢循毙命 平西蜀谯纵伏辜
  • 第九十八回 南凉王愎谏致亡 西秦后败谋殉难
  • 第九十九回 入荆州驱除异党 夺长安翦灭后秦
  • 第一百回 招寇乱秦关再失 迫禅位晋祚永终
  • 第五十六回 逞刑戮苻生纵虐 盗淫威张祚杀身

    互联网 0

    却说桓温方进逼长安,屯兵灞上,蓦来了一个狂士,被褐扪虱,畅谈当世时务,不但温军惊异,就是温亦怪诧起来。当下问他姓名,才知是北海人王猛。猛为苻秦智士,故特笔书名。猛字景略,幼时贫贱,尝鬻畚为业,贩至洛阳,有一人向猛购畚,愿出重价,但自云无钱,令猛随同取值,猛乃随往,不知不觉的行入深山,见一白发父老,踞坐胡床,由买畚人引猛进见。猛当即下拜,父老笑语道:“王公何故拜我哩?”说着,即命左右取偿畚值,并送他白镪十两,即使买畚人送出山口。猛回顾竟无一人,只有峨峨的大山。走询土人,乃是中州的嵩岳。当下怀资归家,得购兵书,且阅且读,深得秘奥。嗣是往来邺都,无人顾问。及入华阴山中,得异人为师,隐居学道,养晦待时。至是闻温入关,方出山相见。温既问明姓氏,料非庸流,乃复询猛道:“我奉天子诏命,率锐兵十万西来,为百姓扫除残贼,乃三秦豪杰,未见趋附,究是何因?”猛答道:“公不远数千里,深入秦境,距长安不过咫尺,尚逗留灞上,未渡灞水,百姓未识公心,所以不至。”温沈吟多时,复注目视猛道:“江东虽多名士,如卿却甚少哩。”遂署猛为军谋祭酒。

    秦丞相苻雄等,收集败卒,再来攻温。温与战不利,伤亡至万余人。温初入关中,因粮运艰难,意欲借资秦麦,偏秦人窥透温计,先期将麦刈去,坚壁清野,与温相持。温无粮可食,不得已下令旋师,招徙关中三千余户,一同南归。临行时赐猛车马,拜为高官督护,邀与同还。猛言须还山辞师,温准猛返辞,与约会期。及届期不至,温乃率众自行。原来猛还入山中,向师问及行止,师慨然道:“汝与桓温岂可并世?不若留居此地,自得富贵,何必随温远行呢。”猛乃不复见温,但寄书报谢罢了。温循途南返,为秦兵所追,丧失不资,就是司马勋出子午谷,孤军失援,也被秦兵掩击,败还汉中。温驰出潼关,径抵襄阳,由晋廷派使慰劳,毋庸琐叙。惟温尝自命不凡,私拟司马懿刘琨,有人说他形同王敦,大拂彼意。及往返西南,得一巧作老婢,旧为刘琨妓女,与温初见,便潸然泪下。温惊问何因?老婢答道:“公甚似刘司空。”温闻言甚喜,出外整理衣冠,又呼老婢细问,谓与刘司空究相似否?老婢徐徐答道:“面甚似,恨薄;眼甚似,恨小;须甚似,恨赤;形甚似,恨短;声甚似,恨雌。”温不禁色沮,自往寝处,褫冠解带,昏睡了一昼夜。至睡醒起床,尚有好几日不见欢容。不及刘琨,也非真是恨事。这且待后再表。

    且说秦主苻健,既击退晋军,正拟论功行赏。那丞相东海王苻雄,得病身亡,健闻讣大哭,甚至呕血,且呕且语道:“天不欲我定四海么?奈何遽夺我元才呢?”仿佛石勒之哭张宾。元才就是雄表字,雄位兼将相,权侔人主,独能谦恭奉法,下士礼贤,所以望重一时,交相推重。次子名坚,承袭雄爵,相传坚母苟氏,尝游漳水,至西门豹祠中祈子,豹系战国时魏臣。是夜梦与神交,遂致有娠。豹尝禁为河伯妇,岂此时反祟苟氏么?越十二月生坚,有神光从天下降,照御庭中。坚生时背有赤文,隐起成字,仔细辨认,乃是“草付臣又土王咸阳”八字。祖洪很是奇异,因即将臣又土三字,拼做一字,取名为坚。坚幼即聪颖,状貌过人,臂垂过膝,目有紫光,及长,颇具孝思,博学有才艺。苻健尝梦见天使降临,命拜坚为龙骧将军,及醒寤后,诧为异事,因在曲沃设坛,即将龙骧将军印绶,亲自授坚,且嘱语道:“汝祖曾受此号,今汝为神明所命,当思上承祖武,毋贻神羞。”坚顿首受命。嗣是厚自激厉,遍揽英豪,如略阳名士吕婆楼强汪梁平老等,皆与交游,为坚羽翼。坚因此驰誉关中,不让乃父。也隐为下文写照,坚既蒙父荫,得袭王爵,此外如淮南王生,因功进中军大将军,平昌王菁,升授司空,大司马雷弱儿,代雄为相,太尉毛贵,晋官太傅,太子太师鱼遵,得为太尉,惟太子苌箭疮复发,竟至逝世。健因谶文有三羊五眼,疑为生当应谶,乃立生为太子。命司空平易王菁为太尉,尚书令王堕为司空,司隶校尉梁楞为尚书令。未几,健忽罹疾,不能视事。平昌王菁,阴谋自立,独勒兵入东宫,欲杀太子。偏太子生入宫侍疾,无从搜寻,空费了一番举动。自思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移攻东掖门,讹称主上已殂,太子暴虐,不堪为君,借此煽惑军心。不意秦主健力疾出宫,自登端门,陈兵自卫,并下令军士,速诛祸首,余皆不问。菁众见健尚活着,当然骇愕,统弃仗逃生。菁亦拍马欲遁,经健指挥亲军,出门追捕,把菁拘住,面数罪状,枭斩了事。此外一概赦免,便即还宫。越数日,健病加剧,授叔父武都王安为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一面召入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太尉鱼遵,司空王堕,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右仆射段纯,吏部尚书辛牢等,嘱咐后事,受遗辅政;并语太子生道:“六夷酋帅,及贵戚大臣,如有不从汝命,宜设法早除,毋自贻患!”教猱升木,能无速乱。生欣然受教。又越三日,健乃病殁,年三十有几。如何处置韩氏?太子生当日即位,大赦境内,改元寿光。群臣俱进谏道:“先帝甫经晏驾,不应即日改元。”生勃然大怒,叱退群臣。嗣令嬖臣穷究议主,乃是右仆射段纯所倡,因即责他违诏,立处死刑。总算恪遵先命。已而追谥苻健为明皇帝,庙号世宗,尊母强氏为皇太后,立妻梁氏为皇后,命太子门大夫赵韶为右仆射,太子舍人赵诲为中护军著作郎,董荣为尚书。这三人素以谄佞见幸,故同时登庸。又封卫大将军苻黄眉为广平王,前将军苻飞为新兴王。两苻原系宗室,但也是与生莫逆,因得受封。命大将军武都王苻安领太尉,弟晋王柳为征东大将军并州牧,出镇蒲坂。魏王庾为镇东大将军豫州牧,出镇陕城。二王受命辞行,由生亲出饯送,乘便闲游,蓦见一缟素妇人,跪伏道旁,自称为强怀妻樊氏,愿为子延请封。实来寻死。生便问道:“汝子有何功绩,敢邀封典?”妇人答道:“妾夫强怀,前与晋军战殁,未蒙抚恤。今陛下新登大位,赦罪铭功,妾子尚在向隅,所以特来求恩,冀沾皇泽。”生复叱道:“封典须由我酌颁,岂汝所得妄求?”那妇人尚未识进退,还是俯伏地上,泣诉故夫忠烈,喃喃不休。当下惹动生怒,取弓搭箭,飕的一声,洞穿妇项,辗转毕命。生亦怏怏回宫。越宿视朝,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入奏道:“近日有客星孛大角,荧惑入东井,大角为帝座,东井乃秦地分野,恐不出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修德禳灾。”生默然不答。及退朝后,饮酒解闷,自言自语道:“星象告变,难道定及朕身?朕思皇后与朕,对临天下,若皇后死了,便是应着大丧,毛太傅呢,梁车骑呢,梁仆射呢,统是受遗辅政的大臣,莫非应该戮死么?”想入非非。近侍听了,还道他是醉语呶呶,莫名其妙,谁知过了数日,他竟持着利刃,趋入中宫。梁后见御驾到来,当然起身相迎,语未开口,刃已及颈,霎时间倒毙地上,玉殒香消。这难道是乃父教他。生既杀死梁后,立即传谕幸臣,往拘太傅录尚书事毛贵,车骑将军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不必审问,即饬推出法场,一同斩首。贵系梁皇后母舅,安且是皇后生父,楞亦与后同族,朝臣俱疑椒房贵戚,有甚么谋逆情事?哪知他们并无罪过,但为了胡文王鱼数言,平白地断送性命,这真是可悲可痛呢!
    1 2 3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