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访美,副总理享受国家元首礼遇

互联网 0
导读:1979年2月5日,一位中国老人赫然出现在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在其肖像右侧,写着这样三个大红英文单词:“TengComesCalling”(邓来了,感召)。邓,即邓**同志。正好在这一天,时年75岁的邓**同志,以中国副总理身份结束了对美国的正式访问。而此前35天,即当年1月1日,在中美建交当天,该周刊就在封面上,作为“年度人物”已登过他的肖像。并评称:“中国历来固步自封,邓**让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在极短时间内,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
目录
“万人空巷迎伏老”
副总理享受国家元首礼遇
打上“历史性”印记的邓、戈会见
戈尔巴乔夫竟然也能说到点上
“空对地”“地对空”搞定“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叶四不”将“克三不”的军
2012年2月13日至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访问了美国。外媒将这次访问称作“两国最高领导人换届前之旅”“面向中美关系未来之旅”。美国官方和媒体对此访高度重视。从礼仪安排、晤谈内容和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看,对这次访问,用“不同寻常”四个字来形容,并不算过分。在我记忆中,还有多起高层访问也不同寻常,便在自己的资料库中寻找其不同寻常之处,现摘录几段于后。

“万人空巷迎伏老”

1957年四五月份,伏罗希洛夫应毛主席主席邀请,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主席国家元首)身份,对我国进行了长达25天的国事访问。此访是时隔七年多之后,对毛主席新中国成立之初访苏的回访。伏罗希洛夫比列宁、斯大林分别小11岁、2岁,比毛主席大12岁,是位老布尔什维克,毛主席和我国其他领导人亲切称他为“伏老”。
4月15日,伏罗希洛夫在毛主席陪同下,从北京南苑机场乘车进入城区后,改乘敞篷车前往中南海,沿途受到了几十万人的夹道欢迎。我们北京外国语学院(今北京外国语大学)100多名同学的队伍,被安排在北京饭店前面。当毛主席陪同伏老乘坐敞篷车经过时,我们这帮学生看得真真切切,一个个把兴奋、自豪写在脸上,因为这种特大场面,一生或许只能荣幸地碰到一回!大家使劲地挥动五颜六色的彩纸花束,忘情地高喊:“毛主席万岁!”“伏罗希洛夫主席万岁!”第二天一早我们听说,车队从东向西一驶入天安门广场,数万名欢迎群众就冲破警戒线,一下子蜂拥而上,不停地高喊两个“万岁”,车队只好停了下来,久久动弹不得。面对这种突发场面,伏老既兴奋,又不解。毛主席看到他焦虑的样子,便宽慰道:“群众看够了,自然就会散去。”过了一会儿,伏老又不安地问:“怎么能喊我万岁呢?”毛主席淡淡地答道:“既喊之,则听之。”因这次失控事件,北京市委、市政府受到了严厉批评,直接负责接待工作的市外办负责人柴泽民,还写了书面检讨,引以为戒。
伏罗希洛夫及儿子、儿媳被安排住在中南海勤政殿,周恩来总理等领导人轮流陪餐。除欢迎、欢送宴会外,毛主席还专门为伏老举行了家宴,我国党政主要领导人悉数在场作陪。伏老在北京参观访问时,毛主席多次亲自陪同。他还访问了华东、华中、华南、东北的六座城市。每到一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同志等主要领导人,分别先期到达那里迎接,并全程陪同访问。每地都安排数十万人夹道欢迎,报纸上常见“万人空巷迎伏老”之类大标题。对伏老这次所受到的礼遇,有人用“空前绝后,匪夷所思”八个字来形容。难怪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忆及此事时,酸溜溜地说,他这个第一书记曾多次到过中国,但所受到的礼遇,远远不如伏罗希洛夫这个“空头元首”。
其实,赫鲁晓夫这番牢骚言不及义,他作为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曾三次到过北京,但从来没有对我国进行过正式访问,自然也就不可能受到国家元首应该得到的那种礼遇。不过,也有例外。有一次毛主席出于某种特殊政治需要,突然提出,要给秘密来华的这位苏共最高领导人,安排一个极为盛大的欢送仪式,“头脑简单”的赫鲁晓夫不假思索便同意了,多日过后,才惊呼“上了毛主席的当”。
陪同访问的苏联副外长费德林曾特意向我方正式打招呼,说伏罗希洛夫此次访华,只是礼节性访问,未被授权谈什么实质性问题。尽管如此,毛主席还是同伏老进行了多次长谈、深谈。他当时正在酝酿“退居二线”(即不当国家主席),连这样一种尚未向党内最高层透露的意向,也对这位苏联国家元首讲了。伏罗希洛夫当时虽无实权,又未被授权谈实质性问题,但还是同毛主席谈了不少事情,而且谈得也相当深。
伏罗希洛夫得知毛主席是个“老烟民”,并习惯在夜里工作后,便在一次闲谈中劝他少抽烟,少熬夜,并说:“太阳一出来,你就向它问好;太阳一落山,你就向它告别。此后就啥事不干,好好歇着。”毛主席听后笑着说:伏老所言极是,我们是要按照地球转动的规律办事的。不过,我熬夜已经熬了几十年了,看来改也难。
有个花絮流传甚广,而且还出现过多种“版本”,最雷人的一种,说伏老在广州因吃蛇肉吓出大病来。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在欢迎宴会上,广东省委、省政府招待伏老品尝“龙虎斗”这道著名粤菜。这是用开膛后的整蛇(“龙”)和整猫(“虎”)煨上老母鸡汤,用文火炖大半天而得。就上述那个传闻,我曾求证过伏老当时的俄语译员李越然。这位特级翻译告诉我,他本人曾听到过另一种离奇“版本”,说宴会一结束,陪同访问的苏联副外长、大中国通费德林,就在宾馆绘声绘色地向伏老讲述“龙虎斗”来,老人家一听,得知刚刚吃了蛇肉、猫肉,便觉得恶心,立刻大吐了起来。李越然笑着对我说,这是一种“民间创作”。其实,为了避免惊吓这位苏联贵宾,“龙虎斗”的“场面”并没有端上桌,而是由主厨把蛇肉切成银丝,再兑上经过反复滤去蛇、猫、鸡脂肪的极品汤汁。伏老喝了连连称鲜。但意料不到的是,宴会过后不久,“龙”“虎”就真的在他的肚子里“斗”了起来(被诊断为胃肠道功能紊乱),这可把广东省党政领导吓坏了,幸好伏老服药后并无大碍。伏罗希洛夫回北京见到毛主席,就诙谐地说:“在南方,让‘龙’‘虎’斗了一两天,不过我体质好,经受住了考验!”
1 2 3 4 5 6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