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的金门之战

互联网 0
导读:这天深夜,海滩碉堡前的壕沟中,国民党青年军201师602团二营五连的两个哨兵正瑟瑟地抱着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借着海水的反光懒洋洋地看着前面的海滩,水中障碍物、铁丝网已经被涨潮淹没了。一个叫龚尚贤的哨兵突然发现,海中有几条渔船风帆摇曳、正徐徐驶来。这正是244团右翼二营的先头船。“妈呀,‘共军’真的进攻金门岛了!”他立刻鸣枪示警。10月25日零时30分,三声枪响标志了金门战斗的开始!
"啪、啪、啪"三声枪响,揭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9千余名攻金壮士惨烈血战的序幕。
还在几个小时之前,国民党军22兵团司令、金门守军指挥官李良荣就从北太武山观察所,了解到天黑后大陆沿海未见一丝灯光,他联想当日白天沿海船只全部停止活动,由此判断解放军极可能今晚或25日凌晨开始攻击。因此,他下令各部加强警戒,一有情况就鸣枪示警。这天深夜,海滩碉堡前的壕沟中,国民党青年军201师602团二营五连的两个哨兵正瑟瑟地抱着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借着海水的反光懒洋洋地看着前面的海滩,水中障碍物、铁丝网已经被涨潮淹没了。一个叫龚尚贤的哨兵突然发现,海中有几条渔船风帆摇曳、正徐徐驶来。这正是244团右翼二营的先头船。"妈呀,‘共军’真的进攻金门岛了!"他立刻鸣枪示警。10月25日零时30分,三声枪响标志了金门战斗的开始!
金门之战
金门之战
夜黑风高,船行大海。邢团长和团指挥所搭乘的是一条三桅三篷的木帆船。同船人员还有团参谋长朱斐然、作战参谋程金荣、测绘参谋乔茂玉、保卫股长尹梅村、项军医、军部记者陈都,另有特务一个排、侦通连一个电话班以及警卫员、司号员、报话员等共七八十人。邢永生团长手握报话筒站在团部指挥船上,他清晰地听到右前方海滩的三声枪响。"就要开始了,金门之战!"不知谁低声向他说着。凌晨1时许,他们又清楚地看到正前方海滩火光一闪,继而传来爆炸声这是国民党军601团2营中尉排长卞立乾,在查哨途中误触埋设在海滩上的地雷,引起爆炸。爆炸声在寂静的深夜里分外响亮。。不久,前海一线传来一阵阵枪声,原来这是244团一营二连的突击队开始突袭登陆了。一营二连在244团中一向以神速克敌而著称,泰蒙战役中曾获"泰安连"称号、上海战役中更是"淞沪扬名"。作为244团的攻金突击连,这时成为244团攻金部队最先登上金门岛的尖兵。他们登陆时,敌人尚在睡梦中,毫无察觉。战士们剪开铁丝网,越过障碍物。班长周亭富与几名战士,在敌人猝不及防中冲进守敌的工事,"砰砰砰砰"一阵阵扫射,他们的枪声标志了244团一营抢滩登陆的开始!
守军完全惊醒了,探照灯耀眼的光柱向黑茫茫的大海扫来扫去。这时,邢团长的团指挥船距海岸还有五六百米左右;前面244团一营的大量登陆船队距海岸也还有300余米。守军地堡中的轻重武器开始向登陆船队开火。
"离敌5里,立即炮击!"244团团长邢永生呼叫莲河军前指要求炮火掩护;同时他命令发射3颗红色信号弹。5分钟后,设在大陆沃头和大嶝岛3个炮群的80门105毫米美制榴弹炮和75毫米山炮立即开炮。几乎同时,金门岛守敌也开始炮火拦击登陆船队。一时间,海滩一线炮声隆隆,火光闪闪。密集的炮弹抛向海中,水柱腾空蹿起。244团三营的弹药供应船被炮弹击中燃起大火。一营指挥船船桅被炸断,仓促中改为人工划桨。有的船被炸成了两截,更多的船则被炮弹激起的大浪几乎掀翻,几个战士随之跌落海中。特务连的船被炸了,袁连长向团指挥船大喊:"团长,船队严重受阻,我们是不是后退呀?"邢永生厉声高喊:"谁讲撤退,就枪毙谁!只有前进,决不后退!"话音未落,团指挥船也中了一炮,团参谋长朱斐然腹部重伤、肠子流出,作战参谋程金荣当场牺牲,团参谋樊景禹受伤倒地,测绘参谋乔茂玉、司号员游××、警卫员崔新博、船老大等也都负伤。邢永生怒目圆睁,命令战士站在船头,为船老大壮胆助威。许多战士在海水还淹到脖子时就纷纷用事先准备的、由粗竹竿扎成的三脚架套在身上,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前凫水登陆。在海中、船上,244团出现了第一次较大的伤亡……
这一天正是一年中的大潮之日,当天的最高潮位出现在凌晨2时4分。海潮上涨一时高似一时,水深浪阔。一只只木船帆高风满、长驱直入。急切登陆的战士们向船工大喊:"快、快。靠近沙滩,再靠近。"船工们因船向滩头冲得太猛也高声大叫:"太近了!太近了!船要搁浅!"无人理睬。登陆船只顺风乘潮,收势不住冲过了水中铁丝网或滩头障碍物,船头插入沙滩;许多尖底渔船则未接近海岸就被挂住、动弹不得……
当我们的后勤补给船还在厦金海峡的中间时,远远地听到前方有枪声,不久就看到3颗红色信号弹升到天空。正当全船人都仰头看着高高的信号弹时,海滩方向出现了如远天滚来的雷暴般枪炮声,随之则是持续不断的一闪一片的火光。我们的船继续向前驶去,海滩一线密密交织的曳光弹、枪炮声一阵猛似一阵,战士们的喊杀声也听得到了……我们都瞪大眼睛,心想我们部队已经抢滩登陆了,也许已经占领滩头碉堡了,也许天亮我们就能舒舒服服吃早饭呢。这会儿,我们不再坐着,都在一个个立起身。有几个晕船的战士,曾因闻不惯渔船的腥味而呕吐过,这时也仿佛打起了精神。我催促身边的舵工能不能让船再快点,他还是老样子不急不慢地。我真想跳船自己游到岸上去,可我不会凫水。其实,我们来自鲁北平原的244团官兵,个个都是旱鸭子。
1 2 3 4 5
相关热词搜索:金门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