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历史人物
历史云
网址宝库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 两晋演义(包括三国)
  • 自序
  • 第一回 祀南郊司马开基 立东宫庸雏伏祸
  • 第二回 堕诡计储君纳妇 慰痴情少女偷香
  • 第三回 杨皇后枕膝留言 左贵嫔摅才上颂
  • 第四回 图东吴羊祜定谋 讨西虏马隆奏捷
  • 第五回 捣金陵数路并举 俘孙皓二将争功
  • 第六回 纳群娃羊车恣幸 继外孙螟子乱宗
  • 第七回 指御座讽谏无功 侍帝榻权豪擅政
  • 第八回 怙势招殃杨氏赤族 逞凶灭纪贾后废姑
  • 第九回 遭反噬楚王受戮 失后援周处捐躯
  • 第十回 讽大廷徙戎著论 诱小吏侍宴肆淫
  • 第十一回 草逆书醉酒逼储君 传伪敕称兵废悍后
  • 第十二回 坠名楼名姝殉难 夺御玺御驾被迁
  • 第十三回 迎惠帝反正除奸 杀王豹擅权拒谏
  • 第十四回 操同室戈齐王毕命 中诈降计李特败亡
  • 第十五回 讨逆蛮力平荆土 拒君命冤杀陆机
  • 第十六回 刘刺史抗忠尽节 皇太弟挟驾还都
  • 第十七回 刘渊拥众称汉王 张方恃强劫惠帝
  • 第十八回 作盟主东海起兵 诛恶贼河间失势
  • 第十九回 伪都督败回江左 呆皇帝暴毙宫中
  • 第二十回 战阳平苟晞破贼垒 佐琅琊王导集名流
  • 第二十一回 北宫纯力破群盗 太傅越擅杀诸臣
  • 第二十二回 乘内乱刘聪据国 借外援猗卢受封
  • 第二十三回 倾国出师权相毕命 覆巢同尽太尉知非
  • 第二十四回 执天子洛中遭巨劫 起义旅关右迓亲王
  • 第二十五回 贻书归母难化狼心 行酒为奴终遭鸩毒
  • 第二十六回 诏江东愍帝征兵 援灵武麹允破虏
  • 第二十七回 拘王浚羯胡吞蓟北 毙赵染晋相保关中
  • 第二十八回 汉刘后进表救忠臣 晋陶侃合军破乱贼
  • 第二十九回 小儿女突围求救 大皇帝衔璧投降
  • 第三十回 牧守联盟奉笺劝进 君臣屈辱蒙难丧生
  • 第三十一回 晋王睿称尊嗣统 汉主聪见鬼亡身
  • 第三十二回 诛逆登基羊后专宠 乘衅独立石勒称王
  • 第三十三回 段匹磾受擒失河朔 王处仲抗表叛江南
  • 第三十四回 镇湘中谯王举义 失石头元帝惊心
  • 第三十五回 逆贼横行廷臣受戮 皇灵失驭嗣子承宗
  • 第三十六回 扶钱凤即席用谋 遣王含出兵犯顺
  • 第三十七回 平大憝群臣进爵 立幼主太后临朝
  • 第三十八回 召外臣庾亮激变 入内廷苏峻纵凶
  • 第三十九回 温峤推诚迎陶侃 毛宝负剑救桓宣
  • 第四十回 枭首逆戡乱成功 宥元舅顾亲屈法
  • 第四十一回 察钤音异僧献技 失军律醉汉遭擒
  • 第四十二回 并前赵石勒称尊 防中山徐遐泣谏
  • 第四十三回 背顾命鸮子毁室 凛梦兆狐首归邱
  • 第四十四回 尽愚孝适贻蜀乱 保遗孤终立代王
  • 第四十五回 杀妻孥赵主寡恩 协君臣燕都却敌
  • 第四十六回 议北伐蔡谟抗谏 篡西蜀李寿改元
  • 第四十七回 饯刘翔晋臣受责 逐高钊燕主逞威
  • 第四十八回 斩敌将进灭宇文部 违朝议徙镇襄阳城
  • 第四十九回 擢桓温移督荆梁 降李势荡平巴蜀
  • 第五十回 选将得人凉州破敌 筑宫渔色石氏宣淫
  • 第五十一回 诛逆子纵火焚尸 责病主抗颜极谏
  • 第五十二回 乘羯乱进攻反失利 弑赵主易位又遭囚
  • 第五十三回 养子复宗冉闵复姓 孱主授首石氏垂亡
  • 第五十四回 却桓温晋相贻书 灭冉魏燕王僭号
  • 第五十五回 拒忠言殷浩丧师 射敌帅桓温得胜
  • 第五十六回 逞刑戮苻生纵虐 盗淫威张祚杀身
  • 第五十七回 具使才说下凉州 满恶贯变生秦阙
  • 第五十八回 围广固慕容恪善谋 战东河诸葛攸败绩
  • 第五十九回 谢安石应征变节 张天锡乘乱弑君
  • 第六十回 失洛阳沈劲死义 阻石门桓温退师
  • 第六十一回 慕容垂避祸奔秦 王景略统兵入洛
  • 第六十二回 略燕地连摧敌将 拔邺城追掳孱王
  • 第六十三回 海西公遭诬被废 昆仑婢产子承基
  • 第六十四回 谒崇陵桓温见鬼 重正朔王猛留言
  • 第六十五回 失姑臧凉主作降虏 守襄阳朱母筑斜城
  • 第六十六回 救孤城谢玄却秦军 违众议苻坚窥晋室
  • 第六十七回 山墅赌弈寇来不惊 淝水交锋兵多易败
  • 第六十八回 结丁零再兴燕祚 索邺城申表秦庭
  • 第六十九回 据渭北后秦独立 入阿房西燕称尊
  • 第七十回 堕虏谋晋将逾绝涧 应童谣秦主缢新城
  • 第七十一回 用僧言吕光还兵 依逆谋段随弑主
  • 第七十二回 谋刺未成秦后死节 失营被获毛氏捐躯
  • 第七十三回 拓跋珪创兴后魏 慕容垂讨灭丁零
  • 第七十四回 智姚苌旋师惊噩梦 勇翟瑥斩将扫孱宗
  • 第七十五回 失都城西燕被灭 压山寨北魏争雄
  • 第七十六回 子逼母燕太后自尽 弟陵兄晋道子专权
  • 第七十七回 殷仲堪倒柄授桓玄 张贵人逞凶弑孝武
  • 第七十八回 迫诛奸称戈犯北阙 僭称尊遣将伐西秦
  • 第七十九回 吕氏肆虐凉土分崩 燕祚祚衰魏兵深入
  • 第八十回 拓跋珪转败为胜 慕容宝因怯出奔
  • 第八十一回 攻旧都逆子忘天理 陷中山娇女作人奴
  • 第八十二回 通叛党兰汗弑君 诛贼臣燕宗复国
  • 第八十三回 再发难王恭受戮 好惑人孙泰伏诛
  • 第八十四回 戕内史独全谢妇 杀太守复陷会稽
  • 第八十五回 失荆州参军殉主 弃苑川乾归逃生
  • 第八十六回 受逆报吕纂被戕 据偏隅李暠独立
  • 第八十七回 扫残孽南燕定都 立奸叔东宫失位
  • 第八十八回 吕隆累败降秦室 刘裕屡胜走孙恩
  • 第八十九回 覆全军元显受诛 夺大位桓玄行逆
  • 第九十回 贤孟妇助夫举义 勇刘军败贼入都
  • 第九十一回 蒙江洲冯迁诛逆首 陷成都谯纵害疆臣
  • 第九十二回 贪女色吞针欺僧侣 戕妇翁拥众号天主
  • 第九十三回 葬爱妻遇变丧身 立犹子临终传位
  • 第九十四回 得使才接眷还都 失兵机纵敌入险
  • 第九十五回 覆孤城慕容超亡国 诛逆贼冯文起开基
  • 第九十六回 何无忌战死豫章口 刘寄奴固守石头城
  • 第九十七回 窜南交卢循毙命 平西蜀谯纵伏辜
  • 第九十八回 南凉王愎谏致亡 西秦后败谋殉难
  • 第九十九回 入荆州驱除异党 夺长安翦灭后秦
  • 第一百回 招寇乱秦关再失 迫禅位晋祚永终
  • 第四十四回 尽愚孝适贻蜀乱 保遗孤终立代王

    互联网 0

    却说晋廷防备石虎,遣将调兵,慌张的了不得。忽有探马来报,赵兵退向东阳去了,建康城中,方稍稍安定。嗣闻石虎已回临漳,乃下诏解严,但授南中郎将桓宣为平北将军,都督江淝前锋征讨诸军事,领司州刺史,仍镇襄阳。石虎还都后,复遣征虏将军石遇,率同骑兵七千人,渡过淝水,进攻桓宣。宣督兵守城,更遣人至荆州乞援。荆州都督庾亮,亟使辅国将军毛宝、南中郎将王国、征西司马王愆期等,往救襄阳。石遇掘地攻城,三面掘通三窟,欲从地道,入达城中。宣早已防着,招募壮士,先在地道中守候。俟外兵潜入,用了火器,向地道外烧将出去,外兵连忙倒退,已死伤了好几百人,遇策全然失败。宣又纵兵杀出,获得铠马甚多,弄得遇无法可施。又闻援兵将至,自己军粮垂尽,乃撤围夜遁。宣收回南阳诸郡难民,共八千余人,诏令宣督南阳、襄阳、新野、南乡诸军事兼梁州刺史。毛宝为征虏将军,镇守邾城。边境少安。

    是年,已为成帝第十年,应加元服,改元咸康。增文武位秩各一等,大酺三日。成帝甚推重王导,幼时相见,每向导下拜,即位后手书与导,犹必加“惶恐言”三字,下诏亦云“敬问”。导年垂六十,常有羸疾,不能赴朝。成帝亲幸导第,纵酒作乐,尽欢乃归。世未平治,亦不应在大臣第饮酒作乐。遇有要政召询,必令乘舆入殿,赐座案侧。导性和缓,与人无忤,所以两遇内乱,终得保全禄位,安享天年。独导妻曹氏,性甚妒忌,为导所惮,导密营别馆,居住姬妾,老头儿尚欲藏娇么?不料为曹氏所闻,即欲往视。导恐众妾被辱,忙令备车,自去保护。车夫驾马稍迟,竟至迫不及待,即改乘牛车,自执塵尾柄驱牛,驰至别馆,使众妾避匿他处。及曹氏到来,已变了一间空屋,但向导诟詈不休。导如痴聋一般,置诸不理,曹氏亦急得没法,只好悻悻归去。不能齐家,安能治国?但以柔道制悍妻,不可谓非良诀。太常蔡谟,闻知此事,向导戏语道:“朝廷将加公九锡了。”导自言无功无德,决不敢受。谟笑语道:“可惜未曾备物,但有短辕犊车,长柄塵尾罢了。”导不禁色变,谟大笑而去。导引为耻事,尝语僚属道:“我昔与诸贤共游洛中,并未闻有蔡克儿,今反来侮弄老夫,也太不循礼了。”原来谟父名克,曾为河北从事中郎,新蔡王腾,为汲桑等所害,克亦殉难。腾死时,见前文。谟少有令名,累任至太常,素好诙谐,故与导为戏。导当时颇觉不平,后来事过情忘,却也不忍报复,这便是他的大度。想是为冤杀伯仁,所以改过。话休叙烦。

    且说成帝即位以后,西北两方的僭国,除前后赵兴亡,并见前文外,尚有成代二国,先后代嬗,也经过许多沿革,应该大略表明。成主李雄,据有巴蜀,却安享了二三十年,彼时中原大乱,晋代播荡,势不能顾及西隅,就是前后两赵,也只管寇扰两河,无暇西略。雄既将巴蜀占据,已是心满意足,兴学校,薄赋敛,与民休息,无志动兵,所以四海鼎沸,蜀独安全。未始非蜀民之幸。惟朝无威仪,官无禄秩,君子小人,服章无别,免不得品流猥杂,贤否混淆,又因舍子立侄,致启后来的争端,当时说他贻谋不臧,酿成祸患,其实也是国运使然,不能专责李雄。雄尝立妻任氏为后,任氏无子,惟有妾子十余人,他因长兄荡,战死成都,见前文。荡子班性颇仁孝,且尝好学,遂命立为太子。雄叔父太傅骧,与司徒王达进谏道:“先王传子立嫡,无非为防备篡夺起见,吴王舍子立弟,终致专诸刺僚,指春秋吴王余祭事。宋宣不立与夷,独立穆公,终致华督弑主。亦见《春秋左传》。事贵守经,不宜自紊,请三思后行!”雄叹道:“我从前起兵据蜀,不过举手扦头,本无帝王思想,适值天下丧乱,得安西土,诸君谬相推戴,忝窃大位,自思目前基业,皆为先考所贻,吾兄嫡长,不幸捐躯,有子成材,应使主器,怎得私子忘侄呢?我志已定,毋庸多言。”语亦近理。骧知难再谏,退朝流涕道:“乱从此起了。”

    会凉州牧张骏,遣使诣蜀,劝雄自去帝号,向晋称藩。雄复称:“晋室陵夷,德声不振,所以称长西方,盖欲远尊楚汉,推崇义帝,见汉史。雄借以比晋。却是《春秋》大义。假使晋出明主,我亦相从,引领东望,非自今始了。”一派滑头话。骏还道雄语出真诚,很加敬服,自是聘问不绝。既而骏为赵兵所逼,不得已向赵称臣。见前回。及赵有内乱,复欲通表建康,因遣使向成借道,雄不肯许。骏又使治中从事张淳,再向成称藩,卑辞假道。雄佯为允诺,暗使心腹扮作盗状,将俟淳出东峡,把他颠覆江中。可巧有蜀人桥赞,侦知消息,潜往告淳。淳乃使人白雄道:“寡君使臣假道上国,通诚建康,实因陛下嘉赏忠义,乐成人美,故有此举。今闻欲使盗杀臣江中,威刑不显,何以示人?”雄不意密谋被泄,只答称:“并无此事。”司隶校尉景骞,谓:“淳系壮士,不如留为我用。”雄答道:“壮士怎肯为我留?卿且先探彼意。”骞遂往见淳道:“卿体丰肥,天热未便行道,不如小住我国,待至天凉,再行未迟。”淳答道:“寡君以皇舆播越,梓宫未返,生民涂炭,故遣淳通诚上都,会议北伐,就使汤山火海,亦所不辞,寒暑何足惮呢?”雄乃引淳入见,并问淳道:“贵主英名盖世,地险兵强,何不亦乘时称帝,自娱一方?”淳应声道:“寡君自祖考以来,世笃忠贞,近因仇恨未雪,方且枕戈待旦,何暇自娱?”雄不禁怀惭,赧颜与语道:“我乃祖乃父,也是晋臣,前与六郡流民,避难此地,为众所推,乃有今日。果使晋室中兴,自当率众归附,卿至建康,可为我达意。”说着,即厚礼馈淳,遣淳就道。淳谢别而出,自往建康去了。可谓不辱使命。
    1 2 3 4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