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 两晋演义(包括三国)
  • 自序
  • 第一回 祀南郊司马开基 立东宫庸雏伏祸
  • 第二回 堕诡计储君纳妇 慰痴情少女偷香
  • 第三回 杨皇后枕膝留言 左贵嫔摅才上颂
  • 第四回 图东吴羊祜定谋 讨西虏马隆奏捷
  • 第五回 捣金陵数路并举 俘孙皓二将争功
  • 第六回 纳群娃羊车恣幸 继外孙螟子乱宗
  • 第七回 指御座讽谏无功 侍帝榻权豪擅政
  • 第八回 怙势招殃杨氏赤族 逞凶灭纪贾后废姑
  • 第九回 遭反噬楚王受戮 失后援周处捐躯
  • 第十回 讽大廷徙戎著论 诱小吏侍宴肆淫
  • 第十一回 草逆书醉酒逼储君 传伪敕称兵废悍后
  • 第十二回 坠名楼名姝殉难 夺御玺御驾被迁
  • 第十三回 迎惠帝反正除奸 杀王豹擅权拒谏
  • 第十四回 操同室戈齐王毕命 中诈降计李特败亡
  • 第十五回 讨逆蛮力平荆土 拒君命冤杀陆机
  • 第十六回 刘刺史抗忠尽节 皇太弟挟驾还都
  • 第十七回 刘渊拥众称汉王 张方恃强劫惠帝
  • 第十八回 作盟主东海起兵 诛恶贼河间失势
  • 第十九回 伪都督败回江左 呆皇帝暴毙宫中
  • 第二十回 战阳平苟晞破贼垒 佐琅琊王导集名流
  • 第二十一回 北宫纯力破群盗 太傅越擅杀诸臣
  • 第二十二回 乘内乱刘聪据国 借外援猗卢受封
  • 第二十三回 倾国出师权相毕命 覆巢同尽太尉知非
  • 第二十四回 执天子洛中遭巨劫 起义旅关右迓亲王
  • 第二十五回 贻书归母难化狼心 行酒为奴终遭鸩毒
  • 第二十六回 诏江东愍帝征兵 援灵武麹允破虏
  • 第二十七回 拘王浚羯胡吞蓟北 毙赵染晋相保关中
  • 第二十八回 汉刘后进表救忠臣 晋陶侃合军破乱贼
  • 第二十九回 小儿女突围求救 大皇帝衔璧投降
  • 第三十回 牧守联盟奉笺劝进 君臣屈辱蒙难丧生
  • 第三十一回 晋王睿称尊嗣统 汉主聪见鬼亡身
  • 第三十二回 诛逆登基羊后专宠 乘衅独立石勒称王
  • 第三十三回 段匹磾受擒失河朔 王处仲抗表叛江南
  • 第三十四回 镇湘中谯王举义 失石头元帝惊心
  • 第三十五回 逆贼横行廷臣受戮 皇灵失驭嗣子承宗
  • 第三十六回 扶钱凤即席用谋 遣王含出兵犯顺
  • 第三十七回 平大憝群臣进爵 立幼主太后临朝
  • 第三十八回 召外臣庾亮激变 入内廷苏峻纵凶
  • 第三十九回 温峤推诚迎陶侃 毛宝负剑救桓宣
  • 第四十回 枭首逆戡乱成功 宥元舅顾亲屈法
  • 第四十一回 察钤音异僧献技 失军律醉汉遭擒
  • 第四十二回 并前赵石勒称尊 防中山徐遐泣谏
  • 第四十三回 背顾命鸮子毁室 凛梦兆狐首归邱
  • 第四十四回 尽愚孝适贻蜀乱 保遗孤终立代王
  • 第四十五回 杀妻孥赵主寡恩 协君臣燕都却敌
  • 第四十六回 议北伐蔡谟抗谏 篡西蜀李寿改元
  • 第四十七回 饯刘翔晋臣受责 逐高钊燕主逞威
  • 第四十八回 斩敌将进灭宇文部 违朝议徙镇襄阳城
  • 第四十九回 擢桓温移督荆梁 降李势荡平巴蜀
  • 第五十回 选将得人凉州破敌 筑宫渔色石氏宣淫
  • 第五十一回 诛逆子纵火焚尸 责病主抗颜极谏
  • 第五十二回 乘羯乱进攻反失利 弑赵主易位又遭囚
  • 第五十三回 养子复宗冉闵复姓 孱主授首石氏垂亡
  • 第五十四回 却桓温晋相贻书 灭冉魏燕王僭号
  • 第五十五回 拒忠言殷浩丧师 射敌帅桓温得胜
  • 第五十六回 逞刑戮苻生纵虐 盗淫威张祚杀身
  • 第五十七回 具使才说下凉州 满恶贯变生秦阙
  • 第五十八回 围广固慕容恪善谋 战东河诸葛攸败绩
  • 第五十九回 谢安石应征变节 张天锡乘乱弑君
  • 第六十回 失洛阳沈劲死义 阻石门桓温退师
  • 第六十一回 慕容垂避祸奔秦 王景略统兵入洛
  • 第六十二回 略燕地连摧敌将 拔邺城追掳孱王
  • 第六十三回 海西公遭诬被废 昆仑婢产子承基
  • 第六十四回 谒崇陵桓温见鬼 重正朔王猛留言
  • 第六十五回 失姑臧凉主作降虏 守襄阳朱母筑斜城
  • 第六十六回 救孤城谢玄却秦军 违众议苻坚窥晋室
  • 第六十七回 山墅赌弈寇来不惊 淝水交锋兵多易败
  • 第六十八回 结丁零再兴燕祚 索邺城申表秦庭
  • 第六十九回 据渭北后秦独立 入阿房西燕称尊
  • 第七十回 堕虏谋晋将逾绝涧 应童谣秦主缢新城
  • 第七十一回 用僧言吕光还兵 依逆谋段随弑主
  • 第七十二回 谋刺未成秦后死节 失营被获毛氏捐躯
  • 第七十三回 拓跋珪创兴后魏 慕容垂讨灭丁零
  • 第七十四回 智姚苌旋师惊噩梦 勇翟瑥斩将扫孱宗
  • 第七十五回 失都城西燕被灭 压山寨北魏争雄
  • 第七十六回 子逼母燕太后自尽 弟陵兄晋道子专权
  • 第七十七回 殷仲堪倒柄授桓玄 张贵人逞凶弑孝武
  • 第七十八回 迫诛奸称戈犯北阙 僭称尊遣将伐西秦
  • 第七十九回 吕氏肆虐凉土分崩 燕祚祚衰魏兵深入
  • 第八十回 拓跋珪转败为胜 慕容宝因怯出奔
  • 第八十一回 攻旧都逆子忘天理 陷中山娇女作人奴
  • 第八十二回 通叛党兰汗弑君 诛贼臣燕宗复国
  • 第八十三回 再发难王恭受戮 好惑人孙泰伏诛
  • 第八十四回 戕内史独全谢妇 杀太守复陷会稽
  • 第八十五回 失荆州参军殉主 弃苑川乾归逃生
  • 第八十六回 受逆报吕纂被戕 据偏隅李暠独立
  • 第八十七回 扫残孽南燕定都 立奸叔东宫失位
  • 第八十八回 吕隆累败降秦室 刘裕屡胜走孙恩
  • 第八十九回 覆全军元显受诛 夺大位桓玄行逆
  • 第九十回 贤孟妇助夫举义 勇刘军败贼入都
  • 第九十一回 蒙江洲冯迁诛逆首 陷成都谯纵害疆臣
  • 第九十二回 贪女色吞针欺僧侣 戕妇翁拥众号天主
  • 第九十三回 葬爱妻遇变丧身 立犹子临终传位
  • 第九十四回 得使才接眷还都 失兵机纵敌入险
  • 第九十五回 覆孤城慕容超亡国 诛逆贼冯文起开基
  • 第九十六回 何无忌战死豫章口 刘寄奴固守石头城
  • 第九十七回 窜南交卢循毙命 平西蜀谯纵伏辜
  • 第九十八回 南凉王愎谏致亡 西秦后败谋殉难
  • 第九十九回 入荆州驱除异党 夺长安翦灭后秦
  • 第一百回 招寇乱秦关再失 迫禅位晋祚永终
  • 第五十一回 诛逆子纵火焚尸 责病主抗颜极谏

    互联网 0
    却说赵太子石宣谋害弟韬,并欲弑父,因恐计不得逞,往访高僧佛图澄,及与澄相见,并坐寺中,又不便直达私衷,但听塔上一铃独鸣,宣乃问澄道:“大和尚素识铃音,究竟主何预兆?”澄答道:“铃音所云,乃是‘胡子洛度’四字。”宣不禁变色道:“什么叫作胡子洛度?”究竟心虚。澄不好直答,诡词相对道:“老胡为道,不能山究竟心虚。澄不好居无言,乃在此重茵美服,这便叫做洛度呢。”说着,正值秦公韬徐步进来,澄起座相迎,待韬坐定,只管注目视韬。韬且惊且问,澄答道:“公身上何故血臭?老僧因此疑视。”隐语。韬周视衣襟,毫无血迹,免不得又要诘问。澄只微笑不答。宣虑澄察泄秘谋,遂邀韬同行,辞澄出寺去了。
    越宿由石虎遣人召澄,澄即入见,虎语澄道:“我昨夜梦见一龙,飞向西南,忽然坠地,不知吉凶何如?”澄应声道:“眼前有贼,不出十日,殿东恐要流血,陛下慎勿东行。”虎素来信澄,倒也默然无言。忽见屏后有一妇人趋出,娇声语澄道:“和尚莫非昏耄么?宫禁森严,怎得有贼?”澄见是虎后杜氏,便微笑道:“六情所感,无一非贼,年既老耄,还属无妨,但教少年不昏,方才是好哩。”已经说出后事,可惜愚妇无知。已而遇秋社日,天空有黄黑云,由东南展至西方,直贯日中,及日向西下,云分七道,相去约数十丈,幻成白色,如鱼鳞相似,历时乃灭。韬颇解天文,顾语左右道:“天变不小,恐有刺客起自京师,未知由何人当灾哩。”是夕,韬与僚属会宴东明观,召令乐工歌伎,弹唱侑酒。宴至半酣,不觉长叹道:“人生无常,别易会难,诸君试畅饮一觥,各宜使醉,须知后会有期,应该乘时尽兴哩。”说至此,竟泫然涕下。死兆已见!大众听了,都不禁骇异,惟见韬涕泗横流,也不禁触动悲怀,相率欷歔,都非佳象。到了夜半,众皆别去,韬趁便留宿佛寺中。
    哪知事出非常,变生不测,仅越半夜,好好一个石家主子,竟变做血肉模糊的死尸。天已大明,寝门尚闭,韬有侍役,怪韬高卧不起,撬户入视,已是腹破肠流,手断足折,倒毙在寝榻前。旁有刀箭摆着,也不辨是何人所置,何人所杀,当下慌乱无措,不得已着人飞报。偏宫中已经得知,赵主石虎,正闻变惊恸,晕倒床上。宫人七手八脚,环集施救,好容易才得救醒,尚是悲号不止。究竟由何人先去报闻?查将起来,乃是太子石宣。应该由他先知。虎号哭多时,便拟亲往视丧。时百官已俱入请安,闻虎命驾将出,各欲扈从前去。独司空李农进谏道:“害死秦公,未知何人,臣料是衅起萧墙,危生肘腋,陛下不宜轻出,当速缉凶手,毋使幸脱。”虎得农言,猛然记起佛图澄语,不由的顿足叹息道:“是了是了。究竟和尚通灵,朕到此才能觉悟呢。”遂停止不行。一面饬卫士戒严,一面派官吏治丧。太子宣驾坐素车,引东宫兵千人,往视韬殓,使左右举衾观尸,仔细一瞧,反呵呵大笑,掉头自去。实是一个莽汉,若使韬知预防,何至被杀。还至东宫,将委罪韬吏,命收大将军记室参军郑靖尹武等人。韬曾为车骑大将军。偏是恶报昭彰,难逃冥谴,有一东宫役吏史科,向石虎处讦发阴谋,虎始知祸由太子,气得两目咆哮,无名火高起三丈,亟命左右往召太子宣。宣不敢径往,中使诈称奉杜后命,叫他进去。宣还道是另有密商,因即入省,甫进宫门,便有人传着虎谕,把宣驱入别室,软禁起来。那时杨柸牟成赵生等,已闻风出走,生稍迟一步,致被卫士拘住,交与刑官拷讯。生无可抵赖,始供称杀韬情迹,实由杨柸等隐受宣嘱,伺韬留宿寺舍,夜用猕猴梯架墙,逾垣入室,因得逞凶。这供词呈将进去,虎不瞧犹可,既已瞧着,大呼:“了不得,了不得。”便命将宣移禁席库,更用铁环穿通宣颔,锁诸柱上,且作数斗可容的木槽,中贮尘粪土饭,迫使宣食,仿佛似猪狗一般。一面取入杀韬刀箭,见上面尚有血痕,便伸舌吮舐,且舐且泣,哀声震彻内外。徒哭何益?百官俱入内劝解,哪里禁遏得住?大众无法可想,只好往请佛图澄,前来解免。澄当然驰至,见了石虎,说出一番前因后果,稍得令虎止哀。惟虎即欲加宣极刑,澄复谏道:“宣与韬皆陛下子,今宣杀韬,陛下又为韬杀宣,是反变成两重祸祟了。陛下今日,诚使息怒加慈,福祚尚保灵长,可延六十余年,若必欲诛宣,恐宣魂当化为彗星,将来要下扫邺宫呢。”这是何因何果?可惜尚未说明。虎执意不从,待澄趋退,便令左右至邺城北隅,堆积薪柴,就柴堆上竖一标竿,竿上架着辘轳,两端穿绳,悬垂上面,当下把宣牵就柴上,用绳系住。并使韬平时宠幸二阉,一叫郝稚,一叫刘霸,拔宣发,抽宣舌,斫宣目,刳宣肠,断宣手足,然后将宣尸用辘轳绞上,挂诸天空,下面纵火焚薪,薪燃火盛,烟焰冲天,不到半时,已将宣尸烂焦,如燔如炙,好一个烧烤。及绳被毁断,尸复下坠,立成灰烬。这是何刑?最可怪的是暴主石虎,挈领宫妾数千人,共登高台,了望火所,看它燔灼。莫非是看放焰火么?至火已垂灭,再令检出尸灰,分置诸门交道中,并收宣妻子十九人,一并杀死。究竟是虎狼性格,名不虚传。宣有幼儿,年才数岁,伶俐可爱,虎不忍加诛,抱置膝上,向他垂涕。儿亦啼哭道:“这非儿罪。”虎欲赦儿不诛,偏秦府属吏,定请并诛此儿,看虎恋恋不舍,竟向虎膝上牵夺。儿揽住虎衣,狂叫痛号,甚至带绝手脱,始被猛掷出去,踢跶一声,登时断命。虎掩面入宫,敕废宣母杜氏为庶人,诛东宫僚属三百人,阉寺五十人,统皆车裂支解,弃尸漳水,洿东宫以养猪牛。还有东宫卫卒十余万人,全体谪戍凉州。太史令赵揽,已迁任散骑常侍,前曾入白道:“宫中将有变乱,宜豫备不虞。”及虎既杀宣,疑揽预知宣谋,独不实告,亦勒令处死。可为王波泄恨。贵嫔柳氏,系尚书柳耆长女,才色俱优,耆有二子尝侍直东宫,为宣所宠,此时已共诛死。虎复令柳女连坐,逼使自尽。既而追念柳氏姿容,未免生悔,幸柳氏尚有一妹,在家待字,便饬左右驱车接入,就在芳林园引见。细瞧芳容,不亚乃姊,就下座掖入寝床,令做乃姊替身,恣情淫狎,不消细说。姊妹花并堕虎口,死者固已矣,生者亦去死无几。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