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入缅援英作战经过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1942年1月4日,日军第55师冲支队率先突破泰缅边境,于19日占领缅南战略要地土瓦;1月20日,日军第55师主力突破泰缅国境,于22日占领高加力,31日占领缅甸第二大港口城市毛淡棉。英印第17师师长斯迈思少将决心退守萨尔温江西岸及米邻地区。2月3日,日军第33师一部攻占萨尔温江东岸的拔安。8日,日军第55师强渡萨尔温江,突破仰光以东第一道天然屏障。9日,日军南方军向第15集团军下达了合围仰光,并准备北进曼德勒和仁安羌的命令。
第五编 渡过难关(1941。1~1943。6)
第三十章 中国远征军入缅援英作战
第二节 中国远征军入缅援英作战经过
一、英方阻挠中国军队人缅布防及英罩在缅甫的溃败
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当天,蒋介石就召见英国驻华武官丹尼斯少将,指出中英有协调行动以保卫缅甸的必要,并询问需要多少中国军队人缅作战,丹尼斯回答可能需要1个团,也许过不了多久还需要2个团,总共1个师。蒋表示准备提供更多的兵力,立即提供3个师,不久再提供另外3个师。丹尼斯没有进一步响应这项提议。10日,丹尼斯晋见蒋介石,请派中国军队入缅布防,蒋于11日令第6军第93师开赴滇南车里,原驻车里和佛海的第93师加强团入缅进驻孟洋,接替景栋附近英军防务;令第6军第49师以1个加强团即开畹町,归英缅军总司令胡敦中将指挥,准备向景栋前进。同时派侯腾率中国驻印缅军事代表团飞缅,筹备中国军队入缅事宜。
15日,美国军事代表团团长马格鲁德准将向蒋介石转达了美国陆军部关于希望中国尽速派兵入缅布防的建议,蒋当即首肯,于16日令第5、第6军向滇西保山、芒市等地集中,编组远征军,准备入缅作战,但韦维尔借口滇缅路运输不便,拒绝中国军队迅速入缅。24日,蒋介石告诫韦维尔:"中英两国,不可有一国失败。因此,如果贵国需要,我国可以派遣八万人入缅作战。"韦维尔立即答称:"如由贵国军队解放缅甸,实在是英国人的耻辱;我们只要请贵国能惠允拨借美援物资就可以了。"[古屋奎二:《蒋总统秘录》第13册,中央日报社译印,1978年版,第13页。]
这使蒋介石大怒,并于26日发电:"昨会议英方表示第五军及第六军主力(欠九三师及四九师之一团)暂时毋庸入缅……该两军停止前进井分段在昆明及滇缅沿线上集结待命"[《中国入缅军参谋团团长林蔚缅甸战役作战经过及失败原因与各部优劣评判报告书》,中国军事图书馆存,以下简称《林蔚报告书》。]。至此,中国军队动员入缅遂告停顿,中英关系趋于紧张。
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
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
同时,印度英军统帅部错误判断敌情,认为日军将由泰国北部进攻缅东掸邦高原,然后分兵攻占腊戍和曼德勒,故而断然否定了中国方面"关于中英联军缅南会战的建议"。1941年12月15日,侯腾率中国驻印缅军事代表团随丹尼斯飞抵腊戍后,即会晤了英缅军总司令胡敦,并提出了"中英联军缅南会战计划",主张集中英军主力和中国第5、第6军在勃固至毛淡棉地区与敌决战,只以一部兵力置于景栋、兰柯等地向泰国苔戒,但被否定。因而胡敦仍将防御重点置于掸邦高原,在缅南的防御却十分脆弱。
1942年1月初,英印第17师由印度来援,该师以第48旅接替毛淡棉及其以南防务,主力置于仰光。2月初全部集中拔安地区布防。而英澳第63旅和英装甲第7旅于2月下旬才赶到缅甸。
1942年1月4日,日军第55师冲支队率先突破泰缅边境,于19日占领缅南战略要地土瓦;1月20日,日军第55师主力突破泰缅国境,于22日占领高加力,31日占领缅甸第二大港口城市毛淡棉。英印第17师师长斯迈思少将决心退守萨尔温江西岸及米邻地区。2月3日,日军第33师一部攻占萨尔温江东岸的拔安。8日,日军第55师强渡萨尔温江,突破仰光以东第一道天然屏障。9日,日军南方军向第15集团军下达了合围仰光,并准备北进曼德勒和仁安羌的命令。17日,饭田祥二郎在毛淡棉决定第15集团军全军出动以攻占仰光。日军第33师和第55师两路并进,于20日渡过比里河,全力围攻米邻,迫使英印第17师于22日向锡唐河后撤。锡唐河是一条宽450多米的大河,河上只有一座大桥。英印第17师主力尚未撤至河岸,守桥英军即遭日军快速部队的攻击,于是炸毁大桥,以阻止日军渡河。23日,英印第17师打开出路抵达河岸时,发现桥梁已被炸毁,前面只是滚滚流水,以致陷入绝境,遭到日军追击部队的重创,仅有师长以下3300余人逃回勃固地区。
英军在锡唐河的惨败,使英国军政界充满了辛酸的感情。即便如此,英国仍将救援缅甸的希望寄托于英联邦成员澳大利亚身上。丘吉尔甚至罗斯福都曾亲自出马吁请澳大利亚将正从中东返回澳大利亚途中的澳军改调增援仰光,但均遭拒绝。
3月4日,日军第55师击溃英装甲第7旅的抵抗,突破仰光以东最后一条防线勃固河,于7日占领仰光东北100公里的佛都勃固。开战仅仅两月,英军未作重大抵抗即濒于崩溃,缅甸战局危殆。至此,其阻挠中国军队入缅作战的态度才有所改变,但起初仍要求中国军队一团一师地分散入缅,以便控制。土瓦失陷当天,胡敦即要求中国的刘观龙支队开赴景栋以南60公里处的孟帕亚地区布防。22日,他又电呈韦维尔,请求同意中国第6军第49师全部入缅,以担任泰缅边境守备,但遭到拒绝。为此,丘吉尔于23日电告韦维尔:"我对你拒绝中国帮助防守缅甸和滇缅公路的理由,依然困惑不解。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接受中国第49、第93两师,但是中国第5军和第6军的其余部分就在边界那一边驻扎着……我必须把美国人的看法告诉你,在许多美国人的心国中,中国显得同英国一样的重要。"[〔英〕温斯顿·丘吉尔:《第二世界大战回忆录》第4卷第1分册,商务印书馆,1975年版,第191~192页。]
但韦维尔依然拒绝中国远征军主力入缅。直到日军轻取毛淡棉等地,进逼仰光,英国当局才慌了手脚,胡敦于2月5日匆匆赶到腊戍晋见前往印度访问途经该地的蒋介石,要求中国远征军主力火速入缅。
2月16日,蒋介石印度电告重庆军事委员会,令停留在中缅边境中国军队出动:"据英方代表之请求,仰光情况紧急,请速派第5军入缅,……第5军大约使用于东吁仰光附近地区。"[《林蔚报告书》。]
此时,仰光的形势已非常危急,而英国又无兵可派,以致丘吉尔悲叹只能派出一个人到缅甸。3月5日,曾指挥英军进行敦刻尔克大撤退的亚历山大上将被派飞往劫数难逃的仰光,接任英缅军总司令(胡敦改任参谋长)。
他在到任的第二夭即下令炸毁仰光的大炼油厂及进行其他破坏后,全军撤出仰光,沿通往卑谬的公路向北突围。8日上午,日军第33师几乎兵不血刃就进占了仰光。仰光的失守,标志着缅甸防御战第一阶段的结束。
二、中国远征军入缅及作战方针和部署
中国远征军人缅由于英方的阻挠,失去了最有利的时机,直到1942年2月,英方才迭次吁请中国远征军入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乃于1942年2月16日命令滞留于滇缅边境待命的第5、第6军依次入缅,紧急向缅南、缅东地区开进,并预定第6军使用于垒固(乐可)、东枝(棠吉)、莫契,亘景栋地区;第5军使用于塔泽、漂贝、彬文那、东吁地区,均受胡敦指挥。
同时以第66军作为总预备队,并于3月12日正式成立"中国远征军第1路司令长官司令部"(原定第2路使用于越南方面,后因情况变化未成事实),以卫立煌为司令长官 [卫立煌因故一直没有到任,4月2日,蒋介石改派罗卓英中将为司令长官。],杜聿明为副司令长官。在司令长官未到任前,由副司令长官代理之。中国远征军序列如下:
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 卫立煌(后罗卓英)?? 副司令长官:杜聿明
第5军:军长 杜聿明(兼)
第200师:师长 戴安澜
新编第22师:师长 廖耀湘
第96师:师长 余 韶
第6军:军长 甘丽初
第49师:师长 彭壁生
第93师:师长 吕国铨
暂编第55师:师长 陈勉吾
第66军:军长 张 轸
新编第28师:师长 刘伯龙
新编第29师:师长 马维骥
新编第38师:师长 孙立人
以上总兵力约10万人。
1942年2月24日,中国驻英军代表侯腾从腊戍向驻滇参谋团报告英缅军总司令胡敦对中国远征军的部署及有关意见:
1、第6军以暂编第55师位置于垒固地区,第49师位置于孟畔地区,第93师位置于景栋地区,任泰缅国境之守备,军直属部队位置于雷列姆,军部位置于东枝;
2、第5军以1个师位置于东枝,为第6军预备队,1个师位置于东吁,1个师位置于良礼彬,任英缅第1师和英印第17师撤退时之掩护,军部与直属部队位置于东吁以北地区;
3、胡敦拟即令第5军派兵两团,先至东吁占领阵地,掩护后续部队之集结;
4、塔泽附近之敏铁拉与漂贝两地,第5军不含,归英方防守;
5、胡敦总司令不同意派遣联络参谋分驻英军师、旅部,经再三交涉,只允向英缅第1师派一员;
6、第6军与英缅第1师之作战地境,为东吁、莫契公路之线。
通观英方对中国远征军人缅后的部署意见,可以看出完全是一个利用中国远征军掩护其撤退的部署。英方以第6军的3个师分置于景栋、孟畔、垒固,实力掩护其长距离撤退路线侧背的配置,且犹虑不能确保,再以第5军的1个师位置于此侧背的交通要点(东枝)作为第6军的预备队。正面掩护则以第5军的1个师位置于良礼彬构成第一掩护阵地,再以该军的另1个师置于东吁,使之自然构成第二掩护阵地,同时还以英军防守正、侧面两个主要交通交汇点敏铁拉和漂贝,以构成最后掩护阵地。此时仰光尚未失守,英方即作如此部署,足见英方已丧失在缅作战的决心,且英方拒绝中方派联络参谋于英军师、旅部(英方在中国远征军人缅各军、师都派有联络参谋),是不愿让中方了解其行动,以便达到安全撤退的目的。
2月27日,蒋介石在昆明对中国远征军下达命令之要领:
1、敌为夺取缅甸,威胁中印国际路线,将企图占领仰光,并继续向缅甸北部曼德勒进攻。
2、我以摧毁敌人企图之目的,第5、第6两军应即全部入缅,协同英军作战。
3、关于入缅部队之指挥系统及输送程序暨集中位置,综合规定如次:
(1)第5、第6两军暂归杜聿明军长统一指挥,杜军长受胡敦总司令指挥。
(2)第5军应不待第6军输送完毕,即开始输送。
(3)第5军之第200师,应于3月1日由现地开始输送,急行入缅,在彬文那、东吁间地区,占领阵地,掩护该军主力之集中;第5军主力应继第200师之后续行入缅,集中于塔泽南北地区,准备协同英军迎击进攻之敌。
(4)第6军应以第93师及刘支队,任景栋方面之守备,以第49师任孟畔方面之守备,以暂编第55师为军预备队,控制于南桑附近地区,军部及直属部队位置雷列姆附近。
4、中英两军之作战地境,协定为恩冥村、敏乌里(敏建东南地区)、巴尼托特(彪关与明塔林之间)、密雅内特(勃固西北侧)相连之线,线以东属中国军,曼德勒以南至东吁间之铁路,应协定归第5军防守。
5、第66军之新编第38师及宪兵第20团第1营在第5军之后输送入缅,任第5、第6两军后方联络线之维持。第66军主力,即移驻保山附近,并准备入缅作战。
蒋介石的命令,规定了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目的和作战方针,但对英军如何协同没有规定,而且对英方意见十分迁就。第6军仅暂编第55师未担任垒固地区防守,其余两师均按英方意见配置。第5军各师虽未分配于东枝、东吁、良礼彬各地,但己如英方之期望,规定该军全部越过曼德勒以南,而且规定先头师推进到彬文那、东吁地区。
3月1日,蒋介石由昆明飞赴腊戍,2日与来见的韦维尔会晤,3日主持召开高级军事会议,对中国远征军的作战作了如下指示:
1、英方韦维尔将军以为敌军不攻仰光,系因锡唐河渡河困难,我判断敌军迟迟不动之原因,在于调查我军行动。
2、3月10日为敌军之陆军节,敌将企图于10日前占领仰光,故我军之作战指导,应视敌情变化策定如次:
(1)第5军之集中尚未完成,敌即己占领仰光时,我应视敌兵力之大小以决定我是否反攻。若敌兵力小,我可即行反攻;若敌在2师以内,我仍可反攻;若有3师,则我反攻不易,故第5军主力仍应在后方集中
(2)第5军在集中期间,敌毫无行动,仍停滞于锡唐河两岸时,则我应对勃固河左(东)岸之敌攻击而歼灭之。
(3)第5军主力业已集中,而敌对仰光进攻时,如敌兵力为1师,我应对其反攻。
(4)第5军主力尚未集中,敌即进攻东吁时,第200师应固守东吁,一俟第5军大部集中,即行反攻。
次日,蒋介石回国,令参谋团团长林蔚留驻腊戍,并续调该团参谋处长萧毅肃率一部分人员到腊戍工作,指导中国远征军部队,与英方协调作战事宜。
正当中国远征军兼程挺进缅甸时,英军却于3月8日轻易放弃仰光。蒋介石于9日晚召见史迪威,严厉抨击英国没有与中国真正进行合作,指出:"英方作战于撤退时,事前每多不通知在同一战区内活动之友军,更不欢迎我方参谋加入其总部中工作。例如最近在仰光,我方有一参谋在其总部工作,英方部队何时撤退,彼竟一无所知。"[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仕,1981年版,第225页。] 他认为英方没有在缅甸认真作战的打算,不能与中国协调作战,因而不同意再让英方指挥中国军队。并向史迪威指出:"余建议中英两国军队皆由将军指挥之,向例联合军队,部队较多之国家指挥较少者,今我国不愿重提此议,惟主张由一第三国将领将军者为我联合军之指挥者……余当电请罗斯福总统劝丘吉尔首相接受余之建议。"[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社,1981年版、第225页。]
随后,蒋介石史迪威统率中英缅军队之事,电令在华盛顿宋子文与罗斯福接洽,并转丘吉尔。但罗斯福因有顾虑,并未向丘吉尔提出。
3月10~11日,蒋介石两次召见即将以中国战区参谋长中国远征军总指挥身份赴缅指挥中国远征军作战的史迪威,向他介绍了他对今后缅甸战局的设想,指出:"余最近遣五六两军入缅之目的,原在固守仰光。今仰光沦陷,全部战局顿改旧观。"中国远征军的"主要任务是为保卫曼德勒","如欲克复仰光,我必反攻",而"我方欲反攻,必另有策划,其最妥善者,厥惟集结主力于曼德勒附近,诱敌深入,待与交锋之后,再反攻突破之。"
此外,他还交待:"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初,余欲派国军入缅,英方阻之,因此,余已另定防御计划,拟固守八莫与纳巴之线,以保持密支那至伊洛瓦底江之交通线,我军并准备在保山附近沿怒江作坚强之抵抗,而以澜仓江为第二防线,拟于此堵击敌军之进犯。"[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社,1981年版、第238~241页。] 并称:"业已下令第5、第6两军归将军指挥","林参谋团长以下如第5军、第6军军长已奉命绝对服从将军之命令。"[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社,1981年版,第252页。] 11日晚,吏迪威飞抵腊戍。
此时,以林蔚为首的中方参谋团和以马丁少将为首的英方军事联络组在腊戌举行联席军事会议。会上,英方通知中方,英军在丧失仰光后,决定以卑谬至彪关河一线为主阵地线,以确保仁安羌油田及中部产米区,并掩护莫契铜矿。同时,亚历山大还希望中国远征军尽快向甫推进,接替英军防务,等第5军集中接防后,英缅第1师即向西撤退,尔后仰曼铁路方面,由中国军守备。
为迅速进至预定地区,中国远征军正加紧向缅甸输送。第6军先遣第49师由保山出发沿滇缅公路经腊戍等处进入盂畔地区,接替英军防务;军部及后续部队,续运至雷列姆、南桑、东枝等处,部署作战。英军陆续移至缅甸西部,以仰曼铁路以东至泰越边境地区,划为中国远征军之防区。远征军又划东枝、垒固、亘莫契以东亘泰缅国境至老挝循公河右岸地区,为第6军防区。第5军不待第6军后续部队运输完毕,即先遣第200师、骑兵团及工兵团等,推进至东吁拒止日军,并掩护当地英军撤退及远征军主力集中。3月8日,该军先遣部队如期到达,占领阵地,主力在加紧运输中。
迄止3月16日,中国远征军的部署概要如下:第5军直属骑兵团在彪关河附近;第200师在东吁及其周围地区;军部及直属部队在塔泽、漂贝地区;新编第22师及第96师于23日后在曼德勒东北地区集结。第6军暂编第55师第1团在垒固、保勒间地区,其主力在南桑地区;第49师在孟畔地区;第93师在景栋地区;刘观龙支队在孟勇、芒林、大其力等地,沿泰越国境布防;军部及直属部队在雷列姆。
18日,中国远征军总预备队之第66军新编第28、新编第29师,正由国内分批向腊戍运送中。同日,英方通知中方已将英缅第1师、英印第17师、英装甲第7旅合编为英缅第1军,由斯利姆中将任军长,担任伊洛瓦底江方面作战。
史迪威抵达腊戍后,对中国远征军设防的东吁、东枝、曼德勒和腊戍等地进行了视察,并于3月13日飞返重庆,向蒋介石建议远征军主力应尽量南下,集结于南线的东吁,以便乘日军兵力分离之机,举行反攻,收复仰光。
但蒋不同意,他认为东吁一线已有第200师设防,主力仍应集中在中部城市曼德勒,称:"我在缅甸作战,应切记两大纲要,第一、应选择与敌最后决战之场所,此场所应在曼德勒以南之近郊;第二,应固守曼德勒。
此次在异邦作战,余至感关切,盖危机有二:第一、当地民众倾向敌人,对我并无好感;第二、缺少统一指挥。历史上之联军,因指挥不统一而失败者数见不鲜。……故彼等绝对不能挫折,苟有挫折,其影响将为整个中国不可挽救之损失。再者我深知应尽量予英方以精神上及事实上之援助,然我入缅部队作战之时,不应信赖英方的援助,此余所以主张将第5军之两师驻守曼德勒。"[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耍吏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社,1981年版,第255页。]
反复商议后,蒋介石同意史迪威的建议,并指出,切盼英方能守卑谬,我方当守东吁。3月25日,亚历山大飞抵重庆晋见蒋介石,感谢中国对保卫缅甸所给予英国军事上的援助,并告知英缅军已集中卑谬地区布防,表示英军一定要坚守卑谬。蒋介石要求亚历山大信守诺言,亚历山大信誓旦旦,还表示"阵线稳定之后,我人当即准备反攻,以克复仰光为目标。"[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社,1981年版,第262~264页。]
至4月上旬,中国远征军先后输送完毕。第5军沿仰曼铁路布防,警戒曼德勒至东吁一线,第200师坚守东吁要冲。第6军部署于第5军左翼,沿萨尔温江布防,其第93师于景栋向泰越边界警戒,第49师于孟板向泰国边境警戒,暂编第55师守备东枝、垒固、莫契地区。第66军为总预备队,布防于曼德勒及其以北地区。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战略指导是:"远征军以支援英军确保缅甸国际补给线之目的,即深入缅甸境内,力求于曼德勒以南地区,击破日军,状况不利时,主力以密支那、八莫为基地,一部以景栋为基地,策划持久,以确保国境。"[蒋纬国:《抗日御侮》第8卷,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183~184页。]
三、中国远征军入缅援英作战经过
(一)日军进攻缅甸中部
尚在日军占领仰光之前,日军大本营陆军部鉴于缅南作战进展顺利,于1942年3月4日发布实施缅甸中部作战命令。3月7日,日军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上将命令第15集团军司令官在继续执行当前作战任务的同时,依照以下各项要领,准备歼灭曼德勒方面之敌:
"1、进一步抓住战机,以大胆果敢的作战,迫使曼德勒方面之敌特别是中国军队进行决战,务于短期内将其歼灭。本项作战应争取大致于5月末以前完成。
2、为进行上项作战而在仰光地方所作的进攻准备工作取得进展后,可不待增援兵团集结即开始行动,将曼德勒方面之敌捕捉歼灭在该地附近或其以南地区。
3、追击时要坚决将败逃之敌远远赶向缅中边境方面,并肃清缅甸境内之敌。
4、在上述作战期间,要占领仁安羌附近的油田地带和勃生,如情况许可,以一部迅速占领若开机场。"[〔日〕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原书房,1970年版,第268页。]
同时,日军南方军将日军第18、第56师编入第15集团军序列,参加缅甸作战。
3月15日,日军第15集团军根据上述命令,确定了作战方针:"大致于5月末以前,在曼德勒附近(广泛包括曼德勒为中心的缅甸中部地方)捕捉、歼灭英蒋联军主力,随后将残余之敌从缅甸境内一扫而光。"[〔日〕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原书房,1970年版,第269页。] 并据此制定了具体作战计划。
日军占领仰光后,不待其后续增援部队到达,即开始分路向北的作战行动。西路以第33师由仰光地区沿伊洛瓦底江向仁安羌进攻;中路以第55师由勃固地区出发,向东吁进攻,然后向曼德勒发展;随后,又命令即将在仰光登陆的第56、第18师在东吁附近集结,以第56师向东路进攻,经莫契、垒固、东枝、雷列姆,直插腊戍,切断中国远征军的回国路线,第18师加入中路主攻方向,进攻曼德勒。
正当日军分路北进时,中国远征军适时赶到前线,以第5军担任日军主攻方向的曼德勒正面作战,以第6军担任东路莫契、雷列姆方向作战;第66军集结于曼德勒附近地区待机。西路伊洛瓦底江沿岸作战,由英缅军担任。
(二)曼德勒方面作战
1、东吁保卫战
在曼德勒正面方面作战的中国远征军第5军,决心以先遣第200师在东吁及其以南地区,阻敌前进,掩护军主力于彬文那附近集结,准备与右翼英缅军协力实施会战,击破当面之敌后,收复缅南地区。
3月8日,第5军第200师进抵东吁,接收了英缅军的防务,并掩护其撤退。3月10日,日军第55师由勃固出发,向东吁推进,沿途英缅军向北撤退。
18日,远征军第5军骑兵团前卫分队在彪关河以南地区接应英军,与日军激战,掩护了英军安全撤退。19日,日军第55师以1个营轻敌冒进,进入彪关河骑兵团预设阵地。当其汽车行至大桥北端时,大桥被炸,敌车尽覆,大部被歼。彪关河前哨战,是侵缅日军第一次受到中国远征军的打击,同时也拉开了东吁作战的序幕。
从在前哨战中缴获的日军文件,证实了日军第15集团军以曼德勒力主要目标,分3路进攻的作战企图。据此,杜聿明决定集中主力击破当面之敌,进而协同英军收复仰光。这一决定得到了史迪威的支持。于是,杜聿明亲赴东吁,指导第20O 师固守东吁,掩护主力集中,准备东吁会战。
18日,日机40余架分3批轰炸东吁,全城终日大火,毁成瓦砾。20日,日军第55师以1个团的兵力在飞机火炮掩护下,以坦克、装甲车为先导,开始向东吁地区进攻。战至21日,日军伤亡300余人,仍被阻于东吁守军的鄂克春前进阵地。
21~22日,日机数十架狂炸马圭基地,英机共计全毁28架,重创8架,轻创21架。至此,英在缅空军几乎全部丧失战斗力,日军掌握了缅甸战场的制主权。
22日,日军继续攻击,并以一部迂回前进阵地,均被击退。日军乃增加兵力,于23日以2个团的兵力在20余架飞机掩护下,实施连续进攻。中国远征军第200师以步骑兵相配合,向日军侧翼反击,并用集束手榴弹、燃烧瓶与日军坦克、装甲车展开搏斗,炸(烧)毁日军坦克、装甲车多辆,日军进攻受挫。日军承认自代库北进以来,"还是第一次与强敌遭遇,由于轻敌致使进攻受挫。"[〔日〕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缅旬攻略作战》,朝云新闻社,1967年版,第294页。]
24日,日军继续以陆空联合向鄂克春前进阵地攻击,同时以1100余人向东吁以北的克永冈机场迂回,且迅速攻占该机场。第5军以在彬文那的补充第1团紧急增援,但机场已失,第200师亦派1个团向机场日军反击,未能凑效。日军切断了第200师与后方的联系,东吁守军陷入日军三面包围之中。是晚,第200师师长戴安澜立下遗嘱:"如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参谋长战死,以某团团长代之。"[《缅甸作战时期戴安澜日记》,贵阳中央日报社印行,1942年版,第4页。] 全师各级纷纷效法,表示了誓死保卫东吁的决心。
25日,日军第55师全部出动,由南、西、北三面围攻东吁,守军依托阵地顽强抵抗,激战至26日,东吁西北角阵地被日军突破,守军与敌展开激烈争夺,双方伤亡均重。此时,日军以一部进至东吁以北的南阳车站占领阵地,企图阻止远征军增援部队南下。
是日,蒋介石电令中国远征军:"侵缅之敌,似有以主力向东吁、曼德勒进攻之企图。我军在目前应以第5军之第200师、新编第22师及军直属部队,在东吁、彬文那间与敌作第一次会战。如会战不利,应行持久抵抗,以逐次消耗敌人;务期在此期间,迅速将第66军全部及第96师与暂编第55师,集中于曼德勒、塔泽间地区,使第二次会战准备完成,以期一举击破深入之敌。"[蒋纬国:《抗日御侮》第8卷,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195页。]
杜聿明奉今后,决心攻击当面之敌,将其压迫于喀巴温柯右岸而歼灭之。当晚部署:以第200师为固守兵团,固守东吁城;以新编第22师为攻击兵团,攻击仰曼公路以西地区当面之敌的左翼;以军直属补充第2团及第1团之1营为右侧支队,由东吁右侧山地推进,向敌左侧背攻击;第96师以火车输送至那达谢附近集结待机。
27日,日军继续猛攻东吁,守军顽强固守。当夜,新编第22师全部到达南阳车站附近,乘夜完成攻击准备。28日拂晓展开攻击,但进展迟缓。攻击东吁的日军,得知远征军增援部队到达,亦加强攻击,并施放糜烂性毒气,守军伤亡虽重,仍顽强坚守,阵地屹立未动。此时,日军后续部队第56师也已赶到东吁,该师先遣团于28日抵达东吁南面,与第55师取得联系后,即以主力向锡唐河东岸移动,攻击东吁守军的左侧背。
29日拂晓,远征军新编第22师攻克南阳车站,但在日军顽抗下进展缓侈。东吁守军弹粮缺乏,陷于苦战。第96师在运输途中被阻于彬文那附近,无法前进,使中国远征军的整个作战计划受到影响。
杜聿明鉴于已不能迅速集中主力与敌决战,以解东吁之围,遂果断决定放弃东吁,保全军力,再伺机与敌决战,于是命令第200师于29日晚突围,东渡锡唐河,在耶达谢集结归还第5军建制。是晚,该师主力突围。30日晨,包括伤病员均有秩序地安全渡过锡唐河,转移至耶达谢附近。至此,历时12天的东吁保卫战结束,中国远征军共歼灭日军5000余人。
东吁保卫战,中国远征军以1师劲旅,深入缅南,与数倍于己,拥有强大空中支援的日军血战12夭,然后主动地安全转移,不仅粉碎了日军企图在东吁聚歼中国远征军主力的计划,而且重创日军第55师,有力地支援了英缅军。日军战史供认:"当面之敌是重庆军第200师,其战斗意志始终旺盛,尤其是担任撤退收容任务的部队直至最后仍固守阵地拼命抵抗,虽说是敌人也确实十分英勇。"[〔日〕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缅甸攻略作战》,朝云新闻社,1967年版,第297页。]
4月1日,亚历山大驱车来到中国远征军第5军司令部所在地漂贝,会见杜聿明,赞扬东吁中国军队英勇善战,并对中国军队在东吁掩护英缅第1师安全撤退表示感谢。然而,由于东吁会战计划未能实现,又放弃了该战略要地,失去了对东吁至莫契公路的控制,致使日军可以分兵从东路长驱直入,威胁中国远征军的后方战略基地腊戍。
2、彬文那会战的准备和放弃
中国远征军第5军因未能及时集中主力于战场,不得不放弃东吁会战计划。于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缅参谋团提出以第5军主力在彬文那附近会战击破日军的作战计划。3月31日,杜聿明在漂贝军司令部下达作战命令,"当面之敌,为第55师主力,似有北进企图。军决以有力之一部,利用斯瓦河东西之线(斯瓦南侧)及其以北之森林狭长地区拒止敌人,以主力在彬文那占领阵地,依火力摧毁敌人,转取攻势,将敌包围而歼灭之。"[蒋纬国:《抗日御侮》第8卷,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198页。] 并决定以新编第22师利用斯瓦河沿岸的南北狭长地带,逐次阻击,迟滞日军,掩护主力完成会战准备。
4月5日,蒋介石飞赴眉苗,主持召开了第5、第6两军高级将领会议,要求集中主力在彬文那与敌决战。同时,要求英军固守亚兰谬,并要史迪威转告亚历山大,必须不借代价,据守约定地区。9日,中国远征军长官部制定了彬文那附近会战计划。作战方针是:"军以决战之目的;即以阻击兵团逐次阻击消耗进犯之敌后,次以固守兵团吸引其于彬文那附近地区,待其胶着时,再以机动兵团转取攻势,将敌夹击包围于彬文那附近而歼灭之。"[蒋纬国:《抗日御侮》第8卷,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200页。]
兵力部署是:
以新编第22师为基于组成阻击兵团,扼守斯瓦河沿岸,逐次阻击日军、掩护主力准备会战;
以第96师为基于组成固守兵团,坚守彬文那地区;
以第200师为基于,配属特种兵一部。为机动兵团,待机采取攻势,夹击围歼日军于彬文那地区。
4月2日,蒋介石决走以罗卓英接替卫立煌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
11日,罗卓英在史迪威指挥之下,正式担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统一指挥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
日军占领东吁后,日军第15集团军司令部鉴于会战正在有利发展,于4月3日确定其曼德勒会战计划:"本集团军以精锐兵团切断腊戍方面敌人的退路;以主力沿东吁--曼德勒公路和伊洛瓦底江地区向曼德勒方面前进,包围敌军主力的两翼,在曼德勒以西、伊洛瓦底江地区压倒并歼灭该敌;然后,在腊戍、八莫、杰沙一线以西捕捉、歼灭残敌,同时,不失时机地以精锐一部向怒江一线追击。"[〔日〕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原书房,1970年版,第269页。]
据此,日军继续以主力沿东吁、曼德勒轴线实施进攻,同时以东西两翼的进攻为策应。
4月5日起,日军第55师依次向新编第22师防守的耶达谢、斯瓦等阵地实施猛烈攻击。11日,日军第18师到达战场,亦加入该方面的攻击。新编第22师阻击部队逐次抵抗,并以两侧埋伏的分队不断反击,使日军伤亡甚重,不敢冒进。激战至16日,新编第22师完成阻击消耗日军的任务,安全进入彬文那既设阵地。
正当中国远征军主力第5军彬文那会战准备大体就绪,即将向进至预定地区的日军转取攻势作战的关键时刻,两翼相继告急。在西路,英军已决意放弃缅甸,退守印度,全然不顾与中国远征军协调的作战计划和配合作战,于4月1日放弃卑谬,5日放弃亚兰谬,并要求中国远征军到西路英军方面的沙斯瓦、马圭接防,掩护其撤退,14日,又放弃马圭,17日,仁安羌油田沦入敌手,英缅第1师和英装甲第7旅一部在仁安羌以北被围,急忙向中国远征军呼救。
由于英军在西路方面的全线撤退,18日,日军迅速突进到宾河以北,并向皎勃东进攻,直接威胁中国远征军第5军的右侧后。在东路,中国远征军仅有第6军暂编第55师分兵防守莫契--垒固--东枝广大地区,力量薄弱。日军第56师起初将主力控制于东吁,以1个团向东路作试探性进攻,于9日攻占莫契后,即以主力组成快速部队长驱直入,4月17日便推进到南帕,威胁彬文那远征军主力的左翼。中国远征军在两翼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史迪威、罗卓英只得于18日下令放弃彬文那会战北撤,向敏铁拉、敏建之线转移,以准备曼德勒会战。
(三)援助西路英军作战
4月14日,日军第33师进攻仁安羌之荒木部队击溃宾河南岸英缅军,原田部队夺取了沙斯瓦、东敦枝等地。下午2时,亚历山大面告中国远征军代表侯腾,英军方面情况紧急,要求远征军迅速予以援助。17时,中国远征军长官部即令第66军新编第38师第113团,由副师长齐学启指挥赴皎勃东地区增援。16日,日军作间部队推进至仁安羌以东5公里处,以1个营的兵力直趋凯敏,主力向仁安羌东北挺进。17日,日军荒木部队攻占马圭,切断了马圭至仁安羌的公路,直趋凯敏的作间部队1个营攻占了宾河北岸渡口。
在正面,第33师主力亦迎面逼近,致使英缅军第1师全部及坦克营一部被包围于仁安羌东北地区。英缅军惊恐万状,不断向中国远征军呼救。15日,亚历山大感到远征军仅1个团,难以解围,要求再增派援军。远征军长官部遂令新编第38师另派1个团增援。以1团至纳特曼克(东敦枝以北),以1团至皎勃东。17日11时,先期到达皎勃东地区的远征军第113团,按照斯利姆的命令,迅速进至宾河北岸,乘夜完成攻击准备。18日拂晓,在英缅军轻型坦克12辆及3门火炮的支援下,向该地日军展开攻击,激战至中午,将日军击溃。该团右翼营随即渡河追击,但为宾河南岸日军所阻。此时,被围的英缅第1师师长向斯利姆报告:"本师饮水及食粮断绝已经两日,困难万分,官兵无法维持,势将瓦解。"[蒋纬国:《抗日御侮》第8卷,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220页。] 为解救英军的危急,已抵前线的远征军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立即连夜调整部署。
19日拂晓,以第113团逼近日军阵地,发起攻击,右翼部队迅即攻占日军部分阵地。日军不断实施反冲击,经反复冲杀,至14时,攻击部队终将501高地攻克,击溃日军,将油田区全部收复,救出被围的英军7000余人、汽车100余辆、战马1000余匹,以及被俘的英军、美国教士、新闻记者等500余人,接着又掩护英缅第1师向宾河北岸陆续撤出。"三天的苦熬,已使他们狼狈不堪",他们"个个竖起大拇指高呼中国万岁,眼眶中竟都含有感激的泪水。"[孙克刚:《缅甸荡寇志》,时代图书公司,1946年版,第8~9页。]
仁安羌援英之战,中国远征军新编第38师一部连续英勇作战,以少胜多,击溃优势日军,解救出被围困数日的英缅第1师,战果卓著,受到盟国的赞誉。中国远征军在仁安羌的英勇战绩轰动了英伦三岛,为此,英国政府后来向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第113团团长刘放吾等多人颁发了勋章。
仁安羌战役后,孙立人准备集中全师兵力,反攻当面日军。于是命令在纳特曼克的第112团和警卫曼德勒的第114团主力迅速开赴前线。但英缅军由远征军掩护撤至敏建后,亚历山大认为确保曼德勒已毫无希望,决意放弃缅甸,退守印度,于是违背中英共同防御计划,命令斯利姆立即开辟一条跨过钦敦江向西撤退的路线,[〔英〕约翰·科斯特洛:《太平洋战争》上,东方出版社,1985年版,第292页。]
印度撤退,致使日军重新占领仁安羌,中国远征军浴血奋战的结果付之东流。孙立人奉命放弃进攻马圭作战,于21日夜率部撤出仁安羌,作为英军的后卫,随其向曼德勒方向转进。
(四)缅东方面作战
中国远征军入缅之初,由第6军担任景栋至孟畔之间地区的守备。当第5军在东吁附近与日军展开激战时,为掩护该主要方面的左翼侧的安全,遂将第6军暂编第55师第1团推进至东吁以东的莫契、垒固地区。东吁失陷后,由该地经莫契、垒固、东枝、雷列姆至腊戍之间的公路受到威胁。
4月1日,日军第15集团军令第56师逐次前出垒固附近,并准备突进腊戍方面。随后又规定:"第56师4月20日左右从垒固进发,沿垒固--莱卡--腊戍大道地区向腊戍附近突进,在切断敌人退路之同时,准备尔后的机动。"[〔日〕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缅甸攻略作战》,朝云新闻社,1967年版,第319页。]
据此,日军第56师确定的作战方针是:"首先捕歼前出到垒固以南地区的(暂编)第55师,然后超越此地北进。接着尽力从东方包围和榜、东枝的敌人,要将敌击退到其退路以外,再进行攻击,继而向腊戊疾进。"[〔日〕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由室:《缅甸攻略作战》。朝云新闻社,1967年版,第330页。]
鉴于上述情况,中国远征军长官部除令该地守军暂编第55师第1团严密防范、积极备战外,将调赴塔泽的暂编第55师主力调回垒固,同时调守备景栋地区的第93师1个团,准备西移东枝,部署纵深防御。
4月6日,日军先遣部队向莫契进攻,中国远征军部队在进行顽强阻击后,逐步退守克马俾附近。8日,中国远征军第6军决心乘日军兵力分离之际,将其各个击破,以掩护远征军主力在彬文那会战左翼的安全,遂命令暂编第55师第2团推进至垒固,第3团留塔泽、东枝构筑工事,同时电令第93师第279团迅速开至东枝以东的和榜。4月9日起,日军增加兵力向暂编第55师克马俾阵地展开攻击,守军顽强抗击,直至防御阵地全部被毁,始于11日退守吐昌河以北地区,12日退守保拉克及其以西之线。12日,中国远征军第6军为加强垒固防御,令驻塔泽的暂编第55师第3团主力、军直属工兵营驰援垒固。15日,日军逼近吐昌河阵地,并由东西两翼向守军阵地攻击,暂编第55师向日军反击,在保拉克一线阵地与日军争夺数日,给日军以一定的打击和消耗,但终因寡不敌众,被迫后撤。日军以坦克、汽车组成快速部队,向垒固方面突进。守军未能以有效手段阻敌前进,致使垒固方面阵地被突破,暂编第55师后方补给线被切断,并与军部失去联络。20日,第6军军长甘丽初见局势难以挽回,命令部队破坏垒固至和榜一线的公路,并率第6军司令部和军直属部队北撤至和榜,垒固遂陷。日军第56师占领垒固后,分兵两路向北挺进:一路由和榜以西指向东枝,一路由和榜以东指向雷列姆。
为应付危局,中国远征军长官部于21日令第6军军长甘丽初率一部在雷列姆附近构筑防御工事,另由该军参谋长林森木指挥退守和榜附近的部队阻击向该方面攻击之敌:并令第5军军长杜聿明率领第200师及军直属部队,立即由敏铁拉乘汽车向东枝前进,攻击向东枝进犯的日军。21日,日军先头部队即进至和榜,守军与敌激战至22日,阵地被摧毁,伤亡甚重,被迫乘夜转移至后方孟旁既设阵地。
24日,孟旁阵地遭日军猛烈攻击,日军后续兵力亦大量到达参加战斗,守军虽奋勇抵抗,阵地终被分别突破,守军被迫向孟昆突围,雷列姆失陷。
在东枝方面,当第5军先头骑兵团于23日抵达东枝西侧时,日军已攻占东枝。
史迪威、罗卓英、杜聿明立即决定:主力在骑兵团的掩护下展开,由正面和两翼同时向敌展开攻击,以迅速击破该敌,收复东枝。据此,24日拂晓,第200师展开攻击,战至25日,将日军击溃,收复东枝。此时,第5军司令部决定集结兵力继续巩固东枝,向雷列姆攻击前进,以切断北犯腊戍之敌的后路。在此关键时刻,史迪威、罗卓英命令除留第200师向雷列姆继续发起攻击外,第5军直属部队和正在向东枝集结的新编第22师和第96师均折向曼德勒,准备曼德勒会战。是夜,杜聿明遵令率部西移。26日,东枝再度失陷。
第6军被迫于24日放弃雷列姆后,向后撤退,26日,甘丽初率司令部人员及收容残部,到达孟杉附近,各部队继续向萨尔温江左(东)岸转移。日军第56师占领雷列姆后,乘第6军后方兵力空虚,继续分两路北犯,一路经丙隆北进,迅速夺取了莱卡,向西保逼近,一路经南桑东进,于25日挺进至孟囊,并迅速向腊戍迂回。两路日军对腊戍形成钳形攻势。为此,蒋介石急忙从重庆电示:"新编第28师主力可速运腊戍和雷列姆方面,当先以保守腊戍为主,并尽可能求该方面之敌而击灭之。"[秦孝仪:《中华民国重要史料初编--对日抗战时期》第2编,《作战经过》(3),中央文物供应社,1981年版,第299页。]
然而远征军长官部未能清醒地权衡整个缅甸的战局,执意要在曼德勒会战,未调有力部队增援腊戍,致使守卫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后方战略基地腊戍仅有新编第28师4个步兵营。
(五)中国远征军全线撤退
4月24日,蒋介石就缅甸战局电示远征军:"腊戍应有紧急处置,万一腊戍不守,则第5军、第66军应以密支那、八莫为后方。"[《林蔚报告书》。] 但远征军长官部仍执意坚持在曼德勒会战。
28日,蒋又电令"如可能应抽调瓦城(曼德勒)有力部队增援腊戍,先击破其袭腊一侧背,则以后该易为力。如此瓦城不守亦可。盖此时保腊戍为第一,而瓦城之得失无甚关系也。"[《林蔚报告书》。] 而驻在腊戍的参谋团已经匆忙撤离,5天跑了1000余公里,退到滇西保山,未能及时收到并向部队传达此电。
4月28日,日军攻陷西保,第66军新编第28师4个营、新编第29师2个营仓促布防,被敌击溃,日军攻抵腊戍城下。29日,日军在10余架飞机、30余辆坦克的配合下,向腊戍发起攻击,缅北重镇腊戍终于陷落,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屯积在该地的大批战略物资也落入敌手。
中路日军自4月18日从彬文那向曼德勒进攻。第5军第96师利用原准备彬文那会战的阵地进行了8天阻击战。然而,曼德勒地区的英军却以中国远征军的英勇作战为掩护,于26日向印度英帕尔撤退,一路上丢弃装备,包括全部坦克,才赶在雨季来到之前逃至印度边境。此时,远征军长官部也因以第5军主力驰援东枝,未能实现在彬文那地区歼敌一部的计划。在形势已不利的情况下,又于27日正式下达了进行曼德勒会战的命令。而此时远征军的实际情况是,在西线,英缅军正向印度退却,新编第38师正担负掩护英缅军撤退的任务,第96师在中途阻击日军,战况已十分艰难,第200师正向雷列姆进击,第66军新编第28、新编第29师在腊戍及滇缅公路布防,兵力十分分散,难以形成决战的态势。28日,日军第55师向皎克西推进,威逼曼德勒。同时,日军第56师攻占腊戍后,立即派遣一支快速部队包抄曼德勒。
在此情况下,史迪威和罗卓英急忙下令放弃曼德勒会战,各部队先后西渡伊洛瓦底江,沿曼德勒至密支那铁路线向密支那方面转进。5月1日,曼德勒失陷。
4月30日,日军南方军总参谋长转达了日军大本营给第15集团军的电报:"大本营希望不失时机,更加扩大第15集团军的结果,确立积极向重庆进攻的姿态,为更有利于以后的措施。力争在国境内歼灭敌军,同时,以有力的兵力越过国境,向龙陵、腾越附近怒江一线追击。"[〔日〕防卫厅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缅甸攻略作战》,朝云新闻社,1967年版,第389~390页。]
据此,日军第56师由腊戍向中国滇西进犯,驻守滇缅公路沿线的第66军新编第28师、新编第29师未能有效阻止日军的进攻,致使日军在5月初接连侵占滇西边境城镇畹町、芒市、龙陵等地,并推进至怒江惠通桥西侧。守桥部队匆忙炸桥,使敌主力未能过桥,但隔在桥西的大批车辆、物资落入敌手。中国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奉命从滇西和昆明急调部队前往怒江前线阻击日军,在惠通桥一带与日军激战3天,将渡过怒江的日军数百人歼灭,依托怒江天险档住日军,自此形成持续两年的隔江对峙。同时,日军第56师主力一部又于5日攻占八莫,8日攻占密支那,将原计划沿曼德勒--密支那大道北撤,然后取道八莫撤回滇西的中国远征军主力的回国退路完全切断。
4月30日,史迪威、罗卓英率长官部由瑞波转移至甘巴罗,旋又转至英多,5月5日晚,继续转移至班卯克,徒步西行,于7日到达苗西。史迪威率中美少数人员徒步西行,于24日到达印度的丁苏基。罗卓英则率长官部人员断后,收容散兵,继续西行,于23日抵达印度英帕尔。
远征军长官部西行前,史迪威、罗卓英鉴于畹町、八莫失陷,遂决定全军向印度境内撤退,并电告杜聿明,要求第5军(含新编第38师)也随之撤往印度。但社聿明于6日电复罗卓英,希望率部返回国内,不愿入印。同时又发电请示蒋介石。7日,蒋则不顾情况的变化仍电示:"我军应即向密支那、片马转移,勿再犹豫停顿。"[蒋纬国:《抗日御侮》第8卷,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78年版,第228页。]
杜聿明于是决定率部经密支那向片马、腾冲方面撤退。9日,第5军在向密支那方向撤退时,在杰沙地区与日军第56师追击部队遭遇,同时获悉八莫、密支那均已失陷,遂决心迅速脱离敌人,由曼密铁路以西地区,向孟关、大洛之线转进。12日,第5军各部抵达曼西,13日开始徒步向北转进,取道孟关、大洛、葡萄之线返国。
5月至7月,第5军各部均在撤退途中。新编第38师13日摆脱日军后向曼西转进,18日抵达曼西。孙立人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脱离第5军,而奉史迪威命令向西折往印度,新编第38师未受重大损失,保持完整的建制,安全抵达印度英帕尔。仕孝明率军部直属部队及新编第22师,冒雨徒步在森林中艰难地向胡康河谷的大洛和新背洋退却。行军途中,时值雨季,山洪爆发,暴雨连日,部队粮尽药绝,在新背洋附近,绝粮八日,草根罗拙皆空。官兵饥病交加,死亡累累,仅新编第22师就因饥、病死亡2000余人。5月31日,第5军军部直属部队及新编第22师奉命改道入印,在美空军空投粮药的支持下,至7月25日才抵达印度利多。
第96师和第5军炮兵、工兵各一部,奉命经孟拱、孟关、葡萄返回滇西。部队于6月14日到达葡萄,转进至山高路险,毒蛇、蚊蚋遍地的野人山区,粮药断绝,死亡惨重。副师长胡义宾在全师后卫行进,途中遭日军埋伏,在督战时阵亡。余部历经千辛万苦,翻过高黎贡山,于8月17日陆续抵达滇西剑川。
第200师自4月下旬东枝地区战斗后,奉命向北转进,沿八莫、南坎间撤退。5月10日,与第5军补训处、第66军新编第28师等余部汇合,5月18日,在穿越西保、摩谷公路的封锁线时,遭受日军伏击,师长戴安澜在率部奋战中,身负重伤。26日晚,在缅北茅邦村,戴安澜因伤重殉国。第200师官兵由师步兵指挥官郑庭笈率领,扶棺向云南继续前进,于6月17日抵达腾冲附近,29日,转到云龙,全师所剩官兵仅2600余人。
同年秋季,国内为戴安澜将军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中国共产党八路军领导人高度赞颂了戴安澜将军的英雄气概和壮烈业绩。毛主席赠送的挽词是:
外侮需人御,将军采薇
  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
  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周恩来的挽词是:
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朱德彭德怀的挽联是:
将略冠军门,日寇几回遭重创。
  英魂羁缅境,国人无处不哀思。
10月16日,国民政府追赠戴安澜为陆军中将。同年7月20日,美国总统授予戴安澜将军以军团功勋章,以表彰他在缅甸战役中的显著战绩和为中国陆军建树的卓越的声誉。
第66军(欠新编第38师)自4月下旬担负西保至曼德勒及腊戍的阻敌任务。腊戍失守后,该军主力沿滇缅公路逐次在维新、贵街、畹町、芒市等地拒上日军,并向龙陵、惠通桥方向撤退。在国内部队接应下,辗转至永平。
退至昆欣、塔科、昆孟一带的第6军于4月30日获悉腊戍失守,遂向景栋附近的缅、泰、老边境转移。5月8日,第6军第49师撤至大高,暂编第55师先头部队抵达孟色特,沿缅泰边境部署。随后,第49师撤至南峙,暂编第55师及刘观龙支队撤至车里,军部撤至佛海,第93师担任后卫,最后撤至打洛。
远征军各部队撤退所经之地,都是高山密林,时值雨季,泥泞难行,加之给养不足,部队饥疲交困,疫病流行,撤退途中伤亡甚重。远征军动员入缅总兵力约10万人,到8月初先后撤到印度和滇西的仅有4万人。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远征军 历史 日军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