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田兵探西岐事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闲太师自从追赶黄飞虎,至临潼关,被道德真君一捏神砂,退了闻太师兵回。太师乃碧游宫金灵圣母门下,五行大道倒海移山,闻风知胜败,嗅土定军清,怎麽一捏神砂,便自不知。大抵天数已归周主。问太师这一会,阴阳交错,一时失计。太师看着兵回,自己迷了。到得朝歌,百官听候回音,俱来见太师,间其追袭原故。太师把追袭说了一遍,众宫无言。闻太师沈吟半响,自思纵黄飞虎逃去,左有青龙关张桂方所阻,右有魔家四将可拦,中有五关,料他插翅也不能飞去。忽听得报:“临潼关萧银开拴锁,杀张凤,放了黄飞虎出关。”太师不语。又报:“黄飞虎潼关杀陈桐。”又报:“穿云关杀了陈梧。”
  第叁十五回 晁田兵探西岐事
  黄家出塞若飞鸢,盼至西岐拟到天;兵过五关人寂寂,将来几次血涓涓。子牙妙算安周室,闻仲无谋改纣愆;纵有雄师皆破得,晁田空自涉风烟。
  话说闲太师自从追赶黄飞虎,至临潼关,被道德真君一捏神砂,退了闻太师兵回。太师乃碧游宫金灵圣母门下,五行大道倒海移山,闻风知胜败,嗅土定军清,怎麽一捏神砂,便自不知。大抵天数已归周主。问太师这一会,阴阳交错,一时失计。太师看着兵回,自己迷了。到得朝歌,百官听候回音,俱来见太师,间其追袭原故。太师把追袭说了一遍,众宫无言。闻太师沈吟半响,自思纵黄飞虎逃去,左有青龙关张桂方所阻,右有魔家四将可拦,中有五关,料他插翅也不能飞去。忽听得报:“临潼关萧银开拴锁,杀张凤,放了黄飞虎出关。”太师不语。又报:“黄飞虎潼关杀陈桐。”又报:“穿云关杀了陈梧。”又报:“界牌关黄滚纵子投西岐。”又报:“汜水关韩荣有告急又书。”闻太师看过大怒曰:“吾掌朝歌先君托孤之重。不料当今失政,刀兵四起,先反东南二路。岂知祸生萧墙,元旦灾来,反了股肱重臣。追之不及,中途中计而归,此乃天命。如今成败未知,兴亡怎定?吾不敢负先帝托孤之恩,尽人臣之节,以报先君可也。”命左石:“擂聚将鼓响。”不一时,众官俱到参谒毕,太师问:“列位将军!今黄飞虎已归姬周,必生祸乱。今不若先起兵。明正其罪,方是讨伐不臣,尔等意下如何?”内有总兵鲁雄出而言曰:“末将启太师,东伯侯姜文焕,年年不息兵戈,使游魂关窦荣劳力费心;南伯侯鄂顺,月月叁山关苦坏生灵,邓九公睡不安枕;黄飞虎今虽反出五关,太师可点大将,镇守严备关防。那姬发纵起兵来,中有五关之阻;左右有青龙、佳梦二关,飞虎纵有本事,亦不能有为,又何劳太师怒激?方今二处干戈未息,又何必生此一方兵戈?自寻多事。况如今库藏空虚,钱粮不足,还当酌量。古云:「大将者战守通明,方是安天下之道。」”太师曰:“将军之言虽是;犹恐西土不守本分,倘生祸乱,吾安得而无准备。况西岐南宫勇冠叁军;散宜生计谋百出,又有姜尚乃道德之士,不可不防。一着空虚,百着空,临渴掘井,悔之何及!”鲁雄曰:“太师若是犹预未决,可差一二将出五关打听西岐消息。如动则动,如止则止。”太师曰:“将军之言是也。”随问左右:“谁为我往西岐走一遭?”内有一将应声曰:“末将愿往。”应者乃佑圣上将军晁田。见太师欠身打躬曰:“末将此去,一则探虚实,二则观西岐进退巢穴。入目便知兴废事,叁寸舌动可安邦。”有诗为证:
  “愿探西岐虚实情,提兵叁万出都城;子牙妙策权施展,管取将军谒圣明。”
  话说闻太师见晁田欲往大悦。点叁万人马,即日辞行出朝歌,一路上只见:
  轰天炮响,震地锣鸣;轰天炮响,汪洋大海起春雷。震地锣鸣,万仞山前飞霹雳;人如猛虎离山,马似腾龙出水。旗摆动,浑如五色祥云;戟剑煌,却似叁冬瑞雪。迷空杀气罩乾坤,遍地征云笼宇宙;征夫猛勇要争先,虎将鞍□(左“革”右“乔”)持利刃。银盔荡荡白云飞,铠甲鲜明光灿烂;滚滚人行如泄水,滔滔马走似狻猊。
  话说晁田、晁雷人马出朝歌,渡黄河,出五关,晓行夜住,非止一日。哨探马报入已至西岐,晁田传令安营,点炮静营,叁军呐喊,其扎西门。且说子牙在相府闲坐,忽听得喊声震地,子牙问左右道:“为何有喊杀之声?”不时有探马报至府前:“启老爷!朝歌人马扎住西门,不知何事?”子牙默思成汤何事起兵来侵,传令:“擂鼓聚将。”不一时,众将上殿参谒,子牙曰:“成汤人马来侵,不知何故?”众将佥曰:“不知。”且说晁田安营,与弟共议:“今奉太师命,来探西岐虚实,原来也无准备。今日往西岐见阵如何?”晁雷曰:“长兄之言有理。”晁雷上马提刀,往城下请战。子牙正议,探马报称:“有将搦战。”子
  牙问曰:“谁去问虚实走一遭?”言未毕,大将南宫应声出曰:“末将愿往。”子牙许之。
  南宫领一枝人马出城,排开阵势,立马旗门看时,乃是晁雷。南宫曰:“晁将军慢来!今天子无故以兵加西土,却是为何?”晁雷曰:“吾奉天子敕命,闻太师军令,问不道姬发自立武王,不遵天子之谕;收叛臣黄飞虎,情殊可恨。汝可速进城禀你主公,早早把反臣献出,解往朝歌,免你一郡之殃,若待迟延,侮之何及!”南宫笑曰:“晁雷!纣王罪恶深重,醢大臣不思功绩,戮元铣有失司天,造炮烙不容谏言,设虿盆难及深宫,杀叔父剖心疗疾,起鹿台万姓遭殃,君欺臣妻,五伦尽灭,宠小人大坏纲常。吾主坐守西岐,奉法守仁,君尊臣敬,子孝父慈。叁分天下,二分归西。泰乐安康,军心顺悦,你今日敢将人马侵犯西岐,乃自取辱身之祸。”晁雷大怒,纵马舞刀来取南宫。南宫举刀劈面相迎。两马相交,双刃并举,一场大战。南宫与晁雷战有叁十回合,把晁雷杀得力尽筋疲,那里是南宫敌手?被南宫卖一个破绽,生擒过去,绳缚索绑,得胜鼓响,推进西岐。南宫来至相府听令。至辕门下马,命左右报於子牙。命:“进来。”南宫进殿,子牙问:“出战胜负?”南宫曰:“晁雷来伐西岐,被末将生擒,听令指挥。”子牙传令推来。左右把晁雷推至滴水檐前,晁雷立而不跪。子牙曰:“晁雷既被吾将擒来,为何不屈膝求生?”晁雷竖目大喝曰:“汝不过编卖面一小人,吾乃天朝上国命臣,不幸被擒,有死而已。岂肯曲膝求生?”子牙命:“推出斩首。”众人将晁雷推出去了。两边大小众将,听晁雷骂子牙之短,众将暗笑子牙出身浅薄。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封神榜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