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历史
世界历史
文化历史
历史评论
历史探讨
历史动态
历史专题
历史小说
地方志
国学典籍
图说历史
现代
民国
清朝
明朝
元朝
宋朝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晋朝
三国
汉朝
秦朝
周朝
商朝
夏朝
远古
中国通史
国学典籍
其它历史

十一章-被捕·狱中生活·出狱

互联网 0
目录
◆祸起萧墙 处惊若定
◆法庭斗争惊四座 不服判决再抗辩
◆潜心著述文字学 遗作流传台湾岛
◆身陷囹圄气若虹 满纸悲愤《金粉泪》
◆患难得情侣 晚年有慰藉
◆遥控托派被开除 又得托氏关怀情
◆无条件出狱 未发表的声明

◆祸起萧墙 处惊若定

还在1932年春天的时候,原托派“中委”濮德志、宋逢春因狱中时疫流行,保外就医。陈独秀知道后几经催促,又把二人拉回来,才整顿起比较健全的五人“常委会”:陈仍为书记,委员彭述之、罗世藩、濮德志、宋逢春,秘书谢少珊。
6月15日,陈独秀致函托洛茨基,报告了中国托派重整组织的情况,以及“九一八”后采取的与左倾的小资产阶级、自由资产阶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红军、义勇军“建立联合战线”(“共同行动”)的策略,请求指示。
9月22至26日、10月3日,托洛茨基两次给陈独秀回信。对于与红军联合抗日的问题,信中说,根据俄国的经验,农民游击队“时常和工人及地方党部发生冲突”,中国“在农民运动本身,是有着很强的私有性与反动倾向的。……它会仇视工人的,因为早已有了武装会更增加这种仇视”。他指示必须首先建立“工会和党的中心”,“并且要预备和获得对农民运动的领导,特别是它的‘红军’”。托洛茨基特别强调“国民会议”的口号,指示在目前反日反国民党的斗争中,“除了国民会议,不能够提出旁的中心政治口号”。“现在革命的煽动,首先应该尽可能地向着反对国民党政府方面进行……无论是关于什么具体问题口头的文字的煽动、罢工、露天大会、示威、抵制,都必须加上‘打倒国民党国民会议万岁’的口号。”①托洛茨基完全不了解中国的实际,就凭他头脑中想出来的理论,再加上他的所谓“革命经验”,便武断地教导陈独秀如何进行中国革命,其荒谬绝伦(尤其是中国农民问题和红军问题),可想而知。
但是,陈独秀托派中央还未接到托洛茨基的这两封信,就于1932年10月15日被国民党中统特务机关破坏。那天,彭述之、罗世藩、濮德志、宋逢春到上海虹口区有恒路春阳里二一0号谢少珊家开会,被中统特务全部逮捕。陈独秀因病未出席这次会议,本可幸免,但由于唯一知道他住址的谢少珊的出卖,他终于在晚上被捕,致使托派中央被一网打尽。
陈独秀一生奔走革命多次被捕,这是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②过去被捕,每次都经过营救很快获释,这次却被判刑坐牢了。
托洛茨基:《再给中国左派反对派的信——论无产阶级与农民战争》、《是行动的战略 不是揣测——给中国同志的信》,均载《中国革命问题》。
②有人说陈独秀五次被捕。其实,1913年8月在芜湖被龚振鹏绑缚欲杀是出于误会,事件也属绑架,与其他四次被反动当局逮捕性质不同。
陈独秀被捕后,国民党为了保护叛徒谢少珊,一直未透露谢出卖陈的情况。在审判时,检察官没有对谢提出起诉,在陈的起诉书和判决书中叙述陈独秀被捕经过时,故意称在逮捕彭述之等人时“当场抄出大批反动文件,并有小条通信处数纸。探捕等即根据此项地点……将陈独秀拘获。”①
陈独秀第四次被捕的经过是这样的:濮德志参加“常委”以后,有一天,他的爱人张颖新在路上碰到了过去在莫斯科留学时的同学费克勤。此人与她的小姑费侠在莫斯科时仅是未入党的团员,回国时即被逮捕,接着如徐恩曾说的“写了一张效忠保证书”——叛变了。因她们不知党内什么机密,无可出卖。费克勤加入中统组织后,与徐乃达、解叔达(均原是托派战斗社”的成员)等人组织在一起,在徐恩曾的指挥下专门搜捕共产党的领袖,包括托陈派首领陈独秀。此时,国民党正悬赏万金缉拿陈独秀。但张颖新不了解她们已是特务,就约费到家里去玩。那天正好陈独秀借濮家约见友人,叫费克勤见着了。事后濮德志批评张粗心大意,第二天就搬了家,但情报很快由费克勤——费侠传到徐恩曾手中。10月15日那天,濮德志去托派中央常务秘书谢少珊家开会,特务即跟踪而至,来了个紧急搜捕。②
①《检察官起诉书》,《陈案书状汇录》,亚东图书馆出版。《江苏高等法院判决书》, 《中央日报》,1933年5月24日、25日。
②1980年6月18日濮清泉(即濮德志)给作者的信。7月26日郑超麟给作者的信。曾猛:《关于陈独秀被捕经过情形》(未刊稿)。曾猛是这次事件被捕者之一,也是谢少珊供出的地址。被捕时,曾正在印刷第13期《火花》。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