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13

互联网 0
导读:接着,陆铜用这种繁复的语言不断暗示方安琳全身放松,放松,放松,从头部到各个关节。这时我看到方安琳的脸上表情变得很安详,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变得比较轻微,整个身体非常放松,她至少已经进入轻度催眠状态了。“现在,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陆铜缓慢地问。


一声声的哭喊与讨饶声从耳机里传出来,并夹杂着刺耳的电子干扰声,差点震破了我的鼓膜,我只得摘下耳机。

这时,治疗室里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我站了起来,这一切并未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那个男人,不知何时,竟站在陆铜的身后。他阴沉着脸,一脸杀气,仿佛要置陆铜于死地。

“陆铜,当心身后!”我喊道,但隔了一道墙,他根本听不到我的说话。

我赶紧去推治疗室的门,却发现门被关死了,我只有敲门。

但陆铜并没有理会我。

我只有回到观察室,看里面发生的情况,陆铜朝我这边丢了个脸色,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原来他已经知道背后有人。

我戴回耳机,方安琳似乎已昏迷了,没有再哭喊,耳机里虽然还有噼噼啪啪的电磁声,但并不刺耳。

“叔叔,你不能伤害他。”一个女声传入我的耳中,可刚才我并没有看到方安琳开口说话。

我赫然发现治疗室的墙角处站着另一个方安琳,一看到她,心理的谜团似乎变得非常透明,在教室里,寝室的墙上,败墙前,我所见的就是这个方安琳。

“我已经认出你来了,叔叔,我求求你,不要伤害别人了。”她向着那个男人走去。

那个男人紧盯着她。

“叔叔,爸爸妈妈走后,我一直把你当成最亲的亲人,就像我的爸爸一样,但没想到你却是这样一个人,在那段日子里,你不止一次凌辱我,这些日子让我童年成了梦魇。”

那男人一言不发。

“后来我听奶奶说,你死在一场矿场事故中,你在九泉之下能对得起我爹娘吗?”

那男人突然狂吼一声,跃过陆铜,朝说话的方安琳扑去。

“你要干什么?”我本能地跳了起来。

那男人跟她扭打起来,越来越快,到最后竟看不清人影了,过了半分钟左右,突然那些影子像风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躺椅上的方安琳仍然很平静,似乎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我看到陆铜正了正身子,他的额头上都是汗,开始为方安琳解除催眠。

“好,现在,我们即将结束这次的催眠。刚刚在催眠过程中,你所体验到、感受到的,都会清楚地记忆在你的脑海里,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回想起来,并且得到很大的启发,很多的帮助。”陆铜仍旧用平稳的语调说。

“现在我从一数到十,每数一个数字,你的心理就会清醒一层,心情也会愉快一层,数到十的时候,会完全清醒过来,回到现实世界。”

陆桐开始数数字,数完十后,方安琳慢慢睁了眼睛。

“方安琳,现在揉揉眼睛和脸部,让自己完全醒过来。”陆铜笑着对她说。

门终于开了。

“你小子,刚才吓死我了。”我打了他一拳。

“我忘了重要的一点,方安琳不是普通病人,在她的显意识放松后,潜意识的人格就会外化出来,刚才所见的只是方安琳两个分裂出来的人格在斗争,就像我们的心理斗争一样,不会真正伤到人。我只是担心方安琳的催眠过程会意外中断,这样就会使催眠中的情影留在显意识中,造成精神伤害。”陆铜说。

方安琳忽然唔唔地哭了起来,伤心欲绝,我怎么劝都劝不住。

“让她哭吧,没有什么让一个女孩子记起这种经历让人伤心了,等哭过以后,她就会好起来的。”陆铜说。

“老师,我今后还有脸见人吗?同学们不笑话我吗?”方安琳抽泣着对我说。

“这不是你的错,只要你正视这件事,没有人会笑话你的,当然,老师会为你保密。”我安慰她。

“方安琳的心理抑制已缓解,我想那个男人不会再出现了,但还需要一些后续的治疗。”

我扶着方安琳走出行为科学研究所时,正看到西边一缕艳丽的晚霞,把整个城市映得金红灿烂。

这场噩梦终于要过去了。

“走,老师请你吃肯德基去。”我笑着跟方安琳说。


转眼,过了几个月,到了即将毕业统考的日子。

学校里为了调剂学生紧张的备考心情,特地安排了一个周末,去大鹿岛旅游。

消息发布的时候,全班同学都欢呼雀跃,只有方安琳痴痴地望着窗外出神。


“安琳,你在看什么?”我走到她身旁问。

她打了个机伶,像从幻想中清醒过来,笑着说:“没,没看什么。”

我顺着她刚才的视线看去,那儿正是化工厂的那支难看的烟囱,喷着黑黑的浓烟。

“老师,去郊游要带些什么吗?”方安琳问。
相关热词搜索:健康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