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氏的存在感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尤氏,为宁国府贾珍之妻,贾珍的父亲一心想做神仙,早就进了道观烧丹炼汞,把三品爵烈将军之位给贾珍袭了,尤氏也算是将军夫人,有头有脸的人物,贾府人称“东府大奶奶”,排在凤姐之前。
有朋友问,《红楼梦》里面经常写,“众人说道”“、众人笑道”,这些“众人”都是谁啊?
这个“众人”是不简单。不会是黛玉宝钗凤姐这些主子,她们若开口说话,曹公必然会郑重地写出大名来;又不是普通的丫鬟婆子,那些人没资格在贾母王夫人面前说笑几句。我一般自动脑补为那些“有脸”的奴才,比如贾母的陪房赖嬷嬷,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以及鸳鸯琥珀等等,再有,就是尤氏
尤氏,为宁国府贾珍之妻,贾珍父亲一心想做神仙,早就进了道观烧丹炼汞,把三品爵烈将军之位给贾珍袭了,尤氏也算是将军夫人,有头有脸的人物,贾府人称“东府大奶奶”,排在凤姐之前。
然而这位大奶奶,在贾府的存在感却非常的弱,除了偶尔和凤姐偶尔逗几句嘴,完全不能从人群中凸显出来。宝玉的寡嫂李纨安分守己心如枯井,曹公还特地在姐妹们的诗会上让她一展评论家的风采,尤氏呢,从没有一场像样的秀。非但如此,在各个重大事件中,她还有刻意隐匿自己的迹象。
比如,贾珍与秦可卿通奸。这于正室固然是一桩不幸气恼之事,但也是个增加存在感的机会,有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有人对花落泪见月伤心,自我从平淡时日里跃出,在急火攻心之外,常常还会呈现出一种悲剧女主角般的歇斯底里的表演欲。
且看凤姐老公跟人偷情,她马上打点出十八般武艺,吸引到足够多的眼球。她当然是怒的,但也乐在其中,甚至还有手腕得施的得意。尤氏则不然,曹公用“犯了旧疾”四个字就把她打发掉了,她的称病不出,只是给了凤姐一个表演机会,从此后,谁会忘记凤姐协理宁国府时干练和威风呢?
没办法,尤氏一个填房,在大户人家,填房从来都是个尴尬角色,名义上是主子,但从上到下都知道,如何待她,却有着很大的机动性。若是填房娘家有些来头,又得老公的宠,便谁也不敢另眼相看,否则,人们纵然表面上毕恭毕敬,下面那份轻视,却是彼此心知肚明的。
贾府里除了尤氏,还有一位填房是邢夫人,她和尤氏一样出身低微,凤姐就不怎么把她放在眼里,但有荣国府的规矩镇着,凤姐的那份不屑,还不敢表现得太充分。尤氏的处境,比邢夫人又差远了,在没有规矩的宁国府贾珍就是规矩,他若不给尤氏以尊重,其他人就更不把尤氏放在眼里了。
第七十五回,尤氏要在李纨那里洗脸,李纨是守寡之人,没有脂粉,李纨的丫鬟就把自己用的拿出来,李纨道:“我虽没有,你就该往别的姑娘那里取去。怎么公然拿出你的来?幸而是她,若是别人,岂不恼呢?”
为什么尤氏就不恼?因为她脾气好,可是她这好脾气,也不完全出自天然,是在她的环境里修炼出来的。你看尤氏洗脸,她的丫鬟炒豆儿只弯腰端着盆,李纨看出问题来,说:“怎么这么没规矩。”按照她们家的礼数,丫鬟是不能这样面对主子的,凤姐平儿一道吃饭,平儿那么个大丫鬟,还要侧身坐到一边,这个炒豆子,从如此不讲究的名字来看,大概只是宝玉家“四儿”那个档次的,竟然公然就与尤氏面对面,被尤氏的大丫头银蝶骂了两句,才跪下来。
更别提接下来,她到贾母那里吃饭,因主子的饭没了,下人毫无心理负担地就把奴才的饭盛给她,还是鸳鸯叫人去把三姑娘的饭拿来添给她。
她在荣国府的待遇,是她在自家宁国府的处境的一个反射,贾珍和秦可卿通奸时还有所顾忌,起码尤氏一开始是不知道的,待到秦可卿一死,贾珍如丧考妣,近乎破罐子破摔起来。甚至于,勾搭上了尤氏两个妹子。
这俩妹子,和尤氏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是她继母带过来的“拖油瓶”。尤氏父亲,会娶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可见尤家一定不是贾家这样的高门巨族。尤氏两个妹妹,想来感情不深,但即使是这样,贾珍在与尤二姐尤三姐毫无婚姻之约的情况下淫乱,也实在太没把她放在眼里了。之后,凤姐得到风声,却冲到宁国府,将尤氏好一顿作践揉搓,骂她“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声”,又啐了一口。尤氏只能哭道:“何曾不是这样呢。”
你能想象,凤姐这样对别的人吗?她怎么不知道尤氏的处境下,她只能那样做?息事宁人,小心翼翼,能装不知道就装不知道,将自己压缩为最小,压缩为一个无色无味的“众人”,等待一个善终。
1 2
相关热词搜索:尤氏 宁国府 贾珍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