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太师回兵陈十策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话说卖菜妇人见比干落马,不知何故,慌忙躲了。黄明、周纪二骑马赶出北门,看见比干於马下,一地鲜血,溅染衣袍,仰面朝天,瞑目无语。二将不知所以然。当时子牙留下简帖,上书符印,将符烧灰入水,服於腹中,护其五脏,故能乘马出北门耳。见卖无心菜的,比干问其因由;妇人言人无心即死。若是回道:“人无心还活。”比干亦可不死。比干取心下台上马,血不出者,乃子牙符水玄妙之功。话说黄明、周纪飞马赶出北门本见如此行迳,同至九间殿来回黄元帅话。
  第二十七回 太师回兵陈十策
  天运循环有替隆,任他胜算总无功;方少进和平策,又道提兵欲破戎。数定岂容人力转,期逢自与鬼神通;从来逆孽终归尽,力纵回天亦是空。
  话说黄元帅比干如此不言,迳出午门,命:“黄明、周纪随着老殿下往何处去?”二
  将领命去讫。且说比干走马如飞,只闻得风声之响;约走五七里之遥,只听得路旁有一妇人,手提筐篮,叫卖无心菜。比干忽听得,勒马问曰:“怎麽是无心菜。”妇人曰:“民妇卖的是无心菜。”比干曰:“人若是无心如何?”妇人曰:“人若无心即死?”比干大叫一
  声,撞下马来,一腔热血溅尘埃。有诗为证:
  “御札飞来实可伤,妲己设计害忠良;比干倚仗昆仑术,卜兆焉知在路旁。”
  话说卖菜妇人见比干落马,不知何故,慌忙躲了。黄明、周纪二骑马赶出北门,看见比干於马下,一地鲜血,溅染衣袍,仰面朝天,瞑目无语。二将不知所以然。当时子牙留下简帖,上书符印,将符烧灰入水,服於腹中,护其五脏,故能乘马出北门耳。见卖无心菜的,比干问其因由;妇人言人无心即死。若是回道:“人无心还活。”比干亦可不死。比干取心下台上马,血不出者,乃子牙符水玄妙之功。话说黄明、周纪飞马赶出北门本见如此行迳,同至九间殿来回黄元帅话。见比干如此而死,说了一遍。微子等百官无不伤悼。内有一下大夫厉声大叫:“昏君无辜擅杀叔父,纪纲绝灭,吾自见驾。”此官乃是夏招,自往鹿台,不听宣召,迳上台来。纣王比干心立等做羹汤,又被夏招上台见驾。纣王出见夏招;见招竖目扬眉,圆睁两眼,面君不拜。纣王曰:“大夫夏招,无旨有何事见朕?”招曰:“特来弑君。”纣王笑曰:“自古以来,那有臣弑君之理?”招曰:“昏王知道无弑君之理,世上那有无故侄杀叔之理?比干乃昏君位之嫡叔,帝乙之弟,今听妖妇妲己之谋,取比干心作羹,岂非弑叔父?臣今当弑昏君;以尽成汤之法。”便把鹿台上挂的飞云剑,掣在手中,望纣王劈面杀来;纣玉乃文武全才,岂惧此一个儒生?将身一闪让过,夏招扑个空。纣王大怒,命:“武士拿了!”武士领旨,齐来擒拿,夏招大叫曰:“不必来,昏君杀叔父,招宜弑君,此事之当然。”众人向前,夏招一跳。撞下鹿台;可怜粉骨碎身,死於非命。有诗为证:
  “夏招怒发气生,只为君王行不仁;不惜残躯拚直谏,可怜血肉已成尘。忠心自含留千古,赤胆应知重万钧;今日虽投台下死,芳名常共日华新。”
  不说夏招死於鹿台之下,且说各文武听夏招尽节鹿台之下;又去北门外收比干之。世子
  微子德披麻执杖,拜谢百官。内有武成王黄飞虎、微子、箕子伤悼不已,将比干用棺椁停在北门外,起芦篷,竖立纸,安定魂魄,忽探马报闲太师奏凯回朝,百官齐上马,迎接十里。
  至辕门,军政司报:“太师传令,百宫暂回午门相会。”众官速至午门等候。闲太师乘黑麒辚,往北门而进;忽见纸飘荡,便问左右:“是何人灵柩?”左右答曰:“是亚相比干之柩。”太师惊讶,进城又见鹿台高耸,光景嵯峨。到了午门,见百官道傍相迎;太师下骑笑脸问曰:“列位老大人!仲远征北海,离了多年,城中景物尽都变了。”武成王曰:“太师在北,可闻天下离乱,朝政荒芜,诸侯四叛?”太师曰:。“年年见报,日月通知,只是心悬两地,北海难平;托赖天地之恩,主上威福,方灭北海妖孽。吾恨胁无双翼,飞至都城,面君为快。”众官随至九间大殿,太师见龙书案灰尘堆砌,寂静凄凉,又见殿东边黄澄澄大柱子:“为何放在殿上?”执殿之官跪而答曰:“此是天子所置新刑,名曰:「炮烙。」”
  太师又问:“何为炮烙?”只见武成王前言曰:“太师此刑铜造成的,有叁层大门,凡有谏官阻事,尽忠无私,赤心为国的,言天子之过,说天子之不仁;正天子不义;便将此物将炭烧红,用铁索将人两手抱住铜柱,左右裹将过去,四肢烙为灰烬,殿前臭不可闻。为造此刑,忠良隐道,贤者退位,能者去国,忠者死节。”闻太师听得此言,心中大怒,叁目交辉。只急得当中那一只神目睁开,白光现尺馀远近,命:“执殿官鸣钟鼓请驾。”百官大悦。话说纣王自取比干心作汤,疗妲己之疾,一时全愈,正在台上温存。当驾官启奏曰:“九间殿鸣钟鼓,乃闻太师还朝,请驾登殿。”纣王闻得此说,默然不语,随传旨:“排銮舆临轩。”奏御保驾等官,扈拥天子至九间大殿。百官朝贺。闻太师行礼山呼毕,纣王秉圭谕曰:“太师远径北海,登涉艰苦,鞍马劳心,运筹无暇。欣然奏捷,其功不小。”太师拜伏於地曰:“仰仗天成,感陛下洪福,灭怪除妖,斩逆贼,征伐十五年,臣捐躯报国,不敢有负先王。臣在外闻得内廷浊乱,各路诸侯反叛,使臣心悬两地,恨不能插翅面君。今睹天颜,其情可实?”王曰:“姜桓楚谋逆弑朕,鄂崇禹纵恶为叛,俱已伏诛。但其子肆虐,不遵国法,乱离各地,使关隘扰攘,甚是不法,良可痛恨。”太师奏曰:“姜桓楚篡位,鄂崇禹纵恶,谁人为证。”纣王无词以对。太师近前复奏曰:“臣远征在外,苦战多年;陛下仁政不修,荒淫酒色,诛谏杀忠,致使诸侯反乱。臣且启陛下,殿东放着黄澄澄的是甚东西?”纣王曰:“谏臣恶口件君,沽忠卖直,故设此刑。名曰:炮烙。”太师又启:“进都城见高耸青云,是甚所在?”纣王曰:“朕至暑天,苦无憩地,造此行乐,亦观望高远,不致耳目蔽塞耳;名曰:鹿台。”太师听罢,心中甚是不平,乃大言曰:“今四海荒荒,诸侯齐叛,皆陛下有负於诸侯。故有离叛之患。今陛下仁政不施,恩泽不降,忠谏不纳,近奸色而远贤良,恋歌饮而不分昼夜;广施土木,民连累而反,军粮绝而散。文武军民,乃君王
相关热词搜索:封神榜 比干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6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